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魯穆公(?-前377年),即姬顯,為戰國諸侯國魯國君主之一,是魯國第二十九任君主。他為魯元公兒子,承襲魯元公擔任該國君主,在位33年。在位期間實行改革,擺脫了哀、悼、元三代三桓大夫專政的問題,確立了魯公室的權威,並與鄰國齊國展開多次戰爭。

魯穆公
統治 前415年—前377年
出生
逝世 前377年
安葬
不明
全名
姬顯
谥号
穆公
政权 魯國

在位期間编辑

元年(前415年),魯穆公實行改革,任命博士公儀休為魯相,從三桓收回政權,國政開始奉法循理。季孫氏據其封邑、卞、東野成為獨立小國,而孟孫氏叔孫氏先後亡於齊國

四年(前412年),齊國攻魯的、安陽(今山東陽穀縣東北),命吳起為將,打敗了齊軍。

五年(前411年),吳起奔。齊伐魯取都(一作「取一城」)。

八年(前408年),齊取魯郕。

廿二年(前394年),齊伐魯,取郕。救魯。

廿六年(前390年),魯國打敗齊國于平陸。

軼事编辑

问过编辑

鲁穆公向子思询问道:“我听说庞{米间}氏的孩子不孝顺,他的行为怎么样?”于思回答说:“君子尊重贤人来祟尚道德,提倡好事来给民众作出表率。至于错误行为,那是小人才会记住的,我不知道。”子思出去了。子服厉伯进见,穆公问他庞{米间}氏孩子的劣行,子服厉伯回答说:“这孩子的过错有三条。”都是穆公不曾听说过的。从此以后,穆公看重子思而看轻子服厉伯。 有人说:鲁国的君权,三代都被季孙氏控制着,不是应该的吗?明君发现好事就给予赏赐,发觉坏事就给予惩罚,两者目的是一致的。所以把好事报告给君主的人,也就是和君主同样喜欢好事的;把坏事报告给君主的人,也就是和君主同样厌恶坏事的:都是应该奖赏和赞誉的。不把坏事报告给君主,是和君主离心离德而和坏人紧密勾结的行为,这是应该贬斥相处罚的。现在于思不把庞子的过错告知穆公,穆公却尊重他;厉伯把庞子的过错告知穆公,穆公却鄙视他。人的心情都是喜欢受尊重而厌恶被鄙视的,所以季氏已酿成祸乱了,却没人向上报告,这就是鲁君被挟持的原因。况且这种亡国的风气,是陬、鲁地方的人自我欣赏的东西,而穆公偏偏予以推崇,不是弄反了吗? [1]

魯穆公問子思编辑

魯穆公問子思道:「什么樣的才能叫做忠臣呢?」子思說:「總是指出君主做的壞事的人,就可以稱為忠臣了。」魯穆公(聞言)不高興,子思作揖後就退下了。成孫戈覲見,魯穆公說:「剛才我問子思忠臣的事,子思說:『總是指出君主做的壞事的人,就可以稱為忠臣了。』寡人對此很困惑,不能有所得。」成孫戈說:「咦,這話說得好呀!為了君王的緣故而失去生命的人,這種人是有的。總是指出君主做的壞事的人卻從未有過。為了君王的緣故而失去生命的人,不過是盡忠於爵祿。總是指出君主做的壞事的人,是遠離爵祿的。為了義理而遠離爵祿,如果不是子思,我是不會聽說這種事的。」 [2]

參考文獻编辑

  1. ^ 《韩非子·难三》鲁穆公问于子思曰:“吾闻庞【米间】氏之子不孝,其行奚如?”子思对曰:“君子尊贤以崇德,举善以观民。若夫过行,是细人之所识也,臣不知也。”子思出。子服厉伯入见,问庞【米间】氏子,子服厉伯对曰:“其过三。”皆君之所未尝闻。自是这后,君贵子思而贱子服厉伯也。—— 或曰:鲁之公室,三世劫于季氏,不亦宜乎?明君求善而赏之,求奸而诛之,其得之一也。故以善闻之者,以说善同于上者也;以奸闻之者,以恶奸同于上者也:此宜赏誉之所及也。不以奸闻,是异于上而下比周于奸者也,此宜毁罚之所及也。今子思不以过闻而穆公贵之,厉伯以奸闻而穆公贱之。人情皆喜贵而恶贱,故季氏之乱成而不上闻,此鲁君之所以劫也。且此亡王之俗,取、鲁之民所以自美,而穆公独贵之,不亦倒乎?
  2. ^ 郭店楚墓竹簡之「魯穆公問子思」:魯穆公問於子思曰:「何如而可謂忠臣?」子思曰:「恆稱其君之惡者,可謂忠臣矣。」公不悅,揖而退之。成孫弋見,公曰:「鄉者吾問忠臣於子思,子思曰:『恆稱其君之惡者,可謂忠臣矣。』寡人惑焉,而未之得也。」成孫弋曰:「噫,善哉,言乎!夫為其君之故殺其身者,嘗有之矣。恆稱其君之惡,未之有也。夫為其[君]之故殺其身者,效祿爵者也。恆稱其君之惡者,遠祿爵者[也]。為義而遠祿爵,非子思,吾惡聞之矣。」 
前任:
魯元公
春秋魯國君主
前415年-前383年
繼任:
魯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