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随枣会战

(重定向自隨棗會戰

隨棗會戰發生於1939年5月,日軍為消滅中國第5戰區的主力,向隨縣、棗陽地區發動進攻,中國軍隊與之展開為期20餘天的會戰。

隨棗會戰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Suizao battle 2.jpg
國民革命軍突襲一景
日期1939年5月1日 - 1939年5月24日
地点
结果 中國獲勝
参战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民國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宗仁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品仙 張自忠
Flag of Japan.svg 岡村寧次
兵力
國民革命軍第2,11,13,26,30,31,33,39, 44,45,67, 75,84,94軍共220,000人 第3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第34师团,直属部队共113,000人
伤亡与损失
20,000人 13,000人

背景编辑

武漢會戰後,日軍因佔領地域過廣,導致兵力分散,因此停止戰略攻勢,轉攻為守,實施反消耗戰,力圖鞏固佔領區。

國軍為牽制敵人,於是於1939年4月下旬至5月中旬,在各戰區發動「四月攻勢」,以積極襲擾、敵後游擊來牽制日軍。第5戰區方面,國軍從東、西兩面向平漢鐵路南段進攻,壓迫日軍側翼。

日軍華中方面軍第11軍司令岡村甯次為鞏固武漢及周邊佔領區,指揮第3師團第13師團第16師團及騎兵第4旅,由信陽應山鐘祥一線,向桐柏、隨縣、棗陽方向發動進攻,企圖圍殲國軍第5戰區主力部隊,隨棗大會戰於是展開正面大型戰鬥。

過程编辑

1939年5月1日駐鐘祥、京山方向的日軍,在飛機、戰車及火砲支援下,向鐘祥以北中國軍隊陣地發動進攻。

5月4日日軍突破長壽店兩側守軍陣地後,即以主力沿襄河東岸,向棗陽方向突擊。國軍頑強阻擊,並不斷以襄河西岸的部隊渡河側擊北犯日軍,但日軍仍乘火力優勢,突破守軍防線。日軍與國民革命軍第84軍激戰兩晝夜後,又奪取了塔兒灣陣地,國軍被迫放棄高城,向西轉移。

5月5日日軍第3師一部向天河口市發起進攻,並於兩天後奪佔天河口。

5月8日日軍佔領棗陽。高城日軍向厲山陣地發起進攻,與國軍第84軍展開激戰。日軍因攻勢順利,遂令駐信陽的第3師第29旅也向桐柏進攻。

5月10日日軍佔領再佔湖陽鎮新野

5月12日奪取唐河,並一度佔領南陽。另一方面,駐應山方向日軍第3師主力亦發起進攻,連陷吳家大店徐家店。日軍第3師第29旅攻陷桐柏

由於日軍先後佔領桐柏、高城、三陽店、唐河、新野一線,即將合圍桐柏山大洪山的國軍主力,為爭取主動權,轉守為攻,第5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急令第31集團軍主力,會同第1戰區第2集團軍由豫西南下,向唐河、新野一帶反擊。同時,命令在大洪山、桐柏山擔任游擊任務的第39軍、13軍向唐縣鎮、棗陽攻擊,牽制日軍西進,又命令襄河兩岸部隊堵截日軍退路。

5月13日國軍增兵南陽,先後克復唐河、新野。

5月15日各路援軍發起攻擊。

5月19日國軍收復棗陽。日軍因苦戰多日,疲憊不堪,遂向東南退卻,國軍仍一路對其發動追逐攻襲、各地方保安團、警察治安團亦發動敵後襲擊干擾撤退。

5月23日國軍收復隨縣,日軍亦退回鐘祥、應山等原駐地,恢復戰前態勢,隨棗會戰宣告結束。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