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顏含(?-?),弘都琅邪臨沂(今山東臨沂)人。晉朝官員,在晉官至右光祿大夫。

目录

生平编辑

顏含年輕時有操守品行,亦以孝聞名。初得本州辟命,但不應。後得東海王司馬越召為太傅參軍,出補闓陽

後來,琅邪王司馬睿受東海王越命留鎮下邳,任命顏含為其參軍。司馬睿過南鎮建鄴後,以顏含為上虞令。先後轉任琅邪國郎中、丞相東閤祭酒、東陽太守。東晉建立後,顏含以儒素篤行補為太子中庶子,遷黃門侍郎、本州大中正,歷散騎常侍大司農蘇峻之亂被平定後,因顏含曾參與討伐而獲封西平縣侯,拜侍中,除吳郡太守。

後來,顏含即將赴吳郡擔任太守之職時,王導就問顏含:「卿現在要去管治名郡,有甚麼政策想優先做呢?」顏含就答:「王師連年有戰,已經令編戶人口虛耗,而南北權豪都爭相招攬民戶,國家困疲而家族殷豐,是執政者憂心的事。現在應該向世族徵召人口,命令他們重返農事,務求在數年之間令戶口充足,至於禮樂教化,就要由賢明守宰做了。」[1]。顏含以前在地方為政清簡有恩德,賢明果斷,以威御下,王導就歎道:「顏公在任,吳人就不敢妄動了。」[2]不過,顏含尚未上任,又還任侍中

顏含不久除國子祭酒,加散騎常侍,遷光祿勳,並以年老遜位求退。晉成帝美其素行,遂加右光祿大夫,門施行馬,賜牀帳被褥,並敕太官四季送膳食到顏含府中的各項禮遇,顏含固辭不受。

晉成帝年幼繼位,王導一直輔政,並官至太傅丞相,成帝對王導亦禮敬有加。由於皇帝師傅的身份,且王導地位崇高,當時就有議論眾臣亦應對王導跪拜。太常馮懷就問了已經退休的顏含,顏含答:「王公雖然貴重,但禮敬亦不應過分,跪拜這事,都是諸君的事了,鄙人已經老了,不識時務。」及後又對別人說:「我聽聞攻伐國家不問仁者。而馮祖思向我問佞事,我有不正之德麼?」當時又有人議論少正卯盜跖哪個更奸惡,有人答:「正卯雖然奸邪,但不至於宰人當食物吃,盜跖更奸惡了。」但顏含卻說:「為惡而被揭露,人人都會想殺了他;但隱伏的奸惡,不是聖人不會誅殺。按這說法,少正的奸惡更甚了。」眾人都信服他[3]郭璞曾經想為顏含占卜,但遭顏含以「自有性命,無勞蓍龜」拒絕;桓溫亦曾向顏含求婚,但顏含嫌其驕傲自滿而拒絕。在東晉顏含只與鄧攸一人深交,而一次被問到江東士人優劣,他只答:「周伯仁之正,鄧伯道之清,卞望之之節,餘則吾不知也。」可見其雅重實務者,而不喜浮華虛偽者。

顏含退休後活了二十多年,至九十三歲時去世,遣命薄葬。朝廷賜諡

逸事编辑

顏含兄顏畿得病,並且死在醫者的家中。不過,顏家迎喪還家時卻發生旐旗纏繞著樹木不能解開,屢屢弄倒人,又有稱是顏畿報話:「我壽命未盡,只是服藥太多,傷了五臟。現在快要復活了,不要下葬呀。」父親顏默於是對顏畿的靈柩祝禱:「若果你能夠復活,我又怎會不想呢!現在只是返家,不是下葬呀。」此後旐旗竟然可以解了。還家後,顏畿妻夢到顏畿對她說:「我要復活了,請立即開棺。」當晚顏母及其他家人都有這個夢,於是眾人都打算開棺,不過顏默卻不信。顏含當時年紀尚小,但感慨道:「不尋常的事古時已有,今天這麼靈異,開棺的傷痛,比得上不開辜負他嗎?」於是還是將棺木打開,發現顏畿有以手刮棺木的痕跡,雙手都刮得受傷了,只是氣息微弱,都無意識。顏家接著盡力照料他,但照顧了一個月顏畿仍未能說話,飲食需要都經報夢傳達。顏家舉家照料他令到產業荒廢,顏母及顏畿妻都感到疲倦。顏含這時就加入照料,在接著的十三年都沒有出門及與人交往,盡心照顧哥哥。當時晉朝富人石崇欣賞顏含的行為,就送美食給顏家,但顏含致謝而不受。顏含後對人解釋:「病人體弱而神智不清,不但不能進食,亦不知人恩惠,如果我錯誤收了禮品,這怎會是送者的本意。」但顏畿還是救不回。

後來顏含父母及兩位兄長都去世了,二嫂樊氏亦因病盲了,顏含鼓勵家人,又每日親自料理藥膳,探問病情都先整飾好衣冠。後有醫者提出了偏方說要蛇膽,但顏含遍尋不獲,故此憂心了很久。一日,顏含獨自坐著,忽然有一個著青衣的童子,看起來十三、十四歲,拿著一個青囊送給顏含,顏含打開一看,是顆蛇膽。那童子退出門戶,突然變成一只青鳥飛去了。顏含用蛇膽去煎了藥,果真治好了二嫂的病。

顏含殯喪時,鄰居失火,人們拉著用來移動棺木的繩子,想將棺木拉出去但繩子卻斷了。就在火快要燒到棺木時竟熄滅了。眾人都以為是顏含生前的真誠感動上天。

家族编辑

祖父编辑

编辑

编辑

  • 顏畿咸寧年間得到疾病,就醫自療,遂死於醫家

子女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卷八十八·孝友·顏含傳》
  1. ^ 王導問顏含曰:「卿今蒞名郡,政將何先?」答曰:「王師歲動,編戶虛耗,南北權豪競招游食,國弊家豐,執事之憂。且當征之勢門,使反田桑,數年之間,欲令戶給人足,如其禮樂,俟之明宰。」
  2. ^ 《晉書·孝友·顏含傳》:「王導問含曰:『卿今莅名郡,政將何先?』答曰:『王師歲動,編戶虛耗,南北權豪競招遊食,國弊家豐,執事之憂。且當徵之勢門,使使田桑,數年之間,欲令戶給人足,如其禮樂,俟之明宰。』含所歷簡而有恩,明而能斷,然以威御下。導歎曰:『顏公在事,吳人斂手矣。』
  3. ^ 《晉書·孝友·顏含傳》:「太常馮懷以問於含,含曰:『王公雖重,理無偏敬,降禮之言,或是諸君事宜。鄙人老矣,不識時務。』既而告人曰:『吾聞伐國不問仁人。向馮祖思問佞於我,我有邪德乎?』人嘗論少正卯、盜距其惡孰深。或曰:『正卯雖姦,不至剖人充膳,盜距為甚。』含曰:『為惡彰露,人思加戮;隱伏之姦,非聖不誅。由此言之,少正為甚。』眾咸服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