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

学术社团、出版商和标准组织,总部设在美国
(重定向自IEEE

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英語: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簡稱為IEEE,英文读作“i triple e[ai trɪpl i:])是一个建立於1963年1月1日的国际性电子技术电子工程师协会,亦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之一,擁有來自175個國家的42萬會員。

电機电子工程师学会
IEEE
IEEE logo.svg
前身 美國電氣工程學會(AIEE)
無線電工程師學會(IRE)
成立時間 1963年1月1日,​56年前​(1963-01-01
類型 專業技術組織
目標 電子業、電機、電腦工程、通信業、資訊科技
地點
起源 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英语American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Engineers以及无线电工程师协会英语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合併而成
服務地區
全球
方法 標準定義、會議、發行刊物
會員
429,000人以上
重要人物
Roberto Boisson de Marca(主席兼執行長)
網站 www.ieee.org 編輯維基數據鏈接
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总部在纽约公園大道3號(3 Park Avenue)的第17层。

除設立於美國紐約市的總部以外,亦在全球150多個國家擁有分會,並且還有35個專業學會及2個聯合會。其每年均會發表多種雜誌、學報、書籍,亦舉辦至少300次的專業會議。

目前IEEE在工業界所定義的標準有著極大的影響。

概述编辑

IEEE定位在「科学和教育,并直接面向电子电气工程通讯计算机工程计算机科学理论和原理研究的组织,以及相关工程分支的艺术科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IEEE承担着多个科学期刊会议组织者的角色。它也是一个广泛的工业标准开发者,主要领域包括电能能源生物技术和保健信息技术信息安全、通讯、消费电子、运输、航天技术和纳米技术。在教育领域IEEE积极发展和参与,例如在高等院校推行电子工程课程的学校授权体制。

IEEE制定了全世界电子和电气还有计算机科学领域30%的文献,另外它还制定了超过900个现行工业标准。每年它还发起或者合作举办超过300次国际技术会议。IEEE由37个协会组成,还组织了相关的专门技术领域,每年本地组织有规律的召开超过300次会议。IEEE出版广泛的同级评审期刊,是主要的国际标准机构(900现行标准,700研发中标准)。

IEEE大多数成员是电子工程师,计算机工程师和计算机科学家,不过因为组织广泛的兴趣也吸引了其它学科的工程师(例如:机械工程土木工程生物物理数学)。

IEEE坐落于美国纽约州,1963年由無線電工程師協會英语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IRE,创立于1912年)和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AIEE,创建于1884年)合并而成,它有一个区域和技术互为补充的组织结构,以地理位置或者技术中心作为组织单位(例如IEEE 费城分会和IEEE计算机协会)。它管理着推荐规则和执行计划的分散组织(例如IEEE-USA明确服务于美国的成员、专业人士和公众)。

著名主席和當時的名稱编辑

历史编辑

AIEE英语American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Engineers著重的主要是有线通讯(电报电话),照明和电力系统。IRE英语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关心的大多是无线电工程,它由2个更小的组织组成,无线和电报工程师协会和无线电协会。随着1930年代电子学的兴起,电气工程大抵上也成了IRE的成员,但是电子管技术的应用变得如此广泛以至于IRE和AIEE领域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二战以后,两个组织竞争日益加剧,1961年两个组织的领导人果断决定将二者合并,终于1963年1月1日合并成立IEEE。

2012年,哥本哈根大學助教Radu Dragusin發現IEEE的網站將網站日誌檔案及緩衝檔案的資料夾設為公開FTP,導致99979名會員的帳號密碼及其活動記錄外洩,約為全體會員數目41.1萬的24%。[1]

著名委员会和格式编辑

常见标准编辑

所設獎項编辑

争议编辑

IEEE 对华为颁布「学术禁令」编辑

5月29日,网络上曝光的邮件显示,由于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IEEE向旗下刊物的主编提出这样的要求:禁止来自华为的同僚担任审稿人或编辑[2][3]。 IEEE随后在其中文官网上发表中英文声明,承认发布禁令[4]

此事在学术圈引起轩然大波,接连有北大、清华的两名学者宣布退出IEEE编委[5][6]中国计算机学会发表声明,暂时中止与IEEE旗下通信学会ComSoc的交流与合作,不建议CCF会员向任何ComSoc主办的会议和刊物投稿,建议CCF会员不参加ComSoc主办的刊物和会议的审稿和其他学术评价活动[7]。有评论认为这代表全球最大技术学术机构向政治弯腰,IEEE是在滥用它作为平台的先发优势,透支自己的国际信誉。早前IEEE就曾因禁运的原因,禁止伊朗学者担任会议的大会主席或者财务官;还曾禁止古巴、伊朗、利比亚和苏丹学者向IEEE任何出版物发表文章[8]。6月2日,中国科协所属十大学会发表声明,指出 “敦促IEEE清醒认识事件对全球科学共同体所造成的危害”[9]

2019年6月3日,IEEE官网发布中英文声明,确认解除对华为的禁令。[10]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