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LGBT權益

地区人权

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公民通常在中东部分地区只拥有有限或高度限制的权利,并被很多人公开敌视。在该地区的17个国家中,有10个国家同性恋仍然是非法的,其中6个将同性恋处以死刑。LGBT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受到该地区人民普遍的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特别是伊斯兰教的强烈影响。

中東同性戀
Middle East (orthographic projection) (Homosexuality) Close-Up.svg
  承认同性婚姻

  民事結合   同性恋是合法的   反雞姦法   未強制監禁   監禁   監禁,未執行死刑

  强制死刑
合法:土耳其 土耳其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
以色列 以色列
 伊拉克
约旦 約旦
黎巴嫩 黎巴嫩
 巴林
不合法:叙利亚 敘利亞
埃及 埃及
伊朗 伊朗
沙特阿拉伯 沙烏地阿拉伯
卡塔尔 卡塔尔
 阿曼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聯酋
 葉門

以色列,所有的性取向都是合法的。男同性恋在巴林巴勒斯坦地区塞浦路斯土耳其约旦黎巴嫩是合法的 - 尽管这些国家中很少有国家承认合法的权利和条款。在科威特埃及阿曼卡塔尔阿联酋,男同性恋者是非法的,可处以监禁。在伊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利比亚叙利亚也门,这类人可能将被处以死刑。

几个中东国家因为以同性恋和变性者的罪名将公民处以监禁和死刑而受到强烈的国际批评。然而,也有一些中东国家社会态度已经变得更加宽容,并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护LGBT人群免受歧视和骚扰,其中最著名的是塞浦路斯、土耳其和以色列。

历史编辑

中东同性恋的证据至少可以追溯到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时代。[1]

在中世纪和现代社会早期,中东社会出现了同性恋文学的繁荣。《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的Shusha Guppy已经指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阿拉伯伊斯兰社会对同性恋的态度一直比西方更宽容。”[2]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中东人间的同性性接触被认为相对普遍。因为男女之间存在明显的性别隔离,这使得婚外的异性接触十分困难。[3]

根据Guppy的说法,“在前现代时期,西方旅行者惊奇地发现伊斯兰教是‘一个性别正面的宗教’,而男人可以用言语和姿态公开表达对年轻男孩的爱。”[2]Georg Klauda也写道:“无数的作家和艺术家,如安德烈·紀德奥斯卡·王尔德E·M·福斯特让·热内,在19世纪和20世纪,从恐同的欧洲来到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埃及和其他各个阿拉伯国家朝圣,那里的同性性行为不仅没有遭受任何歧视或亚文化的隔离,而且由于男女性别的严格隔离,同性性行为似乎在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找得到。”[3]

现在的中东编辑

伊朗沙特阿拉伯苏丹也门,法律规定,如果发现一个人有同性性行为,可适用死刑。[4]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国别报告,在沙特阿拉伯没有LGBT组织。此外,基于性取向的官方和社会歧视报告仍不清楚,因为讨论LGBT事宜的社会压力很大。[5]

黎巴嫩,约旦,巴林和伊拉克是少数同性恋不违法的阿拉伯国家之一。[6]尽管伊拉克允许执行死刑并且ISIS也杀死了同性恋者。[7]一些中东国家对跨性别和变性人有一定的宽容和法律保护,但对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则没有保护。例如,伊朗政府已经批准在医学上的变性手术。在包括土耳其和黎巴嫩在内的一些中东国家,社会态度和法律的变化已经慢慢发生,这是更大的容忍,多元民主和尊重人权的运动的一部分。在有些中东国家,包括土耳其和黎巴嫩,同性恋权利运动已经存在。据说黎巴嫩拥有蓬勃发展的同性恋活动,特别是在贝鲁特。

以色列是一个显著的例外,在LGBT权利方面更为进步,承认未登记的同居,并且广泛支持同性婚姻。[8]以色列也允许跨性别者在没有手术的情况下合法改变其性别。[9]变性者可以在以色列国防军公开服役。[10]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Williams, Sean. Alternative sexuality in ancient Egypt? Follow the LGBT Trail at the Petrie Museum - History - Life & Style. The Independent. 2010-02-22 [2014-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0). 
  2. ^ 2.0 2.1 Guppy, Shusha. "Veiled might of the harem.(American University Press)(Before Homosexuality in the Arab-Islamic World, 1500-1800)(Book review)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June 9, 2006, Vol.0(1746), p.33(1). ISSN 0049-3929. Source: Cengage Learning, Inc.
  3. ^ 3.0 3.1 Klauda, Georg (English translation by Angelus Novus). "Globalizing Homophob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MRZine, Monthly Review. 08.12.10. Previous version appeared in Phase 2 No. 10 (December 2003). Also published as the first chapter of Die Vertreibung aus dem Serail: Europa und die Heteronormalisierung der islamischen Welt (Berlin: Männerschwarm-Verlag, 2008). Start page 15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etrieved on June 26, 2014.
  4. ^ Linda A. Mooney; David Knox; Caroline Schacht. Understanding Social Problems, 8th ed. Cengage. : 373. 
  5. ^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for 2009, p. 2414
  6. ^ 存档副本. [2017-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7). 
  7. ^ 存档副本. [2017-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2). 
  8. ^ "Three-in-Five Israelis Back Same-Sex Marriage". Angus Reid Public Opinion. Retrieved 1 June 2011
  9. ^ Hovel, Revital. Israel Recognizes Sex Changes Without Operation. Haaretz. 2015 [2017-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9) (英语). 
  10. ^ Aviv, Yardena Schwartz/Tel. What the U.S. Is Learning From How Israel Treats Transgender Soldiers. Time. [2017-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7).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