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承 (譙王)

司馬承(264年-322年),一名,或[1]敬才,一说字元敬[2]河内溫縣(今河南溫縣)人。晉朝宗室,司馬懿六弟司馬進孫,譙王司馬遜的次子。在東晉官至湘州刺史,在王敦之亂中因起兵討伐王敦而被圍困於湘州治所長沙(今湖南長沙市),最終長沙失陷,司馬承被捕,不久被殺。

生平编辑

避亂南渡编辑

司馬承初拜奉車都尉、奉朝請,後遷廣威將軍、安夷護軍,鎮安定光熙元年(306年)因迎晉惠帝長安(今陝西西安)回洛陽(今河南洛陽)而授游擊將軍。永嘉年間,漢國軍隊對西晉侵擾頻繁,司馬承於是偷偷南行,打算依靠鎮守襄陽(今湖北襄陽市)的征南將軍山簡。但於永嘉六年(312年),司馬承到達時山簡就逝世,司馬承於是繼續走到武昌(今湖北鄂州市)。後司馬承轉到建康(今江蘇南京),任時為琅琊王的晉元帝的軍諮祭酒。

繼嗣譙王编辑

建武元年(317年),晉元帝因上一年長安被漢國軍隊攻陷,晉愍帝被俘而稱晉王。因繼承譙王爵位的司馬承侄兒司馬邃早前被石勒所殺,晉元帝於是承制封司馬承繼嗣譙王。太興元年(318年),晉元帝因晉愍帝被殺而正式即位為帝,司馬承改拜屯騎校尉,加輔國將軍,領左軍將軍。後加散騎常侍

出鎮外藩编辑

當時大將軍王敦掌兵在外,意欲專擅朝政,但晉元帝卻任用劉隗刁協等人以削弱琅琊王氏的影響力,令王敦十分不滿,王敦上書晉元帝的表章顯得態度傲慢,更令晉元帝畏懼,於是夜召司馬承,將王敦表章給司馬承看,共謀對策,司馬承認為王敦即將起事發難。當時晉元帝打算樹立外藩以防備王敦,適逢太興三年(320年)梁州刺史周訪逝世,湘州刺史甘卓轉任梁州刺史而令湘州刺史出缺,王敦因而上表由宣城內史沈充[3]接任湘州刺史,而晉元帝認為湘州位置重要,於是決意派司馬承出任湘州刺史。同年任命司馬承監湘州諸軍事、南中郎將、湘州刺史。

司馬承前往湘州時,路過王敦所駐鎮的武昌,並與王敦宴飲。王敦出言試探,司馬承知道王敦用意,於是以東漢班超「鉛刀一割」之語回應。王敦及後向親信錢鳳表示司馬承不知畏懼而學古人壯語,不會有大作為,於是不加阻撓,司馬承亦安全抵達湘州。當時湘州殘破,司馬承自己生活儉約,盡心安撫當地,有能幹的名聲。王敦見此,又怕司馬承日後會阻礙自己,於是假稱北伐而徵召湘州境內所有船隻。司馬承知道王敦用意,於是只給一半。

王敦之亂编辑

永昌元年(322年),王敦以討劉隗和刁協之名於武昌起兵,王敦之亂爆發。王敦當時派遣參軍桓羆勸司馬承支持自己,並請司馬承為軍司,與他一同進兵建康。司馬承知道後決意支持皇室,於是與長史虞悝虞望建昌太守王循衡陽太守劉翼等共同盟誓,囚禁桓羆,宣告全州並要進軍巴陵(今湖南岳陽)。當時零陵太守尹奉首先響應並出兵營陽(今湖南省道縣),於是湘州眾人都響應,唯王敦姊夫,湘東太守鄭澹不肯,盧悝於是討伐並將他殺害。

王敦知道司馬承起兵反對自己,於是派遣南蠻都尉魏乂、將軍李恆田嵩等領二萬人進攻湘州。司馬承且戰且守,等待尹奉和虞望的救援。雖然長沙城池並不堅固且人心驚恐,但司馬仍堅拒到廣州投靠廣州刺史陶侃或退守零陵桂陽。但不久,虞望就戰死。

與此同時,梁州刺史甘卓因司馬承所派主簿鄧騫樂道融等人勸說而反對王敦。甘卓寫信給司馬承,勸他固守,並稱要進攻沔水以斷王敦歸路並解長沙之圍,但司馬承答書要甘卓盡力並從速進攻王敦。但當甘卓到豬口後就停滯不前,直至知道建康失守、周顗被王敦所殺的消息後更決意撤軍,司馬承再無援軍。而司馬承在魏乂的猛烈攻擊下死守不降,魏乂於是將王敦送來的朝廷文件射入城內,城內人民得知建康失陷後都十分惆悵惋惜。兩軍攻守一百多日後,衡陽太守劉翼戰死,士卒死傷枕藉,長沙最終都被攻破。司馬承於城陷後被捕,由魏乂押送到荊州,而王敦則派荊州刺史王廙在道上殺害司馬承,享年五十九歲。

王敦之亂被平定後,朝廷下詔贈車騎將軍謚號)。

家庭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評價编辑

  • 《晉書》:「譙閔沈雄壯勇,作鎮南服。屬奸回肆亂,稱兵內侮。懷忠憤發,建義湘州,荊沔回應,群才致力。雖元勳不立,而誠節克彰,垂裕後昆,奕世貞烈,豈不休哉!」「譙閔徇義,力屈志揚。」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晋书校勘记·卷六·帝纪第六》:谯王承 “承”,世说仇隟注引晋阳秋、司马氏谱并作“丞”、通鉴九一、九二、稽古录一三并作“氶”。“氶”字见玉篇,与“抍”“拯”音义同。南宫王名承,不应同名,疑氶是。
  2. ^ 《世说新语注·仇隟三十六·3》:晋阳秋曰:“司马丞字元敬,谯王逊之子也,为中宗湘州刺史。路过武昌,王敦与燕会,酒酣,谓丞曰:‘大王笃实佳士,非将御之才。’对曰:‘焉知鈆刀不能一割乎?’敦将谋逆,召丞为军司马,丞叹曰:‘吾其死矣!地荒民解,势孤援绝。赴君难,忠也;死王事,义也。死忠与义,又何求焉?’乃驰檄诸郡,丞赴义。敦遣从母弟魏乂攻丞,王廙使贼迎之,薨于车。敦既灭,追赠骠骑,谥曰愍王。”
  3. ^ 《晉書·王敦傳》稱以從事中郎陳頒代甘卓,非沈充。
  4. ^ 世说新语注·仇隟三十六·3》:司马氏谱曰:“承娶南阳赵氏女。”
前任:
司馬邃
晉朝譙王
317年—322年
繼任:
司馬無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