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吳喜(427年-471年),吳興臨安人。本名吳喜公,公字為宋明帝所減。南朝宋時期官員。吳喜會文才,亦有口才,曾經用游說方式勸降了一群鎮壓失敗的賊匪;又能統兵,在宋明帝即位不久的戰事中屢建戰功,助明帝穩住帝位,後亦助宋防御北魏。不過宋明帝最終記恨他當日圓滑沒有殺掉支持義嘉政權的東軍敗將,認為他在自己死後不會支持太子,還是將其賜死。

目录

生平编辑

知書得遇编辑

吳喜初任領軍將軍府的白衣吏,因為會寫文章,故領軍將軍沈演之就讓他寫起居注,吳喜展現了其記憶力,寫完篇章後都能背誦上口,且又曾在只看過一次之下立即補寫沈演之丟失了的奏本,竟能將沈演之所作的奏本一字不漏地背寫出來,故很得對方欣賞。吳喜亦在期間涉獵了《史記》、《漢書》,通知古今事。後來,沈演之的門生朱重民入朝任主書,推薦了吳喜任主書書吏,後進為主圖令史。有一次,宋文帝索取圖卷,吳喜將圖卷攤開並倒著送呈,激怒了文帝,於是被遣出[1]

孝武親遇编辑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步兵校尉沈慶之出兵討伐蠻族,上請以吳喜隨軍,吳喜於是得以認識總統各軍的武陵王劉駿。同年,劉駿起兵討伐弒父奪位的太子劉劭,吳喜因病而未有隨沈慶之進攻建康。劉駿擊敗劉劭後登位,是為宋孝武帝,以吳喜為主書,漸見親待,歷任諸王學官令,左右尚方令,河東太守及殿中御史。大明年間,黟縣歙縣有數千流民進攻縣邑,殺害官員,時任揚州刺史劉子尚曾參三千兵討伐,但失敗。孝武帝遂命吳喜領數十人到二縣,經過一輪游說後竟讓對方立即歸降[1]

義嘉之難编辑

泰始二年(466年),宋明帝雖已登位,但當時全國大部分地方都支持劉子勛於尋陽的義嘉政權,並遭各方兵鎮討伐。當時建康以東三吳地區形勢尤其嚴峻,吳喜卻招得三百精兵,在三吳為明帝死戰,明帝知後十分高興,以其為建武將軍,並挑選了些羽林軍的勇士分配給他。當時有議論說吳喜一直都是處理文書工作,未曾為將領兵,反對任用他,但中書舍人巢尚之就因吳喜的個性和經驗而支持他。吳喜就與員外散騎侍郎竺超之及殿中將軍杜敬真,領著騎兵和步兵作戰。吳喜兵至永世,收到平西司馬庾業及義興太守劉延熙的書信,並附有東揚州刺史劉子房所寫討伐宋明帝的檄文,勸導吳喜倒伐,但吳喜回書堅定支持宋明帝,並未被打動。吳喜昔日常作為孝武帝使者外出,因著其寬厚的性格而得到當地人懷念。這次東進,百姓知道是吳喜到來,都望風降服或潰散,故吳喜等軍都一直報捷。吳喜進軍至國山縣界,於虎檻村遭遇敵軍,大敗對方後進佔離義興共有十五里的吳城,劉延熙遂派楊玄、孫矯之、黃泰及沈靈秀四支軍隊抵抗。吳喜兵力遠不及對方,但經過一整日的交戰後竟得勝利,楊玄、孫矯之及黃泰皆戰死,其餘眾亦潰退,吳喜遂進逼義興。劉延熙逼於進攻,決定撤軍水北,斷阻長橋作防守,吳喜亦只好築壘與其對峙。其時庾業也在長塘湖口夾岸築城,以七千多兵和大量軍需品與劉延熙遙作掎角之勢[2]。面對東線戰事膠著,司徒參軍督護任農夫的增援打破了僵局,泰始二年二月一日(466年3月3日),得到增援的吳喜渡水向義興發動進攻,並分兵進攻各壘柵。可是,任農夫的增援並未改善吳喜兵力弱勢的情況,吳喜於是率領數個騎兵登上高處作指麾狀,敵軍看到他東西指劃,就好像四面都有軍隊攻來似的,遂令軍心瓦解,各軍於是乘勢攻破諸壘柵,只餘孔叡一柵。吳喜見兵力損耗大,於是在包圍圈上開缺口,不作緊逼。至夜晚,孔叡及庾業乘夜撤走,吳喜遂成功攻下義興,劉延熙投水自殺,首級被割下並傳回建康[3][1]

吳喜隨後進軍義鄉縣,駐吳興的孔璪王曇生知吳喜將至,燒掉倉庫東奔錢唐縣,吳喜到後建設郡城,碰巧天雨,倉庫內物資都沒有損失,並派軍追擊孔璪等人。不久晉陵吳郡都先後遭宋明帝軍隊攻破,為了增援西線及北線戰事,宋明帝將部分參與東進的兵力調走,留吳喜統領各軍繼續進攻會稽[4]。二月九日,吳喜到錢唐,孔璪、王曇生與錢唐太守顧昱渡江東走,遂進軍柳浦,諸暨令傅琰又歸降。吳喜派了沈思仁、任農夫等軍進攻黃山浦,任農夫攻破在岸結堡的敵軍,率水軍乘風直取定山,陣斬敵軍大帥孫會之,繼而進攻漁浦;吳喜亦分派各軍大舉進攻諸縣,自己就自柳浦渡江取西陵。面對如此情形,西陵的敵軍都潰散,庾業等人都被斬殺並傳首建康,分遣的各軍亦獲勝。會稽郡治山陰縣面對吳喜大軍將臨,將士很多都逃亡,行會稽郡事的孔覬無力阻止,上虞令王晏終在二月二十日起兵進攻孔覬,並於翌日攻入郡城,殺掉孔顗等人,顧琛、王曇生等人都向吳喜歸降,東線戰事遂結束。吳喜遷步兵校尉,封竟陵縣侯,食邑千戶[5]

吳喜接著轉輔國將軍,尋陽太守,帶領手下五千人,連同物資增援赭圻,支持西線戰場明帝軍前鋒都督沈攸之當時正正在圍攻赭圻城,赭圻守將薛常寶因糧盡而於四月四日突圍,敵將劉胡親率數千人迎接,而吳喜就參與了截擊的行動,並被劉胡別軍所圍攻,當時有敵兵試圖抓住吳喜的座騎,因蔡保用刀斬斷敵兵之手才令吳喜得以無恙。不過經歷過一番苦戰後都佔領了赭圻,收降數千人,薛常寶等人都在戰事中受了重傷,逃歸劉胡部。然而接著兩軍又相持至七月,張興世當時自請數千人走至敵軍上方建壘,令對方首尾兼顧並阻斷其糧道,沈攸之及吳喜都同意這計謀,興世亦成功完成任務,在錢溪建立據點並阻斷了對方糧道。總督諸軍的劉休仁接著就命沈攸之、吳喜等軍對濃湖敵軍進行攻擊,大破對手。尋陽政權不久亦告崩潰,吳喜與張興世接著就受命收復荊州。面對軍心渙散,將士逃走的困境,荊州州府最終決定投降,但為荊州治中宗景及當地人姚儉等人領兵襲殺,府舍和官庫都被搶掠,吳喜等到江陵時他們以荊州刺史劉子頊投降[6]。。及後吳喜轉前軍將軍,增邑三百戶。

泰始四年(468年),吳喜徙封東興縣侯,食邑不變。其年吳喜原獲除授使持節、督交州廣州鬱林寧浦二郡諸軍事、輔國將軍、交州刺史,但不久改除右軍將軍、淮陵太守,假輔師將軍,兼太子左衞率。泰始五年(469年),轉任驍騎將軍,仍兼假號、太守及左衞率。但當年就遇上北魏南侵,吳喜於荊亭大破魏軍,班師後以本官再兼左衞將軍;泰始六年(470年),吳喜又率軍到豫州防禦北魏,遂加督豫州諸軍事,假冠軍將軍,仍兼驍騎將軍及淮陵太守[1]

前嫌致禍编辑

在吳喜開始東征三吳時,向明帝聲稱俘獲尋陽王劉子房和其他將帥都會在當地斬首,可是實際上在吳喜獲勝時尋陽朝廷亦很強盛,吳喜擔憂萬一尋陽朝廷最終獲勝,自己這樣大行殺戮會招來大禍,於是對來降的顧琛等人沒加害,劉子房亦只是押回建康。宋明帝以吳喜新立大功,都不追責他,但其實心中有所不滿。而吳喜到江陵時,又肆意搶掠,獲取了大量贓物,曾經對賓客說「漢高魏武本是何人」,這令明帝更不滿意。泰始七年(471年),吳喜還建康,其時宋明帝認為壽寂之不能支持年幼的太子,就因有關部門彈劾其不法行為而將其流放越州,並在路上以其逃跑將他殺掉。吳喜知明帝殺了壽寂之就更為恐懼,自求中散大夫之職以求避禍,反更引得明帝懷疑,明帝顧慮他得人心,也怕他不能支持太子,故決定吳喜賜死。賜死當天,明帝特意召他到內殿談話說笑,表現得相當親切,並賜名譔及金銀製御用食具,不過其實明帝已經決定派人這晚賜死吳喜,為了不讓這些食器存放在凶禍之地,特意命人不要讓這些器皿在吳喜家度宿。吳喜死時四十五歲,雖然明帝在之前對劉勔、張興世及蕭道成的詔書中極力批評吳喜的人格和行為,直言「喜罪釁山積,志意難容,雖有功效,不足自補,交為國患,焉得不除」,但仍然下詔送賜喪葬用品,並讓其子吳徽民繼襲其爵位[1]

參考資料编辑

  • 《宋書·吳喜傳》
  1. ^ 1.0 1.1 1.2 1.3 1.4 《宋書·吳喜傳》
  2. ^ 《宋書·孔覬傳》:「喜、敬真及員外散騎侍郎竺超之等至國山縣界,遇東軍於虎檻村,擊大破之,自國山進吳城,去義興十五里。劉延孫遣楊玄、孫矯之、沈靈秀、黃泰四軍拒喜。喜等兵力甚弱,眾寡勢懸,交戰盡日,臨陳斬楊玄、孫矯之、黃泰,餘眾一時奔走,因進義興南郭外。延熙屯軍南射堂,喜步騎擊之,即退還水北,乃柵斷長橋,保郡自守。喜築壘與之相持。庾業於長塘口夾岸築城,有眾七千餘人,器甲甚盛,與延熙遙相掎角。」
  3. ^ 《宋書·孔覬傳》:「農夫收其(庾業)船杖,與高志之進義興援吳喜。二月一日,喜乃渡水攻郡,分兵擊諸壘柵。農夫雖至,眾力尚少,兵勢不敵。喜乃與數騎登高東西指麾,若招引四面俱進者。東軍大駭,諸營一時奔散,唯龍驤將軍孔叡一柵未拔。喜以殺傷者多,乃開圍緩之。其夜,庾業、孔叡相率奔走,義興平。劉延熙投水死,有人告之,乃斬尸,傅首京邑。」
  4. ^ 《宋書·孔覬傳》:「吳喜軍至義鄉,偽輔國將軍、車騎司馬孔璪屯吳興南亭,太守王曇生詣璪計事,會信還,云:『臺軍已近。』璪大懼,墮牀,曰:『懸賞所購,唯我而已,今不遠走,將為人禽。』左右聞之,並各散走。璪與曇生焚燒倉庫,車奔錢塘。喜至吳興,頓置郡城,倉廩遇雨不然,無所損失。……喜分遣軍主沈思仁、吳係公追躡璪等。……太宗以四郡平定,留吳喜錢唐,錢唐令顧昱及孔璪、王曇生等奔渡江東。」
  5. ^ 《宋書·孔覬傳》:「其月九日,喜等至錢唐,錢唐令顧昱及孔璪、王曇生等奔渡江東。喜仍進軍柳浦,諸暨令傅琰將家歸順。喜遣鎮北參軍沈思仁、強弩將軍任農夫、龍驤將軍高志之、南臺御史阮佃夫、揚武將盧僧澤等率軍向黃山浦。東軍據岸結砦,農夫等攻破之,乘風舉帆,直趣定山,破其大帥孫會之,於陳斬首。自定山向漁浦……其月十九日,吳喜使劉亮由鹽官海渡,直指同浦,壽寂之濟自漁浦,邪趣永興,喜自柳浦渡,趣西陵。西陵諸軍皆悉散潰,斬庾業、顧法直、吳恭,傳首京師。……會稽聞西軍稍近,將士多奔亡,覬不能復制。二十日,上虞令王晏起兵攻郡,覬以東西交逼,憂遽不知所為。其夕,率千餘人聲云東討,實趣石陽,圥已具船海浦,值潮涸不得去,眾叛都盡,門生載以小船,竄於嵴山村。……嵴山民縛覬送詣晏……晏斬之於東閤外。……顧琛、王曇生、袁標等並詣喜歸罪,喜皆宥之。東軍主1凡七十六人,於陣斬十七人,其餘皆原宥。」
  6. ^ 《宋書·鄧琬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