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孙权

活跃的讨论内容
          本條目属于下列维基专题范畴:
三国专题 (获评丙級、低重要度)
本條目属于三国专题范畴,该专题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三国类内容。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丙级条目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丙级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低重要度
历史专题 (获评丙級、低重要度)
本條目属于历史专题范畴,该专题旨在改善中文维基百科历史类内容。如果您有意参与,请浏览专题主页、参与讨论,并完成相应的开放性任务。
 丙级条目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丙级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低重要度
此评级可能仅依据专题质量标准所标示,欢迎提出修改、共识讨论及重评。
传记专题 (获评丙級、低重要度)
这个條目属于传记专题的一部分,用于整理和撰写维基百科中的人物条目。欢迎任何感兴趣的参与者加入这个专题参与讨论
 丙级条目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丙级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已评为低重要度
模仿专题
维基百科模仿专题小组确认孙权德語维基百科中的典范条目。您可以参考这些语言的维基条目进而改进本条目的中文版。感謝您的參與合作。

Untitled编辑

这是一份好资料,正是我们学生所要找的,我希望网上经常有。这样有助我们的学习--—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222.75.45.28對話貢獻)於2005年4月25日 (一) 13:04加入。

孙权自称吴王的记载何在?《三国志》等史籍只有接受曹丕册封的记录。--—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Rocxu對話貢獻)於2015年2月27日 (五) 00:25加入。

孙权次女的名字?编辑

敢问孙权次女芳名?—彭鹏 (留言) 2008年12月26日 (五) 14:03 (UTC)

刪走的詩詞编辑

相關詩詞编辑

蘇軾

  • 〈江城子〉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 〈王齊萬秀才寓居武昌縣劉郎洑,正與伍洲相對,伍子胥奔吳所從渡江也〉君家稻田冠西蜀,搗玉揚珠三萬斛。塞江流柿起書樓,碧瓦朱欄照山谷。傾家取樂不論命,散盡黃金如轉燭。惟餘舊書一百車,方舟載入荊江曲。江上青山亦何有,伍洲遙望劉郎藪。明朝寒食當過君,請殺耕牛壓私酒。與君飲酒細論文,酒酣訪古江之濆。仲謀公瑾不須弔,一酹波神英烈君。
  • 〈贈山谷子 此詩當為陳師道作〉黃童三尺世無雙,筆頭袞袞懸秋江。不憂老子難為父,平生崛強今心降。我來喜共阿戎語,應敵縱橫如急雨。生子還如孫仲謀,豚犬漫多何足數。黃家小兒名拾得,眉如長松眼如漆。只今數歲已動人,老人留眼看他日。笑君老蚌生明珠,自笑此物吾家無。君當置酒我當賀,有兒傳業更何須。
  • 〈陽關詞三首 贈張繼願〉受降城下紫髯郎,戲馬臺南古戰場。恨君不取契丹首,金甲牙旗歸故鄉。


辛棄疾

  • 〈永遇樂〉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 〈南鄉子〉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樂雷發

  • 〈櫟閘吳大帝廟〉赤壁濡須事已虛,且依櫟閘酹芳壺。九原尚擬吞銅雀,千載今惟記赤烏。湘浦有人修舊祀,荊州無地展雄圖。定知斫案英靈在,閒對祠前洗湛盧。


劉克莊

  • 〈沁園春〉歲暮天寒,一劍飄然,幅巾布裘。盡緣雲鳥道,躋攀絕頂,拍天鯨浸,笑傲中流。疇昔奇君,紫髯鐵面,生子當如孫仲謀。爭知道,向中年猶未,建節封侯。南來萬裏何求。因感慨橋公成遠遊。嘆名姬駿馬,都成昨夢,隻雞鬥酒,誰吊新丘。天地無情,功名有命,千古英雄只麼休。平生客,獨羊曇一個,灑淚西州。
  • 〈吳大帝廟〉露坐空山里,英靈喚不回。久無祠祭至,曾作帝王來。壞壁蟲傷畫,殘爐鼠印灰。今人渾忘卻,江左是誰開。
  • 〈送孫夢宮〉大帝開江左,無錐與遠孫。自言埋戰地,也勝活侯門。短褐邊風緊,孤舟海浪翻。知他三尺劍,攜去報誰恩。


岳珂

  • 〈謁遺愛王詞二首 其一〉大帝開江左,謀臣守四方。興邦有喬木,遺愛尚甘棠。日月扶聲烈,山川詫郁蒼。中原知極目,應慨舊封疆。


陳人傑

  • 〈沁園春〉石城之勝,班班在目,而平淮如席,亦橫陳樽俎間。既而北曆淮山,自齊安溯江泛湖,薄遊巴陵,又得登岳陽樓,以盡荊州之偉觀,孫劉虎視遺蹟依然,山川草木,差強人意。洎回京師,日詣豐樂樓以觀西湖。因誦友人“東南嫵媚,雌了男兒”之句,歎息者久之。酒酣,大書東壁,以寫胸中之勃鬱。時嘉熙庚子秋季下浣也。記上層樓,與岳陽樓,釃酒賦詩。望長山遠水,荊州形勝,夕陽枯木,六代興衰。扶起仲謀,喚回玄德,笑殺景升豚犬兒。歸來也,對西湖歎息,是夢耶非。諸君傅粉塗脂。問南北戰爭都不知。恨孤山霜重,梅雕老葉,平堤雨急,柳泣殘絲。玉壘騰煙,珠淮飛浪,萬里腥風吹鼓鼙。原夫輩,算事今如此,安用毛錐。


曹貞吉

  • 〈滿江紅 和錫鬯吳大帝廟下作〉遺廟江東,舊日是、紫髯天下。英魂在、靈風夢雨,卷旗漂瓦。師子雄才原足惜,孝廉嫵媚還能霸。笑周郎、帷幄慮偏長,忘中夏。羞銅雀,東風借。軍衣白,艨艟駕。彼孫劉之睦,姻盟何假。自惜江山吳子國,於今父老新豐社。聽石頭、戰鼓似寒潮,空城打。


朱彝尊

  • 〈滿江紅 吳大帝廟〉玉座苔衣,拜遺像、紫髯如乍。想當日、周郎陸弟,一時聲價。乞食肯從張子布,舉杯但屬甘興霸。看尋常、談笑敵曹劉,分區夏。 南北限,長江跨,樓櫓動,降旗詐。嘆六朝割據,後來誰亞。原廟尚存龍虎地,春秋未輟雞豚社,剩山圍、衰草女檣空,寒潮打。


黃景仁

  • 〈滿江紅 吳大帝廟〉伯也無年,把草草江東付爾。不數載,西連北拒,公然帝矣。彼國有人難逕渡,諸君為將偏甘死。只幾封降表落中原,生平恥。垂珠冕,翹華屐。睛點碧,髯掀紫。問生兒誰道,不應如是?半壁江山成夜火,一生事業憑春水。小朝廷血食尚千秋,誰能此?


袁陟

  • 〈過金陵謁吳大帝廟〉人苦曹瞞虐,天悲駐祿終。山河分鼎峙,氣象發江東。一旦墟京洛,彌年豢幼沖。炎精竟灰燼,紫蓋出艨艟。長策資公瑾,雄才得呂蒙。招延師友義,繼述父兄忠。舊府峨雙闕,驚濤湧半空。風雲龍虎勢,日月帝王功。地力因時險,神謀與意通。屈伸思所濟,逆順審於衷。駿足嗤交貨,靈牙耀即戎。同盟界函谷,獨斷保蠶叢。定霸葵丘劣,推心建武同。長沙兆生識,典午賴余風。戰守遺蹤在,登臨四望中。陵遷成萬古,世異想群雄。歌舞居民祀,幹戈逐虜功。征帆來浦外,久客愴途窮。精銳銷孤劍,飄零若斷蓬。徘徊靈廡下,暮葉亂江楓。


王遂

  • 〈吳大帝廟〉曾是東南第一王,眼看此地六興亡。東緣有酒登京口,西為無魚憶武昌。非復虎臣陪殿上,空余猩鬼泣祠旁。何年並建瑯琊廟,共對淮山草木長。


曾極

  • 〈吳大帝廟〉曾將一劍定全吳,斗大祠庭泣楚巫。故國神遊應撫掌,蘆花楓葉幾年無。
  • 〈吳大帝陵〉 老瞞虎裂橫中州,何物生兒作仲謀。四十帝中功第一,壞陵無主使人愁。


楊備

  • 〈吳大帝廟〉古木陰森廟巋然,龍蟠虎踞舊山川。當時鼎足一場夢,空里旋風飛紙錢。
  • 〈太初宮〉三軍不食武昌魚,萬騎時遷建業居。曾得紫髯開國意,太初名是作宮初。


王友亮

  • 〈吳大帝陵〉 金湯半壁啟雄圖,畢竟孫郎與眾殊。繼業父兄仍手創,資材文武悉心輸。 堅持虎鬥三分鼎,早奠龍盤六代都。留得一抔山色在,南朝陵寢沒秋蕪。


史正志

  • 〈新亭二首〉龍盤虎踞阻江流,割據由來起仲謀。從此但誇佳麗地,不知西北有神州。


潘希白

  • 〈送蔣樸之維陽〉隋家天子愛揚州,四十離宮取次遊。荊棘久迷秦隴路,柳絲空拂汴河流。君才清似庾開府,世事難於孫仲謀。莫為青衫維騎馬,卻將風景付閒愁。


張耒

  • 〈離樊口宿巴河遊馬祈寺〉扁舟下樊溪,江南正清瀉。曉登巴河岸,極目望春野。步尋修竹寺,古木爭偃亞。云昔孫仲謀,刑牲致師禡。雄圖邈已矣,英概足悲詫。石梯造雲霧,丹白開廣廈。山僧安寂寞,畏冷不出舍。勞生遇閑境,頓使我心寫。晚江平若席,風勢欲相借。
  • 〈自黃州至巴河遊靈巖寺觀孫仲謀刑馬壇相傳權於此刑馬祀江神遂提師伐壽春云〉 喬木隔塵埃,華堂敞深僻。人靜好鳥鳴,睡余疏雨滴。悲愁感蕭瑟,吊古披荒寂。尚溯紫髯翁,誓師沈馬璧。


  • 〈送曹子方赴福建運判〉平生鄴下曹公子,家世風流合有文。橫槊尚傳瞞相國,紫髯不是畫將軍。詔書寬大民何怨,刺史威嚴吏合勤。好作楚詞更下俚,雲中一降武夷君。


  • 〈梁父吟〉豪俊昔未遇,白日無光輝。隆中臥龍客,長嘯視群兒。九州英雄爭著鞭,黃星午夜照中原。君看慷慨有心者,乃是山東高帝孫。老瞞赤壁抱馬走,紫髯江左空回首。世上男兒能幾人,眼看袁呂真何有。永安受詔堪垂涕,手挈庸兒是天意。渭上空張復漢旗,蜀民已哭歸師至。堂堂八陣竟何為,長安不見漢官儀。鄧艾老翁誇至計,譙周鼠子辨興衰。梁父吟,君聽取,擊節高節為君舞。躬耕貧賤志功名,功名入手亡中路。逢時兒女各稱雄,運去英雄非歷數。梁父吟,悲復悲。古今人事半如此,所以達士觀如遺。龐公可是無心者,何事鹿門招不歸。


  • 〈遊武昌〉一葉橫江淩浩渺,李君見我迎門笑。鵝黃初熟醅旋壓,書室焚香地新掃。淋漓歌笑不知夜,竹榻枕藉眠諸少。老人被暖覺獨晚,驚起東南日如燒。四明陳子定愛客,生火寒廳邀我到。盤肴香潔具俄頃,鱠斫寒魚初出沼。仲謀霸氣久寂寞,元子亭基尚危峭。荊榛荒梗上石磴,人物清江開野廟。暮投明府快一飲,主意殷勤賓屢釂。星河破碎歸中夜,明日清淮理歸棹。王家園館靜人眼,掛壁於菟疑欲咬。殺雞為黍辦倉卒,看畫烹茶每醉飽。還家閉門空寂歷,勝境目前皆了了。茲遊可再誰汝嗇,老懶似不能輕矯。西山得霜瘦如削,蕭寺崢嶸出粉筱。幸於腰髀猶足使,與子淩寒恣遊眺。


  • 〈偶書三首 其二〉窮愁晝夜陰如一,夜不見星朝蔽日。枯疇已獲大野空,怒江未落連洲沒。長魚潑刺不受釣,漁子高眠守蓬篳。紫髯舊宮誰復遊,鼎峙雄心久蕭瑟。


  • 〈泛江偶成〉扁舟漾寒水,暫使客心清。天與秋陰合,江連野色平。洪波回赤壁,蒼野帶孤城。更想孫郎戰,臨風動壯情。


劉辰翁

  • 〈金縷曲〉不相見故耳,為此發歌。吾鬢如霜蕊。自江南、西風塵起,倒騎禿尾。舊日汾陽中書令,何限門生兒子。到今也、陸沈草昧。醉里不行西州路,但鬥間、看望成龍氣。聊寂寞,自相慰。夫君自是人間瑞。歎生兒、當如異日,孫仲謀耳。健筆風雲蛟龍起,人物山川形勢。猶有封、狼居胥意。伐木嚶嚶出幽穀,問天之將喪斯文未。吾待子,望如歲。


孔平仲

  • 〈紫髯將軍〉 華容女子哭幽囚,吉利如虎入荊州,縛其孤雛斂貔貅。長驅水步八十萬, 欲獵於吳吳主憂。群臣勸往同一說,拔刀斫案心膽裂。揆彼之量豈我容? 開門納狼計何拙。魯家狂兒策最長,倡而和者有周郎。區區黃蓋乃乞降。 龍幡遮火燒赤壁,東南風急天絳色。江中戰舸岸上營,煙焰飛騰半焚溺。雷鼓大進聲滿川,輕銳迫逐皆崩奔。紫髯將軍更歡喜,曹公座翅不得騫。子布元表何齷齪,成敗之決在一言。君不見甘露寶鼎間,典午受禪吳猶存。 青蓋入洛雖可惜,猶勝俯首臣老賊。


呂履恒

  • 〈孫大帝廟〉仲謀才志擬難兄,江左開基事竟成。仇國稱臣緣底急,同盟歸妹卻相傾。南邦文武材何在,東鄂江山跡已更。惟有遺宮傳避暑,古苔荒草對孤城。


楊萬里

  • 〈陪留守余處恭、總領錢進思、提刑傅景仁遊清〉已守臺城更石城,不知並力或分營。六師只遣環天闕,一壘真成借寇兵。向者王蘇俱解此,冤哉隗愶可憐生。若言虎踞渾堪倚,萬歲千秋無戰爭。萬里長江天上來,石頭卻欲打江回,青山外面周如削,紫府中間劃洞開。蘇峻戰場今草樹,仲謀廟貌古塵埃。多情白鷺洲前水,月落潮生聲自哀。山自新亭走下來,化為一虎首重回。平吞雪浪三江水,臥對雨花千丈臺。點檢故城遺址在,淒涼浩嘆宿雲開。六朝蹤跡登臨遍,底事茲遊獨壯哉。


徐鈞

  • 〈大帝權〉鼎峙東吳命世雄,甘心俯受魏丕封。炎劉已盡猶餘蜀,唇齒胡為反內攻。


徐夤

  • 〈吳〉一主參差六十年,父兄猶慶授孫權。不迎曹操真長策,終謝張昭見碩賢。建業龍盤雖可貴,武昌魚味亦何偏。秦嬴謾作東遊計,紫氣黃旗豈偶然。


賀鑄

  • 〈歷陽十詠之三濡須塢〉孫郎昔鷹揚,曹瞞方虎視。 敢忘板築勤,遠推兵鋒銳。 俄聞青蓋謠,無復金陵氣。 六代疊傾亡,長江亦平地。


羅隱

  • 〈春日投錢塘元帥尚父二首〉正憂衰老辱金臺,敢望昭王顧問來。門外旌旗屯虎豹,壁閑章句動風雷。三都節已聯翩降,兩地花應次第開。若比紫髯分鼎足,未聞余力有瓊瑰。征東幕府十三州,敢望非才忝上遊。官秩已叨吳品職,姓名兼顯魯春秋。鹽車顧後聲方重,火井窺來焰始浮。一句黃河千載事,麥城王粲謾登樓。


  • 〈自湘川東下立春泊夏口阻風登孫權城〉吳門此去逾千里,湘浦離來想數旬。只見風師長占路,不知青帝已行春。危憐壞堞猶遮水,狂愛寒梅欲傍人。事往時移何足問,且憑村酒暖精神。


孔武仲

  • 〈武昌縣西山寺〉吳王宮殿西山頭,蕭蕭爽氣長如秋。武昌連都甚逼仄,賴有此山供勝遊。 東南豪傑俱故舊,當年孝廉孫仲謀。一朝名號僭九五,朱紫羅列皆公侯。歡娛應似河朔飲,縹緲宜有雲端樓。危弦脆管落天上,飲散鹹入西江流。 而今寂寞皆陳跡,遍地松竹清陰浮。巖泉滴瀝醒四座,相見環佩鏘琳球。 龍泉寶氣亦消盡,磨劍只有空池留。老僧向我說遺事,興廢反覆令人悉。 但當沈酣卷大白,徐趁明月牽歸舟。


元好問

  • 〈赤壁圖〉(眉山公與禿翁都是指蘇軾)馬蹄一蹴荊門空,鼓聲怒與江流東。曹瞞老去不解事,誤認孫郎作阿琮。孫郎矯矯人中龍,顧盼叱吒生雲風。疾雷破山出大火,旗幟北卷天為紅。至今圖畫見赤壁,仿佛燒虜留遺蹤。令人長憶眉山公,載酒夜俯馮夷宮。事殊興極憂思集,天淡雲閑今古同。得意江山在眼中,凡今誰是出群雄?可憐當日周公瑾,憔悴黃州一禿翁。


吳師道

  • 〈赤壁圖〉沈沙戟折怒濤秋,殘壘蒼蒼戰門休。風火吉年消伯氣,江山一幅掛清愁。丈夫不學曹孟德,生子當如孫仲謀。機會難逢形勝在,狂歌吊古漫悠悠。


蘇泂

  • 〈金陵雜興二百首〉紫髯何事忽遷都,有意宮中號太初。他日三軍嫌飲水,只應翻憶武昌魚。
  • 〈金陵雜興二百首〉東門草色綠匆匆,遊女行尋郎馬蹤。雞魚不到吳大帝,簽蔔爭求梁寶公。
  • 〈東墅次高秘書韻〉累土就川池,蜋蟬半點癡。神仙愚谷賦,圖畫史君詩。石磴春風酒,松窗夜雨棋。仲謀真有子,(犭屯)犬定吾兒。


史浩

  • 〈次韻馮圓中郎中遊甘露寺〉試憑古剎俯江城,追思孫權共孔明。三國有人成底事,六朝何代不交兵。中原天子今懨復,北塞胡兒始削平。附翼攀鱗真際會,小臣亦解說功名。


王千秋

  • 〈賀新郎〉吊古城頭去。正高秋,霜晴木落,路通洲渚。欲問紫髯分鼎事,只有荒祠煙樹。巫覡去,久無簫鼓。霸業荒涼遺堞墜,但蒼崖,日閱征帆渡。興與廢,幾今古。夕陽細草空凝佇。試追思,當時子敬,用心良誤。要約劉郎銅雀醉,底事遽爭荊楚。遂但見,吳蜀烽舉。致使五官伸腳睡,喚諸兒,晝取長陵土。遺此恨,欲誰語。


于石

  • 〈梁父吟〉建安天下如潰瓜,一榻之外非吾家。黃屋飄飄定何許,龍為魚兮鼠為虎。老瞞持力敢欺天,朵頤漢鼎方垂涎。紫髯將軍一攘臂,控荊引越三千里。慷慨山東大耳兒,南飛烏鵲棲撫枝。草廬一語君臣契,目中久已無吳魏。堂堂大義凜不磨,靈關劍閣爭嵯峨。昨夜西南一星落,六尺之孤竟誰托。渭水旌旗歸故都,江上空存八陣圖。抱膝長歌出師表,古柏蒼蒼為誰老。


陸游

  • 〈黃州〉局促常悲類楚囚,遷流還嘆學齊優。江聲不盡英雄恨,天意無私草木秋。萬里羈愁添白髮,一帆寒日過黃州。君看赤壁終陳跡,生子何須似仲謀!


  • 〈軍中雜歌〉三月未春冰塞川,冬月苦寒雪暗天。紫髯將軍曉射虎,嚇殺胡兒箭似椽。


王安石

  • 〈次韻酬朱昌叔五首〉烏榜登臨興未休,共言何許更消憂。聯裾蕭寺尋真覺,方駕孫陵吊仲謀。語罷每開歡笑口,詩來仍掉苦吟頭。已知軒冕真吾累,且可追隨馬少遊。


黃庭堅

  • 〈次韻答柳通叟問舍求田之詩〉少日心期轉謬悠,蛾眉見妒且障羞。但令有婦如康子,安用生兒似仲謀。橫笛牛羊歸晚徑,卷簾瓜芋熟西疇。功名可致猶回首,何況功名不可求。


柴望

  • 〈多景樓〉早被垂楊系去舟,五更潮落大江頭。關河北望幾千里,淮海南來第一樓。昔日最多風景處,今人偏動黍離愁。煙沙澒洞翻蘋未,欲倚西風問仲謀。


洪咨夔

  • 〈九月十八日夜泊劉郎浦二絕〉甥館劉郎舅仲謀,並絕瓜葛借荊州。人生一藉裙襦力,卒世如何得舉頭。


胡寅

  • 〈和仁仲孱陵有感〉奸雄乘亂謀稱帝,不暇從容問傳器。荀公死坐靳殊錫,文舉誅因白畿地。金根曲蓋乘五時,謬以踞火尤吳兒。懸知以鼠睨漢獻,終欲搏噬如饑貍。籲嗟白日蒙浮雲,豫州奮臂提孤軍。虎熊爭先氣烈烈,魚水相契情氳氳。赤壁端如肴二陵,於操猶或稱其能。身在行間一交戰,阿瞞始信河難馮。仲謀亦恃江濤漲,豈憂炎德終淪喪。孱陵自駐遏吳師,要知身系蒼生望。丈夫蓋棺事方休,未報未生宗國仇。英雄安得無塊土,固令於此分荊州。春風吹花不濡滯,綠滿郊原何蔽翳。前漢興隆後漢頹,永懷啟沃臨行際。
  • 〈和黃執禮六首 其三〉律呂旋相六十宮,聲如佳句比南風。自非詩印全提得,難使言瑕一洗空。已向襟靈窺致遠,更從彪炳見弸中。讀書有益非虛語,請看孫權與阿蒙。


謝朓

  • 〈和伏武昌登孫權故城詩〉炎靈遺劍璽。當塗駭龍戰。聖期缺中壞。霸功興禹縣。鵲起登吳臺。鳳翔陵楚甸。衿帶窮巖險。帷帟盡謀選。北拒溺驂鑣。西龕收組練。江海既無波。俯仰流英盼。裘冕類禋郊。蔔揆崇離殿。釣臺臨講閱。樊山開廣燕。文物共葳蕤。聲明且蔥茜。三光厭分景。書軌欲同薦。參差世祀忽。寂寞市朝變。舞館識余基。歌梁想遺囀。故林衰木平。荒池秋草遍。雄圖悵若茲。茂宰深遐眷。幽客滯江臯。從賞乖纓弁。清卮阻獻酬。良書限聞見。幸藉芳音多。承風采余絢。於役倘有期。鄂渚同遊衍。


韋莊

  • 〈潤州顯濟閣曉望〉清曉水如鏡,隔江人似鷗。遠煙藏海島,初日照揚州。地壯孫權氣,雲凝庾信愁。一篷何處客,吟憑釣魚舟。


劉長卿

  • 〈孫權故城下懷古兼送友人歸建業〉雄圖爭割據,神器終不守。上下武昌城,長江竟何有。古來壯臺榭,事往悲陵阜。寥落幾家人,猶依數株柳。威靈絕想像,蕪沒空林藪。野徑春草中,郊扉夕陽後。逢君從此去,背楚方東走。煙際指金陵,潮時過湓口。行人已何在,臨水徒揮手。惆悵不能歸,孤帆沒雲久。


范仲淹

  • 〈剔銀燈。 與歐陽公席上分題〉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孫權、劉備。用盡機關,徒勞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細尋思,爭如共、劉伶一醉。人世都無百歲。少癡呆、老成尪悴。只有中間,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牽系。一品與千金,問白髮、如何回避。


楊簡

  • 〈歷代詩·三國〉兩漢四百載,分為魏蜀吳。曹操始居鄴,劉備據成都。孫權在金陵,鼎足互相圖。


范成大

  • 〈秦淮〉祖龍驅群龍,疏此萬丈溝。雨工戀故棲,十步九回頭。至今秦淮曲,蜿若春蛇遊。舟師厭回互,嘆息倚柁樓。維昔東巡初,八極圍寸眸。天端有佳氣,郁郁東南浮。蔔雲當興王,在後五百秋。叱吒召六丁,慘淡風雲愁。鑿渠斷地脈,自謂神與謀。乾坤有端倪,已露不可收。大帝開吳天,定鼎臨江陬。融融秣陵日,始照十二斿。經營暨六代,茲地稱神州。乃知歷數定,昧者徒私憂。茲事故老傳,未知信然不?姑置勿重陳,作詩嘆遲留。


韓元吉

  • 〈土人池中有新荷戴錢而出者少稷明遠相率賦詩戲作長句〉君不見紫髯將軍射無敵,志目中眉猶動色。晚年驚見賣油翁,一線空錢曾不失。人言手熟會當爾,世事由來真一劇。紛紛刻楮枝已窮,厭看人力須開工。湘妃撫掌漢女笑,為我試手馮夷宮。芙蕖生葉不自展,胡為正在阿堵中。青銅翠羽光相映,莫遣遊魚動荷柄。芳心滿眼誰得知,坐使詩人發嘲詠。我言差澀囊久空,井中飛蚨那得逢。不如青鴨為銜去,剩買明月酬清風。


謝枋得

  • 〈示兒二首 其二〉門戶興衰不自由,樂天知命我無憂。大兒安得孔文舉,生子何如孫仲謀。天上麒麟元有數,人間豚犬不須愁。養男不教父之過,莫視詩書如寇仇。


鄭善夫

  • 〈復嘆三首 其二〉憶昔金閨困天梏,乞身還山思維谷。頻年藜藿口不充,況復呻吟臥床褥。生子當如孫仲謀,豚犬區區但口腹。嗚呼!天時人事兩不值,我生安命而已矣。


祝允明

  • 〈壬申閏五廿六曉紀懷〉龐葛空聞有鳳姿,仲謀聊可道佳兒。病身日對幹戈臥,別淚時看尺素垂。半夜雞聲猶慷慨,平生驥足竟驅馳。無因便把漁竿去,羞向斜陽弄鬢絲。


江之紀

  • 〈庾樓夜飽〉楚天日落殘雲碧,千山萬山起暝色。東風喜客上樓來,吹送飛花滿茵席。樓前長江水拍天,樓上銀鐙四面縣。鐙光直照波心里,驚起魚龍不得眠。主人酒酣客耳熱,今夕只許談風月。若使人生無白頭,月到圓時應不缺。君不見此江滾滾流無窮,此樓閱盡幾英雄。仲謀公瑾俱黃土,何況元規與稚恭。龍驤虎視亦何有,潤色江山還是酒。舉杯問天天不言,長庚墮地大如鬥。


李士楨

  • 〈七月〉登高四望山煙碧,獨立一年池柳黃。古人為客竟白首,今我寄書非故鄉。曹公鼓吏能作賦,孫權釣臺堪舉觴。生平壯心苦未已,記室寂寞西風涼。


錢應溥

  • 〈海昌孫吳二磚歌〉孟冬壞城致令辟,古磚出土苔花剔。織文若布堅於石,建元分明紀天冊。其旁古泉惜不存,或者大錢當千亦如工名勒。右方雖非手掌形,積古堂外此無敵。況有赤烏之磚修盈尺,先後藏弆成合璧。秦漢瓦當皆辟易,我思仙人鏵名逞譎詭。孫郎收之肆諸市,蒼龍門外神第立。惑志讖緯大帝始,石印朱書喜泐銘,孫繩祖武獨此爾。籲嗟乎!吳蜀相依如唇齒,蜀室既毀吳何恃。魏宮銅雀亦瓦解,司馬耽耽久虎視。天冊之際勢孤峙,皓宗曷不承前軌。大楨葦席堅壁壘,疑城再築張角犄。金陵王氣壓九州,那止揚州作天子。橫江截鎖飛將來,玉石俱焚誰致此。惜哉甄官得璽僅五紀,江東霸業長已矣。豈如二磚逾千祀,永與鹽官之城鎮海涘。


林景熙

  • 〈雜詠十首酬汪鎮卿〉漢日落西崦,孤彗明中州。玄德負英猛,欲挽無萬牛。龍鳳一已逝。期人復安求。區區守江左,老此以菟裘。大義固不識,卑哉孫仲謀。


陳普

  • 〈詠史下·司馬宣王〉蔣琬費禕亦如虎,孫權天險據江湖。曹年石馬來何暮,也畏平沙八陣圖。
  • 〈詠史下·孫權〉不信張昭未是奇,賊來送死又何疑。一生諂事欺孤操,操死猶臣不士丕。


王維

  • 〈故人張諲以詩見贈聊獲酬之〉不逐城東遊俠兒。隱囊紗帽坐彈棋。蜀中夫子時開卦。洛下書(一作諸)生解詠詩。藥闌花徑衡門裏。時復據梧聊隱幾。屏風誤點惑孫郎。團扇草書輕內史。故園高枕度三春。永日垂帷絕四鄰。自想(一作惜)蔡邕今已老。更將書籍與何人。


李彌遜

  • 〈念奴嬌〉楚天木落,際平蕪千裏,寒霜凝碧。鄂渚波橫何處是,當日孫郎赤壁。黃耳音稀,白雲望遠,又見春消息。嘉辰長記,謝池梅蕊初摘。遙想黃鶴樓高,蘭階絲管沸,傳觴如織。倦客心馳歸路繞,不及南飛雙翼。固著斑衣,重翻錦字,寄遠供新拍。明年歡侍,壽期應獻千百。


黎廷瑞

  • 〈精衛行〉微禽負大恥,勁氣橫紫冥。口銜海山石,意欲無滄溟。滄溟茫茫雲正黑,濤山峨峨護龍國。假令借爾秦皇鞭,驅令石頭填不得。布囊盛土塞江流,孫郎覽表笑不休。勞形區區讎浩渺,誌雖可尚難乎酬。蓬萊有人憐爾苦,勸爾休休早歸去。精衛精衛我亦勸汝歸,滄海自有變作桑田時。

--Eartheater留言) 2013年7月29日 (一) 10:09 (UTC)

真厲害...-User:Ariel Reine2018年5月8日 (二) 08:24 (UTC)

請不要造字或在孙权使用屬於Unicode私有區的字元编辑

因為User:82.9.227.57所加入的內容含有Unicode私有區的字元(在孙权#冊封問題的來源孙权#cite_note-问题-76加入),User:Sl已經加入{{PUA}}標示--林勇智 2016年6月13日 (一) 12:10 (UTC)

某些用戶亂編百科並污蔑造謠他人编辑

我在2019年1月31日(四)04:55‎編輯了該詞條。在更改該詞條之前,此詞條的生平經歷下二級目錄普遍存在大量意味不明的性格描述。如“以柔制剛”、“允力戰强”、“知己知彼”、“審時度勢”、“察變虛實”等,一眼看去根本不晓得是在描述孫權哪個歷史時段。看過其他歷史人物的詞條都可以知道,二級目錄基本是以描述歷史事件為主的,如曹操词条中的目录“討伐董卓”、“封公稱王”、“南征孫權與漢中之戰”、“樊城之戰”等。此外生母不詳、本名不詳的“孫夫人”也被寫成了“孫尚香”,并被寫成了孫權的“异母姊妹”。堂堂皇后更被寫進了側室一欄。當我修正後。立刻受到某些ip用戶的莫名指控,宣稱我所改的“赤壁之戰”、“江夏之戰”、“稱王稱帝”都是“籠統無意義的用詞”、“莫名其妙的二級標題”,他們的性格描述目錄則“沒有問題,簡單明瞭介紹鮮明”。不僅多次修改完全回退到原來的錯誤版本,在版本修改記錄中繼續造謠稱我“經常寫他自己主觀東西到維基百科,有用戶把他個人主觀原創內容還有錯誤記述删除更正,u20就把你回退到錯誤的,只能他才是對,不合他意就是主觀和錯誤”。還進一步在其他地方稱“Ub20用戶把孫權、曹操、曹丕等條目變成個人地方”。且不說我1月31日的版本就是基於此前所有版本的修改,並沒有所謂回退到我幾個月前的版本。曹丕、曹操詞條我都只有一次輕微修改,是在半年前的事。就變成了某些人口中的“有幾個條目已經被他挾持了”。至於孫權詞條的二級目錄,請各位看官結合其他歷史人物詞條看看,到底是我的歷史事件目錄對,還是他們那完全看不出在描述那段經歷的性格目錄對。 Ub20留言) 2019年2月5日 (二) 01:28 (UTC)

加油编辑

將條目標題全改成自己認為最好的籠統用字,完全毫無意義

這點我認同, 舉例: [1] 2.1 = 發展成本高昂,掏空庫房 然後 [2] 我改成 成本高 現在是 成本高昂. 我認為用字應儘量簡單, ip人 別氣餒, 我希望你能堅持! Tony85poon留言) 2019年2月7日 (四) 17:14 (UTC)

(+)支持:维基百科又不是文学书籍,谁关心你孙权什么性格。GnolizX留言) 2019年2月20日 (三) 13:19 (UTC)

疑似真人傀儡同伙作案编辑

有關以上ip所作所為,我又發現了新的疑點,在此詳述相關情况。

就在我1月末修改過之後,从第一個用戶133.18.201.47修改並指責我起,短時間內竟有大量ip進行修改並對我進行指責,比如第二個用戶修改內容和理由如下:

時間:2019年2月2日 (六) 13:16(133.18.201.47修改三小時後)

用户:58.152.116.189

修改內容:調整語法結構,「當時,魏主曹操及吳大督呂蒙等名將相繼病故」等一句話放在行首

修改理由:回樓上,u20這位用戶經常寫他自己主觀東西到維基百科,有用戶把他個人主觀原創內容還有錯誤記述刪除更正,u20就把你回退到錯誤的,只能他才是對,不合他意就是主觀和錯誤,有幾個條目已經被他挾持了,誰一改他就會把你改回錯的或者莫名其妙的二級標題

這就非常奇怪了,可以看出①該IP的實質修改內容和理由毫不相關,修改的内容也可以說是可改可不改,與其說是他要修改,不如說就是為了寫理由而修改的。②若説他不認識上一位ip,但他却在上一ip改動後短時間內再次修改,且在發言上没有表達出任何獨立觀點,完全就是在對前一個IP進行一面倒的同時批判我。③上一用戶只寫了「某用戶」,並沒有指名道姓,這位卻直接確定前一人說的就是我,他是如何知曉的?④打開該两人ip的歷史編輯記錄看看,發現他們此前從未修改過任何條目,仅仅在那兩天出現且只改了孫權條目,此後就徹底失踪。如果說他們以前從未瞭解或編輯過維基百科,那麼他們是怎麼都能短時間內注意到孫權條目並異口同聲地進行修改的。而且發言中還都假装出一股對我很瞭解的感覺?

綜上,懷疑不是有人多次修改ip,就是使用真人傀儡。其他疑似人員:AreenyimHK(從未編輯任何其他條目。在保護期過後,几乎回退到該人或其同伙早先版本,比較該人2019年2月17日 (日) 09:42版本和125.227.205.31的2019年2月4日 (一) 12:56竟發現內容幾乎完全相同,而拿兩個版本中間任何一個版本比較都会發現差异巨大)、34.219.43.79(從未參與任何條目的編輯,但在我修改了AreenyimHK的版本後馬上出現在管理員下對我投訴,且投訴內容上和125.227.205.31對我的投訴竟大同小异,很難說不是串通的),某用戶,大量製造不同身份意圖虛張聲勢,造出「人多勢眾」的假象向我施壓,甚至試圖封禁我,用心險惡。只會用多个ip言語風格一致地向管理員說我獨斷專行,常以「大多數人」的虛假名義为自己惡劣版本打掩護,甚至造謠說我控制大量其他條目,但當我出現在管理員頁面出現以後他們就集體失踪,沒有任何解釋關於我控制其他詞條的證據在哪。

Ub20留言) 2019年2月21日 (四) 15:09 (UTC)

ip人請你們加油编辑

ip人他們的做法我是支持,他們用字簡潔而且將歷史人物的特質突出。查看後台被同一個用戶或是分身回退的記錄到現在的頁面情況,強行弄成中國大陸的百度百科無異,後台留言用簡體字罵ip人狡辯錯誤再強行回退就知道什麼一回事了。粉塵失語者留言)於2019年2月11日 (一) 06:03 (UTC)加入。

這位作家編寫的來源到底出自哪裡?编辑

你有傀儡登錄就不用反過來指控別人,不如直接說不按你的錯誤去做都是傀儡就可以了。說回條目,以下是你寫的原創內容,給個歷史原文好讓大家知道你的用字和編輯是什麼意思,还有來源在哪裡。

曹操當時因無法有效重創孫權,同時考量到漢中的局勢,從大局著眼而與孫權暫時休戰,讓兩方得到緩和。與此同時,在一向維護孫劉聯盟的魯肅。
孫權聞事不果,便打算攏絡關羽,逕自繞過同為一方勢力君主的劉備,向鎮守荊州前線的關羽提出聯姻要求、以離間劉備與關羽的君臣關係,遭關羽拒絕。
孫權西刺關羽。
孫權聽後,沉吟半晌,只有把關羽父子斬首。須臾後悔,因張昭點醒,殺了關羽必導致劉備軍的報復,且曹操終不可信,屆時孫權一方將不可避免的面臨兩路作戰的結果。
以圖使劉備認為此次行動全然是曹操指使。
為了避免兩線作戰,孫權對魏請降。

舊版本其他用戶所編輯的呂蒙是大督,如果真的有讀過三國志都知道正確無誤。只是你本人根本連三國志歷史都沒看,還留言根本就是在瞎編,呂蒙也沒當過大都督直接把其他人正確編寫刪除,你還一直刻意刪除其他編輯者的歷史原文來源,改成你自己主觀虛構編寫的記述。周瑜條目美周郎稱號也有標明演義,孫尚香也有註明小說,有什麼問題?

《三國志卷五十一·吳書六·宗室傳第六》後呂蒙當襲南郡,權欲令皎與蒙為左右部大督,蒙說權曰:「若至尊以征虜能,宜用之;以蒙能,宜用蒙。昔周瑜、程普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雖事決於瑜,普自恃久將,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幾敗國事,此目前之戒也。」權寤,謝蒙曰:「以卿為大督,命皎為後繼。」AreenyimHK留言) 2019年2月23日 (六) 05:43 (UTC)

無可奉告编辑

你所說舉出的段落皆是Lovelyggyy所編輯,該用戶與我沒有任何聯系,這一點其他管理員大可查證。因此對他編輯的內容我自然也沒什麼好說的。實際上該用戶也有編輯錯誤內容進去。比如他寫《江表傳》停住月餘,「因春水上漲、瘟疫將行」,北軍遂退。但我查閱三國志發現根本沒有那段內容已經進行删除。至於我的留言當然是參考當前版本的錯誤來更正的,你說的大都督倒确是我打錯,只是那時候根本沒有成立吳國,哪來的「吳大督」呂蒙?其他方面,孫權之妹明明是真實存在的姓名不詳的人物。孫權也是貨真價實的歷史人物,那寫他的親戚關係為何不直接按照正史來,按明清小說寫豈不莫名其妙?你倒不如解釋下,若你對Lovelyggyy的版本不滿直接删掉他編寫的內容中錯誤的部分好了,为何你的版本会和2月4日的版本幾乎相同,跳過了中間一系列由他人編輯的版本?你這麼多此一舉的原因又何在?

「因張昭點醒,殺了關羽必導致劉備軍的報復」這一段應該是出自演義,我也同意删除。

Ub20留言) 2019年2月23日 (六) 15:33 (UTC)

re:以上编辑

模板上是可以寫小説人物關係和外號,這個從以前開始就可以,只要註明就可以。標題問題從07年開始都是四字用字,如果你覺得不合理可以找更多人討論解決這個事情。

曹操在世時已封魏公魏王,死後追封魏武帝,其據地鄴城是春秋戰國的魏國地盤。孫權據地同樣也是春秋戰國的吳越之地,孫策孫權都是以江南地區封為吳侯吳王,曹操孫權沒有建國但以據地封為諸侯列國之王(諸侯王的意思你可以看這裡),上個版本以魏、吳編寫曹操和呂蒙並無不妥,既是據地政權執掌者,也是據地身份武將。 以下是沒有建國前的記述

《江表傳》瑜之破軍也。
《魯肅傳》引《吳錄》羽曰:烏林之役,左將軍身在行間,寢不脫介,戮力破
《呂蒙傳》學識英博,非復下阿蒙。使廬江謝奇為蘄春典農,屯皖田鄉,數為邊寇。使于禁救樊,羽盡禽禁等,人馬數萬,託以糧乏,擅取湘關米。
《徐盛傳》嘗大出橫江,盛與諸將俱赴討。
《鄧芝傳》芝對曰:「二國四州之地,大王命世之英,諸葛亮亦一時之傑也。蜀有重險之固,吳有三江之阻」
《賈詡傳》文帝即位,以詡為太尉。帝問詡曰:「吾欲伐不從命以一天下,、蜀何先?」
《曹仁傳》從平荊州,以仁行征南將軍,留屯江陵,拒將周瑜。
《臧霸傳》張遼之討陳蘭,霸別遣至皖,討將韓當。
《黃權傳》及稱尊號,將東伐,權諫曰:「人悍戰,又水軍順流,進易退難,臣請為先驅以嘗寇,陛下宜為後鎮。」魏文帝謂權曰:「君捨逆效順,欲追蹤陳、韓邪?」權對曰:「臣過受劉主殊遇,降不可,還蜀無路,是以歸命。且敗軍之將,免死為幸,何古人之可慕也!」
《龐統傳》瑜卒,統送喪至人多聞其名。

至於Lovelyggyy的錯誤資料,刪除一次他就會補回更多。現在受保護版本就是你退回的版本,莫非你看不到Lovelyggyy的原創就在你自己版本裡面?我補了原文引述《建康實錄》二十二年春,權令都尉徐祥詣曹操詐降,將謀息兵,操信之,使修好結婚。這是孫權的謀略和休兵策略,他直接刪除了原文,改成是曹操所為。至於你說停住數月,是江表傳甘寧百人夜襲導致魏軍受驚停住數月而退。而Lovelyggy故意刪除受襲一事,改成曹操因為瘟疫自己退,濡須曹操被孫權包圍大敗以及衝入曹營觀陣又被刪除,改成是曹操打不下自己退,原文記述劉備害怕失地而求和改成劉備協議。魯肅不是親劉派被改成親劉派,孫權因為寡不敵眾被張遼追擊受襲刪除,孫權在樊城舉動全部變成虛構陰謀論還有自己創作及演義。他主要美化修飾魏蜀,特別是魏國不好的刪除,故意將發生時間亂調,刻意醜化孫權。

孫權傳明說只是稱沒有降,而魏單方面認為他是降。

《吳主傳》自魏文帝踐阼,權使命稱藩,及遣于禁等還。
《徐盛傳》及權為魏稱藩,魏使邢貞拜權為吳王。權出都亭候貞,貞有驕色,張昭既怒,而盛忿憤,顧謂同列曰:「盛等不能奮身出命,為國家并許洛,吞巴蜀,而令吾君與貞,不亦辱乎!」

如果大家正常討論編寫交流,合力協作編寫沒有問題,但不要拒絕溝通啊,朋友!—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AreenyimHK對話貢獻)於2019年2月24日 (日) 06:39 (UTC)加入。

可以理解编辑

我當時改動,是由于你作為修改基礎的那個版本錯誤很多,Lovelyggy先不論,他修改之前的數個版本也都被撤銷了。錯誤部分包括孫權的兩個姐姐沒記上去,語句前後順序不對,孫權被寫成演義中才有的吳侯,還有我之前說過的二級標題的事情。你說的Lovelyggy編寫的內容你覺得有錯誤的部分,保護結束後可以自行修正。

Ub20留言) 2019年2月24日 (日) 13:03 (UTC)

原來的版本编辑

我退回的版本是其他用戶在基礎上更改,山越也有歷史記述,除了這個還有其他都被完全刪除了。我修改那個版本除了順序有誤和漏記之外,資料不太多錯誤,現在保護版本有幾處地方有誤,甚至連歷史都不是。 標題問題一向都是四字語法,以前管理員編寫也是四字語法。 AreenyimHK留言) 2019年2月25日 (一) 02:33 (UTC)

二級標題编辑

二級標題字數沒有特別規定,其他條目像曹操,努爾哈赤都有六字甚至九字的標題,只要能把發生在同一時間段內的事概括了就好。像孫權伐黃祖和山越基本是同一時間段內接替發生的事,很難區分開,要不就把伐山越算在前面孫權穩定江東的一大舉措中。

Ub20留言) 2019年2月25日 (一) 14:20 (UTC)

返回“孙权”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