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清

何桂清(?-1862年12月21日),字根雲雲南省雲南府昆明縣(今雲南省昆明市)。清朝翰林、政治人物、軍事人物。官至兩江總督。因抵抗太平天國不力,以失封疆之罪,棄市

何桂清

大清太子太保兩江總督
籍貫 雲南雲南府昆明縣
字號 字根雲
出生 生年不詳
雲南昆明縣
逝世 同治元年(1862年)
京師菜市口
出身
  • 道光十五年乙未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何桂清的父親是王英九之父王燮家丁。王燮擔任太守,为王英九請來家教,何桂清伴讀。王英九愚鈍又喜歡玩樂嬉鬧,不喜歡八股文,因而讀書失敗,何桂清思緒清明,過目不忘,反而造就了何桂清。後來王英九捐納鹽使時,何桂清出資,報答此恩。

道光十五年(1835年),何桂清中式乙未科第二甲第四十九名進士出身,點翰林院庶吉士。 道光十六年(1836年)散館,授翰林院編修。 道光十七年(1837年),任河南鄉試副主考官。道光十九年(1839年),主貴州鄉試。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任司經局洗馬右贊善,改左贊善,日講起居注官南書房行走。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升翰林院侍講,仍任洗馬。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升太僕寺少卿,為廣東鄉試正主考,會試同考官。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升光祿寺卿,改太常寺卿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出爲山東學政。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加內閣學士,仍提督山東學政。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二月五日,遷兵部右侍郎丁憂去職,服滿後補任原官。

咸豐元年(1851年)五月二十日,署理吏部右侍郎,閏八月十三日授兵部右侍郎。十二月十四日[1]戶部右侍郎,兼管錢法堂事務,南書房行走順天鄉試覆試閱卷大臣,順天武鄉試較射大臣,兼管三庫事務,充實錄館副總裁。

二年(1852年),署理經筵講官。三月六日充會試副總裁、覆試閱卷大臣,大考翰詹閱卷大臣,考試廕生閱卷大臣,八月六日授江蘇學政。太平天國襲江南,何桂清以江蘇學政身份疏陳軍事,抨擊封疆大吏軟弱,無所顧忌侃侃而談,咸豐帝感到驚奇。

三年(1853年)十一月二日改禮部左侍郎

四年(1854年)三月十日,改吏部右侍郎,仍充江蘇學政,四月十八日改倉場侍郎,九月二十一日升授浙江巡撫。太平軍攻陷江寧,東南震動。安徽徽州府寧國府是浙江屏障,何桂清駐兵黄池,扼守要衝,與浙江提督鄧紹良擊退太平軍。

五年(1855年),桂清檄令道員徐榮黟縣、石埭,太平軍主力到達後徽勇潰敗,徐榮戰死。何桂清上疏主張安徽浙江互為唇齒,主客一心方有勝算,咸豐帝上諭令地方官吏不分畛域剿敵。安徽巡撫移駐廬州,徽州、寧國二府暫由何桂清管轄,桂清令徽州府知府石景芬副將魁齡等收復徽州府城及休寧縣,佈防堵敵軍來路。 江西太平軍入侵浙江,攻陷衢州府開化縣,進犯嚴州府遂安縣,桂清檄令鄧紹良等夾攻,擊退太平軍,周天受、石景芬等克復黟縣石埭縣。何桂清奏請增補道員缺額,以石景芬任徽寧池太道總兵豫祺戰績不佳,革職,以江長貴代;團練大臣前侍郎張芾駐皖南,督辦徽、寧防務,兼顧浙江衢州、嚴州二府。

六年(1856年),檄令鄧紹良、秦如虎都興阿等合攻寧國府,江長貴擊敗來援的太平軍,收寧國府城,獲得嘉獎。浙江杭州府知府王有齡通判徐徵訐控,桂清復奏有微詞,被朝廷責問,十一月六日以病免職。

七年(1857年)春,兩江總督怡良因病出缺,桂清同年的文淵閣大學士彭蕴章保薦以何繼任,統籌糧餉。四月十二日,以二品頂戴署理兩江總督。六月六日,實授兩江總督。桂清保薦王有齡升授江蘇布政使,獲准。此時江寧已淪陷多年,總督駐常州,軍事由江寧將軍和春主導,江南提督張國樑為幫辦,前任總督怡良專責轉運糧餉。桂清屢次奏陳方略,符合咸豐帝期望,諭飭和春與桂清和衷商酌。冬季,攻克江蘇鎮江府,以辦理軍餉功加太子少保。十二月二十六日[2]欽差大臣南洋通商大臣辦理通商各口事務。

八年(1858)十一月,會同東閣大學士桂良吏部尚書花沙納與英、法、美三國改訂税則、通商章程:有限承認鴉片貿易;依《中英五口通商章程》在上海創建關稅總局;進出口貨物,一律按時價抽5%關稅,洋貨遠銷內地一律按時價抽2.5%子口税;各口税收劃一辦理,聘請英人李泰國幫辦海關稅務等。

十年(1860年)張國樑攻克江寧城外九洑洲,與和春挖壕築壘,完成合圍江寧(第二次江南大營)。桂清以濟餉之功,晉加太子太保。三月二十一日,太平軍陳玉成、李世賢、楊輔清、李秀成等合兵十餘萬攻陷建平縣東壩。李秀成為了解圍,由安徽廣德州急襲杭州,杭州將軍瑞昌死守,上諭令何桂清、和春儘速救援;桂清急檄幫辦江南軍務廣西提督張玉良馳援,到達後以600兵擊破太平軍,並收復臨安縣孝豐縣安吉縣,獲朝廷嘉獎。 何桂清又傳檄宣化鎮總兵馬德昭、壽春鎮總兵熊天喜、游擊曾秉忠副將劉成元水陸分路進勦,造成兵力分散。太平軍一支由東壩進江寧府,一支由溧陽縣常州府,進而攻陷溧陽縣、進圍金壇縣。桂清檄令馬德昭救援常州、總兵銜周天孚及潮勇救援金壇縣,太平軍於是退出武進縣界,全部進圍金壇。

閏三月初三日,太平軍攻陷句容縣,江南大營後路斷絕。初四日,張玉良回軍到達常州。初五日,參將羅希賢率軍自宜興進駐常州城,初六日,壽春鎮總兵熊天喜自安徽廣德抵達常州城。江寧將軍和春飛檄求援,何桂清不准張玉良赴援,和春又調馬德昭急援,桂清也不准。浙江巡撫王有齡遞書告誡何桂清勿逃離常州:「事棘時危,身為大臣,萬目睽睽,視以動止。一舉足則人心瓦解矣。」 初七日,太平軍自江寧城外攻擊江南大營,張國樑激勵將士激戰七晝夜。張國樑九次傳檄常州諸軍救援,何桂清皆不回應。十四日,大風雨後降下大雪,人多凍僵,將士因缺餉而噪亂,十五日,江南大營失火,全軍潰敗。十六日,張國樑退守鎮江,和春退守丹陽縣。 何桂清懼怕張、和彈劾,極力致書慰勞,請張國樑移防丹陽。和春遣熊天喜紮營於白堍,張國樑招集潰兵,十八日,張國樑統兵一萬三千人抵達丹陽,留西寧鎮總兵馮子材一萬二千人守鎮江。何桂清遣張玉良於常州城外西南五里至西北橫列二十營,並上奏:「丹陽以上軍務,和春、張國樑主之。常州軍務,臣與張玉良主之。部署稍定,即進規溧陽。」其實是空言,企圖推諉責任。

何桂清催促張國樑、和春援救金壇縣,但因剛遭遇大敗,士氣不振,未及休養;而太平軍已由金壇珥村繞道出丹陽南側,馬德昭於奔牛迎擊,太平軍轉往呂城,隔絕丹陽、常州大道,熊天喜於白堍潰敗自殺。二十九日,李秀成率太平軍十萬人進逼丹陽,張國樑開南門迎擊,李秀成望見張國樑旗幟而退。張國樑向常州索要鍋、帳、軍械而不得,部眾再度潰逃,張國樑指揮親軍馳騁鏖戰,被潰兵阻擋,太平軍混入潰兵中狙擊張,張戰死,丹陽城破,和春突圍前往常州。何桂清大為震驚,已革江蘇按察使、總理江南糧臺事務的查文經等人洞悉桂清心意,建議退守蘇州。桂清便奏言軍事已交託和春、自赴蘇州籌餉,作為逃跑藉口。出逃時,常州士紳跪道請求桂清留守,戈什哈槍殺跪留其中19人才脫身,張玉良也隨即出逃。何桂清棄守後常州士民自籌登陴守城。數日後常州城破,李秀成憤恨人民抵抗而屠城。和春督兵迎敵,兵潰重傷,退至無錫縣,自殺殉節。無錫城破,湖北提督王浚戰死。

蘇州守軍聞訊大為憤恨,何桂清到達後,駐紮於滸墅關江蘇巡撫徐有壬拒絕打開城門,並彈劾何桂清「棄城喪師」及親兵在途中焚掠的罪行。和春四月十三日,蘇州城淪陷,徐有壬於巷戰戰死殉節,遺疏再彈劾何桂清多條罪狀。朝廷降諭將何桂清革職解京審訊。何桂清逃至常熟縣,託言借外兵,逃進上海租界。何桂清統領十餘萬清軍棄城潛逃,導致常州、常熟、蘇州皆失守,咸豐帝上諭革職,捕送北京審訊。然湊巧遇英法聯軍之役,咸豐帝避難熱河,何案擱置兩年。期間王有齡及江蘇巡撫薛煥等相繼上疏乞恩,未獲允准。

同治元年(1862年),言官交章彈劾何桂清,於是恭親王與租界交涉,正式將其逮捕下獄。秋審處總辦、直隸司郎中余光倬,照「各省督撫提鎮失陷城寨律」擬斬監候,並以情罪重大,「擊殺執香跪留父老十九人,忍心害理,罪當加重」,應即行處決,而改擬「斬立決」請旨定奪。刑部尚書趙光,因與幫辦江南軍務的許乃釗有交情,瞭解何桂清失陷蘇常殃民細節,覆奏:「不殺何桂清,何以謝江南百萬戰難生靈?」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降旨命大學士六部九卿會議。大理寺卿李棠階認為何桂清清為兩江總督,驕橫顢頇,治軍無方,克扣軍餉導致將士譁變、全軍覆沒,棄城而逃又嫁禍他人,其罪不容誅。

然而太后為求慎重,另有旨:「何桂清曾任一品大員,用刑宜慎,如有疑義,不妨各陳所見。」有17人上疏論救,體仁閣大學士禮部尚書祁寯藻,引用嘉慶帝諭旨:「刑部議獄,不得有加重字樣。」認為刑部所擬不合制。另有工部尚書萬青藜、御史高延祜,而新任江蘇巡撫薛煥以重金疏通,故拖延未決。言官仍交章彈劾,戶科掌印給事中郭祥瑞、吏科給事中謝增等奏請速正典刑;禮科給事中卞寶第(曾於浙江道監察御史任內彈劾桂清)抗章駁祁寯藻:「仁宗上諭,只就承平時期尋常罪名而言。」又言:「道光年間浙江提督余步雲定海,咸豐年間湖北巡撫青麟武昌,皆以失陷封疆伏法,其時祁寯藻當軍機大臣,何獨於何桂清護惜若此?」大理寺卿李棠階以東南戰事尚未結束,求顧全大局再上密摺主張不應拖延:「刑賞大政,不可為謬悠之議所撓,今欲平賊,而先庇逃帥,何以作中興將士之氣?」刑部審訊時,桂清提出一份薛煥等人具名之公稟,請其退到蘇州,以保餉源重地,作為其本不欲棄地的證明。公稟出於當時或事後偽造已無從查究,朝廷命兩江總督曾國藩查核具奏。曾國藩認為守土之責與公禀無關,覆奏:「疆吏以城守為大節,不當以僚屬一言為進止;大臣以心跡為罪狀,不必以公稟有無為權衡。」

大學士六部九卿翰詹科道議覆,由刑部主稿,六月十三日,余光倬疏奏:「已革兩江總督何桂清身膺疆寄,受國厚恩,豈不知軍旅之事,有進無退,守土之責,城存與存?況其時常州有兵有餉,並非不可固守,乃首先棄城逃避,致令全局潰散。望亭為無錫至蘇州要衝,業經奏明截留長龍船,紮營於此,乃並未身經一戰,命殺一賊,忽於蘇州失陷之前一日,率師船退駐福山海口,是其撤兵遠遁,縱寇殃民,尤罪跡之昭著者。至刑部歷年審辦軍營失事成案,均視此為輕,惟餘步雲係由斬候加至斬決,情罪相等。雖帶兵提督與統兵總督稍有不同,然論疆寄,則文臣視武臣為重;論軍法,則逃官與逃將同誅;論情節,則聞警屢逃,非被攻被圍變出不測者可比;論地方,則全省糜爛,非一城一寨偶致疏防屠可比。請仍照原擬,從重擬以斬立決。」得旨,改為斬監候,秋後處決。12月21日在京師菜市口法场處斬。

評價编辑

  • 清史稿》評論:「以才敏负一时之望,膺江表重寄。桂清无料敌之明,又失效死之节。身名俱陨,罪实难辞。」

相關文學作品编辑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1852年2月3日
  2. ^ 1858年1月29日

參考資料编辑

  • 清史稿》卷三百九十七,列傳一百八十四
  • 清史列傳》卷四十九,十一
  • 《清國史館傳稿》1144號,1493號
  • 《清史館傳稿》6373號,7926號

外部連接编辑

官衔
前任:
黃宗漢
浙江巡撫
1854年1854年11月11日-1856年12月3日在任
繼任:
晏端書
前任:
怡良
兩江總督
自1857年5月5日怡良病免起署理
1857年7月26日-1860年6月8日在任
革職,江蘇巡撫徐有壬兼署,旋即殉節。江蘇布政使薛煥暫署
繼任:
曾國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