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生·西绕松布

向生·西绕松布(1395年-1457年)藏族,噶玛约巴亚卡顶地方(今属昌都县)人,藏传佛教格鲁派高僧。[1]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向生·西绕松布'”意译为“菩萨·善慧贤”。其名又称“麦·西绕松布”。这是由于格鲁派初创时,有两位西绕松布处于同一时代。一位是在阿里地区弘传佛法的西绕松布,因阿里地势较高,藏史中称为上部,为便区分,故在其名字前冠以“堆”(意为上部的“上”),称作“堆·西绕松布”(即“上·西绕松布”)。另一位就是本文叙述的在多康地区弘传佛法的西绕松布,多康地区在藏史中称为下部,故在其名字前冠以“麦”(意为下部的“下”),称作“麦·西绕松布”(即“下·西绕松布”)。麦·西绕松布,有时简称“麦·西松”。有时为表尊敬,又称他为“向生曲杰·西绕松布”,简称“杰·西松”。[1]

向生·西绕松布的亲传弟子桑吉松布著有《向生·西绕松布小传》,记述了其生平。向生·西绕松布的出生地点分别有出生于囊谦类乌齐昌都这三种说法。[1]

  • 囊谦说:《向生·西绕松布小传》载,向生·西绕松布“出生在康囊谦贝西地方,父亲叫贝格千户长日鲁,母亲为阿吉玛。他诞生于木阴猪年。”藏历木阴猪年是明朝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1]
  • 类乌齐说:第司·桑杰嘉措著《格鲁派教法史——黄琉璃宝鉴》载,“向生曲杰·西绕松布出身在类乌齐约西贝达千户长的家族。”[1]
  • 昌都说:《冉然宗教源流水晶宝鉴》载,“向生曲杰·西绕松布出身在嘎玛约西德格千户长之公子家里。”(此处原文有误,“德格”应为“贝格”。据《向生·西绕松布小传》和《格鲁派教法史——黄琉璃宝鉴》更正)《昌都县简志》载,下·西绕松布“出生在昌都嘎玛区约巴乡亚卡顶地方。”[1]

以上三说是由于同一地点在不同时期归属不同地方导致。在调查向生·西绕松布的出生地时,噶玛寺堪布噶玛西珠称:“向生·西绕松布的出生地是噶玛约巴亚卡顶地方。过去噶玛约巴等地属于类乌齐,现在噶玛约巴等地划入昌都县,所以,不管地方归属如何变,向生·西绕松布的出生地噶玛约巴地方不会变。”约巴位于昌都县北部,因同青海囊谦靠近,故称“康囊谦贝西地方”。西藏和平解放前,约巴等地归属类乌齐管辖,西藏和平解放后划归昌都县[1]

皈依噶玛噶举派编辑

向生·西绕松布出生后一两年还未说话。许多人认为他可能是个哑巴。一天,他突然开始说话,称母亲为“阿妈”,并自称“西绕松布”。母亲遂高兴地祈福念经。7岁时,他拿着一匹蓝色绸缎,在亲属带领下,到附近的噶玛寺朝拜法主噶玛巴·得银协巴。西绕松布向噶玛巴敬献绸缎,噶玛巴·得银协巴为其授近事戒,并且告诉他就按他自己说出的名字叫“西绕松布”。噶玛巴还称,“要爱惜好小孩,他对弘扬佛法会有好处的。”随后,西绕松布在噶玛寺拜曲杰曲白松布向秋巴江央扎巴格勒巴仁青加瓦等高僧为师,学习显宗及密宗。由上述记载看,向生·西绕松布最初是信奉噶玛噶举派[1]

皈依格鲁派编辑

《向生·西绕松布小传》中称其“23岁前到卫一带”,故向生·西绕松布到一带的时间约在1418年。他到卫一带学法,聆听宗喀巴讲经之后,即改宗,投宗喀巴门下。经班禅释迦的介绍,由觉登更堆岗斯朗桑布堪布泽当的大善知识释迦桑吉为导师、大持律师仁青巴为教师,给西绕松布授近圆戒[1]

此后,西绕松布在桑普寺甘丹寺哲蚌寺等处拜师求学受戒。他还聆听了宗喀巴讲解的《菩提道次论》、《量释论》等。宗喀巴特为根敦朱巴、向生·西绕松布讲解了因明学,还要二人学好因明学。他还在曲杰贾曹杰处学习《菩提论》、《中观理聚五论》,在曲杰都增巴处学习《菩提道次第》、《律经》等,在色拉寺曲杰释迦益西处领受无量寿佛大白伞盖法等灌顶传承。[1]

后来,他出任色拉寺教主达吉桑布的副讲。他认真学习显宗、密宗经论及大小五明论,成为高僧。在许多格西参加的法会上,他对五部大论中的所有疑难进行讲解,受到僧众欢迎。[1]

藏历“马年”,在担任色拉寺副讲期间,一次他突然有了回噶玛寺一带弘扬格鲁派的想法。当时,其导师向崩巴将向生·西绕松布请去,赐其一方氆氇、一顶帽子后称,“你尽早到康区去,为康区的弘传佛法之事尽其所能。”随后,向生·西绕松布专程到贾曹杰尊前请教。贾曹杰闻知后说:“回康区传教很好!在那里有一座名山叫类乌齐,在它附近是你的法缘和事业成就的地方,不要再犹豫。”贾曹杰还赠其钱财资助。[1]

康区弘法编辑

向生·西绕松布启程后,经过了琼布丁青杂曲河沿线、昂曲河上下游、类乌齐绒布查果东坝等地,沿途向当地民众传授显密佛教,订律仪,奠定下建寺之基础。一次,根敦朱巴梦见宗喀巴变成飞翔的大鹏鸟,根敦朱巴和西绕松布变成两只雄鹰,跟在大鹏鸟两侧。根敦朱巴认为,这是宗喀巴的教法在康区弘扬的祥兆。赴康区时,和向生·西绕松布同行的有师徒7人。向生·西绕松布在觉益寺为50位僧人讲经修证。[1]

在向生·西绕松布“50岁的鼠年”(即1444年)住在目格修行洞之时,在各地头人、堪布的多次祈请及众僧要求之下,创建寺院的祥瑞降临,他便“在杂曲和昂曲两河汇合处的台地上,创建了昌都曲科强巴林寺”。当日,正好有人敬献一尊金质的释迦牟尼佛像。次日,又有人敬献曼陀罗。这是吉祥的缘起。在大神变月的最末日,他举行了大乘长净仪式。[1]

次月一日,举行了制作密集金刚坛城的法会,并着手举办祈祷大法会。十五日,举办僧众仪仗仪式,向生·西绕松布笑对僧众称:“过去有些僧人没来,今天不要像过去那样不来。”夏扎扎西桑布手持盛着圣水的宝瓶走在前面,听到有人说今日应有一祥瑞,于是便边走边用宝瓶洒下长长的圣水,一直洒至大宝塔的旁边。向生·西绕松布称好,说一直直走是寺院兴盛的庆贺事。[1]

随后,向生·西绕松布为一二百名僧人讲经,后有超过千名僧人来听讲,他为这些僧众不分季节地讲经。这时,僧众和当地作为施主的千户长要求他建一座佛殿。向生·西绕松布答应后称,要在寺庙下部的玛塘中间,塑一尊高大的释迦牟尼像,杂曲河昂曲河便如同献给佛像的圣水。他还说,今年要在寺内雕一尊巨大的木质释迦牟尼像,以便众人朝拜。[1]

有一次,在杂曲河上建桥,但未找到合适的位置,向生·西绕松布来到了娘所地方,经过测量称这里不好,还是在原址建好。众人不解其意,便往下挖,挖出了以前桥梁残存的朽木,方才奠定桥基,建起了杂曲河桥,向生·西绕松布在石头上留下了脚印。后来,大桥虽遇地震和风雨雷电不断侵袭,但因他为杂曲河加持了法力,所以大桥一直十分稳固。[1]

向生·西绕松布“63岁时的牛年七月,身体开始不适”。“十月二十三日,向生·西绕松布圆寂。”[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土呷,向生·西绕松布与西藏昌都强巴林寺建寺年代新考,中国藏学2010年第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