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出師表

三國時期諸葛亮所作之奏章
(重定向自出师表

出師表》分為《前出師表》和《後出師表》兩篇,是三國時期蜀汉丞相諸葛亮兩次北伐(227年與228年)曹魏前,上呈給後主劉禪奏章,当中《前出师表》为香港中学文凭试中国语文科的十二篇指定篇章之一。

目录

前出師表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臣亮言: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衞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俱爲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爲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禕、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爲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能裨補闕漏,有所廣益。

  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衆議舉寵爲督。愚以爲營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睦,優劣得所也。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歎息痛恨於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也,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諮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歎,恐託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姦凶,興復漢室,還于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禕、允之任也。

  願陛下託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禕、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2],以諮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

  今當遠離,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後出師表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後出師表》作於蜀汉建興六年(228年)。《後出師表》一文沒有收录于《三国志》,南朝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释的时候,注明是引自東晉習鑿齒的《漢晉春秋》,而《漢晉春秋》中的《後出師表》又是出於三國的《默記》。因此,清代钱大昭在《三国志辨疑》中對於《後出師表》的作者是否為諸葛亮,表示怀疑。 諸葛亮在《後出師表》中,決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深刻地表現了對於國家的忠心耿耿。本文另外的名句:“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经常為后人引用。南宋謝枋得文章軌範》引用安子順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讀《陳情表》不哭者不,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

武将编辑

《後出師表》提到在第一次北伐到这次上表期间,去世的将领有趙雲、陽羣、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及曲長、屯將七十餘人。

偽作爭論编辑

李敖[1]認為《後出師表》並非出自諸葛亮之手。陈寿修《三国志》时未收录《后表》。裴松之注《三國志》時,引用《漢晉春秋》的說法,《後出師表》並沒有收錄《諸葛亮文集》之中,而是出於東吳張儼的《默記》,这显然不合常理。而且,《後出師表》內容與正史亦有出入,如「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雲、……」即與《三國志》記載的趙雲卒年(建興七年,229年)不合。另外裏面的语气非常沮丧:“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与《前出师表》积极的文辞截然不同。另外,诸葛亮此时独揽大权,当时没有人质疑北伐的前景,而文中却谈到“议者所谓非计”,不符合蜀汉当时的情况。因此有學者怀疑这是东吴诸葛恪为了执行自己北伐政策而一手炮制的伪作。至今尚无定论。

成語编辑

兩文中尤以《前出師表》的文學水平甚高,所以有很多成語為後世所用。

《前出師表》中為後世所用的成語:危急存亡之秋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作姦犯科猥自枉屈三顧草廬不知所云,名句有「五月渡瀘,深入不毛」。

《後出師表》中也有經常被引用的名句有「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和成語「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