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陈长捷(1892年6月2日-1968年4月7日),字介山福建螺洲(今属福州)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

陈长捷
出生 (1892-06-02)1892年6月2日
 大清福建福州
逝世 1968年4月7日(1968-04-07)(75歲)
 中国大陆上海
国籍  中華民國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效命 中華民國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军种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年份 1911年–1949年
军衔 中華民國 陆军中将
部队 晋系
统率 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兼天津警备司令
参与战争 北伐中原大戰抗日战争國共內戰
获得勋章 青天白日勋章
其他工作 全国政协文史研究委员会

早年生平编辑

陳長捷出生農家,因為家境貧困,幼年被母親拋棄到宗祠。幸虧他的哥哥姐姐們捨不得,把他抱走,撿回來一條命,自此他小名就稱“拾拾”。陳長捷成年後投筆從戎,考入保定軍校第七期。在軍校,他是學霸,以軍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

军校毕业后派





1919年10月畢業後在保定軍校師兄傅作義的推薦下,進入閻錫山的晉軍。任山西陆军第4混成旅(旅长赵戴文)第7团(团长龚凤山)第1营(营长卢丰年)少尉见习官、第1连中尉排长、上尉连长、少校团副。1925年1月调升第1旅(旅长傅存怀)第2团(团长卢丰年)中校团副。1926年8月升任第18旅(旅长卢丰年)上校参谋长。1927年3月第18旅扩编为第10师(师长卢丰年),仍任上校参谋长。7月调升国民革命军北方军(总司令阎锡山)独立第15旅(辖两团)少将旅长。1928年3月所部扩编为第3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第9师(辖三团)少将师长。1928年9月第9师缩编为第3集团军暂编第5师(师长李生达)第9旅(辖三团),降任少将旅长。1928年10月第9旅改称第36师(师长李生达)第106旅(辖三团),仍任少将旅长。1930年4月第106旅扩编为第3方面军(总司令阎锡山)第12师(辖三团),升任少将师长。1931年1月第12师缩编为东北边防军第9师(师长李生达)第17旅(辖两团),降任少将旅长。6月边17旅改称第72师(师长李生达)第208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1935年4月19日叙任陆军少将。1935年第七十二师师长李生达被暗杀,1936年7月陈长捷升任第72师(辖两旅)中将师长。1936年11月12日获颁四等云麾勋章、国民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勋章。

抗战爆发后,率领第72师参加南口战役。战后,1937年8月第七十二师与新独四旅合编为预备第一军,陈长捷为军长,在代县集结待命。平型关战役时在鹞子沟和团城口与日军血战12个昼夜。1937年10月预1军改称第61军(辖第72师),仍任中将军长。1937年11月15日晋任陆军中将。1939年3月9日升任第13集团军(总司令王靖国)中将副总司令兼第61军军长。1939年5月26日调升第6集团军(辖第61军、暂编第1军)中将总司令兼第四行署主任。

1940年,阎锡山与蒋介石矛盾激化,阎锡山怀疑陈长捷与国民党中央军来往频繁,解除他的军职。陈长捷率一个警卫营到绥远投奔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傅作义。1941年4月调任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总司令邓宝珊)中将副总司令。1941年11月调任伊盟守备军(辖新编第26师、骑兵第7师)中将司令。指挥新26师和骑兵第7师乘剿缉烟匪机会,大肆抢掠,发生流血事件,迫使伊克昭盟盟长沙王出逃,酿成“伊盟事件”。1943年5月12日,沙王提出和平解决“伊盟事变”的6项要求: 陈、何部队立即撤出伊克昭盟;

  • 严惩肇事罪魁陈长捷、何文鼎,释放被捕蒙胞;
  • 赔偿蒙胞损失,救济被难蒙胞,抚恤被害蒙胞家属;
  • 保证蒙胞享有自治权、信教自由及保存风俗习惯的权利;
  • 保证蒙胞人权,不得任意更换军政职员和杀害蒙胞;
  • 免征蒙胞土地、驼马牛羊及粮食。

经过4个月的反复谈判,国民党当局被迫答应将陈长捷撤职、暂缓开垦蒙地和征派粮畜、暂撤驻扎萨克旗王府的军队、“宣慰”扎萨克、乌审两旗。10月初,沙王和起义军民回到了扎萨克旗。

陈长捷1943年10月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1946年3月陆大毕业后派任军政部芜湖第20军官总队中将总队长。1947年3月调任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第8补给区中将司令。1947年12月调任天津警备总司令部中将总司令。1948年11月兼任天津城防司令部司令。1949年1月在平津战役天津攻城战中被俘[1]。关押在河北省井陉县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看守所,后迁北京功德林归公安部战犯管理处

晚年生平编辑

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1949-1959年在功德林監獄時期,當​​著杜聿明和其他人的面,陳長捷不止一次地罵過傅作義:“要我死守天津,戰至一兵一卒,他卻貪生怕死,在北平搞和平起義,我算是把他看穿了,一個不仁不義的傢伙,一個不知羞恥的東西!”每次罵到這裡,站在側旁的原國民黨十二兵團司令黃維總會添上一句:“你不在天津硬打,他在北平的談判桌上就沒有籌碼,所以,他還是一個玩弄權術的政客,一個損人利己的小人!”1959年12月4日首批获得特赦的10名战犯之一释放后任政协上海市秘书处专员。负责文史资料的编撰工作。短短几年时间,他写有10余篇30多万字文稿,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文革期間,陳長捷被當作黑五類牛鬼蛇神國民黨特務,天天挨打批鬥。年老體弱的他于1968年4月7日與妻子不堪忍受自殺。據說,陳長捷自殺前的幾天一直在念叨一句話:“天殺的傅作義,為什麼出賣我?”[2]。1979年2月27日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予以平反。

参考编辑

  1. ^ 王勇则著. 碧血英魂 天津市忠烈祠抗日烈士研究 上. 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2016.05: 91. ISBN 978-7-5528-0390-7. 
  2. ^ 杨颖奇,郭必强主编. 民国军事将领百人传. 南京:南京出版社. 2014.05: 138–140. ISBN 978-7-5533-05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