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知節

馬知節(955年-1019年),字子元,諡正惠開封府浚儀[1]北宋名將。

生平编辑

祖上本扶風人,自高祖徒雲中,雲中后為遼國所得,又徒浚儀[2]。父馬全義在宋朝建立后,隨太祖平定李筠、李重進之亂,數有戰功,在馬知節七歲時病逝。建隆三年(962年)十二月,太祖召見禁中,有司奏當補殿直,詔特除西頭供奉官,賜名知節,優恤其家[3]開寶五年(972年),監彭州兵馬。太平興國三年(978年)四月,領兵駐清水,賊人李飛雄乘驛稱詔捕馬知節與內弓箭庫副使、秦隴州巡檢劉文裕,因盜庫兵以反,馬辯李飛雄之詐,與劉文裕執李飛雄而殺之。五年(980)年,監潭州兵馬,改東頭供奉官。

雍熙二年(985年),監博州兵馬,瀛洲兵馬都部署劉廷讓敗于君子館,契丹兵退。馬積蓄糧草、繕城器械如寇至,吏民不悅,后契丹兵果至,不能克城,乃去。四年(987年),改西京作坊副使,知冀州事。端拱元年(988年),移知定遠軍。二年(989年),知深州事。淳化二年(991年),知慶州事,羌萬餘人入寇,誘其渠帥,諭眾以威信,皆引去。四年(993年),遷西京作坊使、知梓州事。五年(994年)正月,李順亂于西川。二月,受命征討,又為先鋒。四月,平劍州。召還,至三泉,復與昭宣使、劍南西川治安使王繼恩共討賊。王怒其抗直,五月,使守彭州,與羸兵三百。賊兵至,號稱十萬,與之力戰一日,殺其卒大半,乘夜出城,引救兵入城。賊兵不能克城而去,除成都府兵馬鈐轄,遷洛苑使,兼九州都巡檢使。

真宗即位,改內苑使。蜀卒劉旰聚眾千人為亂,克數州,馬以兵卒三百至蜀州,與戰,劉旰走邛州,招安使上官正召馬至成都府議事,馬以迎弊急擊,殺劉旰,真宗賜書獎諭,賞以錦袍金帶。咸平元年(998年),加澄州刺史、知秦州事。四年(1001年),除西上閤門使、知益州事、兼益州兵馬鈐轄。六年(1003年)四月,改鄜延路駐泊兵馬都部署兼知延州事。十一月,移知鎮州,兼鎮州兵馬都部署。景德元年(1004年),契丹入寇,民入保城,與民相約“盜一錢者死”,盜錢兩百者,既殺之。二年(1005年)正月,知定州,除東上閤門使、樞密院都承旨。三年(1006年)二月,為檢校太保、簽書樞密院事。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九月,為行宮都部署。十月,封禪泰山,詔量罪區斷行在諸色人有犯罪者,情理重者以軍法從事,不須奏聞;所在州縣犯罪人送軍頭司,未得引見,許專殺之權,約束蕃,出入肅然,未嘗輒殺一人。車駕至鄆州,次翔鑾驛,與山門駐扎。邊將言契丹寇邊,大臣皆請發兵以備,馬獨請邊將移書問狀,從之,契丹兵解去,遷檢校太傅。三年(1010年)十二月,祀汾陰,為行宮都部署。四年(1011年)四月,加宣徽北院使。五年(1012年)九月,除樞密副使。當是時,契丹已盟,中國無為,大臣方言祥瑞,馬每不以為然,獨言天下雖安,不可忘戰去兵,真宗多以其言為是。時王欽若為樞密使,知節薄其為人,遇事敢言,不少自屈。每廷議,得其不直,輒面詆之。五年(1012年)閏十月,為橋道頓遞使。七年(1014年)六月,除潁州防禦使、知潞州。天禧元年(1017年)四月,知大名府,兼駐泊兵馬都部署。真宗遣中使勞問,賜白金兩千兩。九月,授宣徽南院使、知樞密院事、檢校太尉。二年(1018年)閏四月,疾病賜告,求去位,真宗不許,數遣中人勞問,幸宅第,賜白金三千兩,而進度實病,不可強與事,罷為彰德軍節度觀察留后,求外任,不許。三年(1019年),又求外任,知貝州兼兵馬都部署。五月,病發,詔使太醫往視,真宗召馬還京師。八月,卒,年六十三。真宗為之震悼,罷朝,贈侍中,謚號正惠,錄其子孫,賜加第。十月,葬於開封府祥符某鄉某里。

軼事编辑

他的軍事才能不錯,屢立功勞,例子有:

  • 雍熙二年,調任博州。當時遼軍在君子館擊敗宋軍,馬知節預料遼軍會繼續進攻,於是未雨綢繆,「完城繕甲,儲積芻粟」。遼軍到達博州,見宋軍有備而戰,便決定退兵。
  • 李順叛亂,奉詔跟王繼恩討賊。王繼恩因為馬知節沒有故意曲附自己,故意派馬知節守彭州,只給他三百名士兵。馬知節多番請求增兵都不成功。後來敵軍十萬人攻城,馬知節苦戰不敵,他認為「死賊手,非壯夫也」,便拚力突圍,接着援兵來到,才奪回城池。
  • 劉旰叛亂。馬知節帶着三百名士兵與劉旰在蜀州戰鬥,劉旰走向邛州。馬知節考慮到劉旰到了邛州,便可以乘機休息,到時就算官兵多少,要剷除他們就要下更多功夫,便決意乘他們疲憊時追擊。最後果然成功。

此外,他的管治才能也值得重視:

  • 十八歲時,獲任命為彭州兵馬監押,嚴格治理,「眾憚之如老將」。
  • 咸平初,知秦州。州內有羌酋支屬二十多人,當了超過二十年人質。馬知節將這些人遣回他們的家鄉,羌人感激,便沒騷擾宋朝邊塞。
  • 秦州有銀礦,採發多年,礦產減少,但課額如舊,逼得主吏破產,才能抵償不足的數目。馬知節上奏朝廷,要求免除課額。

在地方上,他擔任過知鎮州、知定州等邊防要務。景德年間,五十多歲的他成為樞密院事。敢言正直的他常常開罪當時得寵的王欽若等人。大中符7年,便因為和王欽若在賞賜邊防功臣上爭執,沒跟從授官的程序,貶為潁州防禦使、知潞州天禧初,重新成為樞密院事。他要求離職,不久後病逝。

家族编辑

  • 曾祖:馬□,贈太師
  • 祖:馬□,贈太師、中書令
  • 父:馬全義,終官龍捷軍左廂都指揮使、江州防禦使、贈鎮國軍節度使、太師、中書令、尚書令
  • 妻:丁氏,郡君
  • 妻:沈氏,郡夫人
  • 子:馬洵美,終官西京作坊使、英州刺史
  • 子:馬之美,內殿承制、閤門祗候
  • 孫:馬慶宗,右班殿直
  • 孫:馬慶崇,文思院使、知恩州事

参考资料编辑

  1. ^ 《東都事略•列傳二十六》
  2. ^ 《检校太尉赠侍中正惠马公神道碑》
  3. ^ 《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三》

參考書籍编辑

  • 宋史卷二百七十八·列傳第三十七》
  • 何冠環,〈論宋初功臣子弟馬知節(955-1019)〉,《北宋武將研究》,(香港:中華書局,2003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