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合苏提·穆依提

马合苏提·穆依提

马合苏提·穆依提维吾尔语مەخسۇت مۇھىتى / Mexsut Muhiti‎,1885年-1933年3月)[1]维吾尔族新疆省吐鲁番县阿斯塔那人,维吾尔商人、教育家、革命家。1932年吐鲁番农民起义领袖。[2]

生平编辑

创办新式教育编辑

马合苏提·穆依提出身自吐鲁番县阿斯塔那(汉名“三堡”)的一个巴依家庭。共有兄弟四人,他排行第二,其兄是莫索里·穆依提,三弟是马木提·穆依提(即日后的“马木提师长”),四弟是郭索里·穆依提。[3]

清朝宣统元年(1909年),马合苏提·穆依提从俄国返回新疆时,邀请1905年毕业于喀山大学塔塔尔族知识分子海达尔(又译海德尔·艾凡德)、沙依拉尼(又译赛拉尼)到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办学。他们回到吐鲁番阿斯塔那后,开办新式学校遇到阻力。因当时社会盛行宗教保守思想,开办新式学校的条件尚不成熟。从宣统二年(1910年)起,海达尔只好在马合苏提·穆依提家里,为其孩子及亲属的子女教书。经马合苏提·穆依提宣传,海达尔的新式教学方法引发了更多人的兴趣。民国二年(1913年),经吐鲁番的一些进步人士支持,马合苏提·穆依提在阿斯塔那经文学堂旁边建起两层楼房,在此成立了一所新式文化学校。校舍坐南向阳,窗户宽大,房顶及地面为木结构。课程设有维吾尔语法、算术、历史、地埋、自然、经文、音乐、体育等等。在校学生除了来自吐鲁番县者,还有来自迪化奇台县鄯善县鲁克沁、哈拉和卓等地者,起初有20多名学生,后来增加至40多名。该新式学校遭到政府的压制及宗教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他们不允许子女到该校学习,还劝其他人别去,并且散布谣言说,该校是革新派的学校,学生会变成异教徒。但他们的阴谋未得逞。在马合苏提·穆依提的支持及海达尔的授课下,该校越办越好。至1917年,第一期学生毕业。[4][5]

从这期学生的优异成绩中,马合苏提·穆依提受到鼓舞。为在维吾尔族人中普及新式教育,民国6年(1917年)以后,他两度赴俄国,聘请塔塔尔族知识分子艾力·伊不拉音莫夫(又译艾里·依布拉音)、赫沙木·巴温(又译依沙木丁·艾凡德),夏依·谢日夫(又译夏里谢里甫)、哈山·法依米(又译亚里木)、穆依不拉(又译穆里拉·艾凡德)及其妻子古兰旦木·海比布勒列娜(又译古兰坦木)来新疆任教。首先,他派穆依不拉和古兰旦木夫妇在阿斯塔那(三堡)任教,穆依不拉将50多位男生分为两个班,订下新式教学法,用海达尔编写的教材授课。古兰旦木则将一间空房作为教室,为女生们上课。课程包括识字、语文、算术、地理、自然、音乐、品德、宗教以及服装制作、针线工艺、刺绣。古兰旦木为提髙教学质量、发展吐鲁番维吾尔族妇女的民族工艺花费了许多心血。[4]

1919年,应马合苏提·穆依提之邀,艾力·伊不拉音莫夫到吐鲁番县城,在东门卡日阿吉清真寺内开办的学校任教。该校也是在马合苏提·穆依提倡导下开办。艾力·伊不拉音莫夫在此任教四年,用新式教学法给维吾尔族学生授课,直至1923年。在思想保守的毛拉及当地封建政权的排挤下,艾力·伊不拉音莫夫最终被迫离开吐鲁番,迁居阿勒泰[4]

鄯善县鲁克沁的塔依尔别克眼见马合苏提·穆依提在1913年至1917年间开办的新式文化学校取得实效后,也想开办此类学校。1920年,他在自家大院建起教室,将马合苏提·穆依提第二次赴俄国时聘请的塔塔尔族教师夏依·谢日夫请到鲁克沁任教。这所学校时称“塔依尔亚学校”。[4]夏依·谢日夫应聘前来任教后,采用新式教学法。但任教仅仅九个月,鲁克沁王爷和思想保守的毛拉们便向杨增新的新疆省政府呈递诉状,声称夏依·谢日夫想造反,把学生引往邪道等等。新疆省政府随即将他逮捕,押送到迪化后秘密杀害,学校也被并入经文学堂。不久,塔依尔别克将马合苏提·穆依提聘用的塔塔尔族教师哈山·法依米请到鲁克沁,以教授宗教课的名义,在经文学堂继续用新式教学法,直至1930年初。[4]

1919年,马合苏提·穆依提请来的赫沙木·巴温在奇台县城开办一所新式文化学校。学生有维吾尔族、乌孜别克族哈萨克族。赫沙木·巴温在此工作至1932年。后来,该校更名为“古丽仙学校”,学制六年。1921年,在吐鲁番阿斯塔那任教的穆依不拉病逝。1923年秋,其妻子古兰旦木应奇台县乌孜别克族民众邀请,带着两个孩子到奇台县城,开办了当地第一所女子学校。一年后,古兰旦木因未能适应当地环境,在1924年迁居塔城[4][6]

准备起义编辑

马合苏提·穆依提是知识分子,曾在1920年赴苏联经商,在苏联莫斯科的几年中,他接受进步思想,希望为人民解放事业奋斗。从苏联回到新疆迪化之后,他将该心愿告诉哥哥、弟弟以及包尔汉·夏依迪等人,鼓动他们一起斗争,并且创建了“坎兰木吐拉奇”(意为“小刀”)的七人组织,开展活动。时有传说:“马合苏提·穆依提已是共产党员。”[3]

1931年,马合苏提·穆依提致信新疆哈密农民起义领袖和加尼牙孜阿吉,支持其行动,愿同其合作。该信是马合苏提·穆依提托迪化的心腹同乡玉素甫司机(又称玉素甫蒙古)送去。玉素甫化装为运粮的脚夫,从小路到哈密的山中,将信面呈和加尼牙孜阿吉。玉素甫回来时,带来和加尼牙孜阿吉的复信:“眼下一时离不开哈密,待稍后再往。”1932年春,马合苏提·穆依提又致信和加尼牙孜阿吉称:“吐鲁番起义的条件已成熟,如有可能,请到吐鲁番来共同举行起义。”该信仍由玉素甫送去。玉素甫此次开车到哈密,进城后停车,从小路进山将信交给和加尼牙孜阿吉。当时,由于哈密沿途已遭到严密封锁,玉素甫无法回来,便留在和加尼牙孜阿吉身边工作。[3]

起义爆发编辑

由于统治新疆的金树仁政权对吐鲁番人民的深重压迫,吐鲁番人民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强烈期盼和加尼牙孜阿吉领导的哈密农民起义胜利,以推翻金树仁的统治。1932年11月,吐鲁番突然传说和加尼牙孜阿吉率兵已到鄯善,正同当地驻军交战。三堡人民闻讯,遂群起闯入当地几家开“当铺”、“放高利贷”、“卖鸦片烟”的汉人的院子中,抢走财物,烧掉帐本,打断他们的腿骨,由此开始造反。此时,马合苏提·穆依提率领几位乡约,到鄯善迎接和加尼牙孜阿吉来吐鲁番。他们到鲁克沁之后,才知道传言不实。到鄯善的并非和加尼牙孜阿吉,而是以马世明为首的二十多个回族维吾尔族士兵。他们未攻下鲁克沁,已撤到迪坎尔村。马合苏提·穆依提面临两难:若将马世明等人带回三堡,他们没有力量和后台;若不带他们回三堡,可是三堡的人民已开始造反行动。经过商议,最后马合苏提·穆依提还是邀请马世明等人一起回三堡。他们途经二堡时,正逢马旅长派出一营部队,双方交火。三堡人民闻讯后,从四面八方前来围攻,经过数小时战斗,该营被歼灭,缴获大量枪弹。马合苏提·穆依提命令将这些枪弹全部下发给猎手及乡勇,组织起数百人的武装,马合苏提·穆依提充当指挥。吐鲁番人民便是这样在三堡打响了反金树仁政权的第一枪,吐鲁番起义正式开始。[3]

起义军随后袭击了金树仁的新疆省军,获得大批武器弹药,以此装备了民众后,再向吐鲁番老城发起猛攻。进攻吐鲁番老城是起义军的第三次大仗。当时,防守吐鲁番老城的马旅长所部共有数千名士兵,防守严密。起义军经过准备,在夜间发动进攻,冲到城下,点燃城门,城上士兵慌忙逃走。马旅长见势已不支,即命令停止射击,打出白旗,随即派代表与起义军指挥马合苏提·穆依提等人谈判,并交出全部武器弹药。双方达成协定后,战斗随即停止。吐鲁番老城被起义军占领。[3]

此后,起义军又准备进攻鄯善县城。当时,防守鄯善县城的是数千名武器装备精良的士兵,其中包括一个团的白俄归化军骑兵,有大炮及轻重机枪。起义军在出发之前,经过讨论,将部队组建如下:马合苏提·穆依提任总指挥,汉木都拉大毛拉、莫索里·穆依提、伊敏巴依阿吉任参谋长,马世明任师长,马木提·穆依提任旅长,指挥部设在三堡的穆依提兄弟们的大院内。此外,还以各地为主,分编为团、营、连各队。任命阿布都拉大毛拉(吐鲁番人)为吐鲁番部队的团长,尼亚孜(三堡人)为三堡部队团长,波拉提(二堡人)为二堡部队团长,依布拉音(洋海人)为鲁克沁部队团长,阿布都赛米(连木沁人)为托克逊部队营长,斯坎德尔(胜金、木里吐克人)为胜金、木里吐克部队连长。还将本地的回民编为两个团,团长由马世明自内地带来的回民担任。自此开始,起义者均被称为“战士”。此次组建工作开展了一周。准备就绪后,部队进军鄯善,在鄯善激战十二昼夜,未能攻下鄯善县城。后来,起义军用火攻城门,架设云梯登城,但均遭失败。[3]

战斗到第十三天时,金树仁盛世才率军队从哈密前来增援。他们在炮火掩护下,从起义军背后猛攻,起义军伤亡惨重,撤退到连木沁。盛世才军随即进军吐鲁番,起义军在连木沁、汗墩、胜金口等地试图截拦,但均失败。起义军遂放弃吐鲁番,退至托克逊。当时,总指挥马合苏提·穆依提举行紧急会议,决定派马世明、马木提率所部赴焉耆;总指挥马合苏提·穆依提则赴哈密,请和加尼牙孜阿吉前来,将哈密和吐鲁番的两支起义部队合并整编,之后重新夺取吐鲁番县鄯善县托克逊县,再推翻金树仁政权。依照该决定,马世明、马木提在1933年1月底率所部赴焉耆。总指挥马合苏提·穆依提则率领伊敏巴依阿吉参谋长、鲁克沁王爷沙依提,在波拉提团长的护送下抵达哈密。金树仁的省军遂控制了全部吐鲁番地区。[3]

转赴哈密与战死编辑

总指挥马合苏提·穆依提率领数百人马,从小路直奔哈密,在途中仅住一夜。到达哈密时,和加尼牙孜阿吉下山正同盛世才军队在 阿斯塔那地方作战。马合苏提·穆依提与和加尼牙孜阿吉在阿斯塔那地方见面后一再拥抱,并连续数天会谈。和加尼牙孜阿吉在会谈中谈到:[3]

“你托玉素甫捎来的信,我收到了,因那时情势紧张,没法去吐鲁番,当时有人建议把甘肃马仲英请来,我同意了这个意见,就派人把他接来。但他却使我大为失望,马仲英口头上说帮助我们夺取新疆政权,但实际上呢,连哈密也没有帮助我们夺下来。可是,他看到我们新缴获的枪弹,就眼红了:竟以腿部中弹为由,要溜回甘肃。我曾让他把新缴获的枪弹留一部分给我们,而他却扯谎说:‘可以,明天给你交一部分。’但是,他于当天晚上就逃之夭夭。当盛世才得知此情后,就向我们进攻,不断地加强攻势。于是,情势变得非常紧张。尧乐博斯、乌斯满阿吉等人也怕得要死,扔下了我们逃往甘肃,所以,就没法去吐鲁番。我对马仲英是很恼火的,是不满意他的。”

和加尼牙孜阿吉还说:“蒙古人和俄罗斯人(分别指蒙古人民共和国苏联)在各方面一直是帮助我的。”马合苏提·穆依提问他:“马世明是你派去的吗?”和加尼牙孜否认。 二人会谈一周,经马合苏提·穆依提反复邀请,和加尼牙孜阿吉终于同意同赴吐鲁番。和加尼牙孜阿吉率部下库尔班道尔尕、沙里道尔尕、苏菲阿洪、尼牙孜团长等人和士兵,同马合苏提·穆依提等人于1933年2月底自哈密起程,进军吐鲁番。他们在路上走了三日,在瞭墩停留了数日后,抵达鲁克沁。吐鲁番县鄯善县托克逊县人民得知该消息后非常高兴,成群结队到鲁克沁迎接。汉木都拉大毛拉也率众抵达。[3]

马合苏提·穆依提到达瞭墩时,便写信派人赴焉耆催马木提等人赶紧返回。但马木提等人未赶来之前,盛世才得知马合苏提·穆依提等人已到鲁克沁,便派出数百名白俄归化军骑兵团,带着重型大炮前来进攻。马合苏提·穆依提等人在城堡内防守三昼夜,但归化军攻势极为猛烈,起义军方面弹尽粮绝,伤亡惨重,不得不弃城堡撤走。归化军攻进城堡后,残酷屠杀居民,焚烧房屋,造成极为惨重的死伤。在此次战斗中,马合苏提·穆依提总指挥以及汉木都拉大毛拉两位起义军领导人牺牲。盛世才军队将马合苏提·穆依提的头砍下,悬挂在鲁克沁、三堡等地的树上示众。起义军撤离城堡1小时之后,才得到马合苏提·穆依提总指挥等人的死讯,和加尼牙孜阿吉放声痛哭说:“马合苏提呀!与其你死,还不如我死。”[3]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China and Eurasia Forum Quarterly, Volume 6, Central Asia-Caucasus Institute, 2008, p. 88.
  2. ^ Benjamin S. Levey, Education in Xinjiang, 1884-1928, Indiana University, 2006, p. 44.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新疆文史資料选辑第十一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8-25页
  4. ^ 4.0 4.1 4.2 4.3 4.4 4.5 马力克·恰尼西夫,中国塔塔尔族教育史,民族出版社,2005年,第63-65页
  5. ^ 吐鲁番地区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846页
  6. ^ 吐鲁番地区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846页,以及買合蘇提·穆義提-吐魯番私學之父,香港商報,2009-08-1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24.,还记载称:民国20年(1931年),马合苏提·穆依提在吐鲁番阿斯塔那(三堡)重新开办学校,聘请兩位外地教员任教。民国23年(1934年),他出资选送青年学生赴苏联塔什干中亚大学留学。他还送2位学生到天津哈密等地学习。民国24年(1935年),马合苏提·穆依提在三堡开办一所女子学校,招收两个班共60名学生,结业之后有部分学生留校任教,后来成为教学骨干,其中包括他的女儿帕塔木汗。但是,上述记述中的时间与马合苏提·穆依提1933年逝世的情况不吻合,似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