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諒解備忘錄

兩個(雙邊)或更多(多邊)締約方之間的協議
(重定向自MOU

諒解備忘錄,或称作瞭解備忘錄(英語: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缩写:MOU),是双方或多方签订的一種備忘錄,僅用以記載不同國家政府組織間簽署雙邊英语Bilateralism多邊意向(動向)的文件。諒解備忘錄一般會包括雙方意願中一致的部份,其中也會包括雙方預期的共同行動。諒解備忘錄一般是用在當事人所表示的,尚未達到法律上的承諾,或是當事方還無法制定有法律強制力的協議。諒解備忘錄會比君子協定要正式一些[1][2]

它屬於一種行政協議,1950年美國副國務卿詹姆斯·韋伯認為諒解備忘錄也可能可以有效力:「只要國家正式同意這項義務,就產生國際法效力,而不問這種措施的形式。」但通常諒解備忘錄不會訂下罰則,可以說是君子協定的書面形式,所以如果一方不履行當中的條款,另一方亦無可奈何。故還是必須轉換為正式條約契約,方能保証履約。而像美國總統唐纳德·特朗普曾表示MOU沒有任何效力:「我想備忘錄在某種程度上不是我們要的契約。我認為,我們現在的備忘錄是要納入最後的契約。對我來說,最後的契約才是真正重要的。」因此要求2019年中美雙方貿易代表簽的「諒解備忘錄」改為「貿易協定」[3][4]

許多公司及政府組織用諒解備忘錄來定義部門、組織或是關係緊密公司之間的關係。

諒解備忘錄的效力编辑

企業家出身的美國總統唐納·川普曾表示,「MOU沒有任何效力」,如2019年2月當著中华人民共和国貿易代表劉鶴副總理及美國貿易代表勞勃·萊特海澤面表達自己不滿意中美代表簽個「諒解備忘錄」。川普說:「你要嘛達成『協議』,要嘛不要做。用其他東西來表示『協議』,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它們在我看來,就不是那麼有價值。」最後說,「我想備忘錄在某種程度上不是我們要的契約。我認為,我們現在的備忘錄是要納入最後的契約。對我來說,最後的契約才是真正重要的。」川普堅持這項看法,直到中方改口稱「貿易協定」[4][3][5]

例如2014年中國崑山的水中仙公司與臺北農產公司(北農)簽訂了諒解備忘錄,時任北農總經理韓國瑜大肆宣揚,稱水中仙公司要向北農購買一萬盒高級茶葉。但中華民國立委賴坤成指出,雙方日日宴飲,相談甚歡,最後北農只賣了六百多盒,不到七百盒,還是降價求售的,賺的錢連機票費用跟招待對方的餐飲費都不夠,由此可知諒解備忘錄的效力如何了。賴坤成:「2014年與昆山水中仙公司簽MOU要採購北農經銷的高級茶葉1萬盒,雙方來來往往吃吃喝喝,最後才買不到700盒,還是北農降價求售的,總金額連付機票錢都不夠,然後無疾而終...」[6][7]

實例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What is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 MOU?,", Investopedia.com, retrieved 2019-02-12
  2. ^ Leader, Rita (attorney), "Contract or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 The differences and uses you should know," 2017-03-02, Houston SCORE (Service Corps of Retired Executives), Houston, Texas; retrieved 2019-02-12
  3. ^ 3.0 3.1 美中貿易停火期可能延長!當著劉鶴面前嫌棄「諒解備忘錄」. 風傳媒. 2019-02-23 [2019-08-31]. 
  4. ^ 4.0 4.1 川普不愛「備忘錄」 逼劉鶴改名貿易協議. Tw.appledaily.com. 2019-02-24 [2019-08-31]. 
  5. ^ 三立新聞網. 韓口中的MOU遭川普打臉:沒意義!. yahoo. 2018-05-24 [2019-08-31]. 
  6. ^ 王錦義. 韓國瑜狂簽MOU 賴坤成:北農時代簽1萬盒只買700盒. 自由時報. 2019-03-27 [2019-09-01]. 
  7. ^ 韓國瑜簽MOU真有搞頭?前立委曝:北農時期簽1萬盒買不到700盒. 新頭殼. 2019-03-27 [2019-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