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朱(?-?),,名,又称小司寇朱,是大司寇子奏的儿子,司徒文的孙子[1] ,宋国少司寇

鳞朱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宋国少司寇
大司寇子奏

荡泽之乱编辑

前576年八月,宋共公下葬。在这时,华元右师鱼石左师荡泽司马华喜司徒公孙师司城向为人大司寇,鳞朱做少司寇向带太宰鱼府少宰。荡泽要削弱公室,就杀了公子肥。华元说:“我做右师,师所掌管的是对国君和臣下的教导。现在公室的地位低下,却不能拨乱反正,我的罪过大了。不能尽职,岂敢以得到宠信为利呢?”华元便出奔晋国。[2]

华元和华喜属于戴族;公孙师属于庄族;其他六大臣都属于桓族。鱼石准备阻止华元逃亡。鱼府说:“华元如果回来,必然要讨伐荡泽,桓氏这一族就被波及而灭亡了。”鱼石说:“华元如果能够回来,即便允许他讨伐,他也必然不敢。而且华元曾有大功,国人亲附他,如果他不回来,恐怕国人会群起攻击桓族,桓氏在宋国没有人祭祀了。华元如果讨伐荡泽,还有桓族的向戌在。桓氏虽然灭亡,必然只是亡掉一部分而已。”鱼石自己在黄河岸上阻止华元。华元请求讨伐荡泽,鱼石答应了。华元这才回来,派遣华喜、公孙师率领国人进攻荡氏,荡泽被杀。[3]

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离开都城住在睢水旁边,准备出奔国外。华元派人劝阻他们,他们不同意。十月,华元亲自去劝阻,还是同意,华元就回来了。鱼府说:“现在不听从华元的话,以后就不能进入国都了。华元眼睛转动很快,说话很急,已经有别的想法。如果不接纳我们,现在就要疾驰而去了。”他们登上山头一看,就看到华元疾驰而去。五个人驱车跟着华元,华元已经掘开睢水堤防,关闭城门登上城墙了。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就逃亡到楚国。华元派向戌做左师,老佐做司马,乐裔做司寇,来安定国人。[4]

返国编辑

前573年六月,郑成公入侵宋国,到达宋国曹门外,会合楚共王一起进攻宋国,占领了朝郏。楚国的子辛和郑国的皇辰入侵城郜,占取幽丘。他们一起进攻彭城,将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送回,留下三百辆战车做防守,然后回国。宋国人对此感到担心。西鉏吾说:“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楚国人和我们同仇敌忾,施恩德给我们,我们本来是会事奉他们,不敢有三心二意的。现在大国的欲望没有止境,即使把我国作为他们的边邑还会觉得不满足。否则,收留我们讨厌的人,让他们辅助政事,等机会钻我们的空子,也是我们的祸害。现在却尊崇诸侯的乱臣而且分给他们以土地,阻塞各国之间的通道,使乱臣得以快意而使顺服的国家离心,毒害诸侯而使吴国和晋国恐惧,他们这番作为将增加我们的利益,而不是我们的忧患。而且事奉晋国为了什么?晋国必然会来救助我们。”[5]

降晋编辑

前572年正月己亥,晋国主导的诸侯联军包围宋国彭城,彭城向晋国投降。晋国人将彭城的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带回国,安置在瓠丘。[6][7]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左传正义·成公十五年》:鳞朱,鳞矔孙者,又云:“桓公生公子鳞,鳞生东乡矔,矔生司徒文,文生大司寇子奏,奏生小司寇朱也。”
  2. ^ 《左传·成公十五年》:秋八月,葬宋共公。于是华元为右师,鱼石为左师,荡泽为司马,华喜为司徒,公孙师为司城,向为人为大司寇,鳞朱为少司寇,向带为大宰,鱼府为少宰。荡泽弱公室,杀公子肥。华元曰:“我为右师,君臣之训,师所司也。今公室卑而不能正,吾罪大矣。不能治官,敢赖宠乎?”乃出奔晋。
  3. ^ 《左传·成公十五年》:二华,戴族也;司城,庄族也;六官者,皆桓族也。鱼石将止华元,鱼府曰:“右师反,必讨,是无桓氏也。”鱼石曰:“右师苟获反,虽许之讨,必不敢。且多大功,国人与之,不反,惧桓氏之无祀于宋也。右师讨,犹有戌在,桓氏虽亡,必偏。”鱼石自止华元于河上。请讨,许之,乃反。使华喜、公孙师帅国人攻荡氏,杀子山。
  4. ^ 《左传·成公十五年》: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出舍于睢上。华元使止之,不可。冬十月,华元自止之,不可。乃反。鱼府曰:“今不从,不得入矣。右师视速而言疾,有异志焉。若不我纳,今将驰矣。”登丘而望之,则驰。聘而从之,则决睢澨,闭门登陴矣。左师、二司寇、二宰遂出奔楚。华元使向戌为左师,老佐为司马,乐裔为司寇,以靖国人。
  5. ^ 《左传·成公十八年》:夏六月,郑伯侵宋,及曹门外。遂会楚子伐宋,取朝郏。楚子辛、郑皇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纳宋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焉,以三百乘戍之而还。书曰“复入”,凡去其国,国逆而立之,曰“入”;复其位,曰“复归”;诸侯纳之,曰“归”。以恶曰复入。宋人患之。西鉏吾曰:“何也?若楚人与吾同恶,以德于我,吾固事之也,不敢贰矣。大国无厌,鄙我犹憾。不然,而收吾憎,使赞其政,以间吾衅,亦吾患也。今将崇诸侯之奸,而披其地,以塞夷庚。逞奸而携服,毒诸侯而惧吴、晋。吾庸多矣,非吾忧也。且事晋何为?晋必恤之。”
  6. ^ 《春秋·襄公元年》:仲孙蔑会晋栾黡、宋华元、卫甯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围宋彭城。
  7. ^ 《左传·襄公元年》:元年,春,已亥,围宋彭城。非宋地,追书也。於是为宋讨鲁石,故称宋,且不登叛人也。谓之宋志。彭城降晋,晋人以宋五大夫在彭城者归,置诸瓠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