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靖(363年-421年),奉仁,小字河內郡山陽縣人。東晉末年及南朝宋初年將領,曾參與討伐桓玄、滅南燕、平定盧循之亂及北伐後秦等戰事,在宋官至太子左衞率、散騎常侍。

生平编辑

向靖世代居住在京口,與劉裕關係密切。元興三年(404年),建武將軍劉裕於京口起兵討伐已篡位的桓玄時,向靖亦參與其圖謀,故獲劉裕授為參建武軍事;劉裕奪取京口後繼而攻下建康,建立留臺後轉任行鎮軍將軍、揚州刺史,劉裕亦讓向靖隨其轉參鎮軍軍事,加寧遠將軍[1]。向靖隨後亦參與擊退桓氏殘餘勢力桓歆桓石康桓石綏的戰事。義熙三年(407年),升為建武將軍、秦郡太守,北陳留內史,駐守在堂邑;又因參與討伐桓玄的功勳而獲晉廷賜爵山陽縣五等侯[2]

義熙五年(409年),向靖跟隨劉裕進攻南燕,時南燕皇帝慕容超率領主力在臨朐附近抵抗晉軍,劉裕遂派向靖及檀韶胡藩等走小道直取離軍本營臨朐城,向靖率先登城進攻,遭到突襲的臨朐守軍即時潰敗,慕容超見臨朐失陷便敗退回都城廣固[3]。義熙六年(410年),劉裕向圍困的廣固作總攻擊,向靖又率先進攻,終攻下廣固,滅南燕。時廣州刺史盧循乘劉裕北伐南燕的機會叛亂,並率大軍進逼建康,向靖就隨劉裕回軍救援,並率領譙國內史趙恢馳援駐守在姑孰的輔國將軍毛脩之,擊敗來犯的盧循黨羽阮賜。朝廷任命其中軍諮議參軍,領建武將軍如故。劉裕及時回防建康並挫敗盧循的攻勢,逼令盧循撤軍後即轉為追擊盧循,向靖在南陵攻破盧循親將范崇民、在雷池焚毀盧循船隊及攻破左里三場重要戰事中都擔任劉裕大軍的前鋒。盧循被平定後,向靖轉為劉裕的太尉諮議參軍、下邳太守,領建武將軍如故[2]

義熙八年(412年),轉游擊將軍,不久督馬頭淮西諸郡軍事、龍驤將軍、鎮蠻護軍、安豐汝陰二郡太守、梁國內史,駐守壽陽,並以滅南燕及平定盧循之亂的功勳進封安南縣男食邑五百戶。義熙十年(414年),升為冠軍將軍、高陽內史、臨淮太守、領石頭戍事,義熙十一年(415年),劉裕討伐司馬休之時,向靖轉吳興太守,領冠軍將軍。義熙十二年(416年),向靖以冠軍將軍跟隨劉裕北伐後秦,向靖先後受命屯駐碻磝石門柏谷。不久升為督北青州諸軍事、北青州刺史,領冠軍將軍。劉裕稱帝後,封向靖為曲江縣侯,食邑千戶,轉任太子左衛率,加散騎常侍。永初二年(421年),向靖在任內去世。時年五十九歲。朝廷追贈前將軍。向靖為人儉約,都沒有營商和買賣田地莊園屋宅之事,故得當時人稱許[2]

家庭编辑

编辑

施氏,遭向靖侄兒向亮因私怨而殺死[2]

编辑

向劭,向靖弟,兄嫂施氏被向亮殺害後向劭在墓所將向亮及向彌的妾及奴婢共七、八人殺害後沒有自首,並遭有關部門告發,但皇帝下詔不問其罪。後在義興太守任內去世[2]

编辑

  • 向植,襲爵,但因多過錯且不聽母親教訓而被褫奪爵位[2]
  • 向楨,向植二弟,向植被褫奪爵位後獲封嗣爵,但後又因涉及殺人事而被撤除封爵[2]
  • 向柳,為人典雅方正而有學識,故當時高門士族都和其交往。官至南康相。孝建元年(454年)江州刺史臧質與劉義宣起兵反對宋孝武帝時向柳應其號召到尋陽打算進攻建康,但在臧質等戰敗後投降,被收捕入獄處死[2]

参考文献编辑

  1. ^ 《宋書·武帝紀上》:三年二月己丑朔,乙卯,高祖託以遊獵,與無忌等收集義徒,凡同謀何無忌、魏詠之、詠之弟欣之、順之、檀憑之、憑之從子韶、弟祗、隆與叔道濟、道濟從兄範之、高祖弟道憐、劉毅、毅從弟籓、孟昶、昶族弟懷玉、河內向彌、管義之、陳留周安穆、臨淮劉蔚、從弟珪之、東莞臧熹、從弟寶符、從子穆生、童茂宗、陳郡周道民、漁陽田演、譙國范清等二十七人;願從者百餘人。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宋書·向彌傳》:向靖字奉仁,小字彌,河內山陽人也。名與高祖祖諱同,改稱小字。世居京口,與高祖少舊。從平京城,參建武軍事。進平京邑,板參鎮軍軍事,加寧遠將軍。京邑雖平,而群寇互起,彌與劉藩、孟龍符征破桓歆、桓石康、石綏於白茅,攻壽陽剋之。義熙三年,遷建武將軍、秦郡太守,北陳留內史,戍堂邑。以平京城功,封山陽縣五等侯。從征鮮卑,大戰於臨朐,累月不決。彌與檀韶等分軍自間道攻臨朐城。彌擐甲先登,即時潰陷,斬其牙旗,賊遂奔走。攻拔廣固,彌又先登。盧循屯據蔡洲,以親黨阮賜為豫州刺史,攻逼姑孰。彌率譙國內史趙恢討之。時輔國將軍毛脩之戍姑孰,告急續至,彌兼行進討,破賜,收其輜重。除中軍諮議參軍,將軍如故。盧循退走,高祖南征,彌為前鋒,於南陵、雷池、左里三戰,並大捷。軍還,除太尉諮議參軍、下邳太守,將軍如故。八年,轉游擊將軍,尋督馬頭淮西諸郡軍事、龍驤將軍、鎮蠻護軍、安豐汝陰二郡太守、梁國內史,戍壽陽。以平廣固、盧循功,封安南縣男,食邑五百戶。十年,遷冠軍將軍、高陽內史,臨淮太守,領石頭戍事。高祖西伐司馬休之,以彌為吳興太守,將軍如故。明年,高祖北伐,彌以本號侍從,留戍碻磝,進屯石門、柏谷。遷督北青州諸軍事、北青州刺史,將軍如故。高祖受命,以佐命功,封曲江縣侯,食邑千戶。遷太子左衛率,加散騎常侍。二年,卒官。時年五十九。追贈前將軍。彌治身儉約,不營室宇,無園田商貨之業,時人稱之。子植嗣,多過失,不受母訓,奪爵。更以植次弟楨紹封,又坐何殺人,國除。植弟柳,字玄季,有學義才能,立身方雅,無所推先,諸盛流並容之。太尉袁淑、司空徐湛之、東揚州刺史顏竣皆與友善。歷始興王濬征北中兵參軍,始興內史,南康相。臧質為逆,召柳至尋陽,與之俱下。質敗歸降,下獄死。彌弟劭,永初中,為宣城太守。劭弟子亮,以私忿殺彌妻施氏,託云奴客所殺,劭輒於墓所殺亮及彌妾並奴婢七八人,匿不聞官,為有司所奏,詔無所問。元嘉初,卒於義興太守。
  3. ^ 《宋書·武帝紀上》:「眾軍步進,有車四千兩,分車為兩翼,方軌徐行,車悉張幔,御者執槊。又以輕騎為遊軍。軍令嚴肅,行伍齊整。未及臨朐數里,賊鐵騎萬餘,前後交至。公命兗州刺史劉藩、弟并州刺史道憐、諮議參軍劉敬宣、陶延壽、參軍劉懷玉、慎仲道、索邈等,齊力擊之。日向昃,公遣諮議參軍檀韶直趨臨朐。詔率建威將軍向彌、參軍胡藩馳往,即日陷城,斬其牙旗,悉虜超輜重。超聞臨朐已拔,引眾走,公親鼓之,賊乃大奔。超遁還廣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