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裳(1519年-1574年),字順甫湖廣蒲圻縣人。明朝中叶文学家、政治人物。[1]

魏裳

大明山西按察使司副使
籍貫 湖廣武昌府蒲圻縣
字號 字順甫
出生 正德十四年(1519年)
逝世 萬曆二年(1574年)
親屬 魏溶〔正德二年丁卯科湖廣鄉試舉人〕
出身
  • 嘉靖二十九年庚戌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正德十四年(1519年)出生。曾受业于王世贞门下。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庚戌科二甲进士,授刑部山西司主事,歷升郎中。出官濟南府知府,升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冀南道,罷歸,閉門著述。[2]

魏裳与南昌余曰德(字德甫)、铜梁张佳胤(字肖甫)、新蔡张九一(字助甫)同有文名,时称“四甫”。又為王世貞所稱之“後五子”之一。[3]萬曆二年(1579年)卒。[4]著有《楚史》、《仁山堂集》等。

家族编辑

祖父魏溶,父亲魏正蒙。兄表,弟製、袠、袤、裁、裹、袗、裭、袞。

參考编辑

  1. ^ 「魏裳,貫湖廣武昌府蒲圻縣,軍籍,國子生,治詩經,字順甫,行九,年三十一,十月初八日生,曾祖碧,祖溶〔知縣〕,父正蒙,母李氏,具慶下,兄表〔貢士〕,弟製、袠、袤、裁、裹、袗、裭、袞,娶劉氏,湖廣鄉試第十二名,會試第六十五名」,《嘉靖二十九年進士登科錄》
  2. ^ 《明史·287卷》7381:“魏裳,字順甫,與曰德俱嘉靖二十九年進士。曰德終福建副使,裳終濟南知府。”
  3. ^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人傳記資料索引》929:“魏裳,字順甫,號蘭川子,蒲圻人,正蒙子。嘉靖二十九年進士,性質直,博學工詩文,以刑部郎出守濟南,治盜均賦,濟人德之。晉山西副使罷歸。杜門著書,後進之士爭師事之。王世貞稱為後五子之一。”
  4. ^ 王世貞〈魏順甫傳〉:“魏順甫者,名裳,世為蒲圻人,大父溶鄰水令,以治稱,去而其人祠之學宮,有三子,仲曰正初為襄長史,季正䝉曰中憲君,順甫父也,以順甫貴封如其官,順甫之從長史遊太學,則已讀周禮左氏國語及唐李杜名家言矣,居恆謂生當以三尺素豪於古人間,安能吾伊學官語耶,十六試諸生髙等,是時廖學士雅自負愽而辨又貴倨也,所引說經史連拄諸生口,獨順甫避席奏對不窮,又所請益時出其表,學士自失曰何物少年乃爾足三冬耶,諸生亦大喜,謂阿游何渠使五鹿少府角折也蓋,又十餘年而舉鄉試,又四年而成進士,授刑部山西司主事,喪其媍劉恭人請急歸,復守故官,始與予及李於鱗輩遊,而好為古文詞,順甫自以材不稱諸子,益自刻苦晝從曹中治司空,城旦小間即開巻,非夜分弗釋也,而㑹母李恭人疾,順甫廢寢食而侍者月餘,摶顙籲天者無數,以是亦羸困,而李恭人竟卒,順甫痛哭不欲生,一夕亦絶,旦而蘇,時同年李師孟呉明卿視之,順甫張目曰得從先恭人地下無恨,以後事累二子,二子曰咄嗟不有而翁在耶,順甫乃稍稍就粥飲,杖而起,然當其委頓時,已為李恭人屬草謁余銘矣,服除當補官,三月餘不報,人或謂順甫不當有所造請耶,順甫笑曰我一欵段馬不數歩而僵且歸矣,亦不知何門可造請,久之復補山西司,順甫凡三為其司主事,同舍郎皆後進,據其上而其於推案文法無害咸拱手矣已,稍遷員外郎郎中,最後為濟南知府,時於鱗巳棄官里居一切謝客,順甫三及門而不見,以一蒼頭報謝,人或謂曰與若部民胡倨也,順甫益往候之,於鱗不自得乃出飲談詩甚懽,順甫性髙簡,亡所過從,所過從必於鱗,即伺於鱗亦無它客也,以是竟其任時,或謂順甫文章士心易之,然其為刑部,甫蒞事而寛大,同參議獄爭於其長及執政莫能難也,決大獄江左詧其情,稍有間者即為讞語著於牘以授御史,故於守濟南,益敏練有聲,是時寇蜂起齊魯間,順甫畫筴誘誅,其渠率數人而散,其黨使歸耕曰汝苐為善,不汝曩也,所屬邑獨章丘腴,而其人最苦徭賦,則皆為豪所侵,順甫奮身往悉逮豪寘之理於是伏田盡出而小戸大要得足食亡困徭矣,於是順甫以最滿封中憲公如其官,遷為山西按察司副使,分巡冀南道,順甫為濟南三歳,所得臺史薦凡六,最後一不當其意竟以指擿去副使歸是時中憲公尚無恙,順甫自憙曰吾今乃得稱人子矣,所以共奉娯恱百端念其二庶弟弱悉出槖中裝置上産三百分予之,又為置良人室曰及吾父而俾之立也已,教授里中諸生,咸彬彬北面稱弟子,久之中憲公卒,順甫艾矣而其毀加於哭李恭人,時汪伯玉鎮楚念欲搆楚史不就,亡能當之者,以聘順甫及豫章余徳甫,徳甫有它故不就,順甫既服除,乃即家開局,集諸郡邑愽士掌故手裁定之,而先上其草伯玉,伯玉讀敘傳雜論而喜曰班荀儔也,歳癸酉九月,余起家為楚按察使,以書報順甫,順甫來武昌,而余有嶺南遷且發順甫追及之,夜飲於漢陽之晴川閣,頫視二江環流,挾月如璧,意懽甚謂余曰自吾登天門視日出而於鱗寔偕併是樂為再哉,弗可三矣,余少於順甫七歳,而鬚髮強半白,順甫甚鬒氣充然,若少年子,余謂大匠庀楚材殆遍,將無及子耶?笑弗答。蓋別之八閱月而順甫卒矣。順甫所為《楚史》凡七十六巻,數十萬言,而是時楚人何某亦為《楚史》,成俱上之臺,或言二史當合者,順甫意不懌曰五色有可合也者,而緇白不可合也,毋已則寧篋吾史乎,蓋順甫疾所繇心血耗則以楚史故,既屬纊謂其次子彬如曰數盡矣,夫吾詩與文孰傳哉其屬之元羙遂瞑,得年五十六,順甫為人溫溫長者,而性特介於取予辨毫髮不苟,所善如於鱗明卿及呉興徐子與順甫皆兄事之,所最荘事於鱗亦以於鱗故推東郡謝生一日謝生恨於鱗數其郡不法事衆默然,順甫獨前質曰為先生見之耶抑聞之人耶生遽曰亦聞之人耳順甫曰於鱗之善先生天下莫不聞先生宜得之久,今以人言而遂信之則不明,有所聞而不以告於鱗則不忠,不以告於鱗而告之士大夫顯者則不厚裳請改事矣遂拂衣去謝生譖乃敗順甫所習自經典子史諸天官卜筮龜筴地理家言靡不精究其詩最善近體沈鬱勁壯有河朔風於文尤精刻削法森森立不以藻競夫冶飾澹辭侈靡為市門粧者見順甫可愧死已,順甫有四丈夫子,樸如為衛輝府同知,彬如、慄如皆邑諸生有文彩,樂如尚㓜,贊曰夫以順甫之便吏治不苟取予,又溫溫長者其才行足蔽官而竟不達何也,或謂順甫死已耳不死將有所為士固未可知,以順甫之為楚史而天假之日又不使猥管雜之既成而不得獨奏又寧獨官也,雖然以順甫而不得竟循吏良史詣則可將不得稱循吏良史也哉。”(《弇州山人四部稿》卷八十二)王世貞在文中提到:“余少于於順甫七岁歲,……蓋别之八閱月而順甫卒矣。”王世贞生於1526年,可推知其魏裳生年為1519年。萬曆元年(1573年),兩人曾在武昌見面,八個月後,魏氏卒,則卒年應在1574年。得年五十六。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曹三暘
明朝濟南府知府
嘉靖年間
繼任:
郭廷臣
四甫
余曰德 - 張佳胤 - 張九一 - 魏 裳
嘉靖後五子
余曰德 - 魏 裳 - 汪道昆 - 張佳胤 - 張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