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香港性產業香港性服務行業及相關產業的統稱。在香港性交易本身是合法的,但組織及操縱性交易活動是非法的。相關法制類似於英國性工作者及接受性服務的個體都是合法的,操控性工作者則屬違法。香港並沒有設立法定的紅燈區供有關行業經營性服務,但較著名的性服務經營地區,包括旺角砵蘭街上海街新填地街深水埗福華街油麻地廟街、大角咀[1],以及尖沙咀香檳大廈等地。

歷史编辑

  • 西區石塘咀:開埠初期香港行公娼制,妓寨多設於石塘咀,1920年代廢公娼後這地區逐漸式微。
  • 灣仔駱克道:1960年代越戰打得火熱,美軍選擇香港作為其中一個休假地點,駱克道本是酒吧林立的地區,色情事業應運而生,越戰後這地區的系統化運作已逐漸式微。

性工作者類型编辑

 
九龍豉油街色情場所外張貼的廣告,標示了不同國籍女性的性交易價錢。圖中中文簡體、繁體和英文並存。

固定營業場所编辑

  • 一樓一鳳:性工作者單獨在住宅單位內提供性服務,是香港合法性交易的獨有方式,因為在一個住宅單位內只有一名妓女而得名。在香港,如有超過一個性工作者在處所內提供性服務以換取報酬,有關處所會被推定是妓院而觸犯法例,所以發展出只可有一個性工作者單獨在一個處所內提供性服務的合法性交易模式。
  • 加收費用:部分的妓女會以擁有長腿、巨乳為由加收嫖客的費用。亦有妓女於嫖客提出特别要求時加收費用。例如要求脱掉所有衣服(妓女在提供性服務會穿衣服,只露出陰道方便進行陰道交)、進行除陰道交外的其他性交(例如:肛交口交乳交等)。
  • 夜總會、卡拉OK伴唱、性感按摩館:通常此類場所在場內只提供合法娛樂或尋找性伴,但不准在場內性交易,因為在娛樂場所內發生性交易是有很大機會被指控經營賣淫場所而被檢控,所以性交易須在場外(例如時鐘酒店)進行。部份較低檔次的娛樂場所會默許員工在經營點提供性服務,在場所內直接進行性交易俗稱「就地正法」[2]
  • 舞男:未必會提供性服務,可能只供欣賞,與舞女類近。如有性服務提供,通要常離開表演場所,要前往時鐘酒店等地方才進行性交易。
  • 高級性服務(類似高級私鐘妹或高級應召女郎):這種性服務的收費較昂貴,客人也較注重私密性,性交易通常在住所或有等級的酒店進行,較少使用時鐘酒店,也有部分在遊艇上進行,部分未婚女明星會在家提供性服務予社會上的上流人士或男明星[3][4]

無固定營業場所编辑

無固定場所,主要在網站賣廣告及提供聯絡電話,按客人要求上門(應召)或在指定酒店提供性服務的性工作者。有部分是由馬伕(俗稱「爹哋」)接聽客人電話及商議價錢,這類透過「爹哋」分配到酒店提供性服務的應召女郎又稱為「酒店妹」。

私鐘妹性質與應召相同,是香港其中一種妓女。「私鐘」是指自由工作,沒有中介人,賣淫收入都是歸自己,無須與夜總會或「公關公司」分拆收益。私鐘妹雖然沒有中介人,收入全歸自己,但只能靠自己尋找客戶,包括與客人聯繫及商議價錢,然後應召到客人居所或酒店等地點進行交易。私鐘妹的客路一般較窄,通常透過客人推介,所以較注重服務質素,有部分私鐘妹也會在香港的中英文報章(例如:東方日報HK Magazine等)刊登伴遊或交友廣告,或者定時在酒店內的酒吧出沒招攬新客。私鐘妹之中又可再分為高鐘妹,即是「高級私鐘妹」,原指質素較高,兼職性質,對客人有基本要求的私鍾妹,不但為客人提供性服務,亦有提供伴遊、飯局及派對等社交服務,然後再到酒店性交,而高鐘妹的收費比一般私鐘妹貴三成至數倍不等。

「魚蛋妹」在香港舊日的俗語中,指於「魚蛋檔」工作的妓女[5],大部份為未成年少女。雖是未成年少女,但指的其實是「女學生」,她們的工作地方稱為「魚蛋檔」,靠出賣身體為客人服務。因為在場內進行性交易很容易觸犯法例而被查封,所以在一般情況下,這類場所是不准魚蛋妹和客人發生性行為,包括口交和手淫,只會讓客人用手伸入魚蛋妹的衣服內四處遊走,稱為「摷嘢」,如客人想有進一步的行為,可與「魚蛋妹」私下協議,在「魚蛋檔」外的地方進行交易。因為客人用雙手觸弄女性乳房時的動作,有點像「魚蛋師傅」搓魚漿魚蛋的動作,故得名「魚蛋妹」。另一種講法指「魚蛋妹」只能用手碰,不能性交,而這種用手碰的行為也被稱為「篤魚蛋」,另也有指是出自這類發育未久的少女,胸形有點像魚蛋而被稱為「魚蛋胸」,再引申出「魚蛋妹」。

在1970至80年代的「魚蛋檔」是透過開辦「康樂中心」的牌照營業,所以「魚蛋檔」通常是以樓上茶室作為招牌,表面上是正當經營,而早年的「魚蛋檔」為免違反發牌條件而被吊銷牌照,所以不准許客人和少女在場所內性交,但後來「魚蛋檔」越開越多,在競爭下開始有「魚蛋檔」冒著風險默許客人在場內性交,而只摸不做的「魚蛋檔」在競爭下顯然沒有市場,所以越來越多「魚蛋檔」縱容場內性交易,演變成掛著茶室或康樂中心招牌的妓院,政府於是立法禁止兩名性工作者在同一處所賣淫,加強打擊這類賣淫場所,「魚蛋檔」自此很難逃避法律責任,所以在1990年代迅速沒落,並由新興的一樓一鳳取而代之。

「老泥妹」是1990年代香港對某些邊緣少女的稱呼,帶有貶義,據說由1994年的《東周刊》首先使用。粵語「老泥」意思是人體表皮上的污垢,一般這種污垢是沒有洗澡所形成。「老泥妹」因離家出走,只能靠與其他人進行性行為時才有機會洗澡,此現象其後更成為電影題材,如《老泥妹》、《老泥妹之四大天后》等。1990年代中以後,社會應用這種稱呼已不多。一般指為「老泥妹」的特徵有:離家出走沒洗澡、濫交、說粗話、吸煙、經常在尖東和旺角一帶出沒。

  • 企街(站壁)

穿著性感的女子站在街上招客,有時會用眼神及動作吸引行人注意。多在旺角、油麻地及佐敦一帶,包括佐敦道上海街新填地街廟街深水埗鴨寮街福華街招客,再到時鐘酒店或套房交易。

  • 供養妓女(類似私鐘妹)

部分上流人士或男明星会供養一名或多名妓女,性欲發作或召開性派對時上門工作。此外,亦有貪污罪犯供養妓女用作行賄。

援助交際编辑

援助交際一詞源自日本,亦即不定時、無固定交易場所、兼職從事性工作的少女

在香港自2000年代援交網站紛紛出現,少女得以在網上與客人討價及相約[6],援助交際開始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但自王嘉梅命案後才真正被社會人士重視。2007年10月14日,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油尖旺青少年綜合發展中心發表名為《香港少女援助交際現象初探》的研究報告,指出大部份援交少女大都因缺乏家人關懷或為滿足購買名牌等的物質生活,而投身援交行列。而報告亦同時指出互聯網關於援交的資訊日漸增加,間接令更多人投入援交行列。[7][8]活躍於兩岸三地的已故著名電影導演柯受良曾拍攝電影《老泥妹》,講述這一班在香港的援交少女的故事。

姐姐仔會编辑

姐姐仔會是香港首個由性工作者自己成立的組織,希望幫助同行間守望相助的團體,在2006年11月由紫藤協助下成立[9]。不少國家如澳洲柬埔寨等早有性工作者工會,如2000年成立、英國總工會旗下的International Union of Sex Workers(IUSW),便是當中著名的一個例子[10]

但根據香港法例,操控性工作者是非法行為,性工作者不能有合法僱主,因此姐姐仔會只取得社團註冊,而並非法律上的正式工會[11]

電影創作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