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世忠

韓世忠(1089年-1151年),良臣绥德军(今陕西省绥德县)人,南宋名将。官至太傅、镇南、武安、宁国军节度使、充醴泉观使、赐号扬武翊运功臣、封咸安郡王(从一品),太师致仕,赠通义郡王,追封蕲王、谥“忠武”。元配白氏死後,梁氏成為韓的正妻(野史稱為梁紅玉)。

韩世忠
世忠
良臣
封爵南阳郡开国侯

南阳郡开国公

英国公

福国公

潭国公

咸安郡王

通義郡王

蘄王
出生宋哲宗元祐四年
1089年
逝世宋高宗紹興二十一年
1151年(61-62歲)
諡號忠武
南宋劉松年所繪《中興四將岳飛張俊韓世忠劉光世圖》。韓世忠為右起第四人。

生平编辑

韩世忠少时出身贫寒,嗜酒无赖。年十七投軍,擅长骑射,勇冠三军[1]崇宁四年(1105年),西夏擾邊,諸州調兵禦衛。從統制官黨萬戰銀州,夏人以城自固,韓斬關殺將,擲首俾外,諸軍攻之,大破夏軍。又與夏軍戰于嵩平嶺,斬敵監軍,夏軍大潰。鄜延路經略安撫使張深上其功,宣撫使童貫黜其功不錄,僅補一資。宣和二年(1120年)十一月,方臘反于睦州青溪,從婺州观察使、侍衛親軍步軍司都虞侯、統制王禀往討。三年(1121年),隨王禀軍至杭州。時有詔,能得臘首者授兩鎮節度使。韓追至睦州清溪洞,賊探據嚴崖為三窟,諸將追至,莫知所從入。韓潛行溪谷,問野婦得洞口,既挺身仗戈而前,榛棘嶺崎,越險數里,擣其巢穴,格殺數人,擒方臘以出,忠州防禦使、統制官辛興宗領兵截洞口,掠方臘為其功。統制官楊惟忠還闕表其事,超授承節郎(武阶第五十一阶,从九品)[2]。四年(1122年),宋金合盟攻辽,宋军败绩,于滹沱河岸追斩辽人甚众。后从武功大夫、果州团练使王渊讨山东、河北盗贼,累立戰功,轉秉義郎(武階,第四十六階,從八品)。又以偏將隨梁方平討山東群盜,轉武節郎(武阶第三十八階,從七品)[3]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从威武军节度使梁方平屯驻浚州,金兵攻陷浚州,韩世忠力战突围至京城,宋钦宗召至偏殿询问战况,升为武節大夫(武階第三十階,正七品)。詔召諸路勤王兵入,韓率所部入衛,隶属京城四壁守御使李纲,为统领。金兵撤退后,河北总管王渊任命韩世忠为选锋军统制,胜捷军统制张师正以兵败被斩,所部为乱,世忠率部平乱,以千人大败数万乌合之众,又单骑劝降,以功升为武功大夫(武階第二十七階,正七品)、果州团练使[4]。诏入朝,赐衣甲枪牌,落阶官,授单州团练使[5],屯滹沱河。十月,金人圍慶源府,守將都統制王淵差韩㨂選步兵三百人,于西北門劫破敵寨,放火燒死金兵不知數目,敵寨盡皆鬧亂昬黑相殺。除嘉州防御使(階官,正任防禦使,從五品)、遷宣总司前军统制。

建炎元年(1127年)四月,金兵犯应天府,世忠领所部击破之。五月,康王即皇帝位,授光州观察使(階官,正五品)、带御器械。始建御营使司,为御营使司左军统制官。七月,受诏讨单州鱼台军贼杜用。十月,高宗幸淮阳,以所部扈驾从行。二年(1128年),以平贼功,转三官,陞定國軍承宣使(階官,正四品)。三月,为京西等路捉杀盗贼,率部与閤门宣赞舍人张遇部赴西京。四月,会京西北路制置使翟进、大名府路马步军都总管司统领官孟世宁、京城都巡检使丁进各部,与金人战,夜袭金军左监军完顏希尹大营,金人先知,反为所败。又与丁进相约战金人于文家寺,进失约未至,统领官、閤门宣赞舍人陈思恭率部先退,大败,金人乘胜追击,至永安后涧,世忠被矢如棘,张遇率所部救之,力战得免。还东京,诘先退者皆斩,威令大震。五月,金人渡,分头出没,攻围掳掠,诏世忠与保宁军承宣使、主管侍卫亲军步军司公事閭勍率部攻讨。九月,武节大夫、閤门宣赞舍人、京城外巡检使丁进叛,率众犯淮西,时世忠军中有进余党百余人,尽斩于扬州竹西亭。召还,授鄜延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加御营使司平寇左将军。十月,金人渡河,攻开德府不破,往濮州攻城,差世忠领所部由徐州至东平府迎敌。

三年(1129年)正月,屯淮阳,会山东义兵拒金人。金军左副元帅粘罕率军至滕县,闻世忠屯驻淮阳,分兵万余人趨扬州,以大军迎战,世忠不敌,乘夜退兵,军无纪律,至宿迁,不意金人踵其后,天明察之,奔于沭阳,世忠与账下密谋,乘夜弃军走盐城。翌日,诸军方觉,遂溃去。部將閤門宣賛舍人張遇战死。至阳城,收合散亡,得数千人。闻高宗幸钱塘,经海路南下趨行在。三月,扈從統制、武功大夫、鼎州團練使苗傅,武功大夫、威州刺史劉正彥举兵叛乱,杀向德军节度使、御营使司都统制、簽書樞密院事王渊,宣政使、金州觀察使、入內侍省押班康履及内侍百余人,逼高宗退位,是為苗刘兵变。苗刘矫诏加韓为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御营使司專一提举一行事务、都巡檢使。世忠由海道至平江府见礼部侍郎张浚,相约平叛。刘正彦矫诏加定国军节度使。韓世忠於是加入勤王隊伍克復臨安後,高宗握住韓世忠的手痛哭,先后诛杀苗刘同党御营使司中軍統制、权主管侍卫亲军步军司公事吳湛,工部侍郎王世修。四月,诏除武胜军节度使、御營使司左軍都統制。苗博、刘正彦率众窜扰各地,世忠请亲往讨之,诏除江浙制置使。五月,与苗刘战于浦城渔梁驿,败之,擒刘正彦。七月,賞平苗劉之功,高宗遣中使赐金合茶药,御書“忠勇”二字以賜,诏除检校少保、武胜昭庆军两镇节度使、御前左军都统制,御书“忠勇”二字以赐。閏八月,金兀术入寇,韓主守江淮,加两浙西路制置使,守镇江府。十一月,金兵渡江南下,悉裝所儲于海舟,焚城郭,引舟至江陰軍。十二月,以前軍駐通惠鎮,中軍駐江灣,后軍駐海口,韓知金人不能久,大造戰艦,俟其歸而擊之。四年(1130年)正月,詔赴行在,上言于高宗,願將所部全軍往建康府鎮江府,斷金人歸路,盡死一戰,詔從之。三月至四月,与金兀术相持于黄天荡四十八天,屢破之,以八千人困金兵十万,其妻梁红玉亲自擂鼓,传为千古佳话。后金兵掘河北上方得脱困,兀朮僅以身免,俘獲殺傷者不可勝計,所遺輜重山積,所掠男女獲免者不知數,又獲龍虎大王舟十餘艘。五月,诏户部赐白金三万两为犒军之用。六月,御前五军改神武军,御营五军改神武副军。八月,所部改神武左军,錄守江之功,除检校少师、改武成感德军两镇节度使、神武左军都统制、淮南东路宣抚使、置司镇江府。

绍兴元年(1131年)十一月,以建州贼范汝为连破州郡,淮康軍承宣使、神武副軍都統制、福建路制置使辛企宗用兵累月未能戡平,以韓为福建江西湖南路宣抚副使,前往剿讨之。二年(1132年)正月初四,围建州城,用火楼巨石、天梯云登攻打建州城(今福建建瓯[6]。五日后,克复建州城,范汝为自缢死。捷闻,有诏褒奖,赐黄金器皿。三月,移兵西向,征討荊湖南路賊寇武功大夫,榮州團練使曹成、拱衛大夫,成州團練使馬友、武功大夫,貴州團練使李宏、劉忠。閏四月,屯駐洪州江濱,連營數十里,遣神武左軍提舉事務官、拱衛大夫、貴州刺史董𪰋招降曹成。六月,詔班師,以平群盗之功,迁太尉(武階,第一階,正二品)。九月,除江南东路宣抚使、置司建康府

三年(1133年)三月,进开府仪同三司,充淮南东路宣抚使,置司泗州。四年(1134年)三月,受赐平江府朱缅南圜及陈满塘官地一千两百亩畝。十月,邀击金人于大仪镇,败之。五年(1135年)正月,除少保(加官,三少,正一品),赐银三千两,绢三千匹,入觐。六年(1136年)三月,除京东淮东宣抚处置使,改镇武、安化军两镇节度使,置司楚州。四月,加横海武宁安化军三镇节度使,赐号扬武翎云功臣。九年(1139年)正月,迁少师(加官,三少,正一品)。十年(1140年),又一次率军击败南下的金兵,进位太保(加官,三公,正一品)、英国公(爵,從一品),十一年(1141年)四月,拜枢密使(从一品)。十一月,罢枢密使,除太傅(加官,三公,正一品)、授横海武宁安化军三镇节度使、充醴泉觀使、奉朝请、进封福国公。

韩世忠的朝中地位较岳飛高,在反对和议等事的态度和行为其实比岳飞还要激烈,八年(1138年)第一次和议的时候,韓數次上书要求北伐,还打算劫杀金使。十一年(1141年),秦桧开始清洗南宋抗金力量的时候,原來的首要目標是韓世忠,秦桧逮捕韩世忠的部下统领胡访,逼他诬告韩世忠谋反,但因為韓世忠有救駕之功,得到高宗的保全,使得秦檜將目標轉移至岳飛,遂有岳飛的冤案。[7]相传韩世忠接到岳飞的密信后就連忙入宫举着自己僅剩的四個手指头的手,找宋高宗大哭大闹,避掉杀身之祸。另一個说法是宋高宗念及其在苗刘之变时護驾有功,准其告老还鄉。

岳雲張憲兩人在岳飛被賜死前的一個月遭到斬首,韓世忠知悉,直闖秦檜府第,秦檜回答:“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韓則駁斥莫須有這三字,何以服天下?[8]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壬戌,为太傅(加官,三公,正一品)、横海、武甯、安化军节度使、醴泉观使,自请解职。闭门谢客,绝口不言兵[9][10]

十二年(1142年)十月,改封潭国公。八月,韦太后在绍兴和议签订后,从金国抵达临安,韩世忠随高宗在临平镇朝谒韦太后。韦太后在金国时,早已听闻韩世忠的威名,特地将他招至帘前,问道:“这是韩相公吗?”慰问良久。次年(1143年)二月,进封咸安郡王。十七年(1147年)三月,改任镇南、武安、宁国军三镇节度使。高宗多次召韩世忠及其家人进宫饮宴,“眷礼深笃”,屡赐其名马、宝剑等。

二十一年(1151年)秋,病重,上表辞官,八月初五(9月15日),拜太师致仕。同日,薨于临安府赐第,年六十三。赠通义郡王,赐朝服、貂冠、水银、龙脑以敛,赙内帑银帛三千匹两,录其亲属九人为官,命睿思殿祗侯徐伸护葬事[11]。十月,葬于平江府吴县胥台乡灵岩山之原[12]

乾道四年(1168年)五月,追封蕲王,因此後世也稱其為“韓蕲王”。涥熙三年(1176年)二月,谥号忠武[13]。十五年(1178年)三月,与吕颐浩赵鼎张俊配享高宗庙庭[14]

晚年时他资助过贫病交加的刘錡

诗词编辑

韩世忠早年不识字,解职后开始自学文化,诗文不多,但是豪气十足,他的著名诗句是《临江仙》和《南乡子》。

  • 《临江仙》:“冬日青山潇洒静,春来山暖花浓。少年衰老与花同。世间名利客,富贵与贫穷。荣华不是长生药,清闲不是死门风。劝君识取主人翁。单方只一味,尽在不言中。”
  • 《南乡子》:“人有几多般。富贵荣华总是闲。自古英雄都是梦,为官。宝玉妻儿宿业缠。年事已衰残,须鬓苍苍骨髓乾。不道山林多好处,贪欢。只恐痴迷误了贤。”

家族编辑

  • 曾祖:韩则,赠太师、追封營國公、楚国公
  • 曾祖母:郝氏,追封兗國夫人、吴国夫人
  • 祖:韩广,赠太师、追封代國公、秦国公
  • 祖母:高氏,累贈雍國夫人、冀国夫人
  • 父:韩庆,赠太师、追封唐國公、陈国公
  • 母:贺氏,追封揚國夫人、楚国夫人
  • 兄:韩世旺
  • 兄:韩世良,终官奉国军承宣使、提举台州崇道观[15]、赠武当军节度使、少傅
    • 侄:韩彦纯,终官朝奉郎、知泰州事
      • 侄孙:韩沂,秉义郎、监衢州江山县礼贤镇税兼烟火公事
        • 侄曾孙:韩镗
        • 侄曾孙:韩钺
        • 侄曾孙:韩铎
        • 侄曾孙女:韩氏,适进士丁昌期
        • 侄曾孙女:韩氏
      • 侄孙:韩渝,早夭
      • 侄孙:韩涛,迪功郎
      • 侄孙:韩浩
      • 侄孙:韩淮
      • 侄孙女:韩氏,适宣义郎、通判平江府囗囗囗
      • 侄孙女:韩氏,适从义郎李师旦
      • 侄孙女:韩氏
      • 侄孙女:韩氏
  • 妻:白氏,秦国夫人、贈潭國夫人
  • 妻:梁氏,杨国夫人、贈邠國夫人
  • 妻:茆氏,秦国夫人
  • 妻:周氏,蕲国夫人
  • 子:韩彦直,太中大夫、延水县开国伯,食邑八百户
  • 子:韩彦朴,奉议郎,直显谟阁,早卒
  • 子:韩彦质,朝奉大夫、直徽猷阁
  • 子:韩彦古,朝奉大夫、充敷文阁侍制
  • 女:韩氏,适朝散郎、通判饶州事曹霑
  • 女:韩氏,适宣教郎冯用休
  • 女:韩氏,适宣教郎、知宁国县事王万修
  • 女:韩氏,适从政郎刘莒
  • 女:韩氏,适宣权郎、宗正寺主簿胡南逢
  • 女:韩氏,适承议郎、充集英殿修撰、主管佑神观张子仁
  • 女:韩氏,出家为道
  • 女:韩氏,出家为道
  • 孙:韩挺,奉议郎、太社局令
  • 孙:韩扶,奉议郎、直秘阁
  • 孙:韩格,宣教郎
  • 孙:韩枢,承务郎
  • 孙:韩松,通仕郎
  • 孙:韩相,承事郎
  • 孙:韩椿,承务郎
  • 孙:韩林,将仕郎
  • 孙:韩森
  • 孙:韩休
  • 孙:韩楫
  • 孙:韩杰
  • 孙:韩本
  • 孙:韩梓
  • 孙:韩樟
  • 孙女:韩氏,适将仕郎王大昌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 孙女:韩氏

影视作品编辑

電視劇编辑

影視作品 飾演演员
1984年《十二金牌》香港亞洲電視製作30集電視劇
鄭雷飾
1988年《八千里路雲和月台灣中華電視公司
龍隆
1994年《岳飛傳》香港亞洲電視製作20集電視劇
潘志文
2013年《精忠岳飛中國電影集團公司製作69集電視劇
邵兵

注釋编辑

  1. ^ 元·脱脱《宋史·韩世忠传》:“家贫无产业,嗜酒尚气,不可绳检。……以敢勇应募乡州,隶赤籍,挽强驰射,勇冠三军。”
  2. ^ 元·脱脱《宋史·韩世忠传》:“宣和二年,方腊反,江浙震动,调兵四方,世忠以偏将从王渊讨之。……世忠潜行溪谷,问野妇得径,即挺身仗戈直前,渡险数里,捣其穴,格杀数十人,禽腊以出。……别帅杨惟忠还阙,直其事,转承节郎。”
  3. ^ 两宋武阶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军衔,自正二品至从九品共计五十二阶,每升一阶称为转一官。第四十二阶武翼郎以上每转一官即转两官,称为双转,至第二十七阶武功大夫止;以上则必须由皇帝特旨任命。
  4. ^ 果州团练使(从五品)为遥郡团练使,作为加官以示荣宠,称为带刺史,实际官阶仍以左武大夫(正六品)为准。
  5. ^ 单州团练使是正任团练使(从五品),正任团练使不须继续在武阶五十二阶中晋升,只须再晋升为从五品的防御使、正五品的观察使、正四品的承宣使、从二品的节度使,便可升至最高武阶正二品的太尉。
  6. ^ 畢沅主編《續資治通鑑卷110》【宋紀一百十】
  7. ^ 黃寬重〈從害韓到殺岳-南宋收兵權的變奏〉收入氏著《南宋軍政與文獻探索》(台北市:新文豐出版公司, 1990年)
  8. ^ 《宋史》卷三六五《韓世忠傳》,《宋宰輔編年錄校補》卷16載此語為“必須有”。
  9. ^ 《中兴遗史》 说他“晚年好游宴,常赴诸统制之请,莫不以妻妾劝酒,世忠必酣醉而后归”。《三朝北盟会编》载:“韩世忠晚年好游宴,常赴诸统制之请,莫不以妻女劝酒,世忠必酣醉而归。唯呼延通忿忿有不平之意,虽备礼邀世忠至私宅,然未尝擅离左右。”徐士銮《宋艳·瑕纇》:“韩世忠晚年,好游醼,常赴诸统制之请,莫不以妻妾劝酒,必酣醉而后归。”
  10. ^ 辭海》1970版說韓世忠晚年常騎一隻毛驢,傍晚出現在西湖邊。
  11.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六十二
  12. ^ 《韩蕲王神道碑》
  13. ^ 《宋史·孝宗本纪二》
  14. ^ 《宋会要辑稿·礼》十一之九
  15.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八十四

參考書目编辑

  • 宋史》韩世忠传
  • 《宋朝南渡十将传》卷5《韩世忠传》
  • 鄧廣銘:《韓世忠年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