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展示

Republic of Singapore Navy missile gunboat RSS Sea Dragon (P78) at Changi Naval Base, Singapore - 20070527.jpg
新加坡共和国海军部队新加坡共和国武装部队的一部分,负责保卫新加坡领海以及航线。主要在新加坡海峡地区行动,被认为是“该海域最强的海军部队之一”。新加坡海军最早是由20世纪30年代英国皇家海军驻扎在新加坡的两艘巡逻艇起家的。1975年4月1日,海事司令部正式改名位新加坡共和国海军部队,随后新加坡武装部队正式确立海陆空三军分立。新加坡共和国海军部队由新加坡海军司令领导,现任海军司令为赵文良海军准将。海军司令负责新加坡海军的全部行动和管理,并且直接向三军总长报告,三军总长通常是一位三星中将。新加坡海军总共分为5个指挥部,分别是后勤指挥部,舰队指挥部,海岸防卫指挥部,蛙人部队指挥部和训练指挥部。



1944 NormandyLST.jpg
奥马哈海滩第二次世界大战诺曼底战役中,盟军四个主要登陆地点之一的代号。这是一片位于法国北部海岸,并且直接面对着英吉利海峡,全长8公里的滩头。如果盟军能够控制这片海滩,那么海滩东部的英国登陆部队与海滩西部的美国登陆部队就能会師。进攻海滩东部的是久经战争考验的美国陆军第一师,而进攻海滩西部的则是从奥克角调过来的8个连的游骑兵部队与之前从未上过战场的美国陆军第29师。防守奥马哈海滩的是富有作战经验的德军第352步兵师。德军的计划是利用海滩上的大量据点,在盟军登陆部队上岸之前就将其击退。战斗中,由于导航系统的原因,大部分登陆舰都在错误的地方上了岸。防守海滩的德军也比美军预想之中的要强大的多,登陆部队因此承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在德军猛烈的炮火之下,美军战斗工程兵只能以很慢的速度清理海滩上的地雷,后续部队只能沿着区区几条通道开上滩头。由于在上岸之前承受了过多的损失,幸存下来的士兵已没有能力清除位于内陆一侧的德军据点,美军因此遇到了更多的麻烦,后续部队的登陆时间也不得不被推迟。尽管如此,幸存下来的小股登陆部队还是在当天战斗结束时建立了两个互不相连的小阵地。由于内陆的德军力量相对较弱。美军通过逐渐扩大这两个阵地还是达成了原计划中的目标。



Bundesarchiv Bild 101II-MN-1009-39, Dänemark, Reichskriegsflagge.jpg
納粹德國海軍戰爭海軍)是指1935年1946年德國海軍,為德意志國防軍中的海軍力量。戰爭海軍起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凡爾賽條約》的嚴格限制,但在威瑪共和國的海軍人員暗中推動下,德国仍然與外國企業合作研究海軍科技。其後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廢除《凡爾賽條約》和簽訂《英德海軍協定》,德國海軍開始大量建造新式船艦。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39年爆發,德國海軍在許多方面都尚未準備,便以一支有限力量的海軍去攻擊運載英國國內需求物資的商船。在法國陷落而取得西部港口後,對英國發動大規模的潛艇戰中取得一系列豐碩的戰果。德國海軍的潛艇數量在戰爭爆發時是當時世界海軍列強中最少者,但因為潛艇總司令卡爾·鄧尼茨狼群戰術先進的通信制度和戰略規劃而取得所有交戰國潛艇部隊裡最大的戰績。到了1943年,盟軍不但破解了密碼機和開發了多種先進反潛武器,如更先進的声呐雷達深水炸彈,還投入了大量護衛航空母艦和反潛戰鬥群進行護航;同年5月,德國潛艇因為損失過高而放棄了狼群戰術,改以單艦巡弋的方式繼續作戰。戰爭末期,德國海軍雖研製了一系列先進的潛艇,如XXI級潛艇XXIII級,並投入使用直到戰爭結束,但仍無法扭轉戰敗的結果。



SoPacStratSit.gif
尽管澳大利亚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各个主战场都很遥远,但轴心国在澳大利亚水域的军事活动仍然很频繁。在1940年1945年之间,纳粹德国日本帝国共有54艘海军舰艇及潜艇在澳大利亚水域袭击过盟军的船只,港口及其它设施。轴心国在此进行的最有名的袭击是1941年11月德国巡洋舰击沉悉尼号轻巡洋舰、1942年2月19日日本海军战机对达尔文的轰炸、及1942年5月日本袖珍潜艇对悉尼港的攻击。除这些攻击以外,轴心国的潜艇及水雷在澳大利亚水域还击沉及击伤了许多盟军商船。日本潜艇还对几个澳大利亚港口进行了炮击,从潜艇母舰起飞的日本战机也对澳大利亚的各个主要城市进行过轰炸。1942年上半年,轴心国在澳大利亚水域的军事活动达到了顶峰,澳大利亚海岸周围已有日本潜艇在巡逻,而澳大利亚北部的几个城市也遭到了日本海军航空兵的攻击。但到了1942年后半年,澳大利亚水域就只剩下少量的德国武装商船了。1943年上半年,日本海军的潜艇恢复了对澳大利亚的进攻,但随着日本开始转入防御作战,这些进攻不久就又被取消了。到了1944年和1945年,只有少量的轴心国海军舰只还在澳大利亚水域执行任务,而它们造成的破坏也微乎其微。与其它战场相比,德国与日本向澳大利亚水域派遣的水面舰只及潜艇的总数相当少,它们对盟军的进攻也是断断续续的,因此,轴心国并没有给驻扎于澳大利亚的盟军造成多大伤害。



Crossroads baker explosion.jpg
十字路口行動美國在1946年於比堅尼環礁進行的核試行動。是次行動一共進行兩次核試,包括代號Able的空中核試及代號Baker的水下核試,以測試核武對水面軍艦的打擊威力。十字路口行動的籌辦,與美國軍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發展有莫大關連。早在一戰結束後,美國陸軍航空勤務隊及其沿革組織均主張以制空權為戰爭首要打擊力量,並以此為由,要求成立獨立空軍。然而陸航主張以遠程轟炸機取代水面軍艦作海上防衛,並將海軍航空兵及其航空母艦置於空軍管轄之下,卻與美國海軍產生極為嚴重的軍種摩擦。是次軍種競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再次加劇:陸航意欲證明核武及戰略轟炸將是未來戰爭的王牌武器,且只有空軍遠程轟炸機能作有效打擊;而海軍則欲阻止陸航壟斷核武投射權力,並引證水面軍艦能夠有效抵禦核爆。更有甚者,二戰後美國軍費面臨緊縮,美國總統杜魯門意欲成立美國國防部,統一三軍撥款,以裁減冗費,使陸航與海軍的矛盾延伸至軍費之爭。十字路口行動正是雙方角力以爭取美國國會以至民間支持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