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韋粲(496年-549年2月13日),字長蒨京兆郡杜陵縣(今陝西省西安市)人,祖父韋叡,父親韋放

生平编辑

韋粲开始為晉安王行參軍,歷任外兵、中兵參軍。晉安王蕭綱被立為皇太子,授以左衛率,非常受到信任和重用。中大同十一年(545年),任衡州刺史太清二年(548年)侯景圍攻建康,率領精兵五千,赴援京城。太清三年春正月丁巳(549年2月13日),韦粲在青塘与侯景交战,韦粲表弟柳仲礼部下刘叔胤懦弱不敢前进,侯景乘胜攻入韦粲军营,韦粲部下拉着韦粲逃走,韦粲不动,还在呵斥子弟奋力作战,士兵几乎全部战死,韦粲因此遇害,时年虚岁五十四。韦粲的儿子韦尼和及三个弟韦助、韦警、韦构、堂弟韦昂都战死了,亲戚战死者有数百人[1]。侯景将韦粲的首级传到建康城皇宫中,展示给城内,萧纲听说后流泪对御史中丞萧恺说:“国家能寄托的只有韦公,为何他不幸先在军阵中死去。”于是下诏赠予韦粲护军将军梁元帝萧绎平定侯景之乱后,追赠谥号忠贞,并追赠韦助、韦警、韦构和韦尼为中书郎,追赠韦昂为员外散骑常侍[2][3][4][5]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韦助,青塘战死,南梁追赠中书郎
  • 韦警,青塘战死,南梁追赠中书郎
  • 韦构,青塘战死,南梁追赠中书郎
  • 韦岐

子女编辑

  • 韦臧,南梁东宫领直
  • 韦尼,青塘战死,南梁追赠中书郎
  • 韦谅,南陈中录事参军兼记室

参考資料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二》:春,正月,丁巳朔,柳仲礼自新亭徙营大桁。会大雾,韦粲军迷失道,比及青塘,夜已过半,立栅未合,侯景望见之,亟帅锐卒攻粲。粲使军主郑逸逆击之,命刘叔胤以舟师截其后,叔胤畏懦不敢进,逸遂败。掠乘胜入粲营,左右牵粲避贼,粲不动,叱子弟力战,遂与子尼及三弟助、警、构、从弟昂皆战死,亲戚死者数百人。
  2. ^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三年春正月丁巳朔,柳仲礼帅众分据南岸。是日,贼济军于青塘,袭破韦粲营,粲拒战死。
  3. ^ 《南史·卷七·梁本纪中第七》:三年春正月丁巳,大都督柳仲礼率众军分据南岸,贼济军于青塘,袭杀韦粲。
  4. ^ 《梁书·卷四十三·列传第三十七》:次新亭,贼列阵于中兴寺,相持至晚,各解归。是夜,仲礼入粲营,部分众军,旦日将战,诸将各有据守,令粲顿青塘。青塘当石头中路,粲虑栅垒未立,贼必争之,颇以为惮,谓仲礼曰:“下官才非御侮,直欲以身殉国。节下善量其宜,不可致有亏丧。”仲礼曰:“青塘立栅,迫近淮渚,欲以粮储船乘尽就泊之,此是大事,非兄不可。若疑兵少,当更差军相助。”乃使直阁将军刘叔胤师助粲,帅所部水陆俱进。时值昏雾,军人迷失道,比及青塘,夜已过半,垒栅至晓未合。景登禅灵寺门阁,望粲营未立,便率锐卒来攻,军副王长茂劝据栅待之,粲不从,令军主郑逸逆击之,命刘叔胤以水军截其后。叔胤畏懦不敢进,逸遂败。贼乘胜入营,左右牵粲避贼,粲不动,犹叱子弟力战,兵死略尽,遂见害,时年五十四。粲子尼及三弟助、警、构、从弟昂皆战死,亲戚死者数百人。贼传粲首阙下,以示城内,太宗闻之流涕曰:“社稷所寄,惟在韦公,如何不幸,先死行阵。”诏赠护军将军。世祖平侯景,追谥曰忠贞,并追赠助、警、构及尼皆中书郎,昂员外散骑常侍。
  5. ^ 《南史·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八》:是夜,仲礼入粲营部分众军,旦日将战,诸将各有据守。令粲顿青塘,当石头中路。粲虑栅垒未立,贼争之,颇以为惮,谓仲礼曰:“下官才非御侮,直欲以身徇国,节下善量其宜,不可致有亏丧。”仲礼曰:“青塘立营,迫近淮渚,欲以粮储船乘尽就迫之。此事大,非兄不可。若疑兵少,当更差军相助。”粲帅所部水陆俱进。时昏雾,军人失道,比及青塘,夜已过半,垒栅至晓未合。景登禅灵寺门,望粲营未立,便率锐卒来攻。军败,乘胜入营,左右高冯牵粲避贼,粲不动,兵死略尽,遂见害。粲子尼及三弟助、警、构、从弟昂皆战死,亲戚死者数百人。贼传粲首阙下,以示城内。简文闻之流涕,谓御史中丞萧恺曰:“社稷所寄,唯在韦公,如何不幸,先死行阵。”诏赠护军将军。元帝平侯景,追谥忠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