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何勖,一作何勗东海郡郯县人,中国刘宋官员。何无忌的儿子。封安成郡公

宋文帝时,何勖常跟同为权势富家子弟的平昌人孟灵休、何瑀徐湛之等相互比较车马骄奢的高下[1]。临汝公孟灵休是孟昶之子。何勗与徐湛之、孟灵休在菜肴、器服及车马上互相斗富。时京中人们说何勗食物好,孟灵休器饰好,而徐湛之兼得二人之优。[2]刘穆之的孙子刘邕喜欢吃人身上的疮痂,认为味道像鳆鱼。曾经见面孟灵休,孟灵休先患灸疮,疮痂掉在床上,刘邕拿起来吃了。孟灵休大惊。刘邕回答:“我生性喜欢吃。”孟灵休疮痂没有脱落的,都剥下来给刘邕吃。刘邕走后,孟灵休给何勖写信:“刘邕来看我吃我身上的疮痂,于是全身流血。”[3]殷孚与侍中何勖一起吃饭,殷孚吃完,何勖说:“益殷蓴羹。”殷孚慢慢放下筷子,说:“何无忌讳。”[4]

尚书左丞陆展弹劾建康令丘珍孙、丹阳尹孔山士出了盗贼不去擒拿,免去丘珍孙、孔山士的官职;御史中丞何勖不纠弹,也免去了何勖的官职[5]。平西记室参军何长瑜在江陵写信给与同宗人何勖,用韵语描述刘义庆的州府僚佐:“陆展染白发,欲以媚侧室(讨好小老婆),青青不解久,星星行复出。”如此五六句。刘义庆大怒,告诉宋文帝,贬何长瑜为广州曾城令。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义庆死后,何勖对袁淑说:“何长瑜可以回来了。”袁淑说:“国家新丧宗室英才,不适合想要流放的人。”庐陵王刘绍镇守寻阳,以何长瑜爲南中郎行参军、掌书记。何长瑜至板桥遇暴风溺死[6]

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宋文帝拜谒京陵,臧质丹徒朝见,臧质与何勖、檀和之都是功臣的儿子,当时一起上礼。宋文帝设宴尽欢,赐布一千匹[7]。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军北伐失利,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军南侵,太尉、江夏王刘义恭守彭城节度诸军。魏军逼近彭城城外数十里时,刘义恭竟想弃城南奔,沈庆之建议精兵移镇兵少粮多的历城,留萧思话守卫彭城;太尉长史何勗建议直奔郁洲,再经海路回建康。最终张畅认为此二计都不行,劝刘义恭固守彭城,刘骏听后亦表示同意,刘义恭才确定坚守。[8]何勖谥号荒公。


参考文献编辑

  1. ^ 宋书》列传第一 后妃
    南史》卷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前废帝何皇后
  2. ^ 《宋书》列传第三十一 徐湛之
    《南史》卷十五 列传第五 徐羡之
  3. ^ 《宋书》列传第二 刘穆之
  4. ^ 《南史》卷二十七 列传第十七 殷景仁
  5. ^ 南齐书》卷三十九 列传第二十 陆澄
  6. ^ 《宋书》列传第二十七 谢灵运
    《南史》卷十九 列传第九 谢灵运
  7. ^ 《宋书》列传第三十四 臧质
  8. ^ 《宋书》列传第六 张邵
    《宋书》列传第十九 张暢
    《南史》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二 张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