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Simon Wade/沙盒 3

阿斯旺水坝
BarragemAssuão.jpg
亞斯文高壩衛星空照圖
Simon Wade/沙盒 3在埃及的位置
Simon Wade/沙盒 3
阿斯旺水坝在埃及的位置
位置 埃及阿斯旺
坐标23°58′14″N 32°52′40″E / 23.97056°N 32.87778°E / 23.97056; 32.87778坐标23°58′14″N 32°52′40″E / 23.97056°N 32.87778°E / 23.97056; 32.87778
始建1960年
啟用1970年
水坝和溢洪道
水坝类型Embankment
橫跨尼罗河
高度111米(364英尺)
长度3,830米(12,570英尺)
壩基寬度980米(3,220英尺)
溢洪量11,000立方米每秒(390,000立方英尺每秒)
水库
形成纳赛尔湖
总容量132立方公里(107,000,000英畝·英尺)
表面积5,250平方公里(2,030平方英里)
最大长度550公里(340英里)
最大宽度35公里(22英里)
最大水深130米(430英尺)
正常水位183米(600英尺)
发电站
運作日期1967–1971
涡轮机12×175 MW(235,000 hp) Francis-type
裝機容量2,100 MW(2,800,000 hp)
年均發電量10,042 吉瓦 (2004)[1]

阿斯旺水坝(阿拉伯语:السد العالي‎),一般特指1960年代兴建的阿斯旺高坝(又称阿斯旺大坝),是世界上最大的土石坝之一。水坝横跨尼罗河,位于埃及境内的尼罗河第一瀑布下的城市阿斯旺附近。水坝的建设是埃及七月革命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领导的共和国政府的重要政绩之一。水坝在防洪、灌溉及发电方面带来巨大利益,同时也被认为是埃及实现工业化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

建设过程编辑

英国人在1898年興建了旧坝,於1902年完工,长1900米,高54米,屬於中型重力坝,由于原设计的不足,旧坝已於1907-1912年和1929-1933年两次加高,但在1946年時洪水卻几乎漫坝,使得人们决定在旧坝上游6.4公里处建造新坝,而非再次加高旧坝。

在埃及總統纳赛尔革命后,在1952年开始了新坝的设计,起初美国答应就此贷款2.7亿美元,但由于埃及希望进行军事现代化,但是西方国家拒絕售卖武器,于是埃及军事领导人决定间接通过捷克斯洛伐克向苏联购买军事装备,美国取消了这项资助,埃及政府因此计划用苏伊士运河的收入来继续这项工程,在1958年時苏联加入,提供了大约三分之一工程造价的资助,以及工程师和重型机械。

新坝施工從1960年開始,於1970年7月21日完工,其水库在1964年一期工程结束后便开始蓄水,為抢救水庫區內的埃及文物及古蹟,1960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示下,展开了大规模的考古抢救工作,24项古蹟被迁移或赠送他国,1976年水庫达到设计水位。

坝址所在的砂质覆盖层最大厚度225米,建有两排0.61m厚混凝土防渗墙,最大深度131m。

 
1964年5月14日,埃及总统纳赛尔和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共同主持大坝蓄水的仪式。当时赫鲁晓夫称阿斯旺大坝是世界的第八大奇迹[2]

纳赛尔意识到,如果在军事上不能抵御以色列自己就无法成为泛阿拉伯主义的共主。所以为了阿斯旺大坝的修建计划和埃及的军事现代化,纳赛尔首先向美国寻求援助。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和总统艾森豪威尔告诉纳赛尔,美国向埃及提供军火需基于仅用于防卫目的,并允许美国向埃及派驻监督和训练的军事人员的前提。纳赛尔无法接受这些条件,转而向苏联提出援助请求。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误判了纳赛尔在虚张声势,苏联也不会对埃及伸出援手。苏联对纳赛尔承诺会向其提供一批武器,用于交换埃及产出的谷物和棉花。1955年9月27日,纳赛尔宣布埃及和苏联的卫星国捷克斯洛伐克达成了一项武器协议。[3]面对埃及倒向苏联阵营的情势,杜勒斯并没有对埃及施加压力,反而寻求改善两国的关系。1955年12月,美国和英国政府承诺各自出资5600万和1400万美元援助埃及建设阿斯旺水坝。[4]

虽然埃及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武器协议刺激了美国对大坝建设进行经济援助,但英国以此为由撤回了援助。然而埃及在1956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合法代表,1956年5月30日埃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此举直接违背了杜勒斯对共产主义遏制战略[5]

多方面导致美国撤回对阿斯旺大坝的援助。杜勒斯不认为苏联会履行对埃及援助的承诺,但他对埃及在美苏间保持均衡策略感到不悦。同时,土耳其和伊拉克等西方阵营在中东的盟友也不满埃及取得了众多援助。[6] 1956年6月,苏联向埃及提供11.2亿美金的贷款用于水坝的建设。7月19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为阿斯旺水坝提供经济援助在当下是“不合时宜”的。[4] 7月26日纳赛尔宣布将由英法把持的苏伊士运河国有化,以运河的收入支援阿斯旺水坝的建设。运河国有化的行为成为第二次中东战争的导火索。战争爆发后,英国、法国和以色列随即控制了运河和西奈半岛。但在美苏两国的斡旋下,三国军队陆续撤出西奈半岛。

利益编辑

新的阿斯旺高壩全長3,600米,底層寬度980米,頂層寬度40米,高111米,体积4,300萬立方米,屬於大型重力坝,最高每秒流量11,000立方米,其攔河而成的纳赛尔湖,是世界第七大水庫,长550公里,宽35公里,面积達5,250平方公里,容积達132立方千米。

工业方面,水坝拥有12组175MW发电机,总功率为2,100MW(2,100兆瓦),1967年开始发电,1998年发电量占埃及总发电量的15%,最高峰时发电量占埃及全國的一半,甚至可向邻国输出电力。

农业方面,水坝有效减小了1964年、1973年的大洪水和1972年-1973年和1983年-1984年的旱灾造成的危害。在几乎全非洲都在闹饥荒的时候,埃及的粮食基本自给自足。

水库还发展了渔业,由于离消费市场距离太远,渔业的收入并不高。

另一个特別的利益是从此埃及摆脱了其不友好的鄰國苏丹有機會对其埃及命脉尼罗河水的控制。

因为现在绝大多数的埃及人都工作、居住在尼罗河谷,埃及还在计划从纳赛尔湖引出另外一条和尼罗河平行的水道,扩大经济面积。

此外,阿斯旺水壩的新壩工程在1971年建成時亦為埃及人帶來另類利益。因新壩工程破壞了傳遞裂谷熱埃及伊蚊生態環境,故裂谷熱實際上於1980年後絕跡於埃及

影响编辑

阿斯旺大坝保护尼罗河流域免遭洪水和旱灾的侵袭,实现了农业增产和就业率的提高,为埃及提供了电力,航运条件的改善也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但同时大坝的兴建淹没了大片地区,超过10万人成为水库移民,大量的历史遗迹也因此或迁移他地或没入水中。大坝落成后也衍生出海岸线被侵蚀、土壤盐度提高和一些健康问题。

发电编辑

阿斯旺大坝配备了12台额定功率为175兆瓦的发电机,机组的总功率为2.1吉瓦。大坝于1967年开始发电。当大坝第一次达到输出峰值时,大坝的发电量占当时埃及全国电力产量的一半;1998年时大坝的发电量约占全国的15%。阿斯旺大坝的建成让埃及大多数村庄第一次用上了电。大坝同时通过调节上游流量的方式,提高了阿斯旺旧坝的发电效率。[7]

古迹保护编辑

 
阿布辛贝勒神庙拉美西斯二世摩崖雕像在原址切割,迁移至新址重新组装

为了保护尼罗河谷地带的珍贵古迹免于被淹没的命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努比亚行动”。1961年,美国总统肯尼迪也曾致信美国国会领袖,请求国会为抢救文物的国际行动拨款。[8] 在世界各国和教科文组织的帮助下,包括阿布辛贝勒神庙在内的22处历史遗迹被仔细地拆解,转移至纳赛尔湖岸的高地后复建。[9] 菲莱神庙、卡拉巴夏神庙以及阿马达神庙也进行了迁移。[7]

埃及政府为了感谢各国对文物转运的协助,向外国政府赠送了部分历史遗迹:

位于尼罗河上游的苏丹也对河谷地带的历史遗迹进行搬迁,现展于首都喀土穆苏丹国家博物馆英语National Museum of Sudan的庭院内。[10]

健康编辑

阿斯旺大坝建成前诸多预测认为,大坝建成后血吸虫病的流行率会有所提高,但事实恰好相反。[12] 有确凿证据显示上埃及地区罹患血吸虫病的病例在大坝建成后的15年内逐步减少,埃及血吸虫也随之消失。之前的预测并没有将大坝建成前埃及各地已经存在的常年灌溉系统考虑在内,常年灌溉系统的推广并不依赖于大坝。到20世纪50年代,上埃及只有一小部分区域还没有从低效的流域性灌溉转变为高效的常年性灌溉。

环境问题编辑

然而,阿斯旺水壩也導致不同的環境問題。

水壩令尼羅河上遊肥沃的泥沙停於水壩後面,導致泥沙淤積於水庫內,最終使水庫於五百年後完全失去蓄水功能。

由於缺乏由上游提供的沉積物,下游的農地及海堤逐漸受到侵蝕。除了威脅現時埃及最大的咸水魚資源外,更會使尼羅河三角洲的土地沉降,令該地的稻米種植受到影響。

現時由於欠缺上游的泥沙,三角洲的土地已失去過去的肥沃的特質,當地倚賴泥沙生產的紅磚業受到嚴重影響,而東地中海沿岸更發現有明顯的侵蝕現象。

農業由於缺少由河水提供的天然養份,因而需要使用跨國企業提供的人工肥料。然而,這種做法因做成化學品污染而惹來爭議。一些灌溉系統較差之下游農地由於尼羅河河水流量減少令海水倒流的關係,因而受到土壤過濕與及鹽度增加問題困擾。

地中海的漁獲亦受水壩影響,地中海東部海域的沙丁鱼凤尾鱼一向仰賴尼羅河河水帶來“淤泥浆”養份,例如矽酸鹽磷酸鹽等。當水壩建築時,該地區的漁獲減少近半,直至近年才有回升的跡象。

水壩的興建帶來疾病的威脅。由於水壩內有大量蜗牛繁殖,蜗牛携带着小肝吸虫,從人的脚底进入人体,导致了血吸虫病。阿斯旺水坝工程同样带来了一定的政治影响。纳赛尔湖非常巨大,且几乎所有埃及的人口都集中在尼罗河谷一带居住。这意味着大坝一旦被摧毁,所导致的洪水将几乎毁灭整个埃及。在赎罪日战争期间曾谣传说大坝受到了攻击,高射炮保护了大坝,但以色列空军还是威胁着大坝。据传这也成为了1978年时任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与以色列在美國戴维营签订和平条约的主要原因之一。

图片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Aswan High Dam. Carbon Monitoring for Action. [2015-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5). 
  2. ^ Walz, Jay. Khrushchev and Nasser Join In Diverting the Nile at Aswan. New York Times. 1964-05-15: 1 [2021-02-07]. 
  3. ^ Smith, p. 242
  4. ^ 4.0 4.1 Dougherty, p. 22
  5. ^ Smith, p. 247
  6. ^ Smith, Charles D. Palestine and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Sixth. Boston/New York: Bedford/St. Martin's. 2007. ISBN 978-0-312-43736-7. 
  7. ^ 7.0 7.1 M.A. Abu-Zeid & F. Z. El-Shibini: "Egypt's High Aswan Dam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20.", Water Resources Development, Vol. 13, No. 2, pp. 209–217, 1997
  8. ^ 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and to the Speaker of the House Concerning Preservation of Ancient Monuments in the Nile Valley. [2021-02-02]. 
  9. ^ The Rescue of Nubian Monuments and Sit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12-22., UNESCO project site about Nubia Campaign.
  10. ^ Reis, Michael (1999), Who is who in Ancient Egypt, p.48 ISBN 0-415-15448-0
  11. ^ Faras Gallery - The Professor Kazimierz Michałowski Faras Gallery. The National Museum in Warsaw. [2021-02-16] (英语). 
  12. ^ Miller. F. DeWolfe et al. Schistosomiasis in Rural Egypt. 1978.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 Protection Agency. EPA – 600/1-78-07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