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桑·本·阿里

穆斯林領袖

哈桑·本·阿里·本·阿比·塔利卜(阿拉伯语:الحسن بن علي بن أﺑﻲ طالب‎)也称为伊玛目哈桑·穆吉塔巴(阿拉伯语:الإمام الحسن المجتبی)他是第四代哈里發阿里和聖女法蒂瑪的长子,也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生于伊历3年9月15日,是继父亲阿里之后的第二位什叶派伊玛目,也是具正統地位的第五代哈里發。曾經參加穆巴哈拉事件。

哈桑是穆圣的第一个外孙,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忍耐而成为全世界所有寻求真理的人们的旗手。

在父亲阿里殉难后,哈桑曾接受伊拉克庫法地区穆斯林的拥戴就任第五任哈里发,是為先知的正統繼承人。但不久就在叙利亚总督、倭马亚王朝的缔造者、僭称哈里发的穆阿维叶一世的陰謀下,被迫放弃哈里发称号,引退麦地那,最终死因成谜,由其弟侯赛因·本·阿里·本·阿比·塔利卜继承伊玛目之位。

据传述,先知说,谁想看一看乐园里的青年,他就看一看哈桑。他还说,哈桑是我从今世摘取的一朵芳香四溢的花朵。由于穆圣经常夸赞哈桑和他的兄弟侯赛因,甚至一些人以为这两个人超过他们的父亲伊玛目阿里,为此穆圣阐明了这一点。他说,哈桑和侯赛因在今后两世具有优越性,但他们的父亲比他俩更高贵、更优越。

早期生活编辑

伊玛目哈桑是圣女法图麦的儿子,生于伊历3年9月15日。伊玛目哈桑·穆吉塔巴非常幸运,他从真主最优秀的三位仆人也就是穆圣、阿里和法图麦的知识宝库中受益,并在虔诚者和清廉者的培养下逐渐为未来担任伊斯兰民族的领袖做好准备。这些伟人尤其是伊斯兰伟大先知以各种方式向人们介绍伊玛目哈桑的地位和品级。先知穆罕默德在穆斯林当中宣传他的外孙——伊玛目哈桑·穆吉塔巴的美德和优点,并在不同场合谈论自己非常喜欢哈桑。[1]

穆巴哈拉事件编辑

童年和青年期编辑

童年期编辑

对哈桑·伊本·阿里的童年和青年期可用信息不多。他在先知时期通过了生命不到八年的时间,因此,他的名字在最后一层同伴中提到了。在大多数什叶派和逊尼派消息来源中,都有关于先知对他和他的兄弟侯赛因深爱的报道。[2]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在先知的穆巴哈拉事件跟奈季兰基督徒,伊玛目哈桑也跟父母和兄弟在穆巴哈拉事件出席了。根据赛义德·贾法尔·莫尔特扎 (Seyyed Jafar Morteza) 的说法,他也在雷兹万的誓言出席了。叙述了在真主的使者去世后,阿布·伯克尔 (Abu Bakr) 夺取了哈里发职位,所以,哈桑·本·阿里和他的父亲、母亲和兄弟在晚上来到了安萨尔 (Ansar) 家门口,他们被要求帮助伊玛目阿里。

青年期编辑

这一时期相关的报道之一是,每当人们向阿里反映了抱怨奥斯曼时,他都会将儿子哈桑送到奥斯曼那里。伊玛目阿里派哈桑和侯赛因为保护奥斯曼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蓄意暗杀哈里发,给他的家人带来食物和水。不是为了阻止他从哈里发职位解职了,因为为了他的不轨行为,理应从哈里发职位解职了。

庫法時期(阿里擔任哈里發時期)编辑

伊玛目哈桑在伊玛目阿里出任哈里发职位的五年期间,一直待在父親身旁,是父親堅實的後盾。骆驼之战前,哈桑跟阿马尔·本·亚西尔一起被派往库法,为阿里召集了六七千名士兵。

伊玛目時期编辑

阿里被哈瓦利吉派殉难后,人民宣誓效忠于哈桑。根据 Moojan Momen 的说法,当时先知穆罕默德的大部分幸存同伴安萨尔和穆哈吉林(Muhajerin 和 Ansar)都在阿里的军队中,所以他们一定已經宣誓效忠哈桑。由此確認了哈桑作為先知正統繼承人的地位。 哈桑 .本. 阿里是什叶派的第二任伊玛目。 父亲殉难后他在伊历40 年斋月 21 日,成为了伊玛目。他的领导持续了十年。根据一些圣训来说,阿里在殉道之前,在他的孩子和追隨者的面前,将他的书籍和武器交给了哈桑 ,并宣布先知穆罕默德已命令他任命哈桑作为他的遗嘱执行人。而哈桑的领导也在先知的圣训中得到证实:“我的这两个儿子是两位伊玛目,无论他们起立还是坐立”。

哈里发时期编辑

哈桑在眾人的擁戴下,擔任了六到八個月的哈里發。逊尼派诉诸了先知的圣训,认为他是在四大哈里發以後的最后一位哈里发。但在任職期間,叙利亚人民在穆阿维叶的领导下反对他的統治。[3]穆阿维叶和一支来自叙利亚的军队向伊拉克开战了。战争发生在和平时期,并哈里发的位置被移交给了穆阿维叶,他是第一个倭马亚哈里发。

穆斯林的效忠和叙利亚人民的反对编辑

根据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消息来源,伊玛目阿里殉难后,在伊历40年(661年),人们宣誓效忠伊玛目哈桑。[4]根据侯赛因·穆罕默德·贾法里 (Husayn Muhammad Ja'fari) 在他的著作 Tashayyu' dar masir-i tarikh(什叶派在历史的道路)中的说法,许多先知的同伴在城市建设后住在库法或在伊玛目阿里哈里发职位期间迁移到这座城市,他们宣誓效忠了伊玛目哈桑或接受了他的哈里发职位。贾法里依靠某些证据表明麦加和麦地那的人民也同意伊玛目哈桑的哈里发职位。伊拉克人民认为他是这个职位的唯一候选人。根据贾法里的说法,也门和法尔斯(波斯)人民也含蓄地支持他的哈里发职位,或者至少,他们没有反对他。[5] Rasul Ja'fariyan 认为,这些条件并不意味着哈桑.本.阿里从一开始就没有战斗的打算。因此,他的主要目标是为保持他作为社区领袖自由决定的权力,并而他随后的行动表明,他一直在坚持了战争。[6] 根据一些报道,伊玛目哈桑在他父亲殉难和人民效忠之后,大约 50 天或更长时间没有为战争与和平采取任何行动。效忠之后,伊玛目的第一个行动是士兵的工资翻倍。[7]

与穆阿维叶的战争编辑

当穆阿维叶得知伊玛目阿里的殉难和人民对伊玛目哈桑的效忠时,他派了两个间谍去库法和巴士拉,煽动人民反对伊玛目哈桑。于是伊玛目哈桑下令逮捕并惩罚两人。伊玛目哈桑和穆阿维叶之间交换了信件,并伊玛目哈桑证明了他的哈里发职位的权利。伊玛目哈桑在 Sabat Madain 加入了库法军队,号召人们团结起来,并说和解胜于不团结、仇恨和敌意。人们从他的话中了解到伊玛目想与穆阿维叶和平。于是,一些人指责他不信神,袭击他的帐篷,许多人离开了他。穆阿维叶还给奥拜杜拉·伊本·阿比写了一封信。伊拉克军队的指挥官阿巴斯假装伊玛目哈桑向他求和,并指出如果奥拜杜拉立同意,他应该立即支持他,他会给他政府和大量金钱。[8]

和平条约编辑

Al-Baladhuri 写道,“穆阿维叶寄来了一份空白合同,底部印有他的印章,让伊玛目哈桑写下他想要的任何东西。于是他写道,“在这个和平条约中,哈桑·伊本·阿里与穆阿维叶·本·阿比·苏夫扬缔造了和平,并以下列条件将穆斯林人的政府交付给他: 1.他应该按照真主之书、先知的传统和正义哈里发的方式行事。 2.他自己之后,不要委任任何人作为他的哈里发;在他之后,哈里发应由穆斯林选举产生。[9] 3.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孩子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是安全的。 4.穆阿维叶不应暗示地或明确地密谋反对哈桑.本.阿里,或威胁他的任何同伴。 根据伊玛目哈桑的条件,和平于 伊历41年(661 年)签署。然而,尽管穆阿维叶同意了,但在他的第一次讲道中在库法,在那里两军应该相遇了,他否认了所有条件。他声称伊玛目哈桑是一名和平主义者并侮辱了伊玛目阿里。伊玛目侯赛因想回应他的侮辱,但伊玛目哈桑禁止他这样做。[10]然后,伊玛目哈桑布道了一篇演说,并阐述了关于了和平以及穆阿维叶如何要求和平。他非常用雄辩语言回应了对他父亲的辱骂。

和平条约之后编辑

和平条约签订后,伊玛目哈桑前往麦地那,并在那里成为科学、宗教、社会和政治领袖。在麦地那和大马士革,他反对穆阿维叶及其盟友并与他们进行辩论。[11] 在与穆阿维叶缔结伊玛目哈桑条约后以挽救穆斯林的生命并避免对他们宗教造成伤害后,他生命中最困难的时期开始了。对人民的批评、遵守政治关系以及许多老同伴的失去和他们的殉难是伊玛目哈桑这一时期的困难。尽管伊玛目哈桑表面上是孤独的,但这段时期是他一生中最有影响力的时期之一,也是最艰难的时期。因为,一方面他是什叶派的伊玛目,另一方面,他与穆阿维叶关系的变化使他难以处理什叶派事务。 考虑到穆阿维叶无视伊玛目的批评和拒绝他的要求,伊玛目相信,直到在穆阿维叶之后,没有任何报复性行动是明智的,并强调了这一点。离开库法前往麦地那时,伊玛目要求他的同伴在适当的时候做好准备。 总的来说,伊玛目哈桑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期,包括他到汉志和大马士革的旅行,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并伊玛目以智慧和耐心通过了它。在实践中,他为他兄弟侯赛因的伊玛目准备了基础。

麦地那時期编辑

伊玛目哈桑在与穆阿维叶缔结和平条约后居住了在麦地那。[12]尽管他的一些追随者要求他留在库法,他仍舊選擇麦地那度过了余生,並數次前往麦加和大马士革旅行。

宗教权威编辑

有几個关于伊玛目哈桑在麦地那开会的的記載,其目的是在宗教问题上教育和指导人民。例如,伊本·萨德(死于 伊历230年)、布拉泽里(死于 伊历279年)和伊本·阿萨克(死于 伊历571年)报告,哈桑在先知清真寺进行了早祷,并继续在那里敬拜直到日出。在那之后,人民聚集在他周围,与他谈论各种问题。他在中午做礼拜后也有同样的聚会。在 al-Fusul al-Mahimah 中说,伊玛目哈桑坐在先知的清真寺里,并回答了聚集在他周围的人的问题。[13]

社会地位编辑

伊玛目哈桑有極高的社会地位。伊本·萨德(Ibn Saʿd) 说,当人民在朝觐中看到哈桑时,人民冲向他那里接受他的祝福。[14]还有記載称,伊本·阿巴斯曾教導哈桑骑马。[15]

政治孤立编辑

当伊玛目哈桑离开库法时,一群哈瓦利吉派聚集在努哈伊拉,对穆阿维叶发动战争。穆阿维叶给伊玛目哈桑写了一封信,要求他返回库法并与他们並肩作戰。伊玛目不接受并回复:“如果我要与任何穆斯林战斗,我会与你战斗。”[16]

倭马亚反应编辑

一些倭马亚人对伊玛目哈桑有了一些辱骂的行为。此外,在 al-Ihtijaj 中,记录了伊玛目哈桑与穆阿维叶及其支持者之间的几次辩论。在这些辩论中,伊玛目为聖裔的崇高地位辩护,揭露了穆阿維葉及其黨羽的恶毒。[17]

殉难编辑

哈桑死於中毒(這或許也和穆阿維葉的陰謀有關)。他去世时,所有的麦地那人都在哀悼他。在葬仪上,巴基墓地里人头攒动,店铺关门多日。[18]

战斗因埋葬地点编辑

伊玛目哈桑要求他的兄弟安葬在他的祖父先知旁边。 当巴努哈希姆抬着伊玛目哈桑的棺材前往先知的坟墓时,马尔万和一群倭马亚人拿起武器挡住了去路。阿博法拉吉伊斯法哈尼(卒于伊历 356 年)叙述说,阿伊莎骑着骡子到达那里并要求倭马亚人阻止 巴努哈希姆。根据布拉泽里说,当她注意到战斗时,她声称了先知的埋葬地是她的房子,她不允许任何人被安葬在那里。[19] 马尔万说:“直到奥斯曼被埋葬在城市的郊区,我们不会容忍你们将哈桑埋葬在先知旁边。”巴努哈希姆和倭马亚人之间即将爆发战斗,但伊玛目侯赛因由于他兄弟的事先请求,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因此,伊玛目哈桑的尸体被带到巴基墓地并并埋葬在他祖母法蒂玛·宾特·阿萨德的坟墓旁边。[20] 根据伊本·沙赫尔·阿舒布的说法,倭马亚人向伊玛目哈桑的身体发射了许多箭,其中 70 支射中了伊玛目的身体。 [21]

殉难日期编辑

历史资料提到了,伊历 49年(669年)、伊历50年(670年) 或伊历 51年(671 年)是伊玛目殉难的年份。这些年之间,伊历50年似乎更有可能(670年)。至于他的殉难月份,什叶派消息来源提到了色法尔月份,[22]但在大多数逊尼派资料中都提到了赖比尔·敖外鲁月。 关于伊玛目哈桑的殉难日,谢赫穆菲德、谢赫图西、塔巴尔西、伊本·沙赫尔·阿舒布等许多什叶派学者都提到了 色法尔月28日(公元670年3月27日)。[23] 在伊朗,色法尔月 28 日被定名为正式节假日,以纪念先知的逝世和伊玛目哈桑的殉难。但在伊拉克,人们在色法尔月的第七天,长期以来一直被称为伊玛目哈桑的殉难纪念日,举行哀悼仪式。

美德和特点编辑

根据 叶耳孤比(伊历 292年/公元904年),哈桑.本. 阿里的外表和行为与先知最相似。他平均身材,他留着浓密的胡须,并把它涂成黑色。[24]

先知对伊玛目哈桑的爱编辑

伊玛目哈桑是先知贵圣的家属中的一员,关于他在古兰经几节经文被揭示,列如古兰经(76:8):“他们为喜爱真主而赈济贫民、孤儿、俘虏。”[25]。在古兰经(3:61)“在知识降临你之后,凡与你争论此事的人,你都可以对他们说:“你们来吧!让我们召集我们各自的孩子,我们的妇女和你们的妇女,我们的自身和你们的自身,然后让我们祈祷真主弃绝说谎的人。”我们的儿子在节经文“指的是哈桑和侯赛因。”[26] 此外,在古兰经第33章第33节经文:“先知的家属啊!真主只欲消除你们的污秽,洗净你们的罪恶。”这节经文被提出来证明先知贵圣的家属的纯洁和贞洁的。

赤脚的朝圣编辑

伊玛目哈桑多次前往朝觐。据悉他说:“如果没有走到真主的家,我会很尴尬。”据说,他做了十五,二十,或二十五赤脚朝圣,[27]而最好的骆驼在他身后行走。[28]

耐心编辑

关于伊玛目哈桑的忍耐有很多叙述,这让他获得了“al-Halim”(忍耐者)的称号。例如,据报道,一名叙利亚男子看到伊玛目哈桑,并开始诅咒他。 等他骂完,伊玛目微笑着迎了上来,说道:“看来你是这个城市的陌生人……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们会满足你的需求。” 伊玛目的反应给这个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开始哭泣并背诵以下经文:“真主是知道要把自己的使命安置在什么地方的。”[29](古兰经 6:124),表明伊玛目应该是先知的后裔。

慷慨的编辑

伊玛目哈桑非常慷慨的,因此他被称为“Karim”、“Sakhi”和“Javad”(三个阿拉伯词,意思是慷慨)。据传,他一生两次将所有财产和财富捐给慈善机构,并三度将一半的财产捐赠给穷人和有需要的人。 根据伊本·沙赫尔·阿舒布的说法,在伊玛目哈桑前往黎凡特期间,穆阿维叶向伊玛目捐赠了可观的财富。当伊玛目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给他做鞋的仆人,伊玛目哈桑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那个仆人。有一天,他听到一个人向真主要一万迪拉姆。伊玛目回家并送发了金额。 伊玛目由于他非常慷慨,什叶派称他为“卡里姆”。 据报道,他非常关心需要他帮助的人,甚至会留下他的伊蒂卡夫和 塔瓦夫来帮助那些向他寻求帮助的人,并他指出了先知的圣训。 满足信徒需要的人,就像一个敬拜[真主]多年的人。[30]

谦虚编辑

一天,他路过一群正在吃饭面包的穷人。 他们一见到他,就请他和他们一起吃饭。 伊玛目接受了他们的邀请,与他们坐在一起吃饭,然后邀请他们所有人到他家,并为他们提供了食物和衣服。还有一次,他的仆人犯了一个错误,他应该受到惩罚。 为了逃避惩罚,仆人背诵了《古兰经》第3章第134节经文 :“且能抑怒、又能恕人”。 伊玛目告诉他,“我原谅了你。” 仆人背诵了同一节经文的另一部分:“真主是喜爱行善者的。” 所以伊玛目说:“为了真主,你是自由的,我会给你两倍的钱,我以前给你的钱是为了你的工作。”[31]

注释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21-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9). 
  2. ^ 光的海洋,第 43 册,第216页
  3. ^ Ibn Kathīr, al-Bidāya wa l-nihāya, vol. 8, p. 21
  4. ^ Yaʿqūbī, Tārīkh al-Yaʿqūbī, vol. 2, p. 214; Ṭabarī, Tārīkh al-Ṭabarī, vol. 5, p. 158; Masʿūdī, Murūj al-dhahab, vol. 2, p. 426.
  5. ^ Jaʿfarī, Tashayyuʿ dar masīr-i tārīkh, p. 161.
  6. ^ Jaʿfarīyan, Ḥayāt-i fikrī wa sīyāsī-yi aʾimma, p. 132
  7. ^ Balādhurī, Ansāb al-ashrāf, vol. 3, p. 29.
  8. ^ Balādhurī, Ansāb al-ashrāf, vol. 3, p. 38.
  9. ^ Balādhurī, Ansāb al-ashrāf, vol. 3, p. 41-42; Shahīdī, Tārīkh-i taḥlīlī-yi Islām, p. 162
  10. ^ Dāʾirat al-maʿārif buzurg Islāmi, vol. 20, p. 538
  11. ^ Ṭabrisī, al-Iḥtijāj, vol. 2, p. 45-65.
  12. ^ Ibn Abī l-Ḥadīd, Sharḥ Nahj al-balagha, vol. 16, p. 16.
  13. ^ Ibn Ṣabāgh Mālikī, al-Fuṣūl al-muhimma, vol. 2, p. 702.
  14. ^ Ibn Saʿd, al-Ṭabaqāt al-kubrā, vol. 10, p. 406.
  15. ^ Ibn ʿAsākir, Tārīkh madīnat Dimashq, vol. 13, p. 239.
  16. ^ Ibn Athīr, al-Kāmīl fī al-tārīkh, vol. 3, p. 409.
  17. ^ Ṭabrisī, al-Iḥtijāj, vol. 1, p. 270-284.
  18. ^ Ibn Saʿd, al-Ṭabaqāt al-kubrā, vol. 10, p. 351-352.
  19. ^ Balādhurī, Ansāb al-ashrāf, vol. 3, p. 61.
  20. ^ Mufīd, al-Irshād, vol. 2, p. 18-19; Ibn Shahrāshūb, al-Manāqib, vol. 4, p. 44.
  21. ^ Ibn Shahrāshūb, al-Manāqib, vol. 4, p. 44.
  22. ^ Kulaynī, al-Kāfī, vol. 1, p. 461; Mufīd, al-Irshād, vol. 2, p. 15; Ṭabrisī, Iʿlām al-warā, vol. 1, p. 403; Irbilī, Kashf al-ghumma, vol. 1, p. 486.
  23. ^ Ibn Shahrāshūb, al-Manāqib, vol. 4, p. 29.
  24. ^ Ibn Saʿd, al-Ṭabaqāt al-kubrā, vol. 10, p. 314
  25. ^ 存档副本. [2022-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9). 
  26. ^ Zamakhsharī, Tafsīr al-kashshāf, under the verse 61; Fakhr al-Rāzī, al-Tafsīr al-kabīr, under the verse 61; Bayḍāwī, Anwār al-tanzīl wa asrār al-taʾwīl, under the verse 61.
  27. ^ Ibn ʿAsākir, Tārīkh madīnat Dimashq, vol. 13, p. 242; Irbilī, Kashf al-ghumma, vol. 1, p. 516.
  28. ^ bn ʿAsākir, Tārīkh madīnat Dimashq, vol. 13, p. 243; Balādhurī, Ansāb al-ashrāf, vol. 3, p. 9.
  29. ^ Ibn Shahrāshūb, al-Manāqib, vol. 4, p. 19.
  30. ^ Ibn ʿAsākir, Tārīkh madīnat Dimashq, vol. 13, p. 248-249; Majlisī, Biḥār al-anwār, vol. 94, p. 129.
  31. ^ Majlisī, Biḥār al-anwār, vol. 43, p. 252.

参考资料编辑

Wilferd Madelung. The Succession to Muhammad: A Study of the Early Caliphat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521646960.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阿里·本·阿比·塔利卜
伊斯蘭教第二代伊玛目
625年-669年
繼任:
侯赛因·本·阿里·本·阿比·塔利卜