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病新加坡疫情

新加坡各規劃區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新加坡中區不細分)

2019冠狀病毒病新加坡疫情,介紹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中,在新加坡發生的情況。截至2020年2月17日,新加坡共累積77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目前已是東南亞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以及中國大陸及郵輪鑽石公主號以外確認人數最多的區域。

反應與影響编辑

2020年1月2日晚间新加坡衞生部公告,已通知医疗从业人员留意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出现发热、呼吸道疾病或肺炎症状且14日内曾访问武汉的疑似病例将受到隔离,16岁以上和以下的疑似病例分别集中在陈笃生医院竹脚妇幼医院救治。1月3日晚间起,由武汉抵达樟宜机场的乘客必须接受体温检查,体温异常的乘客将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的检验。[1]

1月20日,新加坡卫生部宣布将对所有中国抵新旅客展开体温检测并发放健康告知单,并会对两周内有武汉地区旅行经历的肺炎患者进行隔离;[2]21日,新卫生部发文提升应对手段,将两周内有中国旅行经历的肺炎患者全部纳入隔离监测范畴。[3]而随着疫情的爆发,当地也一度出现“口罩荒”,甚至出现抬高口罩價格的情况。据媒体报道,当地網購平台日前出現一款聲稱可抗冠狀病毒、肺炎及霧霾的口罩,30個装的价格为1萬新加坡元,聲稱可由南韓運往新加坡,而該商品於1月29日下架。新加坡貿易和工業部則表示,將調查抬高口罩價格的零售商,要求他們提供口罩的來貨價及高價原因,若發現有人賣貴口罩牟利,會按《物價控制法案》採取行動。新加坡也已向零售商釋出500萬個口罩應市。另外,由于当时沒有發生社區傳播,新加坡政府也建议民眾不一定要戴口罩,不適時才需配戴[4]

1月29日,新加坡衛生部宣布,禁止14天內曾前往湖北的旅客及持有中國湖北簽發護照的旅客入境或轉機。[5]1月31日,新加坡政府宣布,将此禁令延伸至所有过去14天曾到中国大陆的旅客,自2月1日晚上11时59分起实施。对于从中国大陆入境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和长期准证持有者,仍能入境新加坡,但需要申请14天的缺席假。新加坡政府也将从即日起,暂停签发各种准证给中国的访客,之前签发的短期签证和多次入境签证也会被撤销[6]

1月30日,政府宣布再釋出520萬個口罩,自2月1日起向130萬個家庭免費派發,每個家庭可憑身份證領取4個[4]

1月底起,新加坡籍的航空公司决定大规模调整航班。新加坡航空胜安航空将减少对中国大陆特定航线的运能,同时取消往来新加坡和一些中国城市的航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成都和重庆;酷航将从2月初至3月底,暂停新加坡往返中国11个城市的航班(包括早前已取消的武汉)。捷星亚洲也暂停飞往中国三个城市,即合肥、贵阳和徐州的航班,直到3月31日为止[7]

2月7日,新加坡衛生部新增三起案例,共累計三十三例確診的新冠狀病毒病例,三名患者並沒有中國旅行史,促使新加坡將疫情警報狀態提升到「橙色」[8],為可能的社區擴散預先作防範準備[9]。新加坡民众集体涌到超级市场抢购日常用品和食物,这些物资被一扫而空。[10]

2月7日,新加坡人力部发布公告称,过去14天曾到访过中国内地,并计划在2月8日23时59分后返回新加坡的外籍工作人员(含IPA持有人),必须提前3天向人力部提出申请,获准后方可入境。暂不允许过去14天到访过中国湖北省或持湖北省签发护照的工作人员入境新加坡,具体等待人力部进一步通知[11]

2月9日,新加坡航空展英语Singapore Airshow宣布有70多間參展商因肺炎疫情決定退出展覽,為總參展商的8%,展方亦決定將公眾入場數減半[12]。另外,中國的八一飛行表演隊獲特別許可參展,未受14日內到訪過中國的外國人入境禁令影響[13]

確診個案编辑

 
新加坡个案
  有確診報告
  有疑似報告

2020年1月4日,新加坡卫生部公佈一名曾到訪武漢市的3歲女童出現疑似不明肺炎個案[14]。新加坡卫生部2020年1月5日傍晚发文告说,前一日的3岁女童已经证实与新型冠状病毒无关,对SARS中東呼吸綜合症亦呈阴性反应。该名女童感染的是在儿童呼吸道感染中常见的呼吸管道合胞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15]

1月23日,新加坡第1宗確診個案,一名來自武漢的66歲男性旅客在新加坡被確診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6],患者與另外9名旅客抵達新加坡,並入住香格里拉聖淘沙渡假酒店。同行尚有一名女旅客對病毒測試初步呈陽性反應。[17]

1月24日,通報多2宗確診個案,以上男性旅客37歲的兒子及以上女旅客確診,累計個案增至3宗。在44宗懷疑個案中,3宗確診,13宗無關,28宗檢測中。[18]

1月26日,新加坡新增1例确诊,累计达4例。患者為36歲中國武漢居民,22日抵達新加坡,住在悦乐圣淘沙酒店,報稱翌日咳嗽,24日往盛港综合医院求診被隔離,25日晚間確診。[19]

1月27日,新加坡新增1例确诊,累计达5例。患者為56歲中國武漢居民,女性,18日抵達新加坡,住在锡兰路,24日有症狀,26日送院被隔離,27日確診。[20]

1月28日,新加坡新增2例确诊,累计达7例。患者為56歲男性及35歲男性,均為中國武漢居民。56歲患者19日抵達新加坡,住在白沙林,25日有咳嗽,26日求診;35歲患者23日抵達新加坡,住在滨海湾金沙酒店,24日有症狀並就診。均為27日晚間確診。[21]

1月29日,新加坡新增3例确诊,累计达10例。患者全部是中國公民,2人是56歲夫婦,19日從武漢前往新加坡,住在罗弄榴槤,24日發症,前往陈笃生医院就診;另一人是56歲男子,20日入國,21日有症狀,28日在滨海南码头查出體溫不正常送院,之前住在貨船上。[22]

1月30日,新加坡新增3例确诊,累计达13例。其中31歲女性是第4宗個案的旅伴,26日開始隔離,翌日出現肺炎症狀,29日晚確診;37歲女性22日抵達新加坡,26日有肺炎症狀,29日就診,同日晚確診;73歲女性21日抵達新加坡,30日下午確診。[23]

1月31日,新加坡新增3例确诊,累计达16例。包括首宗新加坡公民確診。其中31歲中國男性在新加坡工作,26日抵達新加坡,28日發病,30日就診,當晚確診;47歲新加坡女性曾去武漢旅遊,30日被政府撤僑,登機時無症狀,落機後發燒送院隔離,31日下午確診;38歲中國男性22日抵達新加坡,31日下午確診。[24]

2月1日,新加坡新增2例确诊,累计达18例。其中1人是47歲女性,新加坡籍,1月30日從武漢撤僑旅客之一,航班上無症狀,落機後發燒送院,31日晚間確診;另1人是曾到過武漢的31歲中國女子,22日從武漢到新加坡,2月1日確診。[25]

2月4日,新加坡新增6名確診案例,累計共有24例,今日新病例中,其中4人在藥妝店工作,曾經接觸過來自中國的遊客,是新加坡首見本土人傳人案例。[26]

2月5日,新加坡衛生部宣布該國又增加4名確診病例,其中1人是僅6個月大的嬰兒,目前新加坡累計確診人數來到28例。[27]

2月6日,新加坡新增2例確診,累計確診30例。其中1例是27歲的新加坡男子,他於上月下旬參加了一個商務會議,該會議後已經有多人在返回各國家後確診。另1例是41歲的新加坡男子,他沒有到中國的旅行史,也沒有與中國旅客有過直接接觸,他的感染過程還在調查中。[28]

2月7日,新加坡新增3例确诊,累计达33例。其中1名患者是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女教师,去过樟宜机场和动物园。[29]由于新增的3例都是本土感染,因此新加坡政府把疾病爆发应对系统提升到了橙色等级。[30][31]

2月8日,新加坡新增7例确诊,累计达40例。其中2名患者分别是出租车司机以及私召车司机。64岁的出租车司机近期未曾到访中国大陆,1月30日出现症状后隔日至医院就诊,2月7日下午确诊感染。私召车司机为53岁的新加坡公民,近期未曾到访中国大陆。1月30日出现症状后分别于2月1日和3日至两家综合诊疗所就诊,2月7日确诊。[32]

2月9日,新加坡新增3例確診,累計達43例。分別是71歲新加坡男性、54歲新加坡男性和39歲孟加拉男性,這3人在發病後都曾數度求診,但未被發現感染新型冠状病毒。3人均未曾到過中國,應屬新加坡本土感染病例,新加坡統計已有22宗本土病例,包括3起群聚感染的事件。[33]

2月10日,新加坡新增2例確診,累計達45例。分別37歲的新加坡公民,近期沒有去過中國的旅行記錄。目前,他在邱德拔医院(英語:Khoo Teck Puat Hospital)的隔離室裡被監護,另外一名2歲的新加坡公民女性,她於1月30日從武漢撤離。登機時她沒有任何症狀,降落在新加坡時被隔離。根據初步檢查結果,她於2月7日被轉診到KK婦女兒童醫院(KKH),並立即被隔離。隨後她於2月10日早上被確認患有2019-nCoV感染。[34]

2月11日,新加坡新增2例確診,累計共47例。新增兩起病例一為孟加拉移工,一為在賭場工作的新加坡人,皆為本土感染個案。另一方面,新加坡今天有兩起確診病患出院,其中第17例是上個月30號從武漢撤回的僑民,第36例則是在君悅酒店參加公司會議而「中鏢」的新加坡人。新加坡47例中有25人屬本土感染,至今共有9人出院。[35]

2月12日,新加坡新增3例確診,累計共50例。新病例其中一人是星展銀行的員工,另兩人是神召會恩典堂的教會成員。新加坡當局表示,今有6名確診出院,至今已有15人康復。[36]

2月13日,新加坡新增8例確診,累計共58例。第51例是一名48歲的新加坡公民,近期沒有去過中國的旅行記錄。他目前在國家傳染病中心(NCID)的隔離室裡被監護。他與上帝恩典大會上的一群人有聯繫。他於2月4日報告症狀發作,並於2月5日和2月10日在全科醫生診所尋求治療。他於2月11日去了NCID,隨後的檢查結果於2月12日下午證實了COVID-19感染。第52例是一名37歲的孟加拉國男性,是新加坡工作准證持有人,並且最近沒有前往中國的旅行記錄。他目前在NCID的隔離室裡被監護。他與Seletar Aerospace Heights施工現場的集群有關。他報告了2月7日的症狀發作。由於他被確定是第42和第47例病例的密切接觸者,他於2月11日被一輛救護車運送到陳篤生醫院。隨後的測試結果證實2月12日下午感染了COVID-19。第53例是一名54歲的男性新加坡公民,最近沒有去過中國的旅行記錄。他目前在NCID的隔離室裡被監護。他與上帝恩典大會上的一群人有聯繫。第54例(54歲的新加坡公民女性),第57例(26歲的男性新加坡公民)和第58例(55歲的男性新加坡公民)與上帝恩典大會上的一群人有聯繫。這三起案件均沒有近期到中國的旅行歷史。他們於2月13日早晨被確認感染了COVID-19,目前正被送往NCID的隔離室。第55例是一名30歲的男性新加坡公民,最近沒有去過中國的旅行史。他於2月13日早晨被確認感染了COVID-19,目前正被送往NCID的隔離室。他是Case 50的家庭成員。第56例是一名30歲的孟加拉國男性,近期沒有前往中國的旅行史。他於2月13日早晨被確認感染了COVID-19,目前正被送往NCID的隔離室。他與Seletar Aerospace Heights施工現場的集群有關。[37]

2月14日,新加坡宣布新增9例確診,累計達67例,其中有6人是「神召會恩典堂」(Grace Assembly of God Church)成員,本周三有兩名確診案例分屬該教會兩個教區,昨再增5名教會人士,今天又加6人,包括一名牧師。今天另一起確診病例是新加坡國家自來水局員工,自來水局說,他是辦公室行政人員,已安排與他一起上班的70名員工暫離辦公室消毒。[38]

2月15日,增5確診病例,累計達72例,其中3人與「神召會恩典堂」成員有關連,是昨天1名新增病例的家人與接觸者。第4人是孟加拉移工,他與日前確診的孟加拉移工在同一工地工作,另有一人是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國籍男性,曾接觸過新加坡第59例病患。新加坡目前有5個感染群,包括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永泰行、君悅酒店的國際會議、實里達航空嶺工地與神召會恩典堂,其中神召會恩典堂相關病例已有16起。[39]

2月16日,又多出3起確診個案,累計達75例。其中第73例(43歲軍人)與74例(29歲男性)跟「神召會恩典堂」有關連,第75例(71歲女性)則與新加坡第41例確診有關連。新加坡國內至少有5個群聚感染。 [40]


2月17日,又多了2起确诊个案,累计达77例。第76例(1岁男童)于2月9日撤侨返回新加坡后隔离观察,2月16日下午确诊。目前在KK妇幼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第77例(35岁男性)则与新加坡第50例确诊有关联,与2月17日上午确诊。目前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治疗。

累計確診個案走勢圖编辑

 

重要傳染事件编辑

2020年1月20日至23日,英國氣體分析儀器公司仕富梅在新加坡君悅酒店召開內部會議,有來自新加坡、美國、南韓、日本、中國大陸、台灣、歐洲等世界各地共109人出席會議,英國、馬來西亞、南韓和新加坡等地其後都確診有與會者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已介入調查,追查病毒有否跨國擴散。《海峽時報》指會議中有一人來自中國武漢。[41][42]

相关争议编辑

2020年1月24日新加坡酷航将116名来自武汉的旅客安排乘坐新加坡樟宜至杭州萧山的TR188航班返回中国。飞机降落后直接进入隔离区进行由到场医护人员实施检疫,后将2名出现发烧症状的武汉籍旅客送往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114名武汉旅客安置在机场宾馆并实施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安排在杭州市委党校观察。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表示杭州当地部门已知悉此安排[43]。有机上乘客则指自己对有武汉籍乘客同机乘坐的事情毫不知情,直至落地后才被杭州机场人员告知,質疑航空公司及新加坡移民部门做法不妥,或令更多人染病[44]。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否认了拒绝这100余名武汉旅客入境的指控[45]。酷航则发声明称,由于新加坡直飞武汉的航班已经取消,110余名武汉旅客在酷航提供的全额退款和稍后改签回其它城市两个选项中选择了改签前往杭州的航班[46]。截止2020年2月8日24时,该航班已累计10例确诊[47]

参考资料编辑

  1. ^ 关于武汉肺炎疫情,这些你不得不知. 联合早报. 2020-01-03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7). 
  2. ^ 苏文琪. 卫生部加强预防武汉肺炎传入新加坡. 联合早报. 2020-01-20 (中文). 
  3. ^ 苏文琪. 过去两周曾到访中国的肺炎患者 明天起须隔离. 联合早报. 2020-01-21 (中文). 
  4. ^ 4.0 4.1 on.cc東網. 武漢肺炎:新加坡政府派520萬個口罩 每家庭可領4個. [2020-01-30]. 
  5. ^ 武漢肺炎》新加坡今午起禁止湖北旅客入境、轉機.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9). 
  6. ^ 李熙爱. 过去14天曾到中国旅客 不论国籍将禁止入境我国. 联合早报. 2020-01-31 (中文). 
  7. ^ 韩宝镇. 武汉肺炎冲击航空业业绩. 联合早报. 2020-02-03 (中文). 
  8. ^ 凌郁涵. 新加坡發布:新冠病毒與SARS同級「橙色警戒」. 鉅亨網. 2020-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中文). 
  9. ^ 出現疫情社區擴散! 新加坡發布「橙色警戒」. TVBS. 2020-02-07 (中文). 
  10. ^ ◤武汉肺炎◢-新加坡橙色警报-民众群出大抢粮. 马来西亚中国报. 2020-02-07 [2020-02-07] (中文). 
  11. ^ 新加坡发布来新工作人员入境限制措施. 新京报. 2020-02-08 (中文). 
  12. ^ 叶俊颖, 文 /. 近8%参展商退出航空展 公众日访客量将减半. 早报. 2020-02-09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9) (中文(简体)‎). 
  13. ^ 逾70個參展商因疫情退出新加坡航空展.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14. ^ 新加坡爆首宗疑似不明肺炎個案 3歲女曾到武漢. 東方日報. 2020-01-04. 
  15. ^ 新加坡卫生部:三岁中華人民共和国籍女童未感染武汉肺炎. www.sinchew.com.my. [2020-01-05]. 
  16. ^ 杨萌, 文 /. 新加坡出现第一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早报. 2020-01-23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英语). 
  17. ^ 【武漢肺炎】新加坡確診首宗病例 武漢男曾入住聖淘沙渡假酒店. 香港01. 2020-01-23. 
  18. ^ 新加坡出现多两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早报. 2020-01-24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19. ^ 新加坡确诊第四起武汉肺炎病例. 早报. 2020-01-26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20. ^ 刘智澎, 文 /. 新加坡出现第五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早报. 2020-01-27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21. ^ 刘智澎, 文 /. 本地新增两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早报. 2020-01-28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22. ^ 李熙爱, 文 /. 本地今天多三起武汉肺炎病例. 早报. 2020-01-29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23. ^ 陈可扬, 文 /. 本地又增加三起武汉肺炎病例. 早报. 2020-01-30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24. ^ 苏文琪, 文 /. 本地再增三起武汉肺炎病例 首名国人确诊. 早报. 2020-01-31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25. ^ 马华卿, 文 /. 新加坡再出现两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早报. 2020-02-01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26. ^ 【不斷更新】對抗疫情山東臨沂「封閉式管理」 新加坡首見人傳人病例. [202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3). 
  27. ^ 【不斷更新】新加坡再增4例確診 已28人中標含1名半歲大嬰兒. [2020-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3). 
  28. ^ Four More Confirmed Cases of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Singapore. 2020-02-06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29. ^ 杨萌. 一新确诊病例是维多利亚初院女教师.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20-02-07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30. ^ Ng Jun Sen. Novel coronavirus: S’pore moves to Dorscon Orange, as 3 new cases confirmed with no apparent link to previous cases or recent travel to China. 2020-02-07. 
  31. ^ 李熙爱. 本地DORSCON应对级别从黄色升级至橙色.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20-02-07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8). 
  32. ^ Ministry of Health Singapore. SEVEN MORE CONFIRMED CASES OF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SINGAPORE. Ministry of Health Singapore.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9). 
  33. ^ 另有四例出院;證實三例新的冠狀病毒新型感染. [2020-02-09]. 
  34. ^ 另有一例出院;確認了兩例新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 [2020-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1). 
  35. ^ 【不斷更新】新加坡增兩例確診 香港首度出現二代傳播. [2020-02-11]. 
  36. ^ 【不斷更新】新加坡再增3例確診 包括銀行員工與教會成員. [2020-02-12]. 
  37. ^ 另外八例確診的COVID-19感染病例. [2020-02-13]. 
  38. ^ 9 new COVID-19 cases in Singapore, including 6 linked to Grace Assembly of God cluster. [2020-02-14]. 
  39. ^ 另有一例出院;五例新的冠狀病毒感染新病例確診. [2020-02-15]. 
  40. ^ 另有一例出院;確認三例新的COVID-19感染病例. [2020-02-16]. 
  41. ^ 多國員工在新加坡開會染武漢肺炎 WHO跨國調查 | 國際 | 重點新聞 | 中央社 CNA. www.cna.com.tw (中文(台灣)‎). 
  42. ^ 法國新增五宗確診個案 屬群聚感染. Now 新聞 (中文(香港)‎). 
  43. ^ 新加坡抵杭州酷航航班 两武汉乘客发烧送院. 联合早报. 2020-01-25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44. ^ 武漢肺炎:116武漢人 由新加坡遣返杭州. 东网oncc. 2020-01-25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1). 
  45. ^ 网传新加坡拒让逾百名武汉旅客入境 移民局:不属实. 联合早报. 2020-01-25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46. ^ 新加坡辟谣网传拒116名武汉旅客入境. 央视新闻 (新浪网). 2020-01-25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47. ^ 1月24日TR188航班再确诊一例!杭州公布3例新增确诊病例情况.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