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加拿大聯邦大選舞弊醜聞

2011年加拿大聯邦大選舞弊醜聞2011年加拿大聯邦大選期間發生的政治醜聞。在事件中保守黨競選辦公室涉嫌以電話向選民發放虛假信息,告知選民投票站地址有所改動,企圖透過抑制投票率從而干擾選舉結果。加拿大選舉管理局共接獲247宗相關投訴,涉及308個選區。[1]由於根據加拿大選舉法,故意阻礙任何選民在選舉中投票是非法行為,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及選舉管理局為此展開調查。[2][3]事件迅速受到全國媒體的關注,導致2012年3月至4月期間至少27個城市的一連串抗議行動。[4]

示威者手持寫有「選舉舞弊」的海報到國會山莊抗議

事件编辑

在2011年加拿大聯邦大選期間,包括安大略省貴湖在內的至少14個選區的選民收到有關選舉的誤導性電話。[5]該欺詐電話在選舉日的前一天透過電話系統公司RackNine致電選民,指示他們往錯誤的投票站投票。內容中有人冒充選舉管理局職員:「這是來自加拿大選舉管理局的自動系統訊息,由於選民投票率預計會增加,您的投票地點已更改。新的投票地點在雲咸街北55號老魁北克街購物中心。重複,新的投票地點在雲咸街北55號老魁北克街購物中心,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請撥打熱線1-800-443-4456,我們對可能造成的任何不便表示歉意。」[6]

選舉日當天上午10:00後,欺詐電話在短時間內致電了數以千計的貴湖選民。由於選舉管理局收到大量投訴,地區選舉主任隨即打電話到電台,呼籲市民無需理會該欺詐電話。[7]但在一個小時內,仍有150到200名選民趕到假的投票地點,有選民得知受騙後憤而撕掉了自己的選民證。[8]上午11:06,選舉局專員安妮塔發送了一封緊急電子郵件給法律顧問,報告選舉主任亦致電詢問欺詐電話的事。基於陽光法案的規定,當時政府部門的內部文件在其後公開予公眾查閱。一封公開的電子郵件顯示,法律顧問致函給選舉事務副主任羅尼莫爾納,稱今次事件已不能以「嚴重」來形容,因主事者已擾亂了整個選舉的投票過程。[9]

選舉管理局追查到欺詐電話來自魁北克省西南部一個城市,並傳訊了該手機供應商。手機供應商提供的資料顯示,貴湖區保守黨候選人馬蒂·伯克(Marty Burke)及貴湖區保守黨辦公室曾在大選前與電話系統公司RackNine有過31通電話。[10]儘管如此,這並未足以證明保守黨是這次事件中的幕後主腦。調查在此後開始進入瓶頸,雖然選舉管理局曾透過信用咭繳費資料及IP地址追查涉事人物,但最後都徒勞無功。由於進展不理想,加拿大皇家騎警加入這場舞弊醜聞的調查團隊。[11]

調查编辑

2012年5月4日,選舉局調查員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指出,當天保守黨競選工作人員安德烈曾使用RackNine,而在4分鐘內本案中的選舉欺詐電話使用與安德烈相同的IP地址致電選民,而此IP地址當時屬於貴湖保守黨競選總部內的一台電腦。[12]另外,安德烈又在4月30日從保守黨的中央數據庫中下載了一份電話號碼列表,而欺詐電話的RackNine帳戶在同一天被創建。法庭傳召的證人指控,保守黨競選工作人員米高(Michael Sona)曾提出一個誤導性宣傳計劃,包括向非保守黨選民發送錯誤的票站地點。安德烈及米高於答辯中一再否認有參與事件。[13]

8月份,法庭續審時收到調查員更有力的證據,顯示安德烈與打出欺詐電話的人在2011年5月1日至2日深夜使用同一部電腦,兩者使用期間並沒有登出。科技專家解釋此法庭文件時表示,安德烈在5月1日至2日三度登入Racknine網路界面,最後一次登出後,欺詐電話的Racknine帳戶隨即被人重新登入,而兩者使用的是同一瀏覽器。另外,安德烈原使用網絡代理(Proxy)登入,但1分鐘後再次登錄時卻忘了使用網絡代理,無意中直接瀏覽網站,暴露了自己的IP地址來自保守黨競選辦公室(99.225.28.34)。 [14]

定罪結果编辑

2014年8月,保守黨競選工作人員米高遭控違反《選舉法》,“畜意阻撓選民在選舉中投票”,處以9個月監禁及1年緩刑[15]雖然初審法官曾言,米高不可能單獨執行此犯罪行為,但米高是事件中唯一一名受到檢控的保守黨人。

另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Court records say robocall complaints doubled to 1,394 'specific occurrences' in last year’s election. National Post. 2012-08-21 [2016-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7). 
  2. ^ Canada Elections Act 281(g). Department of Justice Canada. [2016-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2). 
  3. ^ Canada Elections Act 491(3)(d). Department of Justice Canada. [2016-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1). 
  4. ^ Thousands to rally against 'Robocall' election fraud. Bay Today. 2012-03-15 [2016-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4). 
  5. ^ Robocall controversy hasn't hurt support for Tories: poll. National Post. 2012-03-21 [2016-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7). 
  6. ^ Racknine 'Robocalls' are the fault of Stephen Harper's 'Nixonian culture'. National Post. 2012-02-23. 
  7. ^ Abortion robocall attacking Tories in Guelph was not voter suppression: Liberals. National Post. 2012-03-12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7). 
  8. ^ 'Robocalls' tried to discourage voters. Vancouver Sun. 2012-02-23. [失效連結]
  9. ^ Robocalls Target Liberals. View Magazine. 2012-03-07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10. ^ Harper says Tories not behind robocalls; accuses opposition of smear campaign. Winnipeg Free Press. 2012-02-29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1). 
  11. ^ Trail of Pierre Poutine runs into an open Wi-Fi connection. Ottawa Citizen. 2012-05-23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12). 
  12. ^ Robocalls IP address same as one used by Conservative candidate campaign worker, Elections Canada alleges. Ottawa Citizen. 2012-05-04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08). 
  13. ^ Robocalls linked to Guelph Tory campaign worker's computer.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2-05-04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0). 
  14. ^ Court files could shed new light on the mysterious Pierre Poutine.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2-08-29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5). 
  15. ^ Guelph campaign worker charged in fraudulent robocall affair. CTV Kitchener News. 2013-04-02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