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孔坦(3世紀-?),君平,會稽山陰人。東晉官員,西晉大司農孔侃之子。孔坦在晉官至侍中,在蘇峻之亂時出奔陶侃領導的討伐軍,並獻謀助戰。後因反對晉成帝與王導過於親近而被貶。

目录

生平编辑

孔坦年輕時已方嚴正直,有清高的名望,通明《春秋左氏傳》,亦能寫文章。晉元帝於建武元年(317年)稱晉王時,以孔坦任世子文學。元帝即位後,立太子,仍以孔坦為東宮官屬,任太子舍人,後轉尚書郎。當時臺郎履新時慣例都會行策試,元帝於是就策問孔坦:「吳興人徐馥當逆賊,殺害郡將,應該讓吳興郡舉孝廉嗎?」,孔坦說:「古代治四凶之罪也不牽連他人,被治罪而兒子卻興起了。徐馥叛逆又怎可以阻礙一郡賢才。」元帝又問:「最大的罪惡就是奸臣賊子弒君,污染宮宅。這都會停止其故鄉四科選舉人才之事,現在你這樣說有何依據?」孔坦答:「魯國季平子驅逐魯昭公出國,難道又可以因而放棄孔子了!」[1]此後,元帝下令重啟原本因戰亂而停止的秀才、孝廉的策試,若有不合格就免去舉薦該人的刺史、太守的官。可是,這卻令秀才和孝廉被舉後都不肯到京,太興三年(320年)元帝鑑於太多人託疾不到,只好打算讓孝廉到後即授官,只試秀才,孔坦就上奏認為臨時又改會示短於天下,建議申明之前的命令,並於各地修建學校,讓政策延遲五年實施,讓人們明白制度規則。元帝採納,最終將孝廉策試延遅七年,秀才仍舊要策試。

後典客令萬默統領下的胡人發生互相誣陷之事,朝廷懷疑萬默有所偏私,故要將其處死,惟孔坦不肯署名,因而遭到讉責,被逼棄官返回會稽。太寧二年(324年),本獲授領軍司馬,但未赴任就遇上王敦再度起兵攻向建康,孔坦遂隨虞潭於會稽起兵討伐王敦黨羽沈充,任其長史[2]。王敦之亂平息後,孔坦上任領軍司馬,後王導請孔坦為揚州別駕

晉成帝即位後,孔坦轉任尚書左丞,尚書臺中人都敬畏他。不久,蘇峻之亂爆發,歷陽內史蘇峻出兵攻向建康,孔坦和司徒司馬陶回當時就對王導表示應當先出兵斷阜陵縣界,守當利等江西諸口,以求一戰決勝。即使蘇峻未到,亦可主動進襲其城池,不要讓蘇峻先佔據那些地方。王導當時亦同意,然而庾亮認為蘇峻是想襲虛直襲建康,故沒有聽從,最後蘇峻攻下姑孰,奪取在當地的鹽米,庾亮才後悔。面對蘇峻即將兵臨城下,孔坦對人說:「看蘇峻的勢頭,肯定可以攻破臺城了,若不是戰士,不用穿戎裝。」城陷之日,身穿戎服的大多都被殺,其他人卻無恙,當時人都稱他有先見之明。及後,蘇峻挾成帝至石頭城,孔坦出奔討伐軍盟主陶侃,獲其任用為長史。當時陶侃軍夜築白石壘,到天光就成,當時人們都怕蘇峻軍來攻,孔坦卻以蘇峻攻壘需要配合強東北風以限制援軍支援,料定蘇峻不會來。最終蘇峻果然沒來。當時駐京口的郗鑒率兵到茄子浦與陶侃軍會合,而其時東線虞潭、王舒等與蘇峻軍的戰事不利,孔坦進言認為郗鑒到來令蘇峻東面無憂,力勸陶侃讓郗鑒還鎮京口。當時陶侃等人尚有猶豫,但孔坦卻很急切,最終郗鑒還是返回京口,並修了大業、曲阿、庱亭三壘拒守,成功分散蘇峻軍軍力[3]

蘇峻之亂於咸和四年(429年)被平定,孔坦將獲授吳郡太守。不過,孔坦自以年少,不適合到有大量賢士豪傑聚集的吳郡當太守,如此庾亮王導都屬意孔坦任丹揚尹。不過由於當時丹楊郡經歷過兩年戰亂,民間一片衰敗困苦,孔坦又再推辭,但眼見王導等遲遲不允,就感慨地說:「昔日肅祖臨終時,諸君都在御床旁邊接受遣詔。孔坦關係疏遠,地位低下,不在顧命之列。現在有艱難了,就先想到用微臣了。現在我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說罷就拂袖而去[4]。最終王導等人都放棄,改其為吳興內史,封晉陵男,加建威將軍。在吳興郡時,孔坦以自家米糧賑濟饑荒中的郡民,故得當地人信靠;但當時孔坦受命招募江淮流人當士兵,其中有因戰亂逃到東邊的殿中兵應募,孔坦不知他的來歷就當他是普通流人,最終因有人向朝廷說他私藏臺城逃兵而被免官。不久又拜侍中。

成帝年紀漸長,亦常常到王導府中,甚至對王導妻曹淑行拜禮,就像家人一樣,孔坦因而多次懇切進諫。後成帝將大婚,日子也定了,但就遇上王彬去世,當時有議論認為應該改婚期遷避王彬喪,但孔坦就以婚禮重要,不能因大臣去世而改動為由反對,最終也沒有改期。成帝成年後,朝政仍然交由王導主理,孔坦就更以擔憂國事,曾勸成帝多聽其他朝臣的意見,這樣就得罪了王導,被貶為廷尉。孔坦被貶官很不高興,遂因病離職。孔坦病重臨終前庾亮弟庾冰曾去採望他,並哭了出來,孔坦就說:「大丈夫臨終時不問他安定國家的方法,反當作是兒女送別那樣哭喪麼?」庾冰就向其道歉。孔坦又在死前寫信給庾亮,信中慨嘆自己尚未助回報朝廷恩典,助晉室重奪故土就去世了,又稱許庾亮作為尊貴的帝舅而居荊江豫三州重地,名震天下,天下賢才都看著他,暗示庾亮要以其身分地位完成自己未遂的願景[5]

孔坦死時五十一歲,朝廷追贈光祿勳,賜諡

逸事编辑

  • 梁國一家姓楊的人有一個九歲卻十分聰慧的的兒子,孔坦去探望楊父但楊父不在,於是叫這孩子出來,孔坦看到果盤中有楊梅,於是指著它對孩子說:「這是你家的果子。」孩子立即就答:「未聽過孔省是夫子你家的禽鳥。」[6]
  • 孔坦一次送皮毛大衣給堂弟孔沈,孔沈卻推辭不肯接受,孔坦就說:「晏平仲這麼儉的人,祭祀先人用的豬,小得豬腿張開也連器皿都蓋不住,但他還穿狐皮大衣數十年,你又還推辭甚麼呢!」孔沈於是接受了。[7]

子女编辑

  • 孔混,嗣爵。

 參考資料 编辑

  • 《晉書·孔坦傳》
  1. ^ 《晉書·孔坦傳》:「時臺郎初到,普加策試,帝手策問曰:『吳興徐馥為賊,殺郡將,郡今應舉孝廉不?』坦對曰:『四罪不相及,殛鯀而興禹。徐馥為逆,何一郡之賢!』又問;『姦臣賊子弒君,污宮瀦宅,莫大之惡也。鄉舊廢四科之選,今何所依?』坦曰:『季平子逐魯昭公,豈可以廢仲尼也!』竟不能屈。」
  2. ^ 《晉書·虞潭傳》:「遣長史孔坦領前鋒過淅江,追攝充。潭次於西陵,為坦後繼。」
  3. ^ 《晉書·郗鑒傳》:「及陶侃為盟主,進鑒都督揚州八郡軍事。時撫軍將軍王舒、輔國將軍虞潭皆受鑒節度。率眾渡江,與侃會于茄子浦。鑒築白石壘而據之。會舒、潭戰不利,鑒與後軍將郭默還丹徒,立太業、曲阿、庱亭三壘以距賊。」
  4. ^ 《晉書·孔坦傳》:「時亂離之後,百姓凋弊,坦固辭之。導等猶未許。坦慨然曰:『昔肅祖臨崩,諸君親據御牀,共奉遺詔。孔坦疏賤,不在顧命之限。既有艱難,則以微臣為先。今由俎上肉,任人膾截耳!』乃拂衣而去。」
  5. ^ 《晉書·孔坦傳》:「疾篤,庾冰省之,乃流涕。坦慨然曰:『大丈夫將終不問安國寧家之術,乃作兒女子相問邪!』冰深謝焉。臨終,與庾亮書曰:『不謂疾苦,遂至頓弊,自省綿綿,奄忽無日。修短命也,將何所悲!但以身往名沒,朝恩不報,所懷未敘,即命多恨耳!足下以伯舅之尊,居方伯之重,抗威顧眄,名震天下,榱椽之佐,常願下風。使九服式序,四海一統,封京觀於中原,反紫極於華壤,是宿昔之所味詠,慷慨之本誠矣。今中道而斃,豈不惜哉!若死而有靈,潛聽風烈。』」
  6. ^ 《世說新語·言語》
  7. ^ 《世說新語·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