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徽 (济北王)

元徽(?-547年9月27日),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献文帝拓跋弘的曾孙,光禄少卿、济北郡王元叡之子。

生平编辑

元徽在普泰年间承袭了父亲的济北郡王爵位,以通直郎为起家官武定五年八月,东魏皇帝元善见不堪忍受忧痛耻辱,吟咏谢灵运的诗说:“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志义动君子。”常侍、侍讲荀济知道元善见的意思,于是与尚书祠部郎中元瑾长秋卿刘思逸、华山王元大器、淮南王元宣洪及元徽等人谋划诛杀高澄。元善见假装下诏书询问荀济说:“您打算什么时候讲课?”于是假装在宫中修建土山,向着北城挖掘地道,挖到千秋门时,守门人发觉地下响声,向高澄报告。高澄指挥军队进宫,三天后,元善见被幽禁在含章堂。八月壬辰(547年9月27日),元徽与荀济等人在市场被烹杀[1][2][3][4][5][6]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子徽,普泰中,袭爵。起家通直郎。武定五年,坐与元瑾等谋反,伏法。
  2.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常侍侍讲荀济知帝意,乃与华山王大器、元瑾密谋,于宫内为山,而作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动,以告文襄。文襄勒兵入宫,曰:“陛下何意反邪!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将杀诸妃嫔。帝正色曰:“王自欲反,何关于我。我尚不惜身,何况妃嫔!”文襄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大器、瑾等皆见烹于市。
  3. ^ 《北史·卷五·魏本纪上第五》:帝不堪忧辱,咏谢灵运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志义动君子。”常侍、侍讲荀济知帝意,乃与华山王大器、元瑾密谋于宫中,伪为山而作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动,以告澄。澄勒兵入宫,曰:“陛下何意反耶?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耶?”及将杀诸妃嫔,帝正色曰:“王自欲反,何关于我?我尚不惜身,何况妃嫔!”澄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大器、瑾等皆见烹于市。
  4.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壬辰,尚书祠部郎中元瑾、梁降人荀济、长秋卿刘思逸及淮南王宣洪、华山王大器、济北王徽等谋害文襄,事发伏诛。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梁纪十六》:帝不堪忧辱,咏谢灵运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仲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动君子。”常侍、侍讲颍川荀济知帝意,乃与祠部郎中元瑾、长秋卿刘思逸、华山王大器、淮南王宣洪、济北王徽等谋诛澄。大器,鸷之子也。帝谬为敕问济曰:“欲以何日开讲?”乃诈于宫中作土山,开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以告澄。澄勒兵入宫,见帝,不拜而坐,曰:“陛下何意反?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此必左右妃嫔辈所为。”欲杀胡夫人及李嫔。帝正色曰:“自古唯闻臣反君,不闻君反臣。王自欲反,何乃责我!我杀王则社稷安,不杀则灭亡无日,我身且不暇惜,况于妃嫔!必欲弑逆,缓速在王!”澄乃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壬辰,烹济等于市。
  6. ^ 《太平御览·卷八百七十八·咎徵部五》:《后魏书》曰:静帝武定年冬,大雾六旬,昼夜不解。明年,常侍荀济、华山王大器及玄思仅等谋杀大将军高洋。事泄,荀济等并戮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