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费遂

华费遂(?-?),,名费遂宋国司马

华费遂
费遂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宋国司马
子女华䝙、华多僚、华登

前538年七月,楚灵王耀兵带领诸侯进攻吴国,宋国太子佐(宋元公)、郑简公先行回国。宋国的华费遂、郑国大夫随军。八月,楚将屈申攻下了朱方,逮住了齐国庆封

前522年秋,宋国华亥向宁作乱,最后和宋元公互换人质。宋元公向大司马华费遂请求,准备攻打华氏。华费遂回答说:“下臣不敢爱惜一死,但这样恐怕是想要除掉忧虑反而滋长忧虑吧!下臣因此害怕,怎敢不听命令?”宋元公说:“孩子们死了是命中注定,我不能忍受让他们受耻辱。”十月,宋元公杀了华氏、向氏的人质(华亥的儿子华无戚,向宁的儿子向罗、华定的儿子华启)而攻打这两家。十月十三日,华氏、向氏逃亡到陈国华登逃亡到吴国[1]

前521年华费遂的儿子華貙做少司马、华多僚做御士,华多僚与華貙不和,多次向宋元公诬陷華貙打算接纳逃亡的人。宋元公说:“司马因为我,让他的儿子(华登)逃亡。死和逃亡都是命中注定,我不能让他的儿子再逃亡。”华多僚回答说:“君王如果爱惜司马,就应当逃亡。死如果可以逃避,哪有什么远不远?”宋元公害怕,让侍者召来华费遂的侍者宜僚喝酒,让他告诉华费遂驱逐華貙。华费遂叹气说:“一定是多僚干的。我有一个造谣的儿子而不能杀死他,我又不死,国君有命,怎么办?”华费遂于是和宋元公商量驱逐華貙,打算華貙在孟诸打猎时驱逐他。宋元公给華貙酒喝,送他丰厚礼物,还赏赐随行的人。华费遂也像宋元公一样,张匄感到奇怪,说:“一定有原因。”让華貙把剑架在宜僚脖子上追问他,宜僚告诉了他,张匄想杀华多僚,華貙说:“司马年老了,华登的逃亡已很伤他的心,我要是加重他的伤心,不如逃亡。”五月十四日,華貙准备进见华费遂以后再走。在朝遇见华多僚为华费遂驾车上朝,张牼不能控制自己的愤怒,就和華貙、臼任、郑翩杀了华多僚,劫持了华费遂叛变,召集逃亡的人。五月二十日,华氏、向氏回来了。

参考资料编辑

  1. ^ 《左传·昭公二十年》:华亥与其妻必盥而食所质公子者而后食。公与夫人每日必适华氏,食公子而后归。华亥患之,欲归公子。向宁曰:“唯不信,故质其子。若又归之,死无日矣。”公请于华费遂,将攻华氏。对曰:“臣不敢爱死,无乃求去忧而滋长乎!臣是以惧,敢不听命?”公曰:“子死亡有命,余不忍其訽。”冬十月,公杀华、向之质而攻之。戊辰,华、向奔陈,华登奔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