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琼(935年-1006年12月26日[1]),字宝臣亳州蒙城(今安徽省蒙城县)人。北宋大将。太宗藩邸出身,历仕龙直指挥使、保大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使。屡立战功,不识字而晓达军政。

生平编辑

高琼祖上世代居燕,其祖高霸,其父高乾(追赠尚书令、冀国公)。至五代时迁居蒙城(今安徽省蒙城县涡北区泰山乡高庄)。[2]

高琼少时凶猛无赖,沦为强盗,被抓后,将在午门被斩首。时值夏雨滂沱,看守稍有松懈,高琼便掣断锁钉逃遁。先在后周王审琦部下为将,显德五年(958年),从征南唐时立过战功。[3]

赵光义(即宋太宗)任京兆尹时,得知高琼勇猛有将才,便召来安置在帐下做贴身侍卫。太宗曾陪侍宋太祖赵匡胤在宫中宴饮,喝得大醉,到退席时,赵匡胤送赵光义到苑门。当时高琼与戴兴、王超、李斌、桑赞都随从赵光义,高琼左手抓住马靮,右手执马镫,赵光义才能乘马。赵匡胤见到高琼等人,颇为赏识他们的壮猛,并认为他们都有将帅之才,因此赐给高琼等控鹤官的衣带及器物布帛,且勉励他们尽心侍奉赵光义。[4]

开宝九年(976年),宋太宗赵光义即位,高琼升任御龙直指挥使。[5]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太宗率军亲征北汉,高琼随征,太宗命他带领两班弓箭手,合围攻城。五月,太宗趁伐取北汉之势,从太原出发展开北伐,虽初战告捷,却在高梁河之战中大败。太宗仓皇撤离,留高琼与军中吹鼓手殿后,当时六班扈从都没跟上,只有高琼最先率所部跟上,太宗很高兴,特别慰劳他。同年,升任天武(步军)都指挥使、领西州刺史。[6]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改任神卫左厢(《宋史》作右厢)都指挥使,兼任本州团练使。太宗巡师大名时,命高琼与日骑(骑军)右厢都指挥使朱守节一同任京城内巡检。[7]

太平兴国七年(982年),发生了卢多逊私通秦王赵廷美之事,高琼因巡查京城而受牵连,被降职外出任许州马步军都指挥使。[8]

当时许州的数十个亡命骑兵,在知州臧丙出游城郊时,谋划威逼劫迫臧丙的导从叛乱。高琼获悉此情后即告诉臧丙,劝他还城,并亲自率领随从将士数十人,带着弓箭单骑追捕叛兵,至榆林村,才追上他们。叛军进入村后民舍,登在墙头抗拒。叛军首领外号青脚狼,正要搭弩射高琼,被高琼一箭击毙,于是将他们全部捕送到许州。臧丙上奏此事。[9]

雍熙三年(986年),太宗正筹划北伐,召高琼回京。同年,宋军五路北伐(雍熙北伐),高琼被授任为马步军都军头,兼任蓟州刺史、楼船战棹都指挥使,率船千艘赶赴雄州,自沧州出海,北攻平州(今卢龙县),连克秦皇岛、锦州等地,后又筑易州城。同年,北伐失败。高琼回京后,任天武右厢都指挥使,兼任本州团练使。[10]

端拱元年(988年),升任左厢都指挥使,改兼富州团练使。同年秋,出任单州防御使,后改贝州部署。当初,高琼与范廷召、王超、孔守正等一同外调京师。数月后,范廷召等都复任军职,高琼悒悒不乐。当时王承衍镇守贝丘,其妻昭庆公主常常入宫,颇知太宗很是厚爱高琼,王承衍因而多次宽慰他。[11]

端拱二年(989年),高琼被召还京师。先例,廉察(一般指观察使)以上的官员入朝,才有茶药赏赐,但太宗却特例赏赐高琼。三月后,升朔、易二州帅臣,太宗下诏授高琼任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归义军节度使,而范廷召等人才开始加授观察使,无法与高琼相比。[12]

后又出任并州马步军都部署,镇守雁门、宁武、偏头三关。当时潘美也在太原,旧制规定,节度使兼任军职者位居上,而高琼却因潘美是老臣,特地上表请让自己位居其下,获太宗允许。后来,守兵中有人因为仓廪粮米陈腐而谣言惑众,高琼知道后,一日出巡各营,士兵正在聚餐,高琼因此取饭自吃,并对众人说:“现在边线无警,你们坐在这里饱食酒肉,应该知福。”众人于是不再议论。改任镇州都部署。[13]

至道年间(995年—997年),就地改任保大军节度使,仍旧领兵。[14]

宋真宗即位后,加高琼为彰信军节度使,充任太宗山陵部署,后又复任并、代都部署。[15]

咸平二年(999年)冬,辽兵入侵,真宗亲自前往河朔,命马步军都虞候傅潜统兵八万迎敌。当时萧太后到达狼山大夏。

咸平三年(1000年),真宗抵达大名府,派杨允恭驰往边关,令高琼率所部出土门,与石保吉在镇、定二州会合,分屯冀州、邢州。此时,傅潜怯战溃退,辽兵长驱直下。真宗急诏高琼代傅潜为帅,辽朝旋即撤兵,高琼复还本职。转运使上报高琼的功绩,真宗下诏褒奖。[16]

同年,高琼轮换回到京师,因手伤不能持笏,特诏许执木棒入见,并授任殿前都指挥使。先前,范廷召、桑赞所带边防士兵临敌后退,谏官请求将他们治罪。真宗询问高琼意见,琼答道:“兵违将令,依法当杀。但陛下去年已免了他们的罪,如今怎能又去治罪呢?而且又正要派兵屯守各路,在这种时候改变原来的决定,臣恐怕人心会疑惑畏惧。”此事便作罢。[17]

景德元年(1004年)冬,萧太后与辽圣宗率精兵二十万,再次南侵,直抵澶州(今河南濮阳市)北城,朝野震惊。真宗召集群臣议策,有的主张南迁,有的主张西逃。宰相寇准力排众议,请真宗亲征。真宗畏敌,朝议难决。寇准出殿遇高琼,言明此事,高琼说:“国家临危,理当效死!”随同寇准上殿见真宗。高琼慷慨陈词:“宰相主战,实乃良谋。若避敌迁都,就一定会军心动摇。望陛下亲征,重振军威,一定能大败辽师。老臣虽年近古稀,愿效力死战。”促真宗下定亲征的决心。[18]

真宗起驾后,高琼与寇准二人不离左右,适时进谏,坚定真宗抗敌的信心。到了澶州南城,探马飞报辽军势盛。真宗惧敌,不想前进。高琼劝道:“陛下若不渡河,难定军心,请火速进军。”佥书枢密院事冯拯大声斥责:“太尉无理。”高琼亦怒声大喝:“学士因为文才位至两府(指中书省与枢密院),如今敌军骑兵多到如此,还责备我无礼,你为什么不赋诗退敌?”冯拯不敢回答。高琼遂拥真宗前行。到达黄河浮桥,真宗又想停留,高琼急令驭辇武士飞马前进,直抵澶州北城,请真宗全副仪仗登上城楼。城外宋军见真宗亲征,都高呼“万岁”,军威大振。当时宋军以伏弩射杀辽国先锋萧挞凛,辽军士气受挫。其后与北宋订立和约,史称“澶渊之盟”。

景德二年(1005年),因宋辽和议,朝廷精简兵卒,但凡班直十年以上的出补军校之职,年老的退为本班剩员。高琼上奏说:“这不是激励将士的方法,宿卫难道不辛苦吗?”从此,但凡宿卫八年的也可补职军校。[19]

马军都校葛霸代理步军司,当时正因病告退,真宗令高琼兼领这二司。高琼从容地对真宗说:“臣已经年老体衰,如果又有疾病,那又必须一人来总领此二职。臣在前一朝任职时,朝中侍卫都虞候以上常常多至十员,职位相当,容易改任,而且使军队熟悉他们的名望,到时若边关有急,也可以选用。”真宗深以为然。不久,高琼因久病在身请求解除兵权,真宗便授其为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使。[20]

景德三年(1006年),高琼病危,真宗想要亲临慰问,却遭知枢密院王钦若有意阻止。同年十二月四日(12月26日),高琼病逝,享年七十二岁,获赠侍中。[21]  有关部门上言应该为高琼辍朝一日,真宗因其未曾犯错,特别为他辍朝两日。[22] 归葬故里双锁山西南麓。

高琼不识字,但他经常告诫他的儿子:“你们不要依仗父辈的功绩作荫庇,而要勤奋读书,以求得个人的出路。”

后加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追封卫国烈武王。

建炎年间(1127年—1130年),高宗下诏在杭州武林门内建高氏”五王祠”,内祀武烈王高琼、康王高继勋、楚王高遵甫、普安郡王高士林、新兴郡王高公纪一门五代。

绍兴初年(1131年),在山阴县西梅花山白达湾建分祠。

乾道二年(1166年)二月,提举浙东高敏信顺从民意,祭祀五王,并附祀少保忠节公高世则。

家庭编辑

  • 祖父:高霸
    • 父亲:高乾,尚书令、冀国公
    • 二弟:高瑶,官至富州团练使
    • 三弟:高玖,终生未仕。
      • 妻子: 刘金定,今安徽蒙城人,生卒年不详,小涧镇双锁山有其遗迹。
      • 原配:李氏,追封魏国夫人。
      • 继室:李氏,追封楚国夫人。
      • 高继勋:历仕右班殿直、崇仪使、陇州团练使、知滑州,卒年七十八。死后赠太尉、太师,追封康王,谥号穆武。
      • 高继杰:官至四方馆使、荣州团练使。
      • 高继熹:官至西头供奉官。
      • 高继密:官至内殿承制、合门祇候。宋咸平三年为筠州。
      • 高继宣:官至天武捧日四厢都指挥使、眉州防御使。
      • 高继隆:官至引进使、陵州团练使。
      • 高继元:官至东上合门使、嘉州刺史。
      • 高继荀:官至右侍禁。
      • 高继芳:官至供备库使、忠州刺史。

高刘合墓编辑

刘金定在双锁山立牌比武招亲,高君宝(琼)路过,劈碎招亲牌,双方恶斗,最后刘金定以其高超武艺三服了高君宝,彼此互赠金锏银铃订终身。刘金定旋即随高琼发山寨兵马数千,渡过淮河攻南唐军,在八公山、寿州一带,横刀立马,力夺重关,大败南唐军固守的唐高关和八公山区,遂解宋军之围。北宋建立后,刘金定随丈夫高琼北上抗辽,助丈夫镇守雁门、宁武、偏头三关等重地,为保卫边疆再立功[24]。与高琼合葬于双锁山。

参考文献编辑

  1. ^ 《高卫王琼决册定难显忠基庆之碑》:其年十二月四日,王薨建宁里第,享年七十二,赠侍中,有司请辍视朝一日,终以王有旧勋,特辍二日。
  2.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高琼,家世燕人。祖霸,父乾。五代时,李景据江南,潜结契丹,岁遣单使往复。霸将契丹之命,以乾从行使景。方至江左,谍间北使与中夏构隙,以纾疆场之难,遂杀霸,居乾濠州,声言为汴人所杀。乾在濠州生三子,以江左蹙弱,寻挈族归中朝,给田亳州之蒙城,因土著焉。
  3.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琼少勇鸷无赖,为盗,事败,将磔于市,暑雨创溃,伺守者稍怠,即掣钉而遁。事王审琦...
  4.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太宗尹京邑,知其材勇,召置帐下。太宗尝侍宴禁中,甚醉,及退,太祖送至苑门。时琼与戴兴、王超、李斌、桑赞从,琼左手执靮,右手执镫,太宗乃能乘马。太祖顾琼等壮之,因赐以控鹤官衣带及器帛,且勖令尽心焉。
  5.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太宗即位,擢御龙直指挥使。
  6.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从征太原,命押弓弩两班,合围攻城。及讨幽蓟,属车驾倍道还,留琼与军中鼓吹殿后,六班扈从不及,惟琼首率所部见行在,太宗大悦,慰劳之。太平兴国四年,迁天武都指挥使、领西州刺史。
  7.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明年,改为神卫右厢都指挥使、领本州团练使。车驾巡师大名,命琼与日骑右厢都指挥使朱守节分为京城内巡检。
  8.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坐事,出为许州马步军都指挥使。
  9.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会有龙骑亡命卒数十人,因知州臧丙出郊,谋劫其导从以叛。琼闻即白丙,趣还城,因自率从卒数十人,挟弓矢单骑追捕,至榆林村,及之。贼入村后舍,登墙以拒。贼首青脚狼者注弩将射琼,琼引弓一发毙之,遂悉擒送于州。丙上其事。
  10.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会将北伐,召归。授马步军都军头、领蓟州刺史、楼船战棹都指挥使,步船千艘赴雄州。又城易州。师还,为天武右厢都指挥使、领本州团练使。
  11.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端拱初,迁左厢,改领富州团练使。是秋,出为单州防御使,改贝州部署。其出守也,与范廷召、王超、孔守正并命焉。数月,廷召等皆复补兵职,琼颇悒悒。时王承衍镇贝丘,公主每入禁中,颇知上于琼厚,承衍每宽慰之。
  12.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二年,召还。故事,廉察以上入朝,始有茶药之赐,至是特赐琼焉。三月,迁朔、易帅臣,制授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归义军节度,廷召辈始加观察使,不得与琼比。
  13.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出为并州马步军都部署,时潘美亦在太原,旧制,节度使领军职者居上,琼以美旧臣,表请居其下,从之。戍兵有以廪食陈腐哗言者,琼知之,一日,出巡诸营,士卒方聚食,因取其饭自啖之,谓众曰:
  14.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至道中,就改保大军节度,典军如故。
  15.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真宗即位,加彰信军节度,充太宗山陵部署,复为并代都部署。
  16.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咸平中,契丹犯塞,其母车帐至狼山大夏。上亲巡河朔,遣杨允恭驰往,召琼率所部出土门,与石保吉会镇、定。既而傅潜以逗留得罪,即召琼代之。兵罢,复还本任。转运使言其政绩,诏褒之。
  17.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咸平三年,代还,以手创不任持笏,诏执梃入谒,授殿前都指挥使。先是,范廷召、桑赞所将边兵临敌退衄,言者请罪之。以问琼,琼对曰:“兵违将令,于法当诛。然陛下去岁已释其罪,今复行之,又方屯诸路,非时代易,臣恐众心疑惧。”乃止。
  18.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景德中,车驾北巡。时前军已与敌接战,上欲亲临营垒,或劝南还,琼曰:“敌师已老,陛下宜亲往,以督其成。”上悦,即日进幸澶渊。
  19.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明年,以罢兵,料简兵卒诸班直十年者出补军校,年老者退为本班剩员。琼进曰:“此非激劝之道,宿卫岂不劳乎?”自是八年者皆得叙补焉。
  20.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马军都校葛霸权步军司,会以疾在告,令琼兼领二司。琼从容上言曰:“臣衰老,傥又有犬马之疾,则须一将总此二职。臣事先朝时,侍卫都虞候以上常至十员,职位相亚,易于迁改,且使军伍熟其名望,边藩缓急,亦可选用。”上深然之。未几,以久疾求解兵柄,授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
  21. ^ 《宋史·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四十八》:三年冬,疾甚,上欲亲临问之,宰相不可,乃止。卒,年七十二,赠侍中。
  22.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六十三》(景德三年):忠武节度使高琼卧疾,上欲临幸其第。知枢密院王钦若恨琼附寇准,且沮准澶渊之功,因言:“琼虽久掌禁兵、备宿卫,然未尝有破敌之功。凡车驾临问,所以宠待勋臣,施之于琼,恐无以示甄别。”乃止。及卒,有司言当辍一日朝,上以琼未尝有过,特废朝二日。
  23. ^ 名臣碑传琬琰集 宋 杜大珪编
  24. ^ 见熊克岐著《漆园文脉七大传承》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