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阮文戎

殺死吳廷琰和吳廷瑈的南越軍官

阮文戎少校(越南语Nguyễn Văn Nhung,1919年或1920年-1964年1月31日),前越南共和國陸軍(南越陸軍)軍官。在1944年加入法國陸軍,當時越南尚為法國領土。參軍後不久認識後來成為將軍的楊文明,並成為其副官兼保鏢,直至身故之時。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期間和楊文明轉到法國人支持的越南國軍服役,成為軍官;越南共和國成立後又轉到南越陸軍服役。他是一個說話和氣的人,但同時也是一位專業的軍事殺手,曾斷送50人的性命;有說他每次殺人的時候,都會在他的左輪手槍上刻下一道線[註 1]

阮文戎
Nguyễn Văn Nhung
出生 1919年/1920年
逝世 1964年1月31日1964-01-31
 越南共和国西貢
效命 越南共和國(南越)
军种 法國陸軍(1944年—1949年)
越南國軍(1949年—1955年)
越南共和國陸軍(1955年—1963年)
军衔 少校
参与战争 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
吳廷琰、吳廷瑈黎光松英语Le Quang Tung之死
其他工作 楊文明將軍的副官兼保鏢,曾殺害50人的軍事殺手

楊文明在1963年11月發動政變罷黜吳廷琰,而阮文戎則在這場政變中擔當重要角色,並因而為人所知。政變接近尾聲時,阮文戎把吳廷琰和他的胞弟吳廷瑈處死,他也在殺害吳氏兄弟前一天槍殺忠於吳廷琰的越南共和國陸軍特種部隊英语Army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 Special Forces指揮官黎光松英语Le Quang Tung上校,使黎光松在新山一空軍基地喪命。其中一位政變策劃者陳文敦將軍曾調查此事,根據調查所得,阮文戎在護送已被逮捕的吳氏兄弟返回總參謀部越南语Bộ Tổng tham mưu Quân lực Việt Nam Cộng hòa時不停用刀捅入他們體內,並開槍把他們殺死。人們普遍認為楊文明命令阮文戎殺死吳氏兄弟。阮慶在1964年1月發動政變,成功推翻楊文明軍政府,而死因成疑的阮文戎則是唯一一個在這場政變中喪生的人。

目录

早年生涯编辑

阮文戎生於1919年或1920年初[1]。當時越南是法屬印度支那的一部分,由法國人統治。他在1944年加入法國陸軍,不久後和他的未來上司楊文明相遇。阮文戎服役時大部分時間都擔任楊文明的副官兼保鏢。別人形容抽煙斗的他文靜瘦削[1]。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法國人建立法蘭西聯盟聯繫邦越南國,又成立越南國軍,楊文明和阮文戎其後轉至越南國民軍服役,接受訓練,成為軍官。阮文戎在1963年11月已成為上尉[1]

處死黎光松编辑

 
時任越南共和國總統吳廷琰

1963年11月1日,一群以楊文明為首的南越陸軍將領策劃了一場政變,劍指當時的南越總統吳廷琰。策劃政變的人號召其他南越軍官前往位於新山一空軍基地的總參謀部「參加午餐會」[註 2]。支持吳廷琰的南越特種部隊英语Army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 Special Forces指揮官黎光松英语Le Quang Tung上校也在邀請之列。當日下午1點半(UTC 06:30),陳文敦將軍宣布發動政變。大部分將領起立鼓掌,但是黎光松並沒有這樣做,又拒絕參與政變。阮文戎把黎光松帶走,當時黎光松一直大叫:「要記住那個提攜你們的人!」[註 2][註 3][註 4]

到了下午4時45分,軍官把槍口指向黎光松,迫他向吳廷琰打電話,對總統說他已經命令特種部隊投降(實際上特種部隊仍然效忠於吳廷琰),但是卻未能說服吳廷琰,使他投降。楊文明隨即命令阮文戎把黎光松處死。其他將領對黎光松的遭遇不表同情,因為這位指揮官曾在當年8月查抄舍利寺的時候,讓他的部下穿上普通軍服掩飾特種部隊的身份,使其他將領的名譽受損[註 5][註 6]。這些將領已意識到黎光松對他們的威脅;在籌劃政變的時候,也曾討論除掉黎光松的事宜[註 7][註 8],打算向他的特種部隊發動攻勢[註 9]。阮文戎在黃昏時分把黎光松和他的胞弟兼副手黎光兆少校[註 3][註 4][2]的雙手綁上,用吉普車把他們送到空軍基地的邊緣。兩兄弟被迫跪在兩個剛剛開挖的洞穴前,及後中槍身亡,掉入洞穴,洞穴亦成為其葬身之地[註 5]

捕殺吳廷琰兄弟编辑

 
與美國副總統林登·詹森握手的吳廷瑈(右)

效忠於吳廷琰的軍隊在11月2日清晨已告潰敗。吳廷琰和他的胞弟、首席顧問吳廷瑈同意投降,陳文敦也承諾為他們提供一條離開越南的安全通道[註 10]。楊文明同時也離開了總參謀部,乘坐轎車前往嘉隆宮,阮文戎陪同在旁。穿着整齊軍裝的楊文明在當日早上8時抵達嘉隆宮,監視逮捕吳氏兄弟的過程,使他們向眾將領投降[註 11]

然而,吳氏兄弟已經離開嘉隆宮——他們已在前一晚從嘉隆宮遁入秘密地道,逃到堤岸,藏匿在華人富商馬國宣的家中[註 11][註 12][註 13]。他們在藏身之地直接通電聯絡身在嘉隆宮的將領,以為他們仍被包圍[註 13]。楊文明得知吳氏兄弟的去向,也留意到兩兄弟已從馬國宣的居所逃到聖方濟各堂。他把阮文戎等軍官、士兵派到堤岸,以逮捕吳廷琰、吳廷瑈。梅友春將軍率領士兵前往堤岸,隨行士兵也把一輛M113裝甲運兵車和四輛吉普車開到那裏。當他們離開時,楊文明用兩隻手指向阮文戎示意,讓他槍殺吳氏兄弟[註 13][註 14]

 
吳廷琰伏屍裝甲運兵車後方

士兵們抵達教堂後立即拘捕吳氏兄弟,把他們的雙手捆綁在身後。吳氏兄弟被捕後和負責護送他們的阮文戎、楊孝義英语Duong Hieu Nghia少校一起坐在裝甲運兵車裏面,並一同離開新山一。回程途中,裝甲車停在鐵路平交道口,而根據所有關於吳氏兄弟之死的陳述,兩人便是在此處遇弒身亡。根據陳文敦等人的調查,楊孝義用一支半自動槍英语semi-automatic firearm近距離擊中吳氏兄弟,而阮文戎則開槍掃射兩兄弟,及後再用刀不停刺傷他們的身軀,使兩人身亡[註 15]

回程時,楊孝義作出以下的陳述,向軍部報告殺害吳氏兄弟的過程:“我們坐車返回總參謀部的時候,吳廷琰靜靜的坐下來,可是吳廷瑈和(阮文戎)上尉開始互相辱罵。我不知道是誰先罵人的。謾罵漸趨激烈。上尉之前就已經很恨吳廷瑈。現在他的腦袋裡充滿仇恨。”[註 16]楊孝義又說,他們來到平交道口的時候,阮文戎“用刺刀猛刺吳廷瑈,不停把他刺傷,大概把他捅傷了15次或者20次。當時還是很生氣的上尉把他的左輪手槍拿出來,向吳廷琰的頭部射了一槍。他再望向伏在地上,正在抽搐的吳廷瑈。上尉開槍射中他的頭部。吳廷琰和吳廷瑈都沒有反抗。他們的雙手給綁住了。”[註 16]

兩人屍體運抵總參謀部時,陳文敦和其他軍官感到驚訝。陳文敦在辦公室向楊文明提出抗議。梅友春進入陳文敦的辦公室時,兩人尚在對峙;梅友春不顧陳文敦在場,立正英语At attention法語向楊文明報告:Mission accomplie(任務完成)[註 16]。雖然陳文敦曾調查此事[註 15],但是從未有人因為這樁命案而遭到起訴[註 17]

逝世编辑

政變過後,阮文戎的指揮官楊文明將軍成為軍政府(正式名稱為軍事革命委員會越南语Hội đồng Quân nhân Cách mạng (Việt Nam, 1963))首腦,並就任南越總統[3]。楊文明上台三個月後即被批評,批評者認為他的統治缺乏方向[註 18][註 19]。及至1964年1月30日凌晨,阮慶將軍發動一場不流血政變,罷黜不久後被軟禁的楊文明[註 19]。翌日即有報導指出阮文戎已經身亡,終年44歲;他是唯一一個在政變中死去的人[1]。他在身故之前已是南越陸軍的少校[1]

初時,關於阮文戎身亡的報導內容互相矛盾,使人混淆:其中一個消息人士向記者表示他藏匿在楊文明別墅中一間小屋,並在屋外吞槍自殺[1]。這些知情者推測,阮文戎是因為不想保存性命,看到楊文明下台、受辱而自殺[1]。據報導,他是在晚上9時自殺的[4][5]。也有報導指出阮文戎是在總參謀部被人絞死的;按照這個說法,他不是在拘留期間自縊而死,就是被人絞死[6]

後來,史學家開始相信當年阮文戎是被阮慶下令除去的,而早年的相關報導則是阮慶經其手下之手故意散佈的假新聞。根據現在的說法,阮慶其中一個手下把阮文戎帶到西貢一座別墅的花園,迫他下跪,然後向他的後腦開了一槍,把他殺死。西貢市民認為阮文戎之死標誌着吳廷琰政權的殘部將要東山再起,因此舉行示威,以示抗議[註 20]

阮文戎的遺體在他死後一天(2月1日)下葬,下葬時他的家人和朋友到墳場送別[1]。沒有獨立機構正式調查過他的死因,而官方則聲稱他是自殺而死的,這個說法一直流傳下去[5]

有說阮文戎的死亡深深地影響楊文明的情緒,也有報導稱楊文明在他的辦公室中設置一座祭壇,紀念這位輔助他多年的助手,並在祭壇中放置阮文戎的肖像[4]。政變不久後,阮慶聽從美國人的建議,任命民望高企的楊文明為名義上的國家元首,希望藉此團結軍隊。然而楊文明卻沒有鼎力相助,他這樣做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滿阮慶發動政變,使他的副官死去[4]

註釋编辑

  1. Hammer, p. 298.
  2. 2.0 2.1 Jones, p. 408.
  3. 3.0 3.1 Tucker, p. 227.
  4. 4.0 4.1 Karnow, p. 321.
  5. 5.0 5.1 Jones, p. 414.
  6. Hammer, p. 290.
  7. Karnow, p. 310.
  8. Jones, p. 325.
  9. Jones, p. 388.
  10. Karnow, p. 322.
  11. 11.0 11.1 Jones, p. 418.
  12. Hammer, p. 293.
  13. 13.0 13.1 13.2 Karnow, p. 323.
  14. Jones, pp. 416-17.
  15. 15.0 15.1 Karnow, p. 326.
  16. 16.0 16.1 16.2 Jones, p. 429.
  17. Jones, p. 180.
  18. Shaplen, p. 213.
  19. 19.0 19.1 Karnow, pp. 350-54.
  20. Karnow, pp. 354-55.

參考資料编辑

新聞報導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Grose, Peter. Diem's death laid to Saigon Major. The New York Times. 1964-02-02: 14. 
  2. Nguyễn Hồng Lam. Bóng ma sống của viên tư lệnh. CAND Online. [2013-08-25]. 
  3. The Overthrow of Ngo Dinh Diem, May–November, 1963. Pentagon Papers. Daniel Ellsberg. : 201–76 [2008-06-10]. 
  4. 4.0 4.1 4.2 Grose, Peter. Crisis in Vietnam: How It Developed. The New York Times. 1964-09-04: 1. 
  5. 5.0 5.1 Butterfield, Fox. Man Who Sheltered Diem Recounts '63 Episode. The New York Times. 1971-11-04: 5. 
  6. Shaplen, Robert. The Cult of Diem. The New York Times. 1972-05-14: SM16. 
書目
  • Hammer, Ellen J. A Death in November. New York City, New York: E. P. Dutton. 1987. ISBN 0-525-24210-4. 
  • Jones, Howard. Death of a Generation. New York Cit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19-505286-2. 
  • Karnow, Stanley. Vietnam: A history. New York City, New York: Penguin Books. 1997. ISBN 0-670-84218-4. 
  • Shaplen, Robert. The lost revolution: Vietnam 1945–1965. London: André Deutsch. 1965. 
  • Tucker, Spencer C.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ABC-CLIO. 2000. ISBN 1-57607-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