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春(1507年-1562年),字景初,号西泉,女真族,辽东人,明朝将领,历官广宁游击、宁远参将、辽阳副总兵等职。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率部击败入侵的建州女真头目王杲,取得胜利。同年五月,追击再次犯边的王杲,兵败被俘,遭虐杀。明廷追赠都督同知,谥忠勇,于广宁修建黑忠勇祠来纪念他。

黑春
武将
國家 中国
時代 明朝
景初
西泉
職官 广宁卫指挥使 本官
辽东都指挥佥事 署理
辽阳副总兵 差遣
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 追赠
位階 正三品
族裔 女真族
籍貫 辽东建州卫
出生 1507年
辽东建州卫
逝世 1562年
辽东汤站堡
諡號 忠勇
祠廟 黑忠勇祠

生平编辑

正德二年(1507年),黑春出生于辽东抚顺关外的建州卫。曾祖父哈密哈是一位部落首领,被明朝授予都指挥使。到他父亲时,家道已经中落,被其他部落所吞并[1]。正德十六年(1521年),随父入明,被安置在广宁卫。十八岁时父亲年老退休,袭父职为广宁卫指挥使[2]。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升广宁游击,曾打败进犯的喀尔喀蒙古弘吉剌部,俘虏了他们的首领黑孛罗[3];到了冬天,又随同辽东总兵杨照迎击入侵清河一带的蒙古土默特部[4]。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十二月,升任参将[5],嘉靖四十年(1561年),升辽阳副总兵[6]。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努尔哈赤的外祖父王杲建州女真分两路入侵明朝,黑春等迎击之,获得了胜利,斩首一百四十九级[7]。同年五月,王杲再次入犯凤凰城、汤站堡一带,黑春迎击,乘胜深入,中了埋伏,与把总田耕等奋战两昼夜[8],力尽被擒,因不肯下跪,遭到虐杀分尸,时年五十六岁[9][10]

家庭编辑

黑春长子黑云龙,后官至参将[11],历仕历仕嘉靖、隆庆、万历三朝。

纪念编辑

黑春死后,辽东百姓都感到十分悲痛。辽东巡按王得春专门写了长诗《黑副帅词》来纪念他。明廷追赠黑春都督同知,谥忠勇,立祠以纪念之,并加升他的长子黑云龙为都指挥使[12]

引用编辑

  1.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始祖哈密哈率众内附,授都指挥使,领建州诸部。生广石,广石生德叟。中衰,并于别部。”
  2.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德叟公叹曰:‘鬼属之言既验,吾儿他日为大将不俟卜矣。’于是决意内向,正德辛巳捧敕从抚顺入关,天子嘉之,仍原秩居广宁。无何,以老致仕。公承袭,才十八,而两目烨烨,气雄万夫。”
  3.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陟广宁游击,岁祲,军多枵腹,公极意拊循,士多奋起。黑孛罗以二千骑犯细河,猝遇于半山,公誓众跃马,直犯其锐,虏大溃,获孛罗。”
  4.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是年冬,与大将军杨公照会兵清河,虏势甚炽,公请为先锋,诸将言:‘贼初入,宜避其锐。’公曰:‘贼步骑远涉山偷我,不以逸待劳,反候其成列耶?’乃先登大破之,斩八百余级,杨公解飞鱼服衣之。”
  5. ^ 《大明世宗实录》卷479嘉靖三十八年十二月 :“升署都指挥佥事黑春充参将,分守蓟州太平寨 。”
  6.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辛酉,擢辽阳副总兵。”
  7. ^ 《大明世宗实录》卷509嘉靖四十一年正月:“辽东边外熟夷王杲等导虏分众入寇,一自东州堡入,一自抚顺核桃山入。副总兵黑春帅游击徐惟忠等御之。春自搏战,杀数十人,诸将从之。虏众大败,弃锱重铠甲而遁。于是,备御刘普亦败虏于核桃山。共斩首一百四十九级,夺马五十匹,所获虏器无算。督视军情侍郎葛缙、总督杨选、巡抚吉澄、总兵吴英(瑛)以捷闻。部复:辽东饥疲之后,有此克捷,乃近年所未见者,有功诸臣,论赏宜重。上然之。”
  8. ^ 《明史稿·列传第七十》:“寇掠汤站堡,春逆击,乘胜逐入,陷伏中。寇知其骁将,围之数重。春与把总田耕等力战二昼夜,援师不至。”
  9. ^ 《师竹堂集》卷24《明辽东副总兵赠都督同知谥忠勇黑公墓表》:“虏大怒,悉拔刀向公,胁公跪。公挺之益奋,摧击糜烂,骂不绝口。虏裂公四体,剖肠胃而去,年五十六岁。”
  10. ^ 《清史稿·列传九》:“四十一年五月,副总兵黑春帅师深入,王杲诱致春,设伏媳妇山,生得春,磔之。”
  11. ^ 《大明穆宗实录》卷3隆庆元年正月:“命老营堡游击将军黑云龙为分守山西北楼口参将。”
  12. ^ 《全辽志·卷四·宦业志》:“辽人以春能格虏靖边,遽而战殁,莫不含哀饮恨。巡按御史王得春作《黑副帅词》以悲其死。事闻,诏赠都督同知,谥忠勇,祭葬立祠。荫一子正千户,长子云龙加升都指挥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