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阙之战

(重定向自伊闕之戰

伊闕之戰是前293年秦国将领白起伊闕(今河南省洛陽市龍門镇)擊敗东周三国联军,擒杀联军主将公孫喜的战役,此战秦国共斩首敌军24万。

伊闕之戰
日期前293年
地点
伊闕
结果 秦國戰勝
参战方
魏國
韓國
东周国
秦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公孫喜 白起
兵力
約250000人(包括魏武卒) 约120000人
伤亡与损失
被斩首24万,五座城池被攻陷,公孙喜遭擒杀 數萬

背景编辑

前295年,赵武灵王死后,秦国主动调整与诸侯之间的关系。同年,秦昭襄王免去赵武灵王所信任的楼缓的相位,改用魏冉国相,又主动与楚国修好,援助楚国粮食五万石。[1]次年,齐国也改变了对诸侯的外交策略。齐湣王采纳祝弗的建议,免去主张以秦国为敌的孟尝君的相位,改用秦国五大夫吕礼为相。经过一系列外交调整,秦、齐两国又重新交好。[2]齐国得以全力攻打宋国,而秦国则向临近的韩、魏两国发动战争,扩展土地。[3]同年,秦昭襄王派兵攻打韩国,向寿夺取了武始(今河北省武安市南),左庶长白起夺取了新城(今河南省伊川县西南)。[4]

 
指挥伊阙之战的秦国主将白起

过程编辑

前293年,在魏冉的推荐下,白起升任左更,接替向寿出任主将。同年,韩、魏、东周联军以魏将公孙喜为主帅,率兵进军至伊阙与秦军对峙。战争中秦国方面兵力不及韩、魏联军的一半,联军方面韩军势单力薄,希望魏军主动进攻,而魏军则倚仗韩军精锐,想让韩军打头阵。秦军主将白起利用韩、魏两国联军想保留实力、互相推诿、不肯先战的弱点,先设疑兵牵制韩军主力,然后集中兵力出其不意猛攻魏军。魏军战败后致使韩军溃败而逃,秦军乘胜追击,取得大胜。伊阙之战秦军共斬首24萬,秦军占领伊阙及五座城池,魏军主將公孫喜被俘后遭处决。战后白起因功升任国尉。同年,白起趁韩、魏两国在伊阙之战惨败之机,率兵渡过黄河,夺取了安邑(今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西北)以东到乾河的大片土地。[5][6][7][8][9]

战后编辑

秦国编辑

借助伊阙之战的大胜,秦国乘胜继续向韩、魏两国发动进攻。前292年,白起升任大良造,率军攻打魏国,夺取魏城(山西省永济市东);攻下垣邑(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东南),但没有占领。次年,白起率军攻打韩国,夺取了宛(今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一带)、叶(今河南省叶县南)。[10]前290年,左更司马错率军夺取了魏国的轵(今河南省济源县东南)和韩国的邓(今河南省孟州市西),[11]又与白起合兵再次攻下垣邑。[12][13]在秦国的连续打击下,魏、韩两国被迫割地求和。魏国割让河东郡四百里,韩国割让武遂(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之地二百里。[14]次年,秦国再次派兵攻打魏国。司马错率军冲绝河桥夺取了河雍(今河南省孟州市西),[15]又夺取了河内郡大小城池61座。[16]白起夺取了蒲阪(今山西省永济市北)、皮氏(山西省河津市西)。[17]面对秦国的攻势,魏国被迫贿赂赵惠文王赵国的奉阳君李兑,希望借助赵国的力量来阻止秦国的进攻。[18]

西周国编辑

伊阙之战后,秦国趁机想进攻西周国。西周公子周最派使者游说赵国的奉阳君李兑,想让秦、魏两国重新开战,这样既保全了西周,赵国又可坐观秦、魏两国交战,从中调解取得渔翁之利。[19]西周君又派周足为使者出使秦国,[20]自己亲自前往魏国请求魏昭王的援助,而魏昭王以上党郡危急为由拒绝援助。西周君在回国途中路过魏国的梁囿,十分喜爱。大臣綦毋恢指出魏国的温囿并不比梁囿差,并向西周君自荐说不但能得到魏国的援助,还能得到温囿。綦毋恢游说魏昭王指出魏国如不援助西周,那西周将投靠秦国,如此两国合兵进围南阳太行山以南),将切断韩、魏两国通往上党郡的要道。如果魏王答应派3万人帮助西周驻守边境,并且把温囿以每年120金的价格租给西周君,那么西周便不会投靠秦国。如此既可以保证上党郡的安全,也可以通过租借温囿多获得40金的租金。魏昭王采纳了綦毋恢的建议,派芒卯献出温囿,又答应派兵帮助西周驻守边境。[21]在西周国的一系列外交活动下,秦国最终未能攻打西周。

魏国编辑

秦国在伊阙之战取胜后,驻留在伊阙,魏昭王被迫派公孙衍割地求和。有人建议魏昭王加封窦屡关内侯,让他出使赵国割让少量土地贿赂赵国的奉阳君李兑,让李兑从中调停引起秦国内部争执,这样魏国也可以少割土地。[8]西周大臣綦毋恢也劝说公孙衍不要多割地给秦国,因为如果两国议和成功,魏国就会得到秦国的支持;如果两国议和失败就会重新开战,多割地属于毫无意义之举。[22]

韩国及东周国编辑

前290年,韩国的城阳君和东周君入秦求和。[23]但秦国此时大举攻韩,城阳君不能返回韩国,被迫出奔至齐国。[24]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二年,楼缓免,穰侯魏厓为相。予楚粟五万石。
  2. ^ 《战国策·卷一·东周策·齐听祝弗》:逐周最、听祝弗、相吕礼者,欲深取秦也。
  3. ^ 杨宽. 《战国史》第153至154页.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55年9月. 
  4.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三年,向寿伐韩,取武始。左更(应为左庶长)白起攻新城。
  5. ^ 《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昭王十四年,魏厓举白起,使代向寿将而攻韩、魏,败之伊阙,斩首二十四万,虏魏将公孙喜。
  6.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其明年,白起为左更,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又虏其将公孙喜,拔五城。起迁为国尉。涉河取韩安邑以东,到乾河。
  7. ^ 《战国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缮兵》:伊阙之战,韩孤顾魏,不欲先用其众。魏恃韩之锐,欲推以为锋。二军争便之利不同,是臣得设疑兵,以待韩阵,专军并锐,触魏之不意。魏军既败,韩军自溃,乘胜逐北,以是之故能立功。
  8. ^ 8.0 8.1 《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秦败东周》:秦败东周,与魏战于伊阙,杀犀武。魏令公孙衍乘胜而留于境,请卑辞割地,以讲于秦。为窦屡谓魏王曰:“臣不知衍之所以听于秦之少多,然而臣能半衍之割,而令秦讲于王。”王曰:“奈何?”对曰:“王不若与窦屡关内侯,而令赵。王重其行而厚奉之。因扬言曰:‘闻周、魏令窦屡以哥魏于奉阳君,而听秦矣。’夫周君、窦屡、奉阳君之与穰侯,贸首之仇也。今行和者,窦屡也;制割者,奉阳君也。太后恐其不因穰侯也,而欲败之,必以少割请合于王,而和于东周与魏也。”
  9.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十三年、十四年,攻伊阙。
  10.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复予之。(次年),攻楚(应为韩),取宛、叶。
  11.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六年(应为十七年),左更错取轵及邓。
  12. ^ 《睡虎地秦简·编年纪》:(秦昭襄王)十七年,攻垣、枳。
  13. ^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起与客卿错攻垣城,拔之。
  14.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秦昭襄王)十七年,魏入河东四百里。(韩僖王)六年,(韩)与秦武遂地方二百里。
  15.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八年,错攻…河雍,决桥取之。
  16. ^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秦昭襄王)十八年,客卿错击魏,至轵,取城大小六十一。
  17.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以(应为攻)垣为(应为及)蒲阪、皮氏。
  18. ^ 《战国策·卷二十四·魏策三·奉阳君约魏》:奉阳君约魏,魏王将封其子,谓魏王曰:“王尝身济漳,朝邯郸,抱葛薜、阴、成以为赵养邑,而赵无为王有也。王能又封其子河阳、密衣乎?”
  19. ^ 见《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
  20. ^ 《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犀武败》:犀武败,周使周足之秦。
  21. ^ 《战国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犀武败于伊阙》:犀武败于伊阙,周君之魏求救,魏王以上党之急辞之。周君反,见梁囿而乐之也。綦毋恢谓周君曰:“温囿不下此,而又近。臣能为君取之。”反见魏王,王曰:“周君怨寡人乎?”对曰:“不怨。且谁怨王?臣为王有患也。周君,谋主也。而设以国为王捍秦,而王无之捍也,臣见其必以国事秦也秦恶塞外之兵与周之众,以攻南阳,而两上党绝矣。”魏王曰:“然则奈何?”綦毋恢曰:“周君形不小利,事秦而好小利。今王许戍三万人与温囿,周君得以为辞于父兄百姓,而私温囿以为乐,必不合于秦。臣尝闻温囿之利,岁八十金,周君得温囿,其以事王者岁百二十金,是上党无患而赢四十金。”魏王因使孟卯致温囿于周君,而许之戍也。
  22. ^ 《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魏令公孙衍请和于秦》:魏令公孙衍请和于秦,綦毋恢教之语曰:“无多割。曰,和成,国有固有秦重和,以与王遇;和不成,则后必莫能以魏合与秦者矣。”
  23.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十七年,城阳君入朝,及东周君来朝。
  24. ^ 《战国策·卷五·秦策三·五国罢成皋》:成阳君以王之故,穷而局于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