關紫蘭

關紫蘭(1903年-1986年)女,祖籍广东省南海县,生于上海,中国早期油画家。[1][2][3]

關紫蘭
英文名:Violet Kwan
Guan Zilan headshot.jpg
出生1903年1月
 大清上海
逝世1986年6月30日(1986歲-06歲-30)(83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
教育程度中华艺术大学
文化学院
知名于油画
知名作品L小姐画像 (1929)
运动野兽派

生平编辑

關紫蘭生于艺术世家,父母经营纺织业,有美术基础,能自行设计棉布图案,關紫蘭是他们的独生女。十多岁时,關紫蘭便考入上海神州女校图画专修科学习,洪野是首位教關紫蘭素描及色彩学的老师。后来,陈抱一动员關紫蘭到中华艺术大学深造。關紫蘭乃入中华艺术大学西洋画科。1927年6月,中华艺术大学举办美术展览会,关紫兰一幅题为《幽闲》的作品在展览上脱颖而出,连同其本人的照片一起发表在《良友》画报1927年第17期。[1][2][3]

1927年,關紫蘭自中华艺术大学西洋画科毕业。同年,经老师陈抱一引荐,關紫蘭到日本留学,入日本东京文化学院。在日本留学期间,關紫蘭得益于日本留学法国的油画家有岛生马中川纪元,并因此受到了法国后印象主义绘画流派和野兽派画风的深刻的影响,这对于關紫蘭后来的油画作品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1927年8月,关紫兰的个人画展在兵库县神户市举行。她的作品曾多次参加日本“二科”美术展、上野美术展、兵库县美术展等展览。日本杂志曾多次刊登文章介绍關紫蘭及其作品,并给予较高评价。[1][2][3]

關紫蘭是中国较早受野兽派影响的职业油画家。20世纪初,野兽派产生后不久,即在日本影响甚广。關紫蘭赴日本前,已师从陈抱一,赴日本后对野兽派了解更为深入。關紫蘭的作品在1920年代至1940年代便具有现代艺术倾向,为近代浪漫派。[1][2]

1930年,關紫蘭参加日本展览会的油画作品《水仙花》被兵库县政府印制成明信片,在日本全国发行。同年,關紫蘭回国并任教于上海唏阳美术院。同年夏季,關紫蘭在上海华安大厦举办个人作品展,受到中国画坛关注,被誉为“中国闺秀画家”。[1][2]

为从事绘画事业,關紫蘭多次推迟婚姻,直到35岁才结婚。后来生下女儿后,關紫蘭选择沉寂了一段时间。沉寂了10年之后,1941年关紫兰再度举行画展。1940年代,有人评论称:“她的作品,不像罗兰珊的只表现了女性的优美,又透露出女性的纤弱。她确有像宝石一样晶莹玉润的色彩,有像天鹅绒一样温馨的画面,有小鸟一样活泼的笔触,可是男性所特有的坚强与宏伟构成,在她的画面中已经老早就有了。”[1][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關紫蘭住在上海市虹口区。1958年丈夫去世后,她不常作画。1963年,她成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同时她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60年代,關紫蘭头发渐灰白,但打扮整齐,保持丽质。[2][3]

文化大革命中,關紫蘭已不再作画,她伤透了心,但对生活仍充满信心。她经常赴黃浦區南京东路德大西餐馆东海西餐馆喝咖啡。有时来了兴致,便到静安区铜仁路上海咖啡馆喝一杯浓咖啡。[2]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關紫蘭的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3年,作品《紫罗兰》参加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建馆三十周年藏画展。1995年,作品《民国妇人》参加了上海油画回顾展。1998年3月,其作品参加了北京《世纪女性艺术展》大型展。[1]

晚年,她每月到虹口区长春路拐角处的斯维美理发店理发,时常洒进口香水,保持飘逸、清丽、积极的生活态度。她认为那些时髦的“歌功颂德”的作品不过是一堆垃圾。逝世前,她住在虹口區溧阳路1333弄1号甲。[1][2]

1986年,關紫蘭在上海病逝。[1]

作品编辑

關紫蘭油画作品中的部分代表作有:

  • 《弹曼陀铃琴的姑娘》
  • 《湖畔》
  • 《持扇裸女》
  • 《绿衣女孩》
  • 《秋水伊人》
  • 《幽》
  • 《小提琴》
  • 《藤萝》
  • 《百合花》

逸事编辑

關紫蘭天生丽质且极聪慧,富有艺术家的气质。她的一张侧面照还刊登在1928年9月30日出版的第30期《良友》杂志上,下面附有说明:“女士粤人,毕业于中华艺术大学,擅西洋画,在日本开个人展览会,大受美术界赞许。”[2][4]

画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