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何充(292年-346年2月21日),次道廬江郡灊縣(今屬安徽霍山)人。晉朝重要官員,在東晉官至中書監驃騎將軍錄尚書事,在晉康帝晉穆帝時輔政。曾與庾氏分別在讓晉康帝和晉穆帝繼位時有分歧,何充堅持父死子繼,而庾氏則名託立年長君主以抗衡北方外族政權,實際是想保持庾氏與皇室的血緣親近。何充亦提出讓桓溫代替庾氏家族鎮守荊州,是譙國桓氏在東晉堀起的重要起點。

何充
出生 292年
西晉廬江郡
逝世 346年2月21日
東晉建康
职业 晉朝重要官員

目录

生平编辑

何充最初是王敦的幕僚,曾任大將軍主簿,但後因忤逆王敦而被貶為東海王文學太寧二年(324年)王敦之亂平定後,何充累遷至中書侍郎

會稽德政编辑

太寧三年(325年),晉成帝即位後,遷何充為給事黃門侍郎。咸和三年(328年),歷陽內史蘇峻領兵攻陷建康後,何充東奔三吳地區以王舒虞潭等人為的討伐義軍。次年,蘇峻之亂被平定,何充封都亭侯,拜散騎常侍。後曾出任東陽太守,及後又拜建威將軍,任會稽太守。何充在會稽郡有德政,亦推薦虞喜,提拔當地人謝奉魏顗等作佐吏。後又遷丹楊尹

與庾秉政编辑

後來,何充在王導庾亮的推薦下,以丹楊尹加吏部尚書,並進號冠軍將軍,領會稽王師。咸康五年(339年)王導死後,何充轉護軍將軍,與中書監庾冰都錄尚書事。次年升任中書令,加散騎常侍

咸康八年(342年)六月,晉成帝病重。當時晉成帝二子司馬丕司馬奕皆為嬰兒,而庾冰怕一旦由成帝兒子繼位,自己與皇帝的血緣關係會轉疏,影響庾氏在朝中的影響力。故此以有外族勢力威脅為由向成帝建議立年長君主,並推薦成帝之弟司馬岳,成帝最終答應。何充卻堅持皇位應父子相傳,並稱改易此規則者很少沒有亂事發生。但庾冰不聽從,朝廷亦下詔以司馬岳為嗣。不久,何充及庾冰與武陵王司馬晞、會稽王司馬昱及尚書令諸葛恢皆受詔為顧命大臣。次日,晉成帝死,司馬岳繼位為晉康帝。康帝即位後仍委政給庾冰及何充。而同年何充改任驃騎將軍、都督徐州揚州晉陵諸軍事、領徐州刺史,出鎮京口,以避諸庾。

建元元年(343年)11月6日,庾冰出鎮武昌,以助庾翼北伐。何充則被召為中書監、都督揚、、徐州之琅琊諸軍事、揚州刺史、錄尚書事,輔政。次年,晉康帝病重,庾冰及庾翼打算立晉元帝子會稽王司馬昱為帝,但何充則建議立皇太子司馬聃,並得康帝答允。康帝於當年逝世,何充隨後以康帝遺詔立司馬聃為帝,即晉穆帝。庾冰及庾翼因而十分憎恨何充。當時穆帝年幼,臨朝的皇太后褚蒜子亦重用何充,讓他可帶甲杖百人入殿。又應何充認為自己不宜兼任中書監和錄尚書事之要求,解任中書監並加授侍中,又賜其羽林騎十人。

輔助幼主编辑

穆帝即位後當年庾冰就逝世,次年庾翼亦患病,何充獨自輔政。何充認為太后父親左將軍褚裒身為外戚,應總掌朝政,於是曾推薦褚裒參錄尚書,但褚裒為避嫌而堅持不受。終以會稽王司馬昱錄尚書六條事輔政。患病的庾翼當年就逝世,臨終前上表由其子庾爰之接掌自己荊州刺史一職。當時很多人都因庾氏自庾亮起長時間出鎮荊州等地,人心歸附,都認為應該依從庾翼要求。但何充則認為荊州位置極其重要,庾爰之沒有能力擔當荊州刺史的重任,於是推舉徐州刺史桓溫接掌荊州。當時有人怕庾爰之會反抗桓溫,害怕逼反庾爰之。但何充認為桓溫能力足以壓制庾爰之,不用擔心。最終桓溫都順利上任。此後,何充常說:「桓溫、褚裒為方伯,殷浩居門下,我可無勞矣。」可見何充對桓、褚二人的倚重。

永和二年正月己卯日(346年2月21日)[1],何充逝世,享年五十五歲。朝廷追贈司空諡號文穆。因其無子,以其侄兒何放繼嗣。

性格特徵编辑

  • 何充風度氣韻儒雅,才氣淵博,能寫文章。[2]
  • 何充敢言正直,任王敦主簿時聽到王敦稱許其兄王含:「家兄在郡定佳,廬江人士咸稱之。」但當時為廬江太守的王含在當地貪污,名聲不佳。何充竟直言:「充即廬江人,所聞異於此。」王敦聽後沉默。旁人為何充感到不安,但何充神氣自若。
  • 何充掌政,雖然沒有澄清和改革吏治的能力,但為人努力而且有器量,以社稷為己任,選用官員時都首選功臣,而不會趁機樹立親眾,強化宗族力量,因此都得到人們尊重。但何充親近庸雜之人,信任不得其人,被時人所非議。
  • 何充喜歡佛典,崇修佛寺,供給沙門超過一百人,花費過億;但卻對親友未加照料,亲友至于贫乏,因而引來時人非議。阮裕笑他:“卿志大宇宙,勇迈千古”,何充不以为然,一如既往,“持八关斋,结会诵经,终生不倦。”[3]。何充弟何準也是虔誠佛教徒,時人謝萬將此兄弟與信奉天師道郗愔郗曇兄弟相比曰:「二郗諂於道,二何佞於佛」。
  • 何充酒量很好,極受劉惔重視,劉惔更曾說:「看到何次道飲,就令人想盡把家中珍釀拿給他。」

逸事编辑

  • 何充是王導妻子的姨甥,而何充妻子亦是庾文君之妹,都此與晉明帝和王導都友好,亦早歷顯要官位。一次何充去見王導,王導以塵拂指牀叫何充和他同坐,說:「此是君坐也。」王導修繕揚州解舍時亦向何充說:「正為次道耳。」可見王導與何充的友好和親近。
  • 王濛劉惔與僧人竺法深一同探望何充,但何充只顧著看文書而不理會他們。王濛於是說:「我今日特地與竺法深來見你,都是希望是能擺脫俗務,一起清談,還怎能在低頭看這些東西呢?」何充則答:「我不看這些東西,你們又怎能存活?」
  • 晉康帝登位後,大會群臣,並向何充說:「朕得以繼嗣皇位,是你和庾冰之力。」何充答:「陛下得以登位,是庾冰一人之力。若果用我的建議,就看不見陛下在位的昇平之世。」康帝有慚愧之色。

評論编辑

  • 阮裕:「次道自不至此,但布衣超居宰相之位可恨,唯此一條而已!」[4]
  • 《晉書》評曰:充抗言孺子,雖屈壓於權臣,翊奉儲君,竟導揚於末命,頻參大議,屢畫嘉謀,可謂忠貞在斯而已。
  • 《晉書》贊曰:次道方概,謀遠忠貞。中軍鑒局,譽光雅俗。夷曠有餘,經綸不足。舍長任短,功虧名辱。

家庭编辑

曾祖父编辑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夫人编辑

兄弟编辑

  • 何準,何充五弟。東晉外戚,但專心事佛,不任官。

何充另有一兄,為何松之祖父,名佚。

编辑

编辑

  • 何放,何準子,因何充無子而過繼到何充作為嗣子。
  • 何惔,何準子,南康太守。
  • 何澄,何準子,尚書左僕射。
  • 何法倪,何準女,嫁晉穆帝司馬聃。

注釋编辑

  1.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 《晉書》:「風韻淹雅,文義見稱。」《晉陽秋》:「思韻淹濟,有文義才情。」
  3. 中国佛学人名辞典》“何充”条
  4. 世說新語·品藻篇
  5. 《王康之妻何法登墓志》晋故处士琅耶临沂王康之妻,庐江潜何氏,侍中、司空文穆公女,字法登,年五十一,泰元十四年正月廿五日卒。其年三月六日,附葬处士君墓于白石。刻砖为识。养兄临之息绩之。女字夙旻,适庐江何元度。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