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心理学

分析心理學(英語:Analytical psychology;或稱心理分析學)是荣格所帶頭發展出的一支深度心理學,又稱榮格心理學原型心理學。是榮格自1913年10月脫離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派後,開始形成的學派。在臺灣當代偏好將Analytical psychology翻譯成「分析心理學」。早期翻譯時,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正式翻譯為精神分析之前,常常搞混翻成分析心理,爾後新版的書,則採用心理分析或分析心理與精神分析做出區隔。

榮格認為人的心靈包含有意識的自我無意識(unconscious,宋文里教授在一次研討會上,指出佛洛伊德的subunconscious-「潛意識」必須和榮格的unconscious-「無意識」做出區隔。[1])兩大部分。有意識的自我是有記憶而有連續性的。但榮格認為自我只是整體心靈的一小部分,無意識才更具影響力,而自我無意識內,有著最高的精神自性是無意識對自我所開的窗子。整合自己無意識的的特性會自然的發生而發展個人的個性,這種程序叫做個體化Individuation英语Individuation),而個體化是沒有終點的,所以有些人傾向說「個體化歷程」。

如果一個人有意識的自我與無意識相互矛盾無法整合,則會產生精神官能症、身心症,如:恐懼症、戀物癖、或憂鬱症。須經由分析去了解與認識未知的無意識中的特性,常用的方法有分析夢或是對藝術品或詩的反應。

榮格認為無意識又分為個人無意識(Personal unconscious)及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個人無意識包括個人的種種情結,而集體無意識則包括人類整體經千百年累積在無意識中的寶貝。其證據是榮格在世界各地所收集的人類共同的象徵。他考察不同民族的宗教神話傳說童話、與寓言得到所有人類共有的原型。所以在個體化可能發現超出個人經驗的象徵。其中的內容可視為人基本問題,如生命、死亡、意義、快樂、與恐懼,也可能有靈性方面的觀念。[2]

分析的方法與完整的程序是很繁瑣的,也因人(分析者)而異。

人格類型(Psychological types)编辑

分析心理學認為人的性格可分為外向/外傾與內向/內傾的性格類型/態度類型(Einstellgstypen)。並再具有四個心理功能/功能類型(Funktionstypen):思考(德文:Denken;英文:Thinking)與情感(德文:Fühlen;英文:Feeling)為理性功能(德文:Urteilsfunktionen;英文:Rational)並彼此為對立面;、感覺(德文:Empfinden,英文:Sensation)與直覺(德文:Intuieren,英文:Intuition)為非理性功能(德文:Wahrnehmungsfunktionen;英文:Irrational)並彼此為對立面,最終形成八個人格類型。[3][4][5]

力比多(Libido)被榮格擴充為是一種心靈的能量或內在的生命力(或可說是),內向的人,他的這種能量是向內的而且是主觀的。外向的人,他的這種能量流向屬於外在的他與別人的關係。

榮格認為心理功能有優勢和劣勢之分,例如當思考功能站居高位時,情感就相對弱勢。榮格對於在人格類型裡面提到,優勢功能和劣勢功能不是代表哪個好或壞,而是心理功能在自我站居的高與低,榮格認為,八個人格類型每個人雖然都傾向只表現一種,但其實八種人格類型每個人都有一些些,所以潛力去體驗和發展,優勢功能如果主導自我太久時,可能會導致無意識的反撲乃至於在現實生活出現關係問題。榮格學派之所以被認定為深度心理學的一門,就是榮格以及後榮格發展都一致認為,人有其必要,去認識不同的內在人格,避免某些人格得到自我的排斥或潛抑,導致其中之一成為自己的陰暗面-心理陰影,進而導致身心症、精神官能症的爆發。[6]

治療方法编辑

榮格自1904年與佛洛伊德分道揚鑣後,開始發展以「象徵的」角度做積極想像Immaginazione英语Immaginazione),主要以夢境分析Dream interpretation英语Dream interpretation)、沙遊(日本稱箱庭療法)、藝術治療三項為大宗。

榮格與佛洛伊德的異同编辑

當代心理學界仍認為,榮格心理學為心理動力取向深度心理學的一項分支,許多觀念承襲了佛洛伊德的觀念,譬如心理防衛機制(或者翻譯為:自我防衛機轉)在榮格心理學內仍然是適用的。榮格對於移情與反移情則較於佛洛伊德,有較開放的想法,當分析師與被分析者的阿尼瑪與阿尼姆斯發生投射時,就產生了聖耦(syzygy),這可以視為重大突破,可藉由此找出被分析者背後的原型,找出原型意涵。然而對於積極投射的治療方法,是弊大於利的,因此榮格堅持分析師受訓學員在執業前,必須經歷全面詳盡的個人分析[7],分析師本人極易在不同身分種產生不當的感情或非理智反應。相較於佛洛伊德,榮格認為分析師與被分析者是彼此合作關係,不少榮格學派的分析師會用「一起工作」來形容與被分析者的關係。榮格的人性觀是持正向態度的[8],認為人擁有追求完整的潛力,而這個過程可以被簡稱為「個體化」,個體化的起始契機乃是於人對於自己存在的意義產生懷疑時,或者是遇到重大變故時,開始逐漸內省而追求自我完整,個體化是人追求完整不斷內省與塑造的過程。

原型是分析心理學的重要根基,榮格認為,人的內心擁有無數的原型,只是沒有被挖掘出來而已,原型本身是中立性質的,原型在某些契機下投射出去,投射當下基本上是無意識的,因此分析師就必須觀察到這個現象,並且細微的察覺除這個原型之外,存在的異同和該個體別於原型的獨特性。而最理想的情況下,藉由不斷的分析和討論,被分析者能夠自身開始覺察到自己的無意識內容,而榮格將無意識的內容視為有智慧、有意識、有靈性的表現,認為無意識的訊息不單單只是病因,更能帶來更深層的思考和反省,這點與佛洛伊德只注重潛意識的是精神官能症的肇因態度非常不同。

榮格持一元中立論,許多發展基礎與煉金術的哲學意涵相關,因此往往被誤批評為神祕主義者。榮格在晚年對於佛、道......等東方思想有著極高的興趣和正向的評價,特別以道家的思想尤為興趣,在許多榮格本人乃至於後世追隨者的書籍中都能找到類似的影子。榮格與佛洛伊德的最大差異是榮格認為意識是由無意識中萌生的,意識是很脆弱的,我們能掌握的自我只有一小部分。[9]但佛洛伊德認為,夢境只是潛意識的垃圾桶,並且不認同潛意識不能被掌控。

夢境分析:與精神分析學派的差異编辑

榮格式的夢境分析/釋夢的與佛洛伊德的態度並不一樣,榮格式的分析方法高度仰賴分析師與被分析者的信任,如果兩人為不同人格類型,釋夢角度會非常不一樣,但正因此能夠產生煉金的效應,榮格認為當在談話的時候,彼此的無意識也在交流。分析師必須在心裡知道與被分析者是平等的,這跟古典精神分析不同,沙發躺椅的形式,榮格覺得這擴大了分析者在高、被分析者在下的情況,亦同時展現佛洛伊德權威性的風格,榮格在分析當事人時,非常堅持必須坐椅子並與對方有眼神交流,並且真誠的與被分析者相談。精神分析學派在20世紀初期以病因化當事人為人詬病,將潛意識內容解讀為病因來源,而分析心理學派的夢境分析是想要理解無意識中最真實的樣貌,強調向無意識保持開放的態度(最好是被分析者能夠自己意識到),並能面對不同面向的無意識嶄露的原型,分析心理學派希望被分析者能保有自我的情況下了解自己的無意識,而非極度認同某個無意識,或者說被無意識誘拐走了,分析師也必須了解被分析者的生活樣貌,他們認為才能做出有意義的聯想。

分析心理學派和後精神分析學派都受影響於人本主義的影響,當今精神分析也注重與被分析者的對等狀態,兩者皆同意夢境分析是連續的,而且夢境越接近越好,更能呈現當前被分析者內在的樣貌,以及與現實世界的關聯。兩者也都認同,探索夢境是對無意識/潛意識的絕佳途徑。

臺灣榮格心理學會(Taiwan Society of Analytical Psychology)编辑

臺灣榮格心理學會旗下包含臺灣榮格發展小組[10]。臺灣在2019年8月28日國際分析心理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英语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11][12],後面簡稱IAAP)第21屆大會中,正式向IAAP提出表決並通過成立臺灣榮格心理學會,並且在2021年向IAAP提出受訓榮格分析師的資格,預期在2022年前,將成為具訓練榮格分析師資格的訓練中心。

除臺灣榮格心理學會已申請訓練分析師資格外,坊間有單位提供榮格取向的訓練課程。實踐大學則因應臺灣榮格發展小組的提議下,提出心理分析碩士在職專班(榮格組)於2022年開課,該課程若順利於開課將可能會是亞洲第一個特別以榮格心理學為基底的學位,然而依照臺灣榮格心理學會的召集人王浩威醫師(同時亦為IAAP榮格分析師)該在職專班畢業後是否就直接具有學會的Router資格,這部分是由榮格心理學會共同決定,並無法給出承諾或保證。

後續發展编辑

分析心理学有三個流派:

傳統派

傳統派以荣格的理論與所寫的著作為依歸。 例如:瑪麗-路易絲·弗蘭絲

發展派

發展派介於荣格梅蘭妮·克萊因客體關係理論之間。

原型派

詹姆斯·希爾曼發展出原型心理學

Marion Woodman英语Marion Woodman提出由女性觀點出發的原型心理學

Robert L. Moore英语Robert L. Moore寫了一系列的五本書,成為男人運動(men's movement英语men's movement)重要的理念。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陳心冕; 宋文里. 103年科技部經典譯注系列秋季講座. 國立台灣大學學生社團.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6). 
  2. ^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莊仲黎 , 编. 榮格論自我與無意識. 臺灣: 商周出版. 2019-10-09. ISBN 9789864777259. 
  3. ^ Diese Ausgabe. Psychologische Typen. getabstract. Patmos.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6). 
  4. ^ 鍾穎. 【榮格經典:《分析心理學的理論與實踐》】01. 愛智者書窩. [2020-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6). 
  5. ^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莊仲黎 , 编. 榮格論心理類型. 臺灣: 商周出版. 2017-11-11. ISBN 9789864773503. 
  6. ^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瑪麗-路易絲·弗蘭絲; 阿妮拉·賈菲; 約瑟夫.韓得生; 尤蘭得.雅柯比; 余德慧校訂. 龔卓軍 , 编.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臺灣: 立緒文化. 2013-08-09. ISBN 9789866513817. 
  7. ^ Daryl Sharp. 榮格心理學不插電講堂:我的大象生活. 由李佳怡翻译. 臺灣: 城邦印書館. 2016-01-05. ISBN 9789869267014. 
  8. ^ Gerald Corey. Theory and Practice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USA: Cengage Learning. 2016-01-01. ISBN 978-1305263727. 
  9. ^ 安‧凱斯蒙. 廖世德 , 编. 榮格:分析心理學巨擘. 臺灣: 生命潛能. 2004-01-10. ISBN 9789578292888. 
  10. ^ 王浩威; 陳俊霖; 呂旭亞. 關於臺灣榮格發展小組 Taiwan Jung Developing Group. 臺灣榮格發展小組.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6). 
  11. ^ Group Members of IAAP.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8). 
  12. ^ CC共同編輯者.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 English Wikipedia. [2021-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