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季艳

元季艳[1][2](?-543年),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孝文帝元宏孙女,广平王元怀之女,封华阳公主[1][3]

华阳公主
北魏公主
季艳
封爵公主
封號华阳长公主
逝世544年
坟墓滏阳之南七里
親屬
父親元怀
高琛
高睿

生平编辑

元季艳虚岁十四岁的时候嫁给高欢的弟弟高琛[2],北魏永熙三年(534年),元季艳刚生下儿子高叡三旬,高琛就因为与高欢之妾小尔朱氏私通,被高欢责罚杖杀。高叡因为受到高欢喜爱,被养于高欢家中,让游娘养育,视同自己的儿子。高叡长到四岁,还不认识自己的母亲。元季艳姨表姐妹的女儿郑氏与高叡开玩笑说:“你是我姨妈的儿子,怎么反而和游氏亲近?”高叡于是打听自己的身世,从此心情闷闷不乐。高欢十分奇怪,以为高叡生了病,想让医生来看看,高叡回答说:“孩儿没有病痛,只是听说还有亲生的母亲,想见她一面。”高欢吃惊的说:“谁向你说的?”高叡就把具体情况说了。高欢命令元季艳前来家中与高叡相见,高叡向前跪拜,母子抱头大哭。高欢也十分悲伤,对高归彦说:“这孩子天生至孝,我亲生儿子没一个比的上他。”高欢为此一天没有上朝议事。东魏武定元年(543年),高叡虚岁十岁时,元季艳去世,高欢亲自送高叡到领军府,为高叡发丧,高叡哭声哀绝,感动了在场的人,连续三天不吃不喝。高欢和夫人娄昭君殷勤开导高叡,高叡这才慢慢的顺从了旨意。高叡居丧完全符合仪礼,礼拜佛像吃长斋,以至于骨瘦如柴,拄拐杖才能起身。高欢让儿子高演和高叡同睡同起,日夜开导他。高叡吩咐身边的人不许送水给自己,断绝洗漱,过了中午就不肯进食,于是高欢吃饭时必定要高叡一起同桌进餐[4][5]

北齐天统三年(567年)十二月,北齐朝廷追赠高琛為赵郡王,追赠元季艳为赵郡王妃,谥号贞昭,赠予华阳长公主封号如故,有关部门派人备礼仪到墓前拜授。当时隆冬严寒,高叡光着脚号哭,脸上冻裂,吐血数升,回来后病弱得不能去拜谢皇恩,齐后主高纬亲自去高叡府中看望问候他[6][7]

墓碑编辑

元季艳的碑由卢思道撰文,姚淑书写,北宋时仍在滏阳县(今河北省磁县)南七里[2]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 元怀,广平武穆王,追尊武穆皇帝[1]

兄弟姐妹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金石录·卷第二十二》:右《北齐华阳公主碑》,云:“公主讳季艳,盖魏孝文帝之孙,广平王怀之女,北齐赵郡王叡之母也。”按《北史·叡列传》,其前云“母华山公主”,而其后乃作“华阳”,今此《碑》及《北齐书》皆正言“封华阳”,盖《北史》误。
  2. ^ 2.0 2.1 2.2 《庆湖遗老诗集校注·卷二·题华阳公主碑阴》:按碑公主名季艳,魏孝文帝之孙。年十四,降高欢弟琛,主与琛皆蚤死。齐建国,琛追王赵郡,主为王妃,碑表其墓。卢思道文,姚淑书,在滏阳之南七里。
  3. ^ 《北史校勘记·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二》:其母魏华阳公主也 诸本“阳”作“山”。按下文作“阳”。赵明诚金石录卷二二北齐华阳公主碑跋言公主即高叡之母。作“阳”是。今据北齐书卷一三及通志卷八五高叡传改。
  4. ^ 《北齐书·卷十三·列传第五》:叡小名须拔,生三旬而孤,聪慧夙成,特为高祖所爱,养于宫中,令游娘母之,恩同诸子。魏兴和中,袭爵南赵郡公。至四岁,未尝识母,其母则魏华阳公主也。有郑氏者,叡母之从母姊妹之女,戏语叡曰:“汝是我姨儿,何因倒亲游氏。”叡因问访,遂精神不怡。高祖甚以为怪,疑其感疾,欲命医看之。叡对曰:“儿无患苦,但闻有所生,欲得暂见。”高祖惊曰:“谁向汝道耶?”叡具陈本末。高祖命元夫人令就宫与叡相见,叡前跪拜,因抱头大哭。高祖甚以悲伤。语平秦王曰:“此儿天生至孝,我儿子无有及者。”遂为休务一日。叡初读孝经,至“资于事父”,辄流涕墟欷。十岁丧母,高祖亲送叡至领军府,为叡发丧,举声殒绝,哀感左右,三日水浆不入口。高祖与武明娄皇后慇懃敦譬,方渐顺旨。居丧尽礼,持佛像长斋,至于骨立,杖而后起。高祖令常山王共卧起,日夜说喻之。并敕左右不听进水,虽绝清漱,午后辄不肯食。由是高祖食必唤叡同案。
  5. ^ 《北史·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叡小名须拔,幼孤,聪慧夙成,特为神武所爱,养于宫中,令游娘母之,恩异诸子。魏兴和中,袭爵南赵郡公。年至四岁,未尝识母。其母魏华阳公主也,其从母姊郑氏戏谓曰:“汝是我姨儿,何倒亲游氏?”叡因访问,遂失精神。神武疑其感疾,叡曰:“儿无患苦,但闻有所生,欲得暂见。”神武惊,命元夫人至,就宫见之,叡前跪拜,因抱颈大哭。神武甚悲伤,谓平秦王曰:“此儿至孝,吾子无及者。”遂为休务一日。叡读孝经,至“资于事父”,辄流涕墟欷。十岁丧母,神武亲送至领军府,为发哀,举声殒绝,三日水浆不入口。神武与武明太后殷勤敦譬,方渐顺旨。居丧长斋,骨立,杖而后起。神武令常山王与同卧起,日夜喻之。并敕左右,不许进水,虽绝清漱,午辄不肯食,由是神武食必呼与同案。
  6. ^ 《北齐书·卷十三·列传第五》:天统中,追赠叡父琛假黄钺,母元氏赠赵郡王妃,谥曰贞昭,华阳长公主如故,有司备礼仪就墓拜授。时隆冬盛寒,叡跣步号哭,面皆破裂,呕血数升。及还,不堪参谢,帝亲就第看问。
  7. ^ 《北史·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天统中,追赠父琛假黄钺;母元氏赠赵郡王妃,谥曰贞昭,华阳长公主如故。有司备礼仪,就墓拜授。时隆冬盛寒,叡跣步号哭,面皆破裂,呕血数升。及还,不堪参谢。帝亲就第看问,拜司空、摄录尚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