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阮佃夫(427年-477年5月19日),會稽諸暨(今浙江諸暨市)人。南朝宋宋明帝的倖臣,他曾組織兵變弒宋前廢帝,讓宋明帝得以繼位,並在宋明帝及宋後廢帝兩朝中掌權,期間多有貪賄及奢侈的行徑。後因圖謀廢立,被揭發生遭處死。

生平编辑

阮佃夫在元嘉年間以臺小史出身。後湘東王劉彧選他為主衣宋孝武帝又召他回朝補內監。永光元年(465年),劉彧再請佃夫為湘東世子師,並很信賴他。不過,時劉彧與始安王劉休仁、山陽王劉休祐三王皆遭宋前廢帝猜忌,廢帝將他們拘於殿內逼辱,甚至屢有殺掉他們的意欲。劉彧對此並無辦法,阮佃夫則與王道隆李道兒及皇帝身邊的淳于文祖共謀廢立之事,圖解救身陷秘書省的劉彧。直閤將軍柳光世繆方盛周登之當時都有意圖,礙於沒找到所奉的宗王,在知佃夫等人有所圖後就派了與劉彧有舊情的周登之去邀結佃夫,佃夫亦很高興。

景和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前廢帝出遊華林園,獨獨沒帶劉彧出行,佃夫將廢立之謀告知外監典事朱幼、主衣壽寂之及細鎧主姜產之;朱幼及姜產之又分別向中書舍人戴明寶及細鎧將王敬則通謀,全都支持行動。其時前廢帝想南巡,命令心腹直閤將軍宗越在傍晚出外準備,華林閤於是只留下隊主樊僧整防守,柳光世於是直接邀請這位同鄉加入起事,僧整亦同意。這晚,前廢帝在竹林堂前與巫師射鬼,壽寂之就持刀闖入,姜產之等一行人在後跟隨,終成功殺掉前廢帝。劉彧隨即獲推為主,數日後正式登位為帝,即宋明帝,並論功行賞,佃夫獲封建成縣侯,食邑八百戶,遷南臺侍御史。

宋明帝即位之初國內大部分地區都不支持他,其中反明帝薛索兒及山陽太守程天祚在淮河一帶地區活躍,佃夫就與各軍前往討伐,擊破薛索兒,逼降程天祚。接著又以龍驤將軍、司徒參軍率兵增援赭圻,與尋陽朝廷主力對峙。後轉太子步兵校尉、南魯郡太守,在東宮侍太子。泰始四年(468年),佃夫以討薛索兒功獲增封至一千戶,又以本官兼游擊將軍,假寧朔將軍,與輔國將軍兼驍騎將軍孟次宗,以及左衞、右衞將軍參與宮中值軍。

泰豫元年(472年),佃夫除寧朔將軍、淮南太守,又遷驍騎將軍,加淮陵太守。同年宋明帝去世,宋後廢帝即位,佃夫的權力也加重了,加兼中書通事舍人,加給事中、輔國將軍。佃夫及後想用親信張澹為武陵太守,包括顧命大臣衞將軍袁粲以內的上下眾官都不同意,但佃夫逕自稱敕施行,袁粲等人亦無可奈何。元徽三年(475年),佃夫轉任黃門侍郎,領右衞將軍,仍兼淮陵太守。元徽四年(476年)改領驍騎將軍,同年轉使持節,督南豫州諸軍事、冠軍將軍、南豫州刺史、歷陽太守,雖然外任南豫州,但仍舊兼管朝內事。同年阮佃夫參與撲滅了建平王劉景素的起事,以功獲增食邑五百戶。

在朝野當日都屬意建平王為君之時,阮佃夫等人以後廢帝年少方便專權而反對廢立之事[1],而今建平王敗死,後廢帝的狂悖行徑卻沒有停止,經常走出宮外,更加只帶著數人騎馬四處亂闖,不論郊野還是鬧市都這樣去,眾人都很憂心。阮佃夫此時就與直閤將軍申伯宗、步兵校尉朱幼及于天寶圖謀廢帝,改立後廢帝弟弟安成王劉準。元徽五年(477年),他們看中了後廢帝打算到江乘打獵雉雞的機會,由於廢帝每次往北出遊都會在樂遊苑前拋下其隨行隊伍自己走了,故佃夫就計劃假稱太后令以召還這些隊伍,接著關上城門,分別派人駐守東府及石頭城,接著派人將後廢帝抓回來並廢黜他,立新君後自己就以揚州刺史身份輔政。他們的計劃都準備好之下,後廢帝卻沒有成行,于天寶接著就向廢帝告發,佃夫遂於四月廿一(477年5月19日)在光祿外部被捕,處死,享年五十一歲[2]

性格特徵编辑

  • 阮佃夫、王道隆及楊運長在明帝朝中掌權,位僅次君主,連孝武帝朝的倖臣戴法興、巢尚之也及不上他們。有一次正月初一遇上日蝕,尚書奏請元會改期,佃夫竟然說:「元旦慶祝聚會是國家大禮儀,為甚麼不改日蝕日子呀。」他又常常收賄,還收得很多,曾有人給他二百匹絹布,他嫌少就沒有給他回信,故其家都很富裕,甚至比公家更富有[3]。而明帝登位時多有戰事,後為褒賞軍功而濫發官爵,連佃夫的僕從都有不低的官職,如捉車人獲授虎賁中郎;傍馬者是員外郎。由於佃夫掌權,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拜訪他,但佃夫卻自表矜傲,能進其廰室的只有沈勃、張澹等數人而已。
  • 佃夫生活奢侈,他的宅第園池好得連諸王的都比不上,收藏的金玉錦繡飾品連宮中都沒有他那麼多,而所養的數十妓女不論技藝和美貌都是冠絕當時。阮佃夫每製一件衣服或一樣物件都得建康人爭相仿效。佃夫在屋宅中開鑿小河,這條河向東伸延十多里長,岸邊都很整潔,河更可讓輕舟航行,甚至讓伎女在上面奏樂。又有一次中書舍人劉休去見佃夫,正遇上佃夫出行,佃夫立即就決定和劉休折返家中,並立即命人準備宴席;雖然決定很倉卒,但還是能準備好各種珍饈,數十種熟食都是新鮮煮熟的。而佃夫還曾準備數十人的宴席接待賓客,又是立即就做,即使是西晉時的豪富王愷石崇都及不上他。

參考資料编辑

  • 《宋書·恩倖·阮佃夫傳》
  1. ^ 《宋書·文九王·劉景素傳》:「而後廢帝狂凶失道,內外皆謂景素宜當神器,唯廢帝所生陳氏親戚疾忌之,而楊運長、阮佃夫並太宗舊隸,貪幼少以久其權,慮景素立,不見容於長主,深相忌憚。」
  2. ^ 《宋書·後廢帝紀》:「四月甲戌,豫州刺史阮佃夫、步兵校尉申伯宗、朱幼謀廢立,佃夫、幼下獄死,伯宗伏誅。」
  3. ^ 《建康實錄·卷十四》:「阮佃夫、楊運長、王道隆皆擅威權,言為詔敕,郡守令長,一缺十除,內外渾然,官以賄進,王阮之家,富於公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