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宇

中国历史学家
(重定向自黃仁宇

黄仁宇(英語:Ray Huang,1918年6月25日-2000年1月8日),美國籍歷史學家籍貫湖南长沙。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战國共內戰期间擔任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長官,後赴美國求學並取得密西根大學歷史博士學位。以身為中國歷史明史)專家及倡導「大歷史观」而為人所知。畢生著有《萬曆十五年》、《中國大歷史》等暢銷作品。

黄仁宇
Ray Huang.jpg
出生(1918-06-25)1918年6月25日
 中华民国湖南省宁乡县[1]
逝世2000年1月8日(2000歲-01-08)(81歲)
 美國纽约上州
国籍 中華民國(1918年-2000年)
 美國(1974年-2000年)
籍贯湖南
职业历史学家教授
活跃时期1936年-2000年
知名于大歷史观
配偶盖儿(Gayle)
儿女杰弗逊(Jefferson)
學術背景
博士導師余英時
學術工作
主要領域中國歷史明朝歷史
著名作品
  • 萬曆十五年》(1981年)
  • 《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1989年)
  • 中國大歷史》(1993年)
  • 《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1999年)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黃仁宇於1918年生于湖南长沙宁乡[1]其父黄震白出身於地主家庭,後來家道中落,到處遊歷,入讀福建的省立軍校,受校長許崇智招攬,擔任其下屬,並加入同盟会成為基本成员,認識戴愧生等人,后期淡出。一家與楊開慧向鈞等為遠房親戚。父親因熟悉革命,對民初政局相當失望,並不希望兒女參與政治。弟弟是黃競存,妹妹是黃粹存。黄仁宇早年在湖南家鄉生活,1936年考入位于天津的南开大学电机工程系就读(當時該已被改編為國立長沙臨時大學)。就讀一年後,因為抗日戰爭爆發,黄仁宇希望參軍,因而輟學[2]。父親擔心戰爭可能很快結束,故要求他等待至1938年中再作決定。

黃競存後來同樣出走美國,於史丹佛大學獲得機械工程博士學位。

从戎时期编辑

進入軍校编辑

輟學後,黃仁宇先在长沙《抗战日报》工作,負責編輯、採訪等工作,期間認識田漢范長江廖沫沙等人[3]。后來《抗战日報》停刊,黃仁宇進入了国民政府成都中央军校,成为第16期步兵科的一名学生,受訓兩年,同学中有作家田汉之子田海男和政治家居正之子居浩然。在田漢的協助下,田海男與黃仁宇同樣被分發到14师及駐印軍。

抗日戰爭编辑

毕业后獲分发至陆军步兵第14师,成为少尉排长、中尉代理连长。於1941年駐守雲南邊界,於艱苦的物資條件中生活。同年,父親過世,黃仁宇獲准回湖南治喪,並脫離前線,改為於司令部從事文書工作。黃仁宇深感無聊,當新一军設立時,他便自願加入。


到達印度後,擔任新编第一军上尉参谋,跟随郑洞国将军。駐印軍的物資由美軍管理,較為充裕。黃仁宇亦借此機會學習駕駛汽車等技術,並成為前線觀察員。同時,他也向《大公報》投書,講述他在前線的生活經驗。其間曾被日軍狙擊手擊中,右大腿受傷。抗战胜利后随郑洞国改調為湯恩伯屬下,先到上海接受日軍投降,並監督第61师团維修沪杭公路的工程,1946年2月跟随郑洞国再赴东北。1946年考取赴美留学资格,赴美国李文渥斯堡英语Fort Leavenworth美國陸軍指揮與參謀學院学习九個月,1947年夏天,学成回国后任国防部第五厅科员,負責將美軍文件譯為中文。1948年底,改調往国防部第二厅(軍事情報),1949年5月調為中华民国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将军的副官。1950年朱世明因涉嫌与中共来往而遭到解职,黄仁宇随之退出军政界,遠赴美國。前後參軍共十二年。

学术生涯,美国时期编辑

憑在美國陸軍指揮與參謀學院所修的學分,於1952年9月獲密西根大學的錄取,攻读新聞系,1954年获学士,1957年获硕士。其間半工讀,當過售貨員、電梯操作員、洗碗工、繪圖員等。由於言語上的局限,黃仁宇其後轉攻歷史系,並於1964年获博士学位(博士論文:《明代的漕運》),先由惠特尼霍爾英语John Whitney Hall指導,後成為學者余英時於密歇根所指導的唯一博士生。1956年取得了美國的永久居留權,但沒有成為公民。由於他國民黨員的身份,美國人普遍視他為流亡者,對他並不太友善。他畢業後先在南伊利诺大学當助理教授,並在此遇到未來的妻子盖儿。在余英時介紹下轉往纽约州立大学任副教授[4],任教「亞洲文明導讀」等中國史相關科目及帶領教育學的研究生。曾任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副教授(1967年)及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即現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1970年)。在這段時間,由於他需要向學生講課,介紹中國歷史,他養成以大歷史介紹人物和事件的技巧。他逐漸認為,中國的現代化失敗,源於中國缺乏現代社會所需的組織,這點無法在傳統的學術研究中體現出來。

1972年,他們一家搬到劍橋,参与英國劍橋大學岡維爾與凱斯學院院長李約瑟博士主持的《中國的科學與文明》的集体研究工作,其間與李約瑟意趣相投,合著數篇論文,日後二人仍有合作。他亦在此期間決定歸化為美國公民,1973年搬回美國,1974年正式入籍。1970年時亦參與了《明代名人传》和《剑桥中国史》明代財政部分的寫作。然而,編寫明代財政史時,他與提供研究經費的哈佛大学發生沖突,於是改為聯絡劍橋大學的崔瑞德教授,最後於1974年底出版,題為「十六世紀明代中國之財政與稅收」。然而,另一書稿《中國並不神秘》則因被出版社拒稿而無法出版。

1979年,由於纽约州立大学經費縮減,他被迫離開教學崗位,專心寫作。《萬曆十五年》原稿由於並非以傳統學術論文格式寫成,曾遭美國的出版社多次退稿。他於是自行將書稿譯成中文,由中華書局出版,大受歡迎。其後出版《中國大歷史》,以「大歷史觀」享譽華人學界。因之他後來經常到台灣的大學演講作學術交流,並曾在《亞洲週刊》、《中國時報》撰寫專欄

2000年1月8日,在前往一場電影開場前因心臟病發,病逝紐約

婚姻家庭编辑

黄仁宇在1966年與蓋兒·貝茨(Gayle Bates)結婚,並育有一子黄培樂(Jefferson Huang)。

学术建树编辑

黃仁宇提出「歷史上長期合理性(long-term rationality of history)」、「數字上管理(mathematically manageable)」等概念,强调技术,以实证主义從技術角度談論歷史,避免產生基於意識形態的爭執。這種觀念被稱為大歷史观(macro-history),與英美常用的微觀剖析歷史方法不同,強調不通過對歷史人物生涯探究和單一歷史事件分析來研究歷史,而是通過對當時歷史社會整體面貌分析和把握進行歷史研究,掌握歷史社會結構特點。在《萬曆十五年》中,黃仁宇主張不探究歷史人物之善惡忠奸,不應該批判歷史之善惡,儘管其本身難免流於翻案文章,他與李約瑟將這一主張稱為技術辯證;黃仁宇把他們放到整个明代社會框架中研究,強調歷史人物、歷史事件背後的邏輯關係政治文化構架。

「大歷史觀」指出,時代之宏觀走向及發展狀況,是由無數社會和物質上各種因素共同堆積起來,歷史舞台上某一「關鍵角色」往往只是一個「角色」,讓任何人來扮演都可以,為眾人所熟知的著名歷史人物只是正好在那個時間踏上舞台,坐上歷史早準備好的空缺「角色」席,歷史人物的作爲也無法超出地理、科技、社會結構等方面的“技術性”條件。在《中國大歷史》中,這一觀點尤為鮮明,例如謂中國版圖架構形成,「當中無可避免有其地理歷史因素在,有二千哩容易被人侵犯的地方,中國不得不構成一體……」。

政治方面,他主張中美開展貿易,以促進互相了解,但貿易不應成為刻意影響對方的工具。他相信,全球化的力量不可阻擋,隨着中國完成對下層村鎮社會的改造,中國將可融入國際體系。他亦支持國共和解,放下意識形態的歧見。

自傳编辑

黃仁宇於1980年開始寫作《黃河青山》作為自傳,唯向編者林載爵交代,必須於他死後才能出版。他依從遺願,於2001年出版此書。

著作编辑

評價编辑

他的著作近年來在海峽兩岸頗受歡迎,亦受到學者評價或批判其觀點,中文的著作主要包括:江政寬撰寫的《歷史、虛構與敘事論述》(收錄於盧建榮主編的《文化與權力─台灣新文化史》(2001年)一書中)孟祥瑞的著作《到「西方」寫中國大歷史 黃仁宇的微觀經驗與他的中國學社群》(2009)、倪端的《聽黃仁宇講中國歷史》(2012年)及王憶城著、撒利偉編輯的《聽黄仁宇講中國大歷史》(2013年)。

参见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船山石. 宁乡四中的三个名人. 北京. 2003年11月21日 [2020年5月3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王春敏. 历史与现实:黄仁宇史学研究. 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2. 
  3. ^ 耿立群. 史學界的暢銷作家–黃仁宇研究資料目錄. 全國新書資訊月刊. 
  4. ^ 當時纽约州立大学的校長William J. Haggerty 強制要求所有學生接觸非西方文化,故學校聘用不少外籍教師。後來校長換人,本項政策被廢除,亞洲相關學科選讀人數過低,亦是黄仁宇被裁的原因。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