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革命黨

1914年至1919年存在的政黨
(重定向自中华革命党

中華革命黨孫中山民國三年(1914年)7月8日在日本東京創立的革命組織,黨員多為原興中會中國同盟會及1912年成立的國民黨的部分人士,後於民國八年(1919年)10月10日改組為中國國民黨

中華革命黨
总理孫中山
建立1914年7月8日 (1914-07-08)
解散1919年10月10日 (1919-10-10)
國家中華民國
總部 日本東京府
 中國广州市
意識形態三民主義
政治光譜中间中间偏左[1][2][3]
旗幟Naval Jac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青天白日旗
前身
國民黨 (1912–1913) 國民黨

歷史编辑

 
蔣介石入党誓词
 
1916年,孫中山發布〈中華革命軍大元帥檄〉

1913年,宋教仁上海遇刺身亡,孫中山發動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失敗後流亡日本。孫檢討二次革命失敗的原因,他認為國民黨失去其前身中國同盟會的革命精神,黨員不服從理事長(即孫中山)的號令,主張循法律途徑解決宋案,未能及時起兵致使失敗。中華革命黨於1913年底開始籌建[4]:274

1914年,孫重申黨員必須信仰「革命主義」,同時強調「此次立黨,與前次辦法頗有不同。曩同盟會、國民黨之組織,徒以主義號召同志……不計品流之純粹」,以致「內部分子意見分歧,步驟凌亂……無奉令承教之美德。致黨魁則等於傀儡,黨員則有類散沙」;是故「此次重組革命黨,首以服從命令為惟一之要件。凡入黨各員,必自問甘願服從文一人,毫無疑慮而後可」[5]:106-107。5月10日孫在東京創刊《民國》雜誌,後為中華革命黨機關刊物;5月11日孫致函日本首相大隈重信,勸其支持中國革命,許以優惠條件[5]:375。6月22日[5]:375,中華革命黨召開首次大會,推選孫為總理;7月8日中華革黨在東京築地精養軒舉行成立大會,與會者約300餘人[5]:107。孫就任總理,並公布手書《中華革命黨總章》[5]:375。並兩次發表討袁宣言[6]。「中華革命黨」宣佈「以掃除專制政治,建設完全民國為目的」,「以實行民權、民生兩主義為宗旨」,規定入黨者都要按指印、立誓約,絕對服從孫,黨員人數最多時只500人左右[7]:33。每個人都要發誓,「為救中國危亡,拯生民困苦,願犧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權利。」[4]:274每個黨員之地位取決於入黨時間:凡在革命開始前之前入黨者,即為「首義黨員」,日後為「元勳公民」,將被賦予「特權」;凡在革命開始之後、革命政府成立之前入黨者,即為「協助黨員」,日後成為「有功公民」,享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革命勝利之後始入黨者,即為「普通黨員」,日後為「先進公民」,只有選舉權,沒有被選舉權[4]:275。黨總部設總務、黨務、軍務、政治、財政等部,由孫指定陳其美居正許崇智鄧鏗胡漢民楊庶堪張靜江廖仲愷等分任正、副部長[5]:107。11月29日,黑龍會領袖內田良平上呈日本政府一份關於解決中國問題之備忘錄,他在文中提議從袁世凱手中救出中國,然後與中國結盟,將中國置於日本保護下;他推薦支持兩個有助推翻袁世凱之團體:以肅親王為核心之北方君主主義者,和南方革命黨人孫[4]:280

孫的提案遭到部分革命黨人抵制,特別是黃興[4]:276。孙向黄兴解释:「要知道過去革命所以失敗的最大原因,就是不肯服從一個領袖的命令。我們現在做革命能夠成功,以後黨內的一舉一動,就要領袖來指導,由全體黨員去服從。至於那一個人來做領袖,這是沒有關係的。假使你黃先生願意當領袖,我們就可以在誓約內寫明『服從黃先生』,我個人當然也填誓約來服從你的。如果你不願意當領袖,就由我來當領袖,那末你就應該服從我。至於誓約上要打指模,完全是表示加入革命的決心,決不是含侮辱的意思。」[8]:220-221孙又对一般党员说道,革命党必须牺牲个人自由:“党员之于一党,非如国民之于政府,动辄可争平等自由,设一党中人人争平等自由,则举世当无有能自存之党。盖党员之于一党,犹官吏之于国家,官吏为国家之公仆,必须牺牲一己之自由平等,绝对服从国家,以为人民谋自由平等。惟党亦然,凡人投革命党中,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则当先牺牲一己之自由平等,为国民谋自由平等,故对于党魁则当服从命令,对于国民则当牺牲一己之权利。……是以此次重组革命党,首以服从命令为唯一之要件。”[9]

1915年夏,中华革命党组建“中华革命军”,密令陈其美在上海筹组东南军,居正至青岛筹组东北军,胡汉民回广州筹组西南军,于右任赴陕西三原组织西北军,共四个总司令部,并派遣党人分赴各省运动军队和会党。从1914年到1916年,中华革命党举行了一系列的武装起义,其中比较有名的有:1914年10月,广东党人钟明光谋刺广惠镇守使龙觐光;11月,洪兆麟在广东惠州聚众二千举兵反袁;朱执信在顺德率千余人,攻打佛山。1915年12月,上海革命党人发动的肇和舰起义。1916年,江苏江阴、吴江、安徽大通等地的武装起义。1916年2月,东北军连克昌乐、安邱、高密等城;5、6月份三围省城济南,攻打即墨、莒县、昌邑10余县。[10]:261-262

除作军事斗争以外,中华革命党还重视宣传工作。在1914年5月10日,革命党人在东京创立《民国》杂志后,又相继在美国旧金山出版《少年中国晨报》(李是男、黄芸苏主编)、《民口》月刊(冯自由、孙科、谢英伯等主编),在新加坡出版《国民日报》(陈新政、丘明昶、雷铁崖等主编),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出版《新民国晨报》(胡汉贤、夏重民等主编),在檀香山出版《自由新报》(吴荣新主编),在上海法租界天主堂街出版《民国日报》(陈其美领导,邵力子、叶楚伧等主编),在天津出版《公民日报》(刘揆一任社长,刘铸生、张静庐等主编),在香港出版《现象报》(罗翼群、朱卓文任经理,邓寄芳、陈云锋等任主编)。[10]:263-264

1915年底在云南爆发的护国战争,与中华革命党的反袁活动有直接联系。朱执信在《论中华革命党起义之经过》中回顾说:“厥后云南继起,遂克有成,然推其本原,不得遂祧去肇和,正犹武昌起事之前有三月廿九之役也。中华革命军实先护国军而起,而以甚大之好影响与护国军者也。”[11]

1916年3月22日,袁世凱被迫取消帝制;4月9日,中華革命黨在日本友人田中昂寓所舉行聲討袁世凱的小型集會(又稱「帝制取消一笑会」);5月1日,孫中山返國抵達上海公共租界;5月9日,中華革命黨發表《第二次討袁宣言》,號召推翻袁世凱;6月6日,袁世凱逝世,國會恢復,原國民黨議員前往北京重新參加議政活動;7月17日,中華革命黨在上海張園舉辦茶話會,與各界人士研討袁死後之形勢和建設方針。

1917年7月,張勳復辟,國會解散。而段祺瑞起兵驅逐張勳後控制北京,亦拒絕恢復《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和國會。中華革命黨以維護臨時約法為號召,聯合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四川等西南軍閥,在廣州組織軍政府並就任大元帥,形成南北對峙。部分國會議員響應號召,南下廣州召開非常會議,開展護法運動(亦稱「三次革命」),誓師北伐。

中華革命黨在各地組織活動,由於缺乏群眾基礎而屢遭挫折;1919年10月,孫又把中華革命黨改組成中國國民黨[7]:33。由於西南軍閥本無護法誠意,加上護法軍戰事不利,遂醞釀議和。主戰的中華革命黨人遭受排擠,孫黯然前往上海法租界。考慮到中華革命黨在各地的行動因缺乏民眾支持而屢遭挫折,孫以「國民革命」的理念公開活動、擴大吸收黨員。

參考文獻编辑

  1. ^ Socialist ideology of the Kuomintang. Wikipedia. 2021-07-16 [2021-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英语). 
  2. ^ Arif Dirlik. The Marxism in the Chinese revolution. Rowman & Littlefield. 2005: 20 [2021-12-02]. ISBN 0-7425-3069-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5). 
  3. ^ Von KleinSmid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choo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tudies in comparative communism, Volume 21. Butterworth-Heinemann. 1988: 134 [2021-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5). 
  4. ^ 4.0 4.1 4.2 4.3 4.4 白吉爾(Marie-Claire Bergère)著、溫哈溢譯(第九章協力林添貴,人物小傳協力楊詩韻). 《孫逸仙》. 台北市: 時報出版. 2010-06-21. ISBN 978-957-13-5208-4. 
  5. ^ 5.0 5.1 5.2 5.3 5.4 5.5 張磊、張蘋. 《孫中山傳》.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1. 
  6. ^ 二次革命與討袁護法.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2010-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19) (中文(臺灣)). 
  7. ^ 7.0 7.1 王爾敏校訂. 現代教育研究社編輯委員會 , 编. 《會考版中國歷史(中學五年級適用)》. 香港: 現代教育研究社. 1993. ISBN 962-11-2588-X. 
  8. ^ 〈與黃興的談話〉,陳旭麓、郝盛潮主編:《孫中山集外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9. ^ 孫中山,《致陳新政及南洋同志書》,1914年6月15日
  10. ^ 10.0 10.1 陈梅龙《陈其美传论》,天津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
  11. ^ 《革命文献》第五辑,第总644-645页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