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悰(?-542年12月12日),字魏庆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的玄孙,青州刺史、西河穆王元昴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悰承袭父亲的爵位西河王,以中书侍郎起家官,又转任武卫将军大宗正卿荥阳郡太守,升任使持节、都督北华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北华州刺史,转任侍中卫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又以骠骑大将军出任司州牧,天平二年二月壬午(535年3月24日),元悰升任太尉公[1][2],加侍中、录尚书事,天平三年五月丙辰(536年6月20日),元悰再任司州牧[3][4],又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外任使持节、都督青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青州刺史,开府仪同,兴和四年十一月廿日壬午(542年12月12日),元悰在青州去世[5][6],朝廷追赠使持节、侍中、太傅司徒公假黄钺、都督定瀛沧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定州刺史,谥号文靖武定元年岁次癸亥三月辛卯朔十九日(543年5月8日)葬于邺城西北十五里。元悰宽厚和顺有度量,容貌美好,风度翩翩,得失之间不表现在神色上,他性格清廉节俭,不经营产业,死的时候,家中没有多余的财产[7][8][9]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 元昴,北魏青州刺史、西河穆王[9]
  • 穆氏,元纯陀与前夫所生之女[10]

世系关系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二月壬午,以太尉、咸阳王坦为太傅,以司州牧、西河王悰为太尉。
  2.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二月壬午,以太尉、咸阳王坦为太傅,以司州牧、西河王悰为太尉。
  3.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丙辰,以录尚书事、西河王悰为司州牧。
  4.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丙辰,以录尚书事、西河王悰为司州牧。
  5.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十有一月壬午,班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西河王悰薨。
  6.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十一月壬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西河王悰薨。
  7.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子悰,字魏庆,袭。孝静时,累迁太尉、录尚书事、司州牧、青州刺史。薨于州,赠假黄钺、太傅、司徒公,諡曰文。悰宽和有度量,美容貌,风望俨然,得丧之间,不见于色。性清俭,不营产业,身死之日,家无馀财。
  8.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昴子悰,字魏庆,袭。孝静时,累迁太尉、录尚书事、司州牧、青州刺史。薨于州,赠假黄钺、太傅、司徒公,諡曰文。悰宽和有度量,美容貌,风望俨然,得丧之间,不见于色。性清俭,不营产业,身死之日,家无馀财。
  9. ^ 9.0 9.1 9.2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王諱悰,字魏慶,河南洛陽人。原流浚發,望滄海而稱大;基構崇高,臨天下以為小。祖雍州」康王,拂衣獨往,脫屣千乘。父青州穆王,驅車不息,褰帷萬里。公以天地交泰,日月光華,」乃得英靈,以挺英俊。而神寓瑰奇,天姿秀異,體局沉凝,風度閑遠,不待規矩,直置成器,無假」琢磨,自然為寶,立言必踐,有志無違,德合珪璋,信同符挈。乃襲舊爵,為西河王。設醴待賢,擁」篲趨士,雅有明德,實著高義,河間之好禮不群,東平之為善最樂,彼各壹時,豈足多尚。初為」中書侍郎,又轉武衛將軍大宗正卿熒陽太守。存緩急於弦韋,濟寬猛於水火,思與春露俱」深,威共秋霜比厲。蓋亦立祠表德,配社稱功,豈直后來興歌,不留致恨而已。又為使持節都」督北華州諸軍事安西將軍北華州刺史。政等神明,化同風雨,廉平致治,信義成俗。是使西」河之童,躍竹候反;北漠之虜,懷金願閑。又除侍中衛將軍金紫光祿大夫,進拜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如故。至於出入詔命,喻指公卿,強識博聞,潛功內補。又以本將軍為司州牧。都」邑隱軫,風俗雜錯,競為氣俠,爭逐名利。於是振領持綱,誅豺制兕,德刑既舉,姦軌不作。故亦」閒闊止行,恐當諸葛之路;休沐不歸,慮有校尉之貴。乃遷太尉公。及其論道台階,補闕袞職,」鹽梅自和,陰陽得序,眷言政本,實曰喉脣,天下樞機,人倫淵藪,自非德表民宗,器光國望,無」以總一朝綱,折中天府。乃加侍中錄尚書事。既而喧訟盈階,薄領填席,獨運神機,常有遊刃。」又以王者之居,實稱根本,舊德不忘,去思結慕。乃復為司州牧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來朝獨坐,出遊分乘,機鑒外照,清明內朗,導民用德,率下以信,無思犯禮,莫敢隱情,海岱之」閒,都會斯在,降德東夏,義實得人。乃除使持節都督青州諸軍事本將軍青州刺史,開府儀」同如故。公望重一時,道高萬物,未言已信,不肅而成,亦既登舟,?梟自徙,甫及下車,雚蒲輒」散。至止未幾,構疾彌留,以興和四年十一月廿日薨。工女停機,商人罷市,設祭滿道,制服成」群。公為國棟梁,作民舟楫,嚴而不害,溫而難犯。唯德是據,內無聲色之娛;非禮不行,外絕犬」馬之好。簡通賓客,獨隔囂塵,苞苴弗行,請託目息。若乃驂駕四馬,謁帝承明,冠冕庶尹,領袖」群辟,風神爽發,儀貌端華,進退有度,折旋成則,動淵泉於衿袖,懸日月於匈懷,九流歸之若」江海,百僚仰之若嵩岱。夷甫之巖巖壁立,詎可比其清高;會稽之軒軒霞舉,未足方其秀出。」春秋鼎盛,志業方隆,天道如何,人亡奄及,追贈使持節侍中太傅司徒公假黃鉞都督定瀛」滄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定州刺史,謚曰文靖。以武定元年歲次癸亥三月辛卯朔十九」日葬於鄴城西北十五里。恐兩宮夾墓,後代未詳其名;九圖出壙,來世不記其德。乃作銘曰:」自天生德,維岳降神,膺期名世,實在斯人。忠孝為寶,瓊銑非珍,空城比寂,澹水方真。數刃難」窺,萬頃誰測,鳴佩鏘鏘,驂駕翼翼。雞樹唯才,鳳池聊即,磐石增美,王言以飾。作衛稱嚴,司宗有」序,兩岐在詠,二難皆去。切問俄及,司會攸佇,入區益峻,萬事咸舉。帝曰亞獻,實資全德,金鉉」用珍,玉墀非忒。睠言畿甸,誰枳棘,降道開中,刑清訟息。天齊形勝,表海控河,褰襜未幾,來暮」已歌。舟無緩舳,壑有驚波,清暉奄謝,遺愛徒多。斧座哀隆,彤庭樂弛,雖加文物,詎榮青紫。」地久天長,陵移谷徙,空傳蘭菊,誰遮螻蟻。
  10.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車騎大將軍平舒文定邢公繼夫人大覺寺比丘元尼墓誌銘并序」夫人諱純陀,法字智首,恭宗景穆皇帝之孫,任城康王之第五女也。蟠根玉」岫,擢質瓊林,姿色端華,風神柔婉,岐嶷發自齠年,窈窕傳於丱日。康王遍加深」愛,見異眾女,長居懷抱之中,不離股掌之上。始及七歲,康王薨俎。天情孝性,不」習而知,泣血茹憂,無捨晝夜。初笄之年,言歸穆氏,懃事女功,備宣婦德。良人既」逝,半體云傾,慨絕三從,將循一醮,思姜水之節,起黃鵠之歌。兄太傅文宣王,違」義奪情,確焉不許。文定公高門盛德,才兼將相,運屬文皇,契同魚水,名冠遂」古,勳烈當時。婉然作配,來嬪君子,好如琴瑟,和若塤篪,不言容宿,自同賓敬。奉」姑盡禮,剋匪懈於一人;處姒唯雍,能燮諧於眾列。子散騎常侍遜,爰以咳襁聖」善,遽捐恩鞠,備加慈訓,兼厚大義,深仁隆於已出。故以教侔在織,言若斷機,用」令此子,成名剋構。兼機情獨悟,巧思絕倫,詩書禮辟,經目悉覽,紘綖組紝,入手」能工。稀言慎語,白珪無玷,敬信然諾,黃金非重。巾帨公宮,不登?異之服;箕帚」貴室,必御浣濯之衣。信可以女宗一時,母儀千載,豈直聞言識行,觀色知情。及」車騎謝世,思成夫德,夜不洵涕,朝哭銜悲。乃歎曰:吾一生契闊,再離辛苦,既慚」靡他之操,又愧不轉之心,爽德事人,不與他族,樂從苦生,果由因起。便捨身俗」累,託體法門,棄置愛津,栖遲正水,博搜經藏,廣通戒律,珍寶六度,草芥千金。十」善之報方臻,雙林之影遄滅。西河王魏慶,穆氏之出,即夫人外孫。宗室才英,聲」芳藉甚,作守近畿,帝城蒙潤。夫人往彼,遘疾彌留,以冬十月己酉朔十三日」辛酉薨於熒陽郡解別館。子孫號慕,緇素興嗟。臨終醒寤,分明遺託,令別葬他」所,以遂脩道之心。兒女式遵,不敢違旨。粵以十一月戊寅朔七日甲申卜窆」於洛陽城西北一十五里芒山西南別名馬鞍小山之朝陽。金玉一毀,灰塵行」及,謹勒石於泉廬,庶芳菲之相襲。其辭曰:」金行不競,水運唯昌,於鑠二祖,龍飛鳳翔。繼文下武,疊聖重光,英明踵德,周封」漢蒼。篤生柔順,剋誕溫良,行齊橋木,貴等河魴。蓮開淥渚,日照層梁,谷蕈葛虆,」灌集鸝黃。言歸備禮,環珮鏗鏘,明同折軸,智若埋羊。惇和九族,雍睦分房,時順」有極,榮落無常。昔為國小,今稱未亡,傾天已及,如何弗傷。離茲塵境,適彼玄場,」幽監寂寂,天道芒芒。生浮命促,晝短宵長,一歸細柳,不及扶桑。霜凝青檟,風悲」白楊,蕙畝蘭畹,無絕芬芳。」維永安二年歲次己酉十一月戊寅朔七日甲申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