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肖胄

韩肖胄,字似夫相州安阳人。曾祖是宋仁宗时的宰相韩琦。祖父韩忠彦,父亲韩治。

韩肖胄因父荫补任承务郎,历任开封府司录。与府尹在殿中一同奏对,宋徽宗问他的家世,赐他为同上舍出身,担任卫尉少卿,赐三品服。

之后假给事中、充当贺辽国生辰使。还京,当时韩治守相州,请为祠禄官。韩肖胄于是请求补任地方官侍奉生病的父亲,下诏任命为直秘阁、知相州,代替父任。辞别皇帝,宋徽宗说:“先帝诏韩氏世代在相州做官。卿父子相代,是光荣的事。”在相州四年,宋军收复燕京,韩肖胄预计幽蓟将有事变,应该暗中守备。不久金朝骑兵入境,在郊野一无所获而去。

建炎二年(1128年),知江州,入朝为祠部郎,转任左司。曾经说:“中原没有收复,所凭借为长江之险,淮南是屏蔽。沃野千里,现在多荒废,如果广修农事,则转运费用可以减少,兵粮可足。”从此在建康设局,在江淮行屯田。又应诏陈奏五事:远斥堠,戢戍兵,防海道,援中原,修军政。擢升为工部侍郎

当时川、陕马纲路通塞不定,韩肖胄请在广西邕州置司,互市买蕃马,高宗下诏准行。当时高宗召侍从问战守之计,韩肖胄条奏千余言,高宗称他所奏事理简当。吏部尚书席益叹道:“援古证今,切于时用,不是世代为官不能做到。”

绍兴二年(1132年),高宗下诏百官上奏省费裕国、强兵息民之策,韩肖胄言:“天下财赋原来隶于三司,现在户部只有上供之目而已。向户部问诸路款项名目,户部不能说出来,向漕司问诸州款项名目,漕司不能说出来,失去一个款项名目,则此项就没有了。愿下诏诸路漕司,搜集州县出纳,能罢除的就罢除,能合并的就合并,立为定籍。漕司总管诸州,户部总管诸路,就没有失落了。经费之大,莫过于养兵。现在人不在而冒名请经费的人很多,愿确立诸军核实之法,加重将帅冒请之罪,于是兵数得实,饷给不虚,省费裕国,这是最重要的。百姓常赋之外,受到军队用粮的逼迫,小吏作恶,敛财以各种名目。再被盗贼驱逐,农田失时,敌军离开后恢复生业,没有安定下来,催交赋税之吏已在门前呼喊了。愿命州县,招集流散人口,官府借给种子,等三年之后,再收税赋,置籍登记,考核政绩,强兵息民,这是首要的。”当时建议多被采纳。又请恢复天地日月星辰社稷的祭祀,於是下达有司制定一年祭礼。转任吏部侍郎。当时法例散失,官吏趁机做坏事,韩肖胄立重赏,让人回忆整理记录原来的法规,编为条目,以次施行,舞文之弊才开始被革除。阵亡补官,得占射差遣,而在部的常调人,等待不能按资格授官,而且有过失就使授官更加困难。韩肖胄请以阵亡之人仅许本家用恩例任官,异姓等候决定,于是没有不均的情况,且严令六部出入为官的禁令,不许请托。

绍兴三年(1133年),拜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充当通问使,以胡松年为副手,韩肖胄慨然受命。当时金国粘罕执政,依靠兵强,对和战持离间之策,使者都有危机。韩肖胄入奏:“大臣各持己见,以致和战未有定论。但是议和是权宜之计,他日国家安定强大,军声大振,誓当雪此仇耻。现在臣等北行,可能半年不能回来,一定又有阴谋,应该火速进兵,不可因臣等在那里而延缓行动。”将走之前,母文对他说:“你们韩家世受国恩,当受命即时出发,不要因为我年老而挂念。”高宗称她为贤母,封荣国夫人。

韩肖胄至金国,金人知道他的家世,很看重他,往返才用了半年。自高宗即位,宋金六七年没有使者往来,从此开始派人同来。韩肖胄在今使之前入对,与朱胜非意见不合,于是极力要求离朝,于是以旧职知温州,提举临安府洞霄宫。

绍兴五年(1135年),皇帝诏问原宰执大臣守战方略,韩肖胄回答:“女真等军都畏服西兵劲锐善战,现在三帅所统多是西人,吴玠相继有奏捷,军声更振,敌意一定动摇,攻战之利,臣固然知道。从荆、襄至江、淮,绵延数千里,不如择选文武臣僚巡行巡视,找到险阻之地,屯兵积粮,形势相接。现在淮东、西虽然任命宣抚使,但是驻军和设立官署却在江上,所派偏将分守,不过资以轻兵,势孤力弱,难以责成坚强意志。应当调二将到江北,使屏障坚固。”又说:“诸位大将之兵各自为战。如果想同时进攻,应该先命总帅,分给他精锐,自成一军,号令统一,则诸将谁敢不听命。畿甸、山东、关河百姓怨很金人入骨,应该以安集流亡,招怀归附为先,现在淮南、江东西荒田很多,如果招来边境上之人,授给田粮,免去赋租,一定相继前来。”又奏:“长江南岸,空地很多,沿江大将各分地屯守,军士原来是农民的十之五六,选择其中不是精锐的人,使他努力耕种,农闲时则考查他们所习的技艺,秋收则均分所种的禾麦,或招募江北流民和江南无业愿意迁居的人分给土地,创立营屯。休息时则固守,出征时则攻讨。”韩肖胄被起用为知常州,召赴行在,提举万寿观,不久任命为签书枢密院事。

和议已定,再命韩肖胄为报谢使。金朝接伴使在边境迎接他,说应当称谢恩使。韩肖胄和他论争三四次,金使语塞。到达后,金朝派人在馆驿议事,韩肖胄随问随答,众人都尊敬的听着。回来时,金朝提供毡车以及设宴,从韩肖胄开始。

担任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不久奉祠,与其弟韩膺胄寓居越州几十年。事奉母亲有孝顺的名声,弟弟不来不吃饭,所得恩赐,都先给宗族。卒年七十六岁,谥元穆。

韩琦守相,建昼锦堂,韩治建荣归堂,韩肖胄又建荣事堂,三代守家乡相州,人们以为荣耀。

他的孙子韩同卿,是宋宁宗恭淑皇后的父亲。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