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晖业(?-551年),字绍远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玄孙,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晖业年幼时,父亲元弼的爵位被收夺。后来元弼梦到有人对自己说:“您本人不能传承世袭的封爵,能够继承先人爵位的,是您的长子元晖业。”元弼醒来后就将这个梦告诉了元晖业。建义元年(528年),元晖业上诉恢复济阴王的爵位。永安三年(530年),北魏朝廷追赠元弼尚书令司徒公,谥号文献[1][2]

元晖业年轻时险恶刻薄,多与贼寇强盗来往,长大之后改变操行,阅读诸子史书,也很会写文章,慷慨有志向节操[3][4][5]

永安二年二月壬寅(529年3月15日),魏孝庄帝元子攸诏令散骑常侍、济阴王元晖业兼任行台尚书,督帅都督李德龙、丘大千镇守梁国城[6][7]。四月癸巳(529年5月5日),陈庆之元颢进攻梁国城,将其攻陷,元晖业率领北魏羽林庶子二万人前往救援,驻扎在考城,考城四面环水,防守严密牢固。陈庆之命令部下在水上建造堡垒,攻克考城,将元晖业俘虏[8][9][10][11][12][13][14]

天平二年三月辛酉(535年5月2日),元晖业出任司空[15][16][17]。天平二年八月辛卯(535年9月29日),元晖业因为事情被定罪免去司空[18][19]武定二年九月甲申(544年10月4日),开府仪同三司元晖业出任太尉[20][21],元晖业后又加特进,兼领中书监录尚书事高澄曾经问元晖业:“近来读些什么书?”元晖业回答说:“多次阅读伊尹霍光的传记,不读曹操司马懿的书。”[3][4][5]

元晖业认为元魏国运逐渐衰落,不再图谋保全,只是吃吃喝喝,一天吃三只羊,三天吃一头牛。元晖业又曾经作诗说:“从前仁政宽又明,济济多士富群英。如今世路多险阻,狐兔之辈拦纵横。”北齐初年,元晖业的爵位降为美阳县公,任开府仪同三司特进[4]。元晖业在晋阳,不和其他人来往,日常闲暇,于是撰写元魏藩王的家世,号称《辨宗室录》,共四十卷,流传于世。元晖业的地位声望都很高,又加上性格脾气不同于流俗,经常受到猜忌[3][22][23]

天保二年(551年),元晖业跟随齐文宣帝高洋前往晋阳,在宫外骂元韶说:“你还比不上一个老妇人,背着国玺给人,为什么不打碎它?我说出这种话,就知道要死了,但是你又能活到什么时候!”齐文宣帝听说后将元晖业杀死,同时斩首的还有临淮公元孝友。元孝友在临刑时惊惶失措,元晖业神色自若。元晖业死后,被凿冰沉尸在汾河[24][25][26]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元赞远,北魏东魏郡太守、广川武侯
  • 元昭业,北魏给事黄门侍郎、卫将军、右光禄大夫、文侯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建义元年,子晖业诉复王爵。永安三年,追赠尚书令、司徒公,谥曰文献。初,弼尝梦人谓之曰:“君身不得传世封,其绍先爵者,君长子绍远也。”弼觉,即语晖业。终如其言。
  2.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建义元年,子晖业诉复王爵。永安三年,追赠尚书令、司徒公,谥曰“文献”。初,弼尝梦人谓之曰:“君身不得传世封,其绍先爵者,君长子绍远也。”弼觉,即语晖业,终如其言。
  3. ^ 3.0 3.1 3.2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晖业,少险薄,多与寇盗交通。长乃变节,涉子史,亦颇属文,而慷慨有志节。历位司空、太尉,加特进,领中书监,录尚书事。齐文襄尝问之曰:“比何所披览?”对曰:“数寻伊霍之传,不读曹马之书。”晖业以时运渐谢,不复图全,唯事饮啖,一日三羊,三日一犊。又尝赋诗云:“昔居王道泰,济济富群英。今逢世路阻,狐兔郁纵横。”齐初,降封美阳县公,开府仪同三司、特进。晖业之在晋阳也,无所交通,居常闲暇,乃撰魏藩王家世,号为辨宗室录,四十卷,行于世。
  4. ^ 4.0 4.1 4.2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晖业少险薄,多与寇盗交通。长乃变节,涉子史,亦颇属文,而慷慨有志节。历位司空、太尉,加特进,领中书监,录尚书事。齐文襄尝问之曰:“比何所披览?”对曰:“数寻伊、霍之传,不读曹、马之书。”晖业以时运渐谢,不复图全,唯事饮啖,一日三羊,三日一犊。又尝赋诗云:“昔居王道泰,济济富群英。今逢世路阻,狐兔郁纵横。”齐初,降封美阳县公,开府仪同三司、特进。
  5. ^ 5.0 5.1 《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元晖业,字绍远,魏景穆皇帝之玄孙。少险薄,多与寇盗交通。长乃变节,涉子史,亦颇属文,而慷慨有志节。历位司空、太尉,加特进,领中书监,录尚书事。文襄尝问之曰:“比何所披览?”对曰:“数寻伊、霍之传,不读曹、马之书。”
  6.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壬寅,诏散骑常侍济阴王晖业兼行台尚书,督都督李德龙、丘大千镇梁国。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三·梁纪九》:壬寅,魏诏济阴王晖业兼行台尚书,都督丘大千等镇梁国。晖业,小新成之曾孙也。
  8.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元颢攻陷考城,执行台元晖业、都督丘大千。
  9. ^ 《梁书·卷第三·本纪第三》:癸巳,陈庆之攻魏梁城,拔之,进屠考城,擒魏济阴王元晖业。
  10. ^ 《魏书·卷二十一上·列传第九上》:庄帝诏济阴王晖业为都督,于考城拒之,为颢所擒。
  11. ^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庄帝诏济阴王晖业于考城拒之,为颢所禽。
  12. ^ 《梁书·卷第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时魏征东将军济阴王元晖业率羽林庶子二万人来救梁、宋,进屯考城,城四面萦水,守备严固。庆之命浮水筑垒,攻陷其城,生擒晖业,获租车七千八百辆。
  13. ^ 《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五十一》:时魏济阴王元晖业率羽林庶子二万人来救梁、宋,进屯考城。庆之攻陷其城,禽晖业,仍趣大梁。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三·梁纪九》:济阴王晖业帅羽林兵二万军考城,庆之攻拔其城,擒晖业。
  15.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三月辛酉,以司徒高盛为太尉,以司空高昂为司徒,济阴王晖业为司空。
  16.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三月辛酉,以司徒高盛为太尉,以司空高昂为司徒,济阴王晖业为司空。
  1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七·梁纪十三》:三月,辛酉,东魏以高盛为太尉,高敖曹为司徒,济阴王晖业为司空。
  18.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八月辛卯,司空、济阴王晖业坐事免。
  19.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八月辛卯,司空、济阴王晖业坐事免。
  20. ^ 《魏书·卷十二·帝第十二》:九月甲申,以开府仪同三司、济阴王晖业为太尉。
  21.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九月甲申,以开府仪同三司、济阴王晖业为太尉。
  22. ^ 《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晖业以时运渐谢,不复图全,唯事饮啖,一日一羊,三日一犊。又尝赋诗云:“昔居王道泰,济济富群英;今逢世路阻,狐兔郁纵横。”齐初,降封美阳县公,开府仪同三司、特进。晖业之在晋阳也,无所交通,居常闲暇,乃撰魏藩王家世,号为辩宗录四十卷行于世。位望隆重,又以性气不伦,每被猜忌。
  23.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晖业之在晋阳也,无所交通,居常闲暇,乃撰魏藩王家世,号为辨宗录四十卷,行于世。位望隆重,又以性气不伦,每被猜忌。
  24. ^ 《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天保二年,从驾至晋阳,于宫门外骂元韶曰:“尔不及一老妪,背负玺与人,何不打碎之。我出此言,即知死也,然尔亦讵得几时!”文宣闻而杀之,亦斩临淮公孝友。孝友临刑,惊惶失措,晖业神色自若。仍凿冰沉其尸。
  25.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天保二年,从驾至晋阳,于宫门外骂元韶曰:“尔不及一老妪,背负玺与人,何不打碎之!我出此言,知即死,然尔亦讵得几时!”文宣闻而杀之,并斩临淮公孝友。孝友临刑,惊惶失措,晖业神色自若。仍凿冰沈其尸。
  2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四·梁纪二十》:彭城公元韶以高氏婿,宠遇异于诸元。开府仪同三司美阳公元晖业以位望隆重,又志气不伦,尤为齐主所忌,从齐主在晋阳。晖业于宫门外骂韶曰:“尔不及一老妪,负玺与人。何不击碎之!我出此言,知即死,尔亦讵得几时!”齐王闻而杀之,及临淮公元孝友,皆凿汾水冰,沉其尸。孝友,彧之弟也。齐主尝剃元韶鬓须,加之粉黛以自随,曰:“吾以彭城为嫔御。”言其懦弱如妇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