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苍颉篇》,又名《仓颉篇》,是秦朝丞相李斯所作,共有七章,是秦始皇用以统一文字的课本。汉朝初年曾经合《苍颉》、赵高所作《爰历》、胡毋敬所作《博学》三篇五十五章[1],仍称《苍颉篇》。经过整理以后的《苍颉篇》,共三千三百字。

汉平帝时,征召天下通小学者百余人,令说文字于未央宫,由黄门侍郎扬雄取其有用者,撰成《训纂篇》,作为《苍颉篇》的续篇,并改易《苍颉篇》中的重复之字,共计八十九章,五千三百四十字。东汉章帝时,班固又作续篇,计十三章,七百八十字。和帝时,贾鲂又继作《滂憙篇》。至晋代张轨将《苍颉篇》作为上卷,《训纂篇》作为中卷,《滂憙篇》作为下卷,称之为《三苍》。

《苍颉篇》在南宋就已经失传。20世纪民国时期,英国人斯坦因从敦煌汉代烽燧遗址中获得一批汉简,内有《苍颉篇》残简共四十余字。其中最长的一段有二十个字:“游敖周章黚黡黯黮黖黝黭黪黓黤赫赧儵赤白黄”。这是《苍颉篇》亡佚千年后第一次新发现。罗振玉的《流沙坠简》、王国维的《重缉苍颉篇》都收录了这批材料,罗振玉慨叹道:“国朝任孙诸家,采缉古籍所引《苍颉篇》所得皆单字,罕有成文句者,此虽仅存四十言,然均文句相属,恨任孙诸家不得见也。”

罗、王通过对出土残简的研究回答了《苍颉篇》亡佚后长期没有弄清的几个基本问题:

  1. 四字一句;
  2. 有韵可寻;
  3. 首句是“苍颉作书”故“苍颉”两字作为篇名。
  • 1972—1976年间,甘肃省居延考古队在破城子出土的汉简中,发现有《苍颉篇》残简。其中基本完整的《苍颉篇》第一章。
  • 1977年安徽阜阳县第二代汝阴侯夏侯灶墓中出土的五百四十多字《苍颉篇》。
  • 1979年在敦煌马圈湾发掘发现汉简一千二百余枚,其中也有《苍颉篇》的内容。
  • 2008年在甘肅省永昌縣紅山窯鄉水泉子村漢墓群發掘出一批汉代木簡。這批木簡每百五字為一章,每章十五句,每句七字,是一種新出的七言本的《蒼頡篇》[2]
  • 2009年北京大学接受一批从海外捐赠的西汉竹简。约1600余枚。其中70余枚竹简为《苍颉篇》,保存完整字约1230个,且大多数字迹清晰,是存字较多的古本。

第一章编辑

苍颉作书,以教后嗣。幼子承诏,谨慎敬戒。
勉力讽诵,昼夜勿置。苟务成史,计会辩治。
超等轶群,出尤别异。初虽劳苦,卒必有意。
悫愿忠信,微密倓塞。奸佞

第五章编辑

琖表书插,颠颎重该。已起臣仆,发传约载。
趣遽观望,步行驾服,逋逃隐匿,往来前□。
汉兼天下,海内庰厕。饬端修法,□□□类。
菹醢离异,戎翟给賨,但致贡诺,

参考编辑

  1. ^ 《汉书》艺文志:“汉兴,闾里书师合《苍颉》、《爰历》、《博学》三篇,断六十字以为一章,凡五十五章,并为《苍颉篇》。”
  2. ^ 吳葒《甘肅永昌水泉子漢墓》及吳葒、魏美麗、張存良《甘肅永昌水泉子漢墓群》兩文對這批木簡作了簡單介紹,並公佈了一支字書簡。2009年第10期《文物》刊載了張存良、吳葒兩位先生的《水泉子漢簡初識》,又公佈了二十二支字書簡的釋文。據整理者介紹,這批字書字體為“隸古定”,與敦煌馬圈灣出土的《蒼頡》篇字體相近。這批字書沒有發現篇題。數枚簡的末端書有“百五字”,為計字數語。第一章为:
    • 【蒼頡作】書智不願,以教後嗣世【□□。
    • 幼】子承詔唯母(毋)【□,謹】愼敬戒身即完。
    • 勉力諷誦槫出官,晝夜勿置功【□□,
    • 茍務成】史臨大官,計會辯治推耐前,
    • 超等秩群【□□□,出尤別異】黑白分。
    • 初雖勞苦後必安,卒必有【喜□□□。
    • 愨愿忠信□】事君,微密痣<痰>塞天生(性)然。
    • 俔(姦)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