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淑(?-338年),彭城郡人,征西参军曹悦孙女,镇东将军司马曹韶的女儿,王导的夫人[1][2]

极妒编辑

曹淑的妒忌心很重,禁止王导有婢女,甚至经常检查王导身边的男仆,见到有长相俊美的,都大骂一通。王导不能长久忍受,就悄悄的在家外建造了别墅,纳了很多小妾,生了不少儿女。有一个后会元日,曹淑在青疏台上看见几个小孩子骑着羊,都长得匀称可爱。曹淑远远的看着,十分喜欢这几个孩子,就对身边的婢女说:“你去问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太可爱了。”别墅的仆人没留意是曹淑的婢女发问,就回答说:“这是王丞相第四房、第五房妾的孩子。”曹淑知道后大吃一惊,无法忍耐愤怒,于是命令太监婢女二十人驾车,人人带着菜刀,出门去算账。王导担心小妾们遭受侮辱,也急忙叫人备车,飞快地出门,王导还担心驾车的牛跑不快,就用左手抓住车上的栏杆,右手拿着拂尘帮助车夫打牛,狼狈地飞驰,总算比曹淑先到了别墅。司徒蔡谟听说此事后感到好笑,就故意去拜访王导,对他说:“朝廷要赏赐您九锡了,您知道吗?”王导说知道了,接着说了一些自谦的话。蔡谟说:“我没听说要赏给别的东西,只听说有短栏杆牛车和长柄拂尘。”王导大为惭愧[3][4][5][6][7][8][9][10]

封箱编辑

王悦为人谨慎谦和,对双亲也很孝顺,王导见到他就高兴,见到王恬就生气。王悦和父亲谈话,总是以缜密谨慎为根本。王导回台城,每次要走的时候,王悦都把父亲送到车上,他还经常和母亲曹淑一起整理箱子。王悦去世后,王导乘车回台城,从上车后一直哭到台城门口;曹淑整理箱子时就想到王悦,就把箱子封上,不忍心打开[11][12]

有同家人编辑

咸康年间,晋成帝每次巡幸王导的府邸,都要去拜见曹淑,就好像是对自己的家人一样。侍中孔坦对此很不满意,经常直言极谏[13][14][15]

去世编辑

咸康四年(338年),曹淑去世,被追赠丞相使用的黄金印章和系印章的紫色绶带[4]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世说新语注·德行第一·29》:王氏谱曰:“导娶彭城曹韶女,名淑。”
  2. ^ 《世说新语敬胤注》:曹夫人,彭城人,父韶,字道武,镇东将军司马。祖悦,字祖嗣,征西参军也。
  3. ^ 《世说新语注·轻诋第二十六·6》:妒记曰:王丞相曹夫人,性甚忌,禁制丞相,不得有侍御,乃至左右小人,亦被检简,时有研妙,皆加诮责。王公不能久堪,乃密营别馆,众妾罗列,儿女成行。后元会日,夫人于青疏台中望见两三儿骑羊,皆端正可念。夫人遥见,甚怜爱之。语婢云:“汝出问此是谁家儿?奇可念。”给使不达旨,乃答云:“是第四五等诸郎。”曹氏闻惊愕,大恚,不能自忍,乃命车驾将黄门及婢二十人,人持食刀,自出寻讨。王公亦遽命驾,飞辔出门。犹患牛迟,乃左手攀车阑,右手捉麈尾,以柄助御者打牛,狼狈奔驰,方得先至。蔡司徒闻而笑之。乃故诣王公,谓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公知不?”王谓信然,自叙谦志。蔡曰:“不闻余物,唯闻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尔。”王大愧。后贬蔡曰:“吾昔与安期千里共在洛水集处,不闻天下有蔡克儿。”正忿蔡前戏言耳。
  4. ^ 4.0 4.1 《晋书·卷六十五·列传第三十五》:是岁,妻曹氏卒,赠金章紫绶。初,曹氏性妒,导甚惮之,乃密营别馆,以处众妾。曹氏知,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恐迟之,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弗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谓人曰:“吾往与群贤共游洛中,何曾闻有蔡克儿也。”
  5. ^ 《建康实录·卷第七》:导妻曹氏,姓妬,导令别修馆以安众妾,曹氏知,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恐迟之,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不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
  6. ^ 《艺文类聚·卷三十五·人部十九》:妒记曰:王丞相曹夫人,性甚忌,禁制丞相,不得有侍御,乃至左右小人,亦被检简,时有研妙,皆加诮责。王公不能久堪,乃密营别馆,众妾罗列,儿女成行。后元会日,夫人于青疏台中望见两三儿骑羊,皆端正可念。夫人遥见,甚怜爱之。语婢云:“汝出问此是谁家儿?奇可念。”给使不达旨,乃答云:“是第四五等诸郎。”曹氏闻惊愕,大恚,不能自忍,乃命车驾将黄门及婢二十人,人持食刀,自出寻讨。王公亦遽命驾,飞辔出门。犹患牛迟,乃左手攀车阑,右手捉麈尾,以柄助御者打牛,狼狈奔驰,方得先至。蔡司徒闻而笑之。乃故诣王公,谓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公知不?”王谓信然,自叙谦志。蔡曰:“不闻余物,唯闻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尔。”王大愧。后贬蔡曰:“吾昔与安期、千里共在洛水集处,不闻天下有蔡克儿。”正忿蔡前戏言耳。
  7. ^ 《太平广记·卷二七二·妇人三》:王导妻曹氏甚妒忌,制丞相不得有侍御,乃至左右小人。有妍少者,必加诮责,乃密营别馆,众妾罗列,有数男。曹氏知,大惊恚,乃将黄门及婢二十人,人持食刀,欲出讨寻。王公遽命驾,患迟,乃亲以尘尾柄助御者打牛,狼狈奔驰,乃得先至。司徒蔡谟闻,乃诣王谓曰:“朝廷欲加公九锡,知否?”王自叙谋志,蔡曰:“不闻余物,惟闻短辕犊车,长柄尘尾耳”。导大惭。
  8. ^ 《太平御览·卷四百八十三·人事部一百二十四》:《晋书》曰:王导妻曹氏性妒,导惮之,乃密营别馆,以处众妾。曹氏知而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恐迟之,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弗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谓人曰:“吾往与群贤共游洛邑日,何曾闻有蔡克儿。”
  9. ^ 《太平御览·卷七百三·服用部五》:又曰:王导妻曹氏妒,导乃别修馆以安众妾。曹氏知之,导将恐有他喧辱,命驾犹恐迟,以所执鹿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谓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不之觉,但谦退而己。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鹿尾。”导大怒。
  10. ^ 《太平御览·卷七百七十五·车部四》:又曰:太傅王导妻曹氏,导甚惮之。乃密营别馆,以处众妾。曹氏知,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迟之,以所执尘尾柄驱牛以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弗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
  11. ^ 《世说新语·德行第一·29》:王长豫为人谨顺,事亲尽色养之孝。丞相见长豫辄喜,见敬豫辄嗔。长豫与丞相语,恒以慎密为端。丞相还台,及行,未尝不送至车后。恒与曹夫人并当箱箧。长豫亡后,丞相还台,登车后,哭至台门;曹夫人作簏,封而不忍开。
  12. ^ 《晋书·卷六十五·列传第三十五》:悦与导语,恒以慎密为端。导还台,及行,悦未尝不送至车后,又恒为母曹氏襞敛箱箧中物。悦亡后,导还台,自悦常所送处哭至台门,其母长封作箧,不忍复开。
  13. ^ 《晋书·卷七十八·列传第四十八》:坦在职数年,迁侍中。时成帝每幸丞相王导府,拜导妻曹氏,有同家人,坦每切谏。
  14. ^ 《建康实录·卷第七》:时王导以勋德辅政,成帝每幸其宅,尝拜导妇曹氏。侍中孔坦密表不宜拜。
  15. ^ 《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五·晋纪十七》:司徒导以赢疾,不堪朝会,三月,乙酉,帝幸其府,与群臣宴于内室,拜导并拜其妻曹氏。侍中孔坦密表切谏,以为帝初加元服,动宜顾礼,帝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