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景公

(重定向自齐景公

齊景公(?—前490年),姓,名杵臼齊後莊公的異母弟,在位時有名相晏嬰輔政。史書記載他“好治宮室,聚狗馬,奢侈,厚賦重刑”(《史記·齊世家》),《論語·季氏篇》記「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喜歡打獵,箭法卻不高明,晏子勸諫他,齊景公能納諫[1],在位58年,國內治安相對穩定。

齐景公
前548年—前490年
政权 齐国
君主 齐景公
历时 58年
齐景公在位年在《春秋》经时代的位置

轶事 编辑

齊景公曾養了三名勇士,即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晏嬰因為三士無禮而向齊景公讒言翦除之,於是準備兩個桃子給三位壯士吃,結果三人相爭,每個都認為自己功勞都很大,最後三名勇士全都慚愧自殺,這是「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的典故。

曾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家庭 编辑

鲁公子慭之女重为夫人,鲁昭公子家羁逃亡到齐国时,公子慭让她出来相见,子家羁认为有违礼制,于是和鲁昭公出去了[2]。儿子有燕姬子公子嘉公子驹公子黔晏孺子公子鉏齐悼公等。燕姬子早亡,故齐景公身后无嫡子,临终又废长立幼立晏孺子为继承人,为诸子争位埋下祸根。

影視作品 编辑

注释 编辑

  1. ^ 《韩非子·难二》景公过晏子,曰:“子宫小,近市,请徙子家豫章之圃。”晏子再拜而辞曰:“且婴家贫,待市食,而朝暮趋之,不可以远。”景公笑曰:“子家习市,识贵贱乎?”是时景公繁于刑。晏子对曰:“踊贵而屦贱。”景公曰:“何故?”对曰:“刑多也。”景公造然变色曰:“寡人其暴乎!”于是损刑五。 或曰:晏子之贵踊,非其诚也,欲便辞以止多刑也。此不察治之患也。夫刑当无多,不当无少。无以不当闻,而以太多说,无术之患也。败军之诛以千百数,犹北不止;即治乱之刑如恐不胜,而奸尚不尽。今晏子不察其当否,而以太多为说,不亦妄乎?夫惜草茅者耗禾穗,惠盗贼者伤良民。今缓刑罚,行宽惠,是利奸邪而害善人也,此非所以为治也。亦見《左傳·昭公三年》。 又《左傳·昭公二十年》:齊侯疥.遂痁.期而不瘳.諸侯之賓問疾者多在.梁丘據與裔款言於公曰.吾事鬼神豐.於先君有加矣.今君疾病.為諸侯憂.是祝史之罪也.諸侯不知.其謂我不敬.君盍誅於祝固史嚚.以辭賓.公說.告晏子.晏子曰.日宋之盟.屈建問范會之德於趙武.趙武曰.夫子之家事治.言於晉國.竭情無私.其祝史祭祀.陳信不愧.其家事無猜.其祝史不祈.建以語康王.康王曰.神人無怨.宜夫子之光輔五君.以為諸侯主也.公曰.據與款謂寡人能事鬼神.故欲誅于祝史.子稱是語.何故.對曰.若有德之君.外内不廢.上下無怨.動無違事.其祝史薦信.無愧心矣.是以鬼神用饗.國受其福.祝史與焉.其所以蕃祉老壽者.為信君使也.其言忠信於鬼神.其適遇淫君.外内頗邪.上下怨疾.動作辟違.從欲厭私.高臺深池.撞鍾舞女.斬刈民力.輸掠其聚.以成其違.不恤後人.暴虐淫從.肆行非度.無所還忌.不思謗讟.不憚鬼神.神怒民痛.無悛於心.其祝史薦信.是言罪也.其蓋失數美.是矯誣也.進退無辭.則虛以求媚.是以鬼神不饗其國以禍之.祝史與焉.所以夭昏孤疾者.為暴君使也.其言僭嫚於鬼神.公曰.然則若之何.對曰.不可為也.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澤之萑蒲.舟鮫守之.藪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鹽蜃.祈望守之.縣鄙之人.入從其政.偪介之關.暴征其私.承嗣大夫.強易其賄.布常無藝.徵斂無度.宮室日更.淫樂不違.内寵之妾.肆奪於市.外寵之臣.僭令於鄙.私欲養求.不給則應.民人苦病.夫婦皆詛.祝有益也.詛亦有損.聊攝以東.姑尤以西.其為人也.多矣.雖其善祝.豈能勝億兆人之詛.君若欲誅於祝史.脩德而後可.公說.使有司寬政.毀關.去禁.薄斂.已責. 又,齊侯至自田.晏子侍于遄臺.子猶馳而造焉.公曰.唯據與我和夫.晏子對曰.據亦同也.焉得為和.公曰.和與同異乎.對曰異.和如羹焉.水火醯醢鹽梅.以烹魚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齊之以味.濟其不及.以洩其過.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君所謂可.而有否焉.臣獻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謂否.而有可焉.臣獻其可.以去其否.是以政平而不干民無爭心.故詩曰.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無言.時靡有爭.先王之濟五味.和五聲也.以平其心.成其政也.聲亦如味.一气.二體.三類.亖物.五聲.六律.七音.八風.九謌.以相成也.清濁大小.長短疾徐.哀樂剛柔.遲速高下.出入周疏.以相濟也.君子聽之.以平其心.心平德和.故詩曰.德音不瑕.今據不然.君所謂可.據亦曰可.君所謂否.據亦曰否.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壹.誰能聽之.同之不可也如是.飲酒樂.公曰.古而無死.其樂若何.晏子對曰.古而無死.則古之樂也.君何得焉.昔爽鳩氏始居此地.季萴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後大公因之.古者無死.爽鳩氏之樂.非君所願也.
  2. ^ 《左传·昭公二十七年》:子仲之子曰重,为齐侯夫人,曰:“请使重见。”子家子乃以君出。

參見 编辑

前任:
齊後莊公
齊國君主
前548年—前490年
繼任:
齊晏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