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元明

卢元明(?-?),字幼章范阳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出自范阳卢氏北祖第三房,北魏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雍州刺史卢昶第五子,北魏、东魏官员。

生平编辑

卢元明博览群书,兼有文辞和义理,风度神采安闲自在光彩照人,进退举止可观。永安初年,长兼尚书令、临淮王元彧非常喜爱卢元明,等到元彧开设幕府,引荐卢元明兼任属官,仍然统领部曲魏孝武帝元修登基,卢元明担任郎官有礼,封城阳县子,升任中书侍郎永熙末年,卢元明居住在洛阳东部的缑山,于是在那里写下了《幽居赋》。当时卢元明的朋友王由居住在颍川,卢元明忽然梦见王由带酒来与自己告别,赋诗作为赠礼。到天亮时,卢元明回忆起诗中的十个字“自兹一去后,市朝不复游。”卢元明叹息说:“王由天性不媚俗,寄旅人世,才有现在的梦,诗又如此,一定有其他的缘故。”过了三天,果然听说王由被乱兵杀死。探寻王由死的那天,就是卢元明做梦的晚上[1][2]

天平年间,卢元明兼任吏部郎中,担任李谐的副手出使南梁,南梁人称赞他。卢元明返回后,出任书右丞,转任散骑常侍,督察起居注。卢元明常年在史馆,丝毫不留心工作,又兼任黄门郎、幽州大中正[1][3]

卢元明善于把自己摆在很高的地位,不随便交往,饮酒赋诗时,高兴就流连忘返。卢元明秉性喜好玄理,撰写了史部子部杂论几十篇,各种文中另有集录。年轻时,卢元明曾经从故乡返回洛阳,途中遇到相州刺史、中山王元熙,元熙是博学多识的人,见到卢元明后赞叹说:“卢郎有如此的风采神韵,只需要诵读《离骚》,酌饮美酒,自然就可以成为贤士良才。”元熙留下卢元明几天,赠送丝绸和马匹而告别。卢元明前后三次娶妻,第二任夫人荥阳郑氏与自己哥哥的儿子卢士启淫乱,卢元明不能与她分离断绝。卢元明又喜好炫耀自己的家世地位,当时的舆论因此贬低他[1][4]

其他编辑

李神俊希望娶郑严祖的妹妹时,卢元明也去求婚,于是造成了纷争,两家在郑严祖家门争吵,郑氏最终嫁给了卢元明,李神俊非常惆怅[5][6]

崔㥄经常以门第而自负,对卢元明说:“天下望族,只有我和你罢了,有博陵崔氏赵郡李氏什么事!”崔暹听说后怀恨在心[7][8]

卢元明堂兄卢道虔第三位夫人元氏非常聪明颖悟,经常居于上座讲习《老子》,卢元明隔着纱帐来听讲[9]

家族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夫人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魏书·卷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五》:元聿第五弟元明,字幼章。涉历群书,兼有文义,风彩闲润,进退可观。永安初,长兼尚书令、临淮王彧钦爱之。及彧开府,引为兼属,仍领部曲。出帝登阼,以郎任行礼,封城阳县子,迁中书侍郎。永熙末,居洛东缑山,乃作幽居赋焉。于时元明友人王由居颍川,忽梦由携酒就之言别,赋诗为赠。及明,忆其诗十字云:“自兹一去后,市朝不复游。”元明叹曰:“由性不狎俗,旅寄人间,乃今有梦,又复如此,必有他故。”经三日,果闻由为乱兵所害。寻其亡日,乃是得梦之夜。天平中,兼吏部郎中,副李谐使萧衍,南人称之。还,拜尚书右丞,转散骑常侍,监起居。积年在史馆,了不厝意。又兼黄门郎、本州大中正。元明善自标置,不妄交游,饮酒赋诗,遇兴忘返。性好玄理,作史子新论数十篇,文笔别有集录。少时常从乡还洛,途遇相州刺史、中山王熙。熙博识之士,见而叹曰:“卢郎有如此风神,唯须诵离骚,饮美酒,自为佳器。”遂留之数日,赠帛及马而别。元明凡三娶,次妻郑氏与元明兄子士启淫污,元明不能离绝。又好以世地自矜,时论以此贬之。
  2.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元聿第五弟元明,字幼章。涉历群书,兼有文义,风彩闲润,进退可观。永安初,长兼尚书令、临淮王彧钦爱之。及彧开府,引为兼属,仍领部曲。孝武登阼,以郎任行礼,封城阳县子,迁中书侍郎。永熙末,居洛东缑山,乃作幽居赋焉。于时,元明友人王由居颍川,忽梦由携酒就之言别,赋诗为赠。及明,忆其诗十字,云:“自兹一去后,市朝不复游。”元明叹曰:“由性不狎俗,旅寄人间,乃有今梦,诗复如此,必有他故。”经三日,果闻由为乱兵所害。寻其亡日,乃是发梦之夜。
  3.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天平中,兼吏部郎中,副李谐使梁,南人称之。还,拜尚书右丞,转散骑常侍,监起居。积年在史馆,了不措意。又兼黄门郎、本州大中正。
  4.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元明善自标置,不妄交游,饮酒赋诗,遇兴忘返。性好玄理,作史子杂论数十篇,诸文别有集录。少时,常从乡还洛,途遇相州刺史、中山王熙。熙,博识之士,见而叹曰:“卢郎有如此风神,唯须诵离骚,饮美酒,自为佳器。”遂留之数日,赠帛及马而别。元明凡三娶,次妻郑氏与元明兄子士启淫污,元明不能离绝。又好以世地自矜,时论以此贬之。
  5.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神俊丧二妻,又欲娶郑严祖妹,神俊之从甥也。卢元明亦将为婚,遂至纷竞,二家阋于严祖之门。郑卒归元明,神俊惆怅不已,时人谓神俊凤德之衰。
  6.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丧二妻,又欲娶郑严祖妹,神隽之从甥也。卢元明亦将为婚。遂至纷竞,二家{门儿}于严祖之门。郑卒归元明,神隽惆怅不已。
  7. ^ 《北齐书·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五》:崔㥄每以籍地自矜,谓卢元明曰:“天下盛门,唯我与尔,博崔、赵李,何事者哉!”崔暹闻而衔之。
  8.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每谓卢元明曰:“天下盛门唯我与尔,博崔、赵李何事者哉!”崔暹闻而衔之。
  9.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后司马氏见出,更聘元氏,甚聪悟,常升高座讲老子。道虔从弟元明隔纱帷以听焉。
  10.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妹夫卢元明嗟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