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暹(?-538年8月1日),字叔照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曾孙,夏州刺史、卫尉卿、西河康王元太兴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暹在魏孝庄帝元子攸初年担任南兗州刺史,在州中凶猛暴虐,杀人很多。元顥攻入洛阳后,元暹占据州城不归附[1]。魏孝庄帝回宫后,于永安二年七月己卯(529年7月26日)封元暹为汝阳王[2][3],调任秦州刺史。此前秦州城内百姓屡次反叛,元暹将他们全部诛杀,幸存者只有十之一二。普泰元年(531年),元暹担任凉州刺史,贪婪暴烈没有极限,想要谋取库府官员和胡商富人的财物,假称一个尚书台的符命,诓骗一些富豪说要加以赏赐,一时之间加以杀戮,将他们的所有资产奴仆都归于自己名下。永熙三年,魏孝武帝任命元暹为济州刺史,取代高欢的党羽蔡俊。高欢上言说:“蔡俊功勋卓著,不可以解除他的职务剥夺他的权力,汝阳王德行美好,应该管辖大州,臣的弟弟高琛现任定州刺史,应该为贤能的人让路。”魏孝武帝不听[4]。六月丁卯(534年7月12日),魏孝武帝元修命令元暹镇守石济,防备高欢[5][6][7][8]。魏孝武帝元修西入关中后,清河王元亶秉承皇帝旨意而便宜行事,任命元暹为齐州刺史,元暹停留在齐州城西,原任齐州刺史侯渊占据州城,不按时接纳元暹。城民刘桃符等人悄悄引着元暹进入占据了西城,侯渊争夺城门不成功,率领起兵出城逃走,妻儿及部曲为元暹俘虏。侯渊行进到广里,遇到清河王元亶任命侯渊代理青州刺史,高欢又给侯渊写信说:“卿不要因为部曲人马少,就难以向东前进。齐人风气浅薄,唯利是图,齐州城民尚且能接受汝阳王,青州百姓岂能不欢迎呢你?尽力去做吧。”侯渊这才回去,元暹开始送还侯渊的部曲[9][10][11][12][13]

天平三年十二月丁丑(537年1月7日),高欢从晋阳讨伐西魏,派遣兼仆射行台元暹和司徒高昂进攻上洛郡[14][15]。天平四年(537年)正月丁巳(537年2月16日),元暹担任侍中录尚书事[16][17]元象元年六月戊申(538年8月1日),元暹去世[18][19],朝廷赠予太师录尚书,谥号文献[20][21]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元昴,北魏青州刺史、西河穆王
  • 元仲景,西魏豳州刺史、顺阳王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三·梁纪九》:于是襄州刺史贾思同、广州刺史郑先护、南兖州刺史元暹亦不受颢命。
  2.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己卯,以镇东将军、南青州刺史元旭为襄城王,平南将军、南兖州刺史元暹为汝阳王。
  3.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己卯,以南青州刺史元旭为襄城王,南兖州刺史元暹为汝阳王。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梁纪十二》:建州刺史韩贤,济州刺史蔡俊,皆欢党也。帝省建州以去贤,使御史举俊罪,以汝阳王叔昭代之。欢上言:“俊勋重,不可解夺;汝阳懿德,当受大藩;臣弟永宝,猥任定州,宜避贤路。”帝不听。
  5. ^ 《魏书·卷十一·帝纪第十一》:六月丁卯,大都督源子恭镇胡阳,汝阳王暹守石济,仪同三司贾显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寿东趋济州。
  6. ^ 《北齐书·卷二·帝纪第二》:魏帝徵兵关右,召贺拔胜赴行在所,遣大行台长孙承业、大都督颍川王斌之、斛斯椿共镇武牢,汝阳王暹镇石济,行台长孙子彦帅前恒农太守元洪略镇陕,贾显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元寿伐蔡儁。
  7.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魏帝徵兵关右,召贺拔胜赴行在所,遣大行台长孙承业、大都督颍川王斌之、斛斯椿共镇武牢,汝阳王暹镇石济,行台长孙子彦帅前恒农太守元洪略镇陕,贾显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元寿伐蔡儁。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梁纪十二》:丁卯,帝使大都督源子恭守阳胡,汝阳王暹守石济,又以仪同三司贾显智为济州刺史,帅豫州刺史斛斯元寿东趣济州。
  9. ^ 《魏书·卷八十·列传第六十八》:汝阳王暹既除齐州刺史,次于城西,渊拥部据城,不时迎纳。民刘桃符等潜引暹入据西城,渊争门不克,率骑出奔,妻儿部曲为暹所虏。行达广里,会承制以渊行青州事。齐献武王又遗渊书曰:“卿勿以部曲轻少,难于东迈。齐人浇薄,唯利是从,齐州城民尚能迎汝阳王,青州之人岂不能开门待卿也。但当勉之。”渊乃复还,暹始归其部曲。
  10. ^ 《北史·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孝武帝末,深与兖州刺史樊子鹄、青州刺史东莱王贵平使信往来,以相连结。
  11. ^ 《北史·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汝阳王暹既除齐州刺史,深不时迎纳。城人刘桃符等潜引暹入,据西城。深争门不克,率骑出奔,妻儿部曲,为暹所虏。
  12. ^ 《北史·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行达广里,会承制以深行青州事,齐神武又遗深书曰:“卿勿以部曲轻少,难于东迈,齐人浇薄,齐州人尚能迎汝阳王,青州人岂不能开门待卿也?”深乃复还,暹始归其部曲。
  13.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六·梁纪十二》:及孝武帝入关,清河王亶承制,以汝阳王暹为齐州刺史。暹至城西,渊不时纳。城民刘桃符等潜引暹入城,渊帅骑出走,妻子部曲悉为暹所虏。行及广里,会承制以渊行青州事。欢遗渊书曰:"卿勿以部曲单少,惮于东行,齐人浇薄,唯利是从,齐州尚能迎汝阳王,青州岂不能开门待卿也!"渊乃复东,暹归其妻子部曲。
  14. ^ 《北齐书·卷二·帝纪第二》:十二月丁丑,神武自晋阳西讨,遣兼仆射行台汝阳王暹、司徒高昂等趣上洛,大都督窦泰入自潼关。
  15.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十二月丁丑,神武自晋阳西讨,遣兼仆射行台、汝阳王暹、司徒高昂等趣上洛,大都督窦泰入自潼关。
  16.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丁巳,高敖曹攻上洛,克之,擒宝炬骠骑大将军、洛州刺史泉企。以汝阳王暹为录尚书事。
  17.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四年春正月,以汝阳王暹为录尚书事。
  18.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戊申,开府仪同三司、汝阳王暹薨。
  19.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戊申,开府仪同三司、汝阳王暹薨。
  20.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仲景弟暹,字叔照。庄帝初,除南兖州刺史,在州猛暴,多所杀害。元颢入洛,暹据州不屈。庄帝还宫,封汝阳王,迁秦州刺史。先时,秦州城人屡为反覆,暹尽诛之,存者十一二。普泰元年,除凉州刺史,贪暴无极。欲规府人及商胡富人财物,诈一台符,诳诸豪等云欲加赏,一时屠戮,所有资财生口,悉没自入。孝静时,位侍中、录尚书事。薨,赠太师、录尚书。
  21.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仲景弟暹,字叔照。孝庄初,除南兖州刺史。在州猛暴,多所杀害。元颢入洛,暹据州不屈。庄帝还宫,封汝阳王,累迁秦州刺史。先秦州城人屡为反覆,暹尽诛之,存者十一二。普泰元年,除凉州刺史,贪暴无极。欲规府人及商胡富人财物,诈一台符,诳诸豪等,云欲加赏。一时屠戮,所有资财生口,悉没自入。孝静时,位侍中、录尚书事。薨,赠太师、录尚书。子冲袭。无子,国绝。
  22.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散侍郎汝陽王墓誌銘」王諱賥,字子沖,河南洛陽人也。恭宗景穆皇帝之玄孫,儀同京兆」康王之曾孫。穆帝諸子封王者十有二國,莫不政如魯衛,德勵問平,」入長百僚,出踰五等,故能積慶流祉,本枝實繁。祖使持節征南大將」軍雍汾二州刺史西河王。父使持節侍中太師錄尚書事都督定」冀瀛殷四州諸軍事定州刺史汝陽文獻王。并將相應期,才賢繼軌,」盛德百世,自古然哉。王降神山岳,資靈辰昂,生不肅之深宮,稟自然」之秀氣。裁離繈褓,便遊庠塾,月習禮儀之事,體安仁義之風。幼以宗」室入隨朝覲,容止閑華,風神通敏,折旋合度,笑語中規,眾共異之,咸」以遠大相許。及長風搖樹,欲養無期,毀不勝喪,幾將滅性。雖濟北之」草廬土席,甄城之居哀過禮,即事望彼,曾何足稱。服闋,襲爵,除散騎」侍郎。爰以弱冠,膺夫多福,既謁承明,仍●青瑣,博觀舊史,泛愛通德,」禮過申穆之賓,流連枚馬之容。良辰美景,滿座盈樽,神王一時,自得」千載。庭儀六佾,驂駕四馬,內奉蒸堂,外脩朝聘。庶當齊齡衛武,同壽」杞桓,得以輔佐王室,剋隆根本。而天道茫茫,翻成寡思,春秋卅八,武」定三年閏月廿日薨於位。福謙之言,於茲罔信,與善之望,自此難期。」粵以其年十一月廿九日遷葬於鄴城西北十五里武城之陰。陵谷」方遷,縑竹易朽,聊因玄石,用垂於後。其詞曰:」崇基邐迤,鴻源浩汗,別嶺崑峰,分流天漢。周封千八,姬實居半,是稱」蕃屏,斯為枝幹。必復其始,復挺賢王,多才多藝,剋構剋堂。論議衍衍,」車服煌煌,來自國邸,□□瞻望。方窮八命,庶極三壽,晨露俄晞,朝華」非久。世多夭折,民鮮皓首,氣反清虛,形歸山阜。遠日有期,虞歌已切,」同盟畢會,內宗成列。蒿里既召,郭門行閱,城闕長辭,榮華永絕。昏霾」氣色,悽慘行露,大夜無晨,千齡不寤。莫辯螻蟻,安知狐兔,罕鐫金石,」徒封丘墓。
  23. ^ 《文苑英华·九百六十三·后魏骠骑将军荆州刺史贺拔夫人元氏墓志铭》:在河之洲,闻君子之配德,言采其蕨,见夫人之有礼。用之风化,人伦厚焉。夫人讳安,字大罗,河南洛阳人也。祖某,京兆康王,父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司州牧、汝阳郡王。跗萼雄图,阶基霸迹,公卿之室,将相维家。   夫人能修法度,无思犯礼,恭俭节用,忧在进贤。大统五年,封乐安公主,归于贺拔氏,时年十三,思事忧勤,化成妇德,彤管载晖,棠棣早茂。及乎讴歌有归,褕狄降等,辅佐君子,犹安其室,周天和元年,乃封章武郡君。霜露不居,风烟飘民,遘疾累旬,奄捐馆舍。以周天和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薨于长安万年里,春秋五十有二,诏赠顿丘国夫人,礼也。即以其年三月二十日归葬于咸阳之石安原。既异乘鸾,翻然永去,虽非舞鹤,即掩泉门,欲志佳城,乃为铭曰:   逖矣雄谋,悠哉霸辙。九服潜运,三川中竭。卿相连镳,贤才舞绝。琬琰令淑,施衿结衤离。方之棠棣,譬以螽斯。既全妇德,还称母仪。逝水滔滔,危途冉冉。问药无对,蒸丹不验。狄服空陈,弦机虚掩。郭门路转,哀挽途穷。陇深结雾,松高聚风。春兰秋菊,唯始唯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