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公主

(重定向自高陽公主

高阳公主(7世纪-653年3月6日),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新唐書 卷八十三 諸帝公主傳》排第十七位[1]),本名不詳。因捲入謀反案,被唐高宗賜自盡

高陽公主
唐朝公主
封爵公主
封號高陽公主
出生没有记载
逝世653年
親屬
父親唐太宗
房遺愛

生平编辑

貞觀二十二年(公元648年)房玄齡之子房遺愛成為高陽公主的駙馬都尉,高阳公主婚後,高陽公主與和尚辯機私通,唐太宗知曉后大怒,腰斬辯機[註 1] ,杀公主奴婢数十人,高陽公主非常怨恨。其後私生活糜爛,與僧人智勖、惠弘,道士李晃私通。唐太宗驾崩后,高阳公主怨恨太宗,“哭不哀”。唐高宗永徽四年(653年),高陽公主欲奪房遺愛兄長房遺直所繼承的官爵,誣告房遺直對自己無禮,經長孫無忌審理,与其夫房遗爱意圖拥立荆王李元景谋反事泄漏,皇帝赐自尽[2]

全唐文·卷二十四》记载了唐玄宗第二十女被封为高阳公主,受实封一千户的一段册文[3]。《新唐书·诸帝公主传》中玄宗并没有女儿曾被封为高阳公主。同时,另一位玄宗女儿——普康公主被认为是唐懿宗女儿,误放于玄宗女儿之中。据《新唐书》的记载[4]唐高宗永淳之前公主的食邑为三百户。[5]唐玄宗时公主所获食邑从五百户增加到一千户。这位高阳公主应是在此时受封。

史书資料编辑

二月[6]乙酉,遗爱万彻令武等并伏诛;元景巴陵高阳公主并赐死。

  • 旧唐書·卷六十六·列传第十六·房遺愛传》

次子遗爱,尚太宗女高阳公主,拜驸马都尉,官至太府卿散骑常侍。初,主有宠于太宗,故遗爱特承恩遇,与诸主婿礼秩绝异。主既骄恣,谋黜遗直而夺其封爵,永徽中诬告遗直无礼于己。高宗令长孙无忌鞫其事,因得公主与遗爱谋反之状。遗爱伏诛,公主赐自尽,诸子配流岭表。遗直以父功特宥之,除名为庶人。停玄龄配享

  • 新唐書·卷八十三·列传第八·諸帝公主传》

合浦公主,始封高阳。下嫁房玄龄子遗爱。主,帝所爱,故礼异它婿。主负所爱而骄。房遗直以嫡当拜银青光禄大夫,让弟遗爱,帝不许。玄龄卒,主导遗爱异赀,既而反之,遗直自言,帝痛让主,乃免。自是稍疏外,主怏怏。会御史劾盗,得浮屠辩机金宝神枕,自言主所赐。初,浮屠庐主之封地,会主与遗爱猎,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更以二女子从遗爱,私饷亿计。至是,浮屠殊死,杀奴婢十余。主益望,帝崩无哀容。又浮屠智勖迎占祸福,惠弘能视鬼,道士李晃高医,皆私侍主。主使掖廷令陈玄运伺宫省禨祥,步星次。永徽中,与遗爱谋反,赐死。显庆时追赠

  • 新唐書·卷九十六·列传第二十一·房遺愛传》

次子遗爱,诞率无学,有武力。尚高阳公主,为右卫将军。公主,帝所爱,故礼与它婿绝。主骄蹇,疾遗直任嫡,遗直惧,让爵,帝不许。主稍失爱,意怏怏。与浮屠辩机乱,帝怒,斩浮屠,杀奴婢数十人,主怨望,帝崩,哭不哀。高宗时,出遗直汴州刺史,遗爱房州刺史。主又诬遗直罪,帝长孙无忌鞫治,乃得主与遗爱反状,遗爱伏诛,主赐死。遗直以先勋免,贬铜陵。诏停配享。

影视形象编辑

注釋编辑

  1. ^ 歐陽修所編的《新唐書》記載辯機與高陽公主有私情而被唐太宗賜死,而司馬光的《資治通鑑》說法更為具體,辯機是被太宗腰斬。 有學者質疑辯機被太宗所殺之說,認為歐陽修與司馬光的立場非常可疑,二者均有激烈鮮明的排佛立場。許敬宗在《瑜伽師地論》後序寫道:「三藏法師玄奘,敬執梵文譯為唐語。……弘福寺沙門玄謨,證梵語大總持寺沙門玄應,正字……大總持寺沙門辯機,受旨證文……臣許敬宗,奉詔監閱,至二十二年五月十五日。絕筆。總成一百卷。……僧徒並戒行圓深,道業貞固。」認為若辯機同高陽公主有染,在貞觀二十二年即公元648年,許敬宗在給太宗的呈書中又怎麼會對玄奘和辯機師徒大加褒獎呢! 有資料證實辯機被太宗所殺之說為不實之傳。《大唐內典錄》、《開元釋教錄》、《貞元新定釋教目錄》記載永徽元年(公元650年)九月十日至十一月八日玄奘大師於大慈恩寺翻經院譯《本事經》,而辯機、靜邁、神昉等為筆受。《宋高僧傳》卷4之《靖邁傳》也同樣記載:「同普光寺棲玄、廣福寺明𤀹、會昌寺辯機、終南山豐德寺道宣同執筆綴文,翻譯《本事經》七卷。」永徽元年為650年,而歷史上唐太宗死於公元649年,從史實資料上來看辯機在唐太宗死後一年仍在翻譯佛經,是不可能為唐太宗所殺的。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新唐書 諸帝公主傳》中的排行並不準確,如《汝南公主墓志》中,汝南公主為太宗第三女,而《新唐書 諸帝公主傳》書中,公主則排第二位。
  2. ^ 《新唐書 卷八十三 列傳第八 諸帝公主》合浦公主,始封高陽。下嫁房玄齡子遺愛。主,帝所愛,故禮異它婿。主負所愛而驕。房遺直以嫡當拜銀青光祿大夫,讓弟遺愛,帝不許。玄齡卒,主導遺愛異貲,既而反譖之,遺直自言,帝痛讓主,乃免。自是稍疏外,主怏怏。會御史劾盜,得浮屠辯機金寶神枕,自言主所賜。初,浮屠廬主之封地,會主與遺愛獵,見而悅之,具帳其廬,與之亂,更以二女子從遺愛,私餉億計。至是,浮屠殊死,殺奴婢十余。主益望,帝崩無哀容。又浮屠智勖迎占禍福,惠弘能視鬼,道士李晃高醫,皆私侍主。主使掖廷令陳玄運伺宮省禨祥,步星次。永徽中,與遺愛謀反,賜死。顯慶時追贈。
  3. ^ 全唐文 卷二十四》○封高阳公主制  用嘉成德,将及推恩,疏封锡号,礼典攸在。第二十女资身淑慎,禀训柔明。克备肃雍之仪,允彰图史之德。而方营鲁馆,宜启沁园,俾承宠於中闱,复增荣於列赋。仍食实封一千户。
  4. ^ 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永淳之前,亲王食实户八百,增至千辄止;公主不过三百,而独加户五十。
  5. ^ 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开元新制:长公主封户二千,帝妹户千,率以三为限;皇子王户二千,半之。左右以为薄。曰:“百姓租赋非我有,士出万死,赏不过束,女何功而享多户邪?使知俭啬,不亦可乎?”于是,公主所禀殆不给车服。后咸宜爱益封至千户,诸主皆增,自是著于令。主不下嫁,亦封千户,有司奴婢如令。
  6. ^ 永徽四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